主再來真的會在橄欖山上顯現嗎?我找到了答案

一天晚上聚會時,李姊妹高興地對我們說:「姊妹們,我們盼望多年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全能神!」聽到這話,我是又驚又喜,沒想到我能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真是太幸運了!睡覺時,我興奮得久久不能入睡,就起身在網上搜索「全能神」這幾個字,結果看到主是道成肉身在中國顯現作工。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主在中國作工?這太不可思議了。以前牧師講道說:「『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撒迦利亞書14:4)主再來肯定是在以色列的橄欖山上,如果有人傳主回來在別的地方顯現那就錯了。」聖經中也記載神以往都是在以色列作工,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選民,主再來肯定是在以色列。而且中共是無神論政黨,一直迫害宗教信仰,抓捕基督徒,主再來怎麼會在中國作工呢?這些問題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怎麼也安靜不下來。可想想這段時間和李姊妹聚會,讓我對聖經更加了解了,對神的作工也有了新的認識,我到底是繼續考察,還是離開,這一夜我輾轉難眠。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我立刻給王妹妹打電話,告訴她我心中的疑惑。王姊妹聽後說:「姊妹,既然我們已經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了,有疑問那就要弄明白,如果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們放棄考察不就錯過機會了嗎?」我想了想也有道理,於是我和她一起作了禱告

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通完話後我就上全能神教會的網站搜索有關主再來腳踏橄欖山的資料。一搜索就出來了好多相關內容,我快速瀏覽,突然一篇見證文章《主已在東方顯現了》吸引了我,當我點進去看時,發現作者和我有同樣的疑惑,於是我迫不及待地讀了起來。

通過看文章我才明白,預言不能隨意解說,而是通過神作工的事實應驗讓人看見的。對待預言要有敬畏神的心,不能隨意解釋,否則容易抵擋神。就像當初的法利賽人就是憑著聖經中預言彌賽亞要來的字句,把主的作工定規在自己的觀念想像中。相反,那些接受主耶穌作工的人,他們不持守預言的字面意思,而是從主耶穌的說話、作工中認出了主的聲音,最後得著了主的救恩。如果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而我卻不尋求考察,這樣就錯失了迎接主來的機會。看來在對待主來的事上我得慎重點,不能隨意下斷案,於是我接著往下看。

長城日出

我又看到文章中全能神教會的郝姊妹交通道:「姊妹,咱們看兩處經文,你就知道了。瑪拉基書1章11節中說:『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在各處,人必奉我的名燒香,獻潔淨的供物,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馬太福音24章27節中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從這兩處經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神再次降臨的地點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且是在外邦。我們都知道,中國就是世界的東方,神前兩步作工都是在以色列,對於以色列來說,咱們中國就是『外邦』。所以,神末世降臨在中國顯現作工正應驗了這些預言!」看到這兒我心想:是啊,聖經記載主再來是要從世界的東方發出,直照到西方,而中國就是世界的東方,也是外邦國家,那麼主再來確實不是在以色列的橄欖山上了。這兩節經文之前我也看過,怎麼就沒看出主再來是在東方呢?姊妹這麼交通確實符合聖經。當看完整篇文章後,我對這方面的真理明白一些了,但心裡的疑問並沒完全得到解決。

當天晚上李姊妹給我打電話,我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困惑說了出來,因時間有點兒晚了,我們就約好下次聚會再交通。

聚會時李姊妹說:「姊妹,關於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了,橄欖山早在1991年就已裂開了,全能神也是1991年開始在中國作工,這正和預言相符。」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再一次向姊妹求證。姊妹回答我:「你可以到網上搜一下。」

緊接著我對李姊妹說:「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神都是在以色列作工,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選民,主再來肯定也會在以色列,可末世神卻在中國作工,這是為什麼呢?」李姊妹聽後微笑著說:「咱們認為神前兩步作工都在以色列,主再來肯定也在以色列,這樣的想法到底對不對,是否符合神的心意呢?咱們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現在不管是中國的、美國的、英國的、俄羅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亞當的後代,都是神造的,沒有一個能超脫受造之物範圍的,沒有一個能擺脫亞當後裔的稱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的後代,也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樣是受造之物,只不過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詛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起初在以色列眾百姓中間作工,第二步工作僅在猶太作,因為這樣人就形成了許多觀念,形成許多規條。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

從神的話語中可以看到,神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全人類的神。神既然能在以色列作律法時代的工作,也能在猶太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那末世神作審判、潔淨的工作,也可以選擇在中國作工。因為神是造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自從我們被撒但敗壞後,神就開始了經營拯救全人類的工作,因著神前兩步作工都作在以色列,因此我們就形成了觀念,認為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神再來也得在以色列,不可能降臨在外邦,更不可能在中國。其實律法時代耶和華神早就預言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在各處,人必奉我的名燒香,獻潔淨的供物,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也就是說,不管是敬拜神的國家,還是無神論國家,到最終都得敬拜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如果按照我們的觀念想像,認為神就是以色列人的神,神不可能在外邦作工,那神這話不就落空了嗎?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這也正好應驗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句話。所以神轉移作工地點來在中國,就是為了打破我們的觀念想像,讓整個人類都認識到,神有權利在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作他的經營工作。可見,神末世選擇在中國作工太有意義了。」

聽到這兒我恍然大悟,對呀!神是全人類的神,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是哪個國家或哪個民族的私有財產。我之前一直認為神前兩步工作都作在以色列,那神再來肯定還在以色列,我把神定規成了以色列人的神。現在看來,這都是我的觀念想像。神選擇在中國作工更能讓我看到神就是全人類的神,這樣的作工太有意義了。但我還有疑問,便問李姊妹:「中國是無神論國家,到處都燒香拜佛,而且中國沒有信仰自由,中共政府一直抓捕迫害基督徒,我的家人因著信主就曾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神為什麼不在信仰自由的國家作工呢?那樣神的作工不是更容易嗎?」

李姊妹聽後交通道:「神是智慧的神,無價值無意義的事神肯定不會作的,神的話說:『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

神是根據工作的需要來選擇作工的地點,每個時代選擇在哪裡作工都是有意義的。比如:恩典時代,神選擇在猶太作工,是因為主耶穌作的是救贖工作,他要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救贖出來,而猶太人敬拜神、敗壞最淺,也盼望彌賽亞的到來,當神來作工時,他們能接受主的救贖工作。所以,神第一次道成肉身降臨在猶太,最能顯明救贖工作的意義。末世,全能神作征服、審判全人類的工作,要將人類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神就要選擇代表性的地方來作拯救的工作,而中國人敗壞最深、最悖逆神。中國人不知道敬拜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很多人只燒香拜佛、拜偶像;中國人被撒但敗壞最深,滿了撒但的毒素,各樣的毒素已經成了人的本性,人都成了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的化身。在中國人身上撒但的東西樣樣俱全,要悖逆有悖逆,要抵擋有抵擋,要污穢有污穢,要不義有不義,中國人成了污穢敗壞的人類的典型代表。所以,征服工作作在中國這班人身上最有意義。把中國人征服了,神最得榮耀,撒但最蒙羞。中國也是最黑暗、最抵擋神的國家。尤其現在還提出『基督教中國化』,中共不但鎮壓、迫害、取締基督教家庭教會,就連三自教堂也全面取締,企圖在中國建立無神區。尤其是全能神的國度福音短短二十多年,就向世界迅速擴展,這讓中共惶恐不安,為了徹底取締全能神教會,中共不僅利用電視、網絡等宣傳媒介大肆造謠毀謗、栽贓誣陷,抹黑全能神教會,還抓捕迫害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甚至揚言『一日不取締,一日不收兵』。神在最落後、最抵擋神的國家作工成功了,這不更能體現神的大能嗎?如果神再來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征服的工作,那就沒有意義了,其他國家的人也不服氣,因為他們本來就敬拜神。最污穢敗壞的人都被神征服了,那就意味著神在全宇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從中看到神的全能、智慧。」

聽到這兒,我漸漸明白了,如果神在信仰自由沒有逼迫的國家作工,那神就沒法得著榮耀,撒但也不會服氣。反之在最黑暗、最不承認有神的國家作工,這些人都被神征服了,那神在其他地方的工作就容易達到果效了,這更能顯明神的智慧、全能,看來神選擇在中國作征服工作確實有代表性意義,是我把神的作工想得太簡單了。

後來李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著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麼工作都沒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腳蹤,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裡,限制在你的觀念裡,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腳蹤,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

李姊妹交通道:「神是造物的主,我們是受造之物,神無論怎麼作工都沒必要徵求人的同意,我們也沒有權利去干涉神的作工。因神的作工不是我們頭腦可以測透的,我們要想迎接神的顯現就得放下觀念想像,有一顆尋求真理的心和順服的態度。」

此時我才徹底明白了,原來我一直活在觀念想像中,覺得神作工應該符合我的觀念才行,一旦神的作工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就認為不是神的作工,我太狂妄了。想到聖經上說:「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誰曾指示耶和華的靈),或做他的謀士指教他呢?」(以賽亞書40:13)神的作工往往都不符合我們的觀念想像,而且是打破我們的觀念,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應該尋求真理,接受、順服神的每一步新工作,這樣才能蒙神稱許。明白了這些,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親愛的弟兄姊妹,當神的作工不合乎我們的觀念時,我們得有一顆謙卑尋求的心,因聖經上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以賽亞書55:8)

澳大利亞 心願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