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牧師兩次特別交談後,我長了分辨

信主後不久,我就成了教會的同工。看到牧師很會講解聖經,神學知識也高,我就很崇拜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牧師一樣熟讀聖經。可幾年後,牧師講道總是老生常談,和同工之間常常勾心鬥角,弟兄姊妹也分幫分派,教會一片混亂。我靈裡也得不著供應,就離開了教會。之後,我輾轉找了兩間教會,都是大同小異,我心灰意冷,只祈盼著主耶穌能早日重歸。2018年9月,我在網上認識了張姊妹,她給我看了全能神教會的電影和視頻,通過聚會交通全能神的話語,我認出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很快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劉傳道得知我信了全能神,就發信息警告我馬上離開教會,不許接觸弟兄姊妹,還把我開除出了教會。緊接著,牧師的攪擾也隨之而來了……

因我接受真道,牧師特意找我談話

 一天,我突然接到趙姊妹的電話,她說:「牧師要跟你聊聊。」我感到很詫異,心想:你們都把我開除了,對我這麼無情,現在又來找我幹什麼?是不是要攔阻我信全能神呢?這時我想起之前看的《愚昧致死》《衝破網羅》這兩部電影,裡面講到牧師長老攪擾信徒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當時我還有些質疑,認為牧師熟讀聖經,神學知識高,應該不會做出抵擋神的事,更不會攔阻人接受真道,可現在我就因著接受主再來的作工,被教會開除了,牧師還要找我談話,我不由得開始擔心,心想:我身量這麼小,明白真理也少,要是沒分辨被迷惑,那可就危險了。於是我馬上拒絕了,但趙姊妹還是不停地約我,勸我去見一下牧師。不去吧,情面上過不去;去吧,我又擔心應對不了牧師的問話,這可怎麼辦呢?無助中我只好向神禱告。禱告後,我想到《衝破網羅》這部電影中的弟兄姊妹面對中共政府和宗教界首領迷惑、攪擾時,不僅沒有退縮,反而依靠神去應對環境,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最後站住了見證。現在只是牧師找我談話,那我就更應該依靠神去面對,相信神會帶領我的。這時我有了信心,決定去見牧師,表明我的立場。

基督徒堅定信心聽從神而不聽從人

第一次:牧師利用中共和宗教界的觀點,讓我放棄真道

第二天到了教會,一進門,看到牧師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眼神凝重,我不由得緊張起來,猜想著牧師會說什麼。這時,牧師熱情地給我倒了杯水,輕聲細語地笑著問:「方姊妹,這幾天你還好嗎?你被開除出教會,現在心情怎麼樣?」

我心想:這麼關心我,到底有什麼用意呢?因著測不透牧師的存心,我就不想回答牧師的話。

牧師看我不說話,接著說:「其實劉傳道把你開除出教會,是為了讓你能夠回轉,這也是為你好啊。你是教會執事選出來的同工,大家都很看重你,教會也很用心栽培你,可你太讓我們失望了,去信了全能神。」

我聽了就不搭理他,這時在一旁的趙姊妹一臉憂鬱地對我說:「你看牧師對你多好呀,這麼關心幫助你,他是把你當女兒對待,這是為父的心呀。你有什麼話就跟牧師說,他會幫你的。」

看到趙姊妹很擔心我的樣子,我的心軟了下來,心想:如果牧師不是出於對我的關心,也不會單獨約談我,而且還倒水給我喝,對我說話也溫柔,感覺他對我就像對待女兒一樣。突然,我意識到趙姊妹說牧師對我是「為父的心」這話不對,於是我趕緊在心裡禱告:「神啊,牧師是不是真的為我好,求你開啟我,使我有分辨。」這時我想到牧師要真的關心我,那就應該為我的生命著想啊。可他明明講不出道,為什麼不讓我接受真道呢?這哪是為父的心啊,真是瞎套。於是,我不搭理他們。

牧師見我無動於衷,就恐嚇我說:「全能神教會是中共定罪、打擊的教會,臺灣宗教界都在抵制全能神,你身量小不要接觸,如果接觸就會被他們講的道迷惑,一旦被迷惑就出不來了。」

聽到這話,我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有些坐立不安,就趕緊呼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被牧師說的話迷惑。禱告後,我慌張的心平靜了下來,我對自己說:「既然我已經確定全能神的話就是神的聲音,是真理,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不能離開真道。」我又想到《衝破網羅》這部電影裡的一段交通:「中共是無神論政黨,是最抵擋神的,是最仇恨真理的,無神論政權和多數宗教界的首領都是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撒但勢力,這一點,從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事上就已得到證實,所以,凡是真道,必會遭到無神論政權和宗教界的棄絕、定罪,而且那些傳真道、行真理的人也必會被其誣陷、逼迫……恩典時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穌為救贖人類就被當時的宗教界與執政者釘在十字架上,末世全能神來發表真理審判人類,也遭到了宗教界與大紅龍政權的定罪、抵擋,被時代棄絕。這就應驗了主耶穌的話:『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加福音17:24-25)」想到這些,我對牧師的話有了分辨,從中共和宗教界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來看,他們都是抵擋神的,考察真道怎麼能聽信他們的話呢?神的羊聽神的聲音,渴慕神顯現的人看了全能神的話是真理,自然能認出神的聲音,跟上神的腳蹤,怎麼能說是被迷惑呢?

牧師見我始終沉默不語,就板著臉說:「幾年前臺灣就有抵制全能神教會的報道,他們教會的人到處偷羊,我們要防止全能神教會的人進入教會,你不要再跟他們來往了。」

我聽了感到氣憤,心想:神的羊是屬於神的,不是哪個人的,任何人沒有權力攔阻人來到神面前,考察真道。

趙姊妹又笑著勸我:「不要信全能神了,回到我們教會吧。」

我看了看他們,堅定地說:「我通過考察,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許多聖經的奧祕,還有教會荒涼的根源,神拯救人類的六千年經營計劃,如何擺脫罪的捆綁轄制等方面的真理,生命很得供應。但在原教會聚會,我得不著供應,生命也不能長大,我是不會回去的。」

牧師看我這麼堅決,就靜默不語,我看到他和趙姊妹都癱坐在椅子上,無話反駁,一副凝重的樣子。我感到他們很可憐,想給他們傳福音,可我明白真理也少,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講,心裡為他們難過的同時,也慶幸自己能靠著神勝過這個環境。

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輕鬆了許多,心裡很感謝神保守帶領我走了過來。我以為就此結束了,再也不用面對牧師的質問和攪擾了,但沒想到,三個小時後,趙姊妹突然打電話給我說:「牧師很關心你,約了兩個執事,明天要找你,想幫助你在聖經上明白神的話語,你一定要跟牧師聊一聊。」聽到這話,我知道牧師又想來攪擾我,就馬上回絕了,可趙姊妹又不斷打電話、發信息來勸我,想到她是我比較要好的姊妹,出於情感我無奈地答應了。

牧師為何攔阻信徒考察真道

 過後,我把這事告訴全能神教會的張姊妹,張姊妹聽了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張姊妹交通道:「神的話告訴我們,神作工到哪,撒但就攪擾到哪。我們接受了真道歸向神,撒但不甘心我們來到神面前,得到神的救恩,就會千方百計地攔阻和攪擾我們,目的就是讓我們否認神、背叛神,最終被撒但佔有、吞吃。牧師站在中共和宗教界一邊,在你面前論斷、定罪全能神教會,就是想讓你懷疑神的作工,外表上他還假裝關心你,讓你誤認為他真是對你好,其實也是想利用情感拉攏你,讓你隨從他,背叛真道,失去蒙拯救的機會。這背後是一場靈界爭戰,是撒但跟神在打賭,看我們臨到牧師的攪擾能否站在神一邊。我們只有看透撒但的詭計,才能持守住真道,站住見證,被神得著。」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牧師來攪擾我,是出於撒但的詭計。牧師扮演的正是撒但的角色,他跟我說全能神教會反面的話,就是想讓我離開全能神教會,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這次約我出去,還說要跟我交通聖經,肯定也是沒安好心。我得識破撒但的詭計,不管牧師如何攪擾,我得站住見證,不否認神、背叛神。但我不明白牧師熟讀聖經,事奉神多年,聽到主回來的消息,為什麼不尋求考察,還隨意論斷定罪,也不允許我接受。於是,我把我的困惑向張姊妹尋求。

張姊妹交通道:「現在,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對於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都是不尋求、不考察,還定罪抵擋,百般攔阻信徒考察,這其中的原因,全能神早已揭示出來了。我們來看全能神的話是怎麼說的:『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現今的牧師長老就如兩千年前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一樣,雖然事奉主多年,熟讀聖經,外表敬虔,也會講些神學知識,但他們根本不是明白真理、對神有認識的人,也沒有絲毫敬畏神和喜愛真理的心。當神來作新的工作時,他們不管全能神發表了多少真理,就頑固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不尋求、不考察,還隨意論斷、定罪,甚至跟著中共政府一起毀謗、抵擋神的新工作,這就看到他們根本不是真心尋求真理的人,也不是真心迎接主再來的人,而是本性狂妄、頑固,厭煩真理的人。另外,咱們還得看清,多數牧師長老作工講道並不是為了體貼主的心意,而是為了他們的地位飯碗,所以當信徒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時,他們心裡就著急,怕信徒都跟隨神,沒人跟隨他們,沒人給他們捐獻,所以想各種辦法攔阻信徒接受,誰要是接受真道就開除出教會。從中,我們看到牧師從來不為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想,寧願讓弟兄姊妹困死、餓死,也不讓弟兄姊妹考察真道,這不就是攔阻人進天國的絆腳石嗎?正如主耶穌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如果我們沒有分辨,就會被牧師長老的假冒為善迷惑,一直跟隨他們,最終只能被這些假牧人斷送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對牧師的實質才有了一些分辨。以往信主時,我就以為他們事奉主多年,又熟讀聖經就是喜愛真理的人,所以就崇拜、仰望他們。現在我才看到,牧師根本不是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他們早知道主已經回來了,但他們沒有絲毫尋求之心,為了攔阻信徒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竟然跟著中共一起定罪、抵擋神的作工,他們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啊!認識到這,我立下心志,不管牧師用什麼手段來迷惑攪擾,我都不放棄真道。

第二次:牧師和執事輪番審問,逼我放棄真道

第二天,我滿懷信心,毫不畏懼地去了原教會。到了那裡,只見牧師、兩個執事和趙姊妹坐在一張大桌子前面,牧師手上拿著聖經,兩個執事面前放著筆記本,如同審判官要審問犯人一樣。看到這場面我傻眼了,心想:你們要問我多少問題呀?竟然要擺這麼大場面。我感到好笑,但又不敢放鬆,就在心裡禱告神,求神加給我信心和智慧面對。坐下後,趙執事立馬質問我:「方姊妹,你是如何接觸到全能神教會的,是誰帶你去的?」
牧師得知我跟上了羔羊的腳蹤,特意與兩名執事來與我談話

我正想開口回答,黃執事又接著問:「你信了多久?他們都跟你說了些什麼,你不知道他們是異端嗎?全能神教會吸引你的地方在哪裡?你為什麼要接受……」

這時,牧師把聖經舉起來,自是地說:「全能神的話語離開了聖經,凡是超出聖經的都是異端,你不能信!」

看到牧師拿著聖經定罪全能神的說話、作工,如同法利賽人定罪、抵擋主耶穌的情景再現,我感到很氣憤,但又不知該怎麼反駁。這時我想到神是我的後盾,是我的依靠,我趕緊禱告神:「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賜給我當說的話,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感覺有信心和力量了,也想起了姊妹聚會時給我交通過聖經與神的關係這方面的真理。於是,我大聲地說:「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我信的就是真道。你們說超出聖經就是異端,那我問你們,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是神大還是聖經大?聖經只是神以往作工的歷史記載,如果沒有神的作工就不會有聖經的記載。神是萬物的主宰,他不僅是安息日的主,也是聖經的主,他完全有權利超脫聖經,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人類的需要作工,你們把神的作工限制在聖經裡,用聖經來定規神的工作,這是錯誤的!」

牧師聽完啞口無言,低頭不語,板著臉,不搭理我。這時,趙姊妹溫和地對我說:「牧師他們是真心關心你,如果你願意回到教會,牧師會給你一筆錢,你只要把你接觸了全能神教會後,怎麼被他們迷惑的說出來,告訴弟兄姊妹不要接觸全能神教會,牧師保證你沒事,還會親自帶你讀經。」

我聽後很吃驚,心想:你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虧我還這麼信任你,現在我算是看清你們的真面目了,你們竟用錢來收買人心,讓我放棄真道,還讓我作假見證,誣陷全能神教會。你們為了讓信徒放棄真道,真是不擇手段啊!太卑鄙了!我憤怒地說:「十條誡命中明明說:『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埃及記20:16)作假見證是觸犯神性情的事,也是抵擋神的事,全能神教會對我沒有一點傷害,給我帶來的都是生命的供應,你們怎麼讓我說是受迷惑了呢?這不是瞪著眼睛說瞎話嗎!我是絕不會這樣做的。我知道自己該選擇什麼道路,你們把我開除了,我也要信全能神。」

兩個執事見我不回轉,就說了許多定罪抵擋全能神的話,我氣憤地說:「你們熟讀聖經,還是講道人,聽到主回來的消息,卻一點都不尋求,還敢定罪抵擋,你們是真心信神的人嗎?」他們無話反駁。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牧師無奈地說:「每個人在信仰上都有選擇權,你既然選擇了信全能神,就隨便你了!」聽完我鬆了口氣,這時在一旁的兩個執事和趙姊妹還在不斷地說定罪全能神的話,並勸我趕緊離開全能神教會。因著神的帶領,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拒絕了。接著,牧師和兩個執事又說了很多褻瀆全能神的話,我厭憎極了,氣憤地說:「你們在教會裡很會講道,可你們行出來的卻是如此抵擋神,你們根本就不是認識神的人。」他們聽完感到很吃驚,想不到我能說出這樣的話,這時我不想再跟他們多說什麼,就站起來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原教會的幾個姊妹不斷地給我打電話,還給我發了很多定罪全能神教會的負面資料。看到她們如此抵擋,我很厭煩,不接她們的電話,也不看她們的信息。兩個星期後,她們再也不攪擾我了。之後,原教會的姊妹發信息告訴我牧師封鎖了教會,在教會裡散佈很多抵擋防備「東方閃電」的消息,還讓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不要接觸我。

經歷過後的體會

親眼目睹了牧師對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定罪和抵擋,也親身經歷了牧師的攪擾,讓我徹底看清了牧師仇恨真理與假冒為善的實質。全能神發表了那麼多真理公布在網上,他們一點也不尋求考察,還盲目論斷定罪神的末世作工。他們為了控制信徒,維護自己的地位、飯碗,竟然利用中共的謠言迷惑信徒,還封鎖教會,不讓信徒考察接受真道,把信徒都控制在他們的手裡,導致信徒都聽不到神的聲音,看不到主再來發表的話語,失去神的救恩。他們這樣做不就是把信徒都帶到了滅亡的道路上了嗎?難怪神的話揭示那些站在高堂上看聖經的牧師就是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真是一點都不假啊。感謝神!是神的保守和帶領,使我對牧師有了一些分辨,也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經歷後,我看到靠著神就能戰勝宗教界的迷惑和攔阻,不管以後牧師、同工如何攪擾我,我都不會離開全能神,定意跟隨到底,永不放棄!

臺灣 方慈恩

推薦閱讀:
為什麼入了教卻成了地獄之子?
牧師、長老真能把我們帶到神面前嗎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