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境中,誰用「利劍」來解圍

引言:

「當我被大海侵吞時,救生船上你把手揮你把手揮,當我被撒但圍攻時,你用利劍來解圍。神啊!神啊!神啊!神啊!當我與你得勝時,你何嘗不是笑彎眉。

千言萬語我掛心頭,望斷雲山我心相隨心相隨,神的恩典重如山,用生命無法換和兌。神啊!神啊!神啊!神啊!你的恩典多如水,用言語無法測和繪。」(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啊   我當怎樣報答你》)

1993年,姐姐把主耶穌福音傳給了我,結束了我以往虛空痛苦的生活。那時,我從聖經中得知,主有一天還要駕著白雲再來提接真心信主的人進天國,我激動萬分,做夢都沒有想到這麼大的福氣能臨到我。於是,我積極為主傳福音,作工講道牧養教會,盼望有一天能成為被提之人中的一員。然而,信主幾年後,教會漸漸荒涼,信徒都活在罪的捆綁之中無力自拔,我也守不住主的道,活在罪中無力擺脫。直到2001年,末世基督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

一天,弟弟帶著張弟兄給我和幾個弟兄姊妹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聽到主再來的消息時我十分震驚,心想:主不是駕著白雲來嗎?我們怎麼沒有看見呢?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向張弟兄尋求,張弟兄交通了聖經預言主再來的經文,談到主來是先隱祕降臨作成一班得勝者,之後再公開顯現賞善罰惡。我們聽張弟兄的交通有理有據,完全符合聖經中主的話。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尋求、考察之後,我們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此,我開始認真讀全能神的話,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全新的教會生活讓我體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與釋放自由,感覺自己又重新活在了神愛的幸福暖懷裡,享受到了聖靈作工的快慰。

然而沒多久,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痛臨到了我,我突然莫名地頭暈噁心,甚至躺在床上不敢動。家人看我突然變成這個樣子,急忙找來一名醫生為我看病。醫生看後說是重感冒,讓我馬上輸液。結果我連續輸了七天液,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了。我整個人臉色蒼白、全身無力,連話都不會說了,甚至呼吸微弱,時不時還會間歇一下。我像個植物人一樣躺在床上不能說話不能動,可我心裡卻很清醒,我感覺死亡正在向我逼近。此時,我心裡不由得對全能神產生了懷疑,心想:我以往信主耶穌時幾乎沒生過病,家裡也平平安安,為什麼剛信全能神就臨到這麼大的禍患呢?難道我信錯了?是背叛了主才臨到這樣的禍患嗎?可是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認定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呀,我聽傳福音的弟兄交通真理也是心服口服,能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迷茫中的我不知是該呼求主還是呼求全能神?我到底該怎麼辦呢?痛苦煎熬中,我感覺自己已被死亡籠罩,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心裡很害怕。但是,就在我瀕臨絕望時,一首經歷詩歌的歌詞突然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當我被撒但圍攻時,你用利劍來解圍。」想起這首歌後,我又忽然想起以往給我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說全能神的話語就像兩刃利劍,能戰勝一切撒但黑暗勢力。想到這裡,我心想:我既然已經信了全能神,而且正在讀全能神的話語,那我就得有信心繼續信下去、讀下去,不能輕易被病魔嚇倒,如果因此失去迎接主再來、蒙神拯救的機會,那豈不是太可惜了!而且我既然是一個信神的人到任何時候都得相信神絕不會作錯事。那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但奇妙的是當我這樣默想之後,真的不再像之前那樣害怕死亡了,心裡也慢慢放鬆開來。直到後來我經歷過來後才完全確定當時那就是聖靈加給我的力量,神在引導我坦然前行。相反,當時不信神的家人看到我病成這個樣子,早已驚慌失措、亂作一團,有找車的,有給我穿衣服的,有背著我往外跑的,就這樣我被他們送到了縣醫院。

生病吃藥,痛苦的表情

醫生看了我的病情後說可能是腦部的問題,又給我做了CT檢查後更懷疑我是腦瘤。醫生建議我趕快轉院,因為這裡的醫療條件不行。無奈,我們只能離開,可是天色已晚,該去哪裡呢?這時弟弟突然想到附近有一個賀姊妹認識一些好醫生,於是,弟弟帶我去了賀姊妹家。賀姊妹熱情地接待了我,她把我扶到床上休息後,就坐在我的身邊安慰我,鼓勵我要依靠神,要有約伯的信心。我點了點頭,只能勉強以微笑回答。就這樣我在賀姊妹家迷迷糊糊地過了一晚上。

第二天,姊妹帶著我們又去了一家醫院,這才查出我患了嚴重的頸椎病,醫生說我這病沒法治,只能靜養觀察,然後給我開了一個療程的藥,讓我一個星期後再來複查。雖然聽醫生說這病一旦得上就根本治不好,但因著之前想到有神作我的後盾,心裡就能好受一些,不那麼緊張害怕了。從醫院出來後,我們打算回家,但賀姊妹執意讓我先在她家住下來,說她家離醫院近,方便複查。看到姊妹誠心誠意要照顧我,我心裡很受感動,知道這是出於神的愛。

在賀姊妹家住的幾天時間裡,姊妹耐心照顧我的起居,給我端水,給我讀神的話,來姊妹家聚會的其他幾個弟兄姊妹得知我的情況後,便一起坐在我的身邊陪我看神的話、唱詩歌,為我禱告,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弟兄姊妹的關愛使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我心裡倍受感動。記得那時,她們總給我唱一首全能神話語詩歌:「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靜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別錯過,隨時都有功課學。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

有復活的基督生命在我們裡面,在神面前實在缺少信心,願神把真實的信心加在我們裡面。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第六篇說話》)

聽著這首歌,我心裡很亮堂,雖然自己活在病痛中,身體很難受,但有神的同在,有弟兄姊妹們的陪伴,我感到心裡特別踏實、得安慰,身上的病似乎也減輕了一些。我在心裡反覆揣摩著神的話:「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第六篇說話》)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我相信自己的病痛也在神手中,沒有神的許可死亡不會臨到我。我相信臨到病痛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我不明白神在我身上要作什麼,但我知道神所作的工作都是有意義的,只是我現在還看不透而已,因神太奇妙難測。於是我開始禱告全能神,默想神的話,沒想到接下來奇蹟真的發生了,我的病竟然在一點點好轉,沒幾天,原本已經不能動、不能說話的我居然能輕輕地拍手,也能說話了。弟兄姊妹看見我恢復得這麼快,激動得直感謝讚美神。

一天,賀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讀完神的話,賀姊妹對我說:「姊妹,看到你的病好得這麼快,這真是讓我們看到了神對你的憐憫與保守呀!雖然我們的肉體受了點苦,但是因著我們不失去對神真實的信,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真是太感謝神了!其實這個病痛臨到,都有神的美意,神要讓我們學會分辨靈界的事。神開展了六千年經營計劃,神的急切心意是要把人類從撒但手裡拯救回來,使人脫離撒但的苦害。而撒但並不甘心看到人都來到神面前敬拜神,它想佔有人,掌控人,與神爭奪人類,讓人類都信它、敬拜它,所以它在神拯救人期間不斷地在人身上施行詭計,利用人的肉體來攪擾人,達到讓人懷疑神、否認神、背叛神的邪惡目的。所以,家人臨到疾病或家裡不平安、不順,雖然外表看這些都是實際的人事物,但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我們既然信了神,跟上了神的腳蹤,就應該相信我們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沒有神的允許撒但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就像聖經記載的約伯一夜之間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兒女、僕婢,在外表看好像是人為的事,其實正是靈界的爭戰,因神說約伯是敬畏神遠惡的人,撒但不服氣,它懷疑約伯的純正,在神面前控告約伯,它認為約伯能敬畏神是因為神賜給他的好處太多了,若把他的一切都剝奪了,約伯就會否認神、棄絕神。但讓撒但蒙羞的是,當約伯真的失去了一切之後他並不以口犯罪,而是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約伯認為他所擁有的一切是源於神的賞賜,即使是奪取也有神的允許,他沒有絲毫怨言,所以他最終說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一句話就完全證實了約伯對神真實的信,也讓我們看到約伯信神沒有交易,他稱頌神的名不問禍福。撒但因此蒙羞失敗,倉皇逃竄,從此以後再也不敢試探約伯了。而約伯也因著為神站住了見證而獲得了神加倍的賜福,從此幸福地活在了神的看顧保守中。

從約伯的見證中我們看到,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撒但只是為神的工作效力的工具,神允許撒但試探人,就是要藉著撒但的攪擾攻擊,把真理作在我們裡面,讓我們對撒但的邪惡實質有分辨,這樣才能戰勝撒但的試探,不被撒但控告攻擊,獲得自由釋放。還有,神要藉著疾病來檢驗我們信神的觀點是否正確,如果我們信神僅是為了家庭得平安,肉體得利,這就是信神的存心不對,神要得著的人是無論何時都能順服神、為神作見證的人。所以,如果咱們能擺對存心,不管臨到什麼不合人觀念的事,或對人肉體不利的事,都能不受肉體利益的轄制,憑著信心跟隨神、敬拜神,那撒但也就無計可施,自動退去了。」

聽了賀姊妹這一番交通,我恍然大悟,心裡也特別受感動。原來神允許撒但的試探攪擾臨到我,是要檢驗我的信心,同時也扭轉了我信神追求得福的存心。經歷這次病痛,雖然我的肉眼看不見撒但,但從它在我身上所作的事,包括送給我的心思意念都能看到,它不僅是要摧殘我的肉體,更是要麻痺我的心靈,讓我懷疑神,從而達到讓我背叛神的目的。撒但殘害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與當初殘害約伯的手段如出一轍。不過,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用話語帶領開啟我,還興起弟兄姊妹鼓勵安慰我,給我交通真理,幫助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看透了撒但的邪惡實質,神拯救人的作工太實際了!想到這兒,我不禁慢慢挪動著身體,跪下來流著淚向神禱告:「全能神啊,病痛中是你拯救了我,雖然我肉體受了一些苦,但是在你的保守中我轉危為安。通過這次的經歷,我更加定真你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而且我也長了一些分辨,看到撒但是如何在人身上施行詭計的,願神加給我信心,今後不管撒但如何攪擾我,我都要跟隨你到底,阿們!」

姊妹面向陽光,特別的釋放

在姊妹家住了一個星期後,我去醫院複查,那時我自己已經能走路了。當醫生再次見到我時,滿臉驚訝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愣了好半天才說道:「你那麼嚴重的病竟然好得這麼快,這是在我們這裡從來沒有過的,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看著醫生吃驚的樣子,我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因我清楚這完全是全能神的奇妙作為,願把一切榮耀歸於神!這次經歷使我終生難忘,是神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拯救回來,後來,我的頸椎病完全康復,絲毫沒有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此時,我耳邊不禁再次響起了那首經歷詩歌:「當我被撒但圍攻時,你用利劍來解圍。」回想神帶領我一路走來的經歷,我的的確確看到,在我每一次被撒但圍攻之際,神都會用「利劍」來為我們解圍,這利劍就是神的話語,這話語裡隱藏著神對人的愛,這愛比父母對兒女的愛還要深沉!

聯繫我們

現在災難越來越大,主再來的預言基本都已應驗,正是迎接主來的關鍵時刻!如何迎接到主在大災難前被提到神面前蒙神保守呢?歡迎聯繫我們,我們願意與您在線交流,找到迎接主來的路途。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