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臨撒但的試探 我找到制勝法寶

我們來到神的面前常常會臨到撒但的試探、攪擾,我也因著撒但的試探、攪擾而痛苦軟弱過,但經歷過後卻感覺收穫了很多……

2011年我身體有病就信了主耶穌,剛開始的幾年我很熱心,雖然我獨自開店要親自打理並且離教會又遠,但每個主日我都積極參加。到後來我發現牧師講道沒有新的亮光,要不就是老生常談,要不就是見證自己作工受苦,我感覺得不著供應,每次聚會都失望而歸,就禱告求主給我預備一個更好的教會。

後來,一個姊妹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藉著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原來教會荒涼是因為牧師長老偏離了主的道,不遵守主的誡命,他們作工講道從來不講如何實行主的話、經歷主的話,而是常常講解聖經知識,高舉見證自己讓人崇拜,帶領信徒偏離了主的道,因而惹神厭憎。另一方面是因為神已經道成肉身作了末世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聖靈工作已經轉移到那些接受全能神國度福音的人身上,而那些跟不上神作工步伐的人,就被聖靈作工淘汰,落在黑暗中了。經過幾次交通,我發現姊妹講的不僅符合聖經,而且是以往從來沒有聽過的,讓我很得供應、造就,我便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每天都有新的亮光和收穫。正當我沉浸在神話語的澆灌和餵養的喜悅之中時,沒想到撒但的攪擾也很快臨到了……

一天下午我兒子來店裡取貨,看到我放在桌子上的神話語書籍,兒子打開神話書驚訝地問我:「媽,這是全能神教會的?」我高興地對兒子說:「是啊,這本書很好,你有空也看看吧。」 「媽,你怎麼信全能神了?」說完,兒子拿出手機打開了「5·28」招遠案的新聞給我看,並且一再勸我不要再信了。我一下懵了,心想: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真像新聞說的那樣嗎?兒子又鄭重地說:「媽,這可是新聞上說的,這還能有假嗎?你趕緊把書還給她們,可千萬不能跟她們接觸了,你還是去以前的教會吧。」兒子走後我心裡再也無法平靜,兒子的話和姊妹的話,在腦海中反覆出現,我想:姐妹交通的都符合聖經也挺實際,而且神的話還打開了啟示錄的奧祕,沒有什麼不對的啊!可這新聞又是怎麼回事,我該不該接受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呢?到底怎麼做才合主的心意呢?

隔了幾天姊妹來跟我聚會,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也不敢抬頭看她,想到姊妹大老遠來給我聚會,還幫我帶孫子,她們看著都很善良,待人也很和善,不像謠言說的那樣,如果把姊妹趕走我心裡有愧疚,不趕走又擔心自己受迷惑,就在我陷入兩難之時,想起主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路11:9)我想:現在的新聞有真有假,天安門自焚事件不就是中共製造的嗎?如果我不尋求,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如果因著聽信謠言而錯過了迎接主回來的機會,那不是終身遺憾嗎?我決定向姊妹問清楚,於是,我把這幾天發生的事和心裡的困惑跟姊妹說了。

姊妹給我看了《揭開中共邪黨公審面紗》的視頻,還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對於每一個不信的親屬(你的兒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無用的人來充數,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領進教會。這條是針對所有人說的,對於這事你們應該互相制約、互相監督、互相提醒,誰也不得觸犯,即使不信的親屬勉強進入教會,也不得給發書,不得給起新名,這樣的人不是神家的人,無論如何都要杜絕一切這類人進入教會。若是因著魔鬼侵入教會而給教會帶來了麻煩,那就將你本人開除或者限制起來,總之對於這件事,人人都應該有責任執行,但不能亂來,不得報私仇。」

姊妹交通說:「神的話上寫得很清楚,教會傳福音是有原則的,對於不信的人不能生拉硬拽,自己的親人也不行。我們都清楚,神話語的十條行政相當於律法時代的十條誡命,是每個神選民都必須遵守的。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人傳福音從不勉強人接受,根本不會發生福音對象不願相信而打人的事。而視頻中的犯罪嫌疑人卻因著跟人索要號碼未遂而將人打死,這足以證明這幾個人根本不是全能神教會的。」我明白之後說:「是啊,記者採訪時幾個犯罪嫌疑人明明說『我們自始自終沒有接觸過全能神教會,因為她們非常隱祕』『國家打擊的是趙XX的全能神,不是我們這個全能神』,他們也說自己不是全能神教會的。這分明就是誣陷、抹黑全能神教會。」不過我心裡又有些疑惑:既然他們不是全能神教會的,為什麼中共硬要說這幾個人是全能神教會的呢?我感到困惑不解,於是又向姊妹尋求。

姐妹又讀了一段神的話:「撒但與神爭戰,尾隨神後,它的目的就是想拆毀所有神要作的工作,佔有、控制神要得著的人,它想把神要得的人全部滅了,如果不滅的話,歸它所有,被它所用,這就是它的目的。」姊妹交通說:我們都知道撒但是神的仇敵,哪裡有神的作工哪裡就有撒但的攪擾,破壞,神一直作工拯救人,而撒但就利用各種詭計妄想拆毀神的作工,迷惑敗壞神要拯救的人,妄想讓人與它一同下地獄、受懲罰。而中共就是屬撒但的邪惡勢力,它特別仇恨真理,仇恨神,當它看到全能神發表潔淨人、拯救人的一切真理,國度福音在短短二十多年的時間裡,傳遍了整個中華大陸,數百萬人歸向了全能神,中共就害怕人民都接受真道而棄絕它,所以開始瘋狂鎮壓迫害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現在中共看到神的國度福音已經擴展到世界多個國家,全能神的發表和神選民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實真相也製作成影視上傳到海外各大網站,中共害怕逼迫、殘害神選民的滔天罪行暴露於天下,於是將「5·28」山東招遠案栽贓陷害於全能神教會,誣陷、抹黑全能神教會迷惑世界人民,為它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製造輿論,妄想拆毀神的作工,這就是中共的險惡用心啊!

聽完姊妹的話,我看到中共真是太無恥、太可恨了。通過和姊妹交通,消除了我心裡的疑惑和顧慮,也感到神作工的艱辛與不易,更加激起我追求真理跟隨神的心志。後來我就把「5·28」招遠案的真相說給兒子聽,兒子也默認了,他也不再反對了,有時兒子碰到姊妹來聚會時,也會禮貌地跟姊妹打招呼。

可沒想到幾個月後,兒子嚴肅地對我說:「我最近去教會,神父說了關於全能神教會的很多反面信息,他說不能接觸信『東方閃電』的人,你就不要再信了。」看到兒子被神父迷惑,我擔心兒子隨從神父抵擋神,認真地對兒子說:「你是信神父還是信神?」兒子聽到後愣了一下:「我當然信神啊,可神父說的都是從神來的,神父都是從神學院畢業的,他們對聖經很熟,懂得肯定多啊!」我又問兒子:「神父難道有真理嗎?他們說的難道都符合聖經嗎?你知道什麼是法利賽人嗎?你忘了法利賽人是怎麼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嗎?這些法利賽人都熟讀聖經,走遍洋海陸地傳揚耶和華神的律法,但他們把神定規在自己的想像觀念裡,定規在聖經字句裡。當主耶穌開始作工講道,帶來天國福音的時候,他們不管主耶穌的道講得有多高,顯了多少神蹟奇事,只要不是叫彌賽亞的名,他們就抵擋定罪,絲毫沒有敬畏神的心。他們甚至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飯碗,勾結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主耶穌復活以後,他們不但不接受,還逼迫主耶穌的門徒。他們名義上信神、事奉神,可實質確是抵擋神的,所以遭到耶穌的斥責和定罪,說他們是『瞎眼領路的』。兒子,我們信的是神,不是信人啊!當年的猶太百姓隨從法利賽人抵擋、定罪主耶穌,犯下了滔天大罪,遭到神的咒詛,咱今天如果不去尋求考察,而是盲目聽從神父的話,不是跟當年的猶太百姓隨從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一樣嗎?而彼得當時聽到主耶穌的話,就跟隨了主耶穌,認出了主耶穌就是預言要來的彌賽亞,如果咱只聽神父的話,對全能神教會不接觸、不考察,怎麼能分辨全能神的話是不是神的聲音呢?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呢?我們只有去接觸、考察了才能知道啊。」聽了我的一番話,兒子不知如何辯駁,也有點不服氣,說:「你不要信錯了,那麼多人都說這個教會不好。」我說:「當年跟隨主耶穌的人不也是很少嗎?但隨從法利賽人論斷主耶穌、定罪主耶穌的人卻很多,我們如果根據這個衡量的話,不也是把主耶穌定罪棄絕了嗎?我現在經過考察已經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也好好考察考察吧!」兒子看勸不動我,無奈地回自己的房間了。

後來,兒子經常到我店裡來,姊妹幾次給他見證神的國度福音,可兒子一句也聽不進去,還跟我說:「只要你不信神幹啥都可以,你把店關了,想去哪裡玩都可以,沒事就看看電視劇。」聽到兒子的話,我感到又可氣又可笑,怎麼寧可讓我看電視劇也不讓我聚會看神的話呢?我笑著告訴兒子:「信神敬拜神就是我喜歡的,也是我最想做的,接受神的國度福音後,我對神的作工越來越有認識,也找到了脫離罪的路途,活得更充實了,你如果真是為我好,就應該支持我啊!」最後兒子見勸不動我就生氣地離開了。

第二天,我正在店裡吃飯,兒子卻突然進來了,面無表情地跟我說:「媽,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看到兒子鄭重其事的模樣,我心裡很納悶:以往兒子從來不這麼跟我說話,今天是有什麼事?兒子說:「你做個選擇吧,是選擇信神還是選擇我?選擇我的話,你生病了我還可以帶你去醫院,你有什麼事我都會照顧你;如果選擇信神的話以後你有什麼事我就不管你了。媽,你想想,我才是你的親骨肉啊!不管怎麼樣,你不還得靠我嗎?你如果信神誰能照顧你?你好好想想吧!」聽到兒子讓我在神和他之間做選擇,我頓時感到腦袋「嗡嗡」響,心想:怎麼會這樣?我信神有什麼錯?我只是想好好信神跟隨神,為什麼兒子就是不理解我呢?可是我只有一個兒子,如果兒子以後真的不管我了怎麼辦?一邊是愛我、拯救我的神,一邊是我唯一的兒子,面對這樣的選擇,我感覺心如刀絞,不知不覺也軟弱了,痛苦中我來到面前禱告:「神啊,現在我很軟弱,我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他是我唯一的兒子,但是我也知道,我不能放棄信神,可兒子現在不斷地攔阻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神啊,願你帶領我,讓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聚會時,姊妹看我情形不好,便關心的詢問我,得知我的情況後,姐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

姊妹交通說:「這件事外表看好像是兒子在逼迫攔阻你信神,其實這也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撒但看到我們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來到神的面前就不甘心失敗,所以藉著我們的親人來攻擊我們,企圖擊垮我們的信心,讓我們背叛神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而被撒但吞吃。同時神也藉著這樣的環境,來檢驗我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但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約伯失去了滿山牛羊、萬貫家產和漂亮的兒女,但約伯沒有棄絕、背叛神,還是遵行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持守對神的忠心,憑著信心戰勝了撒但,站住了見證榮耀神,從此他獲得了神加倍的賜福,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由敬拜神的人,撒但再也不敢試探約伯了。今天只要我們能依靠神站住見證,撒但也就蒙羞失敗了。」

基督徒,揣摩神話

此時我明白了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想到撒但為了讓約伯棄絕神,不僅奪走了他所有的家產和兒女,還使他渾身長瘡,但約伯不曾向神發怨言,當他站住見證後,撒但便倉皇而逃。想到這裡,我不禁感到撒但太惡毒、太可恨了,如果我向兒子妥協,不是中了撒但的詭計嗎?

姊妹接著交通說:「我們還得明白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個人說了算的。就算兒子能暫時照顧你的肉體,但他掌管不了你的命運,解決不了你心靈的虛空、痛苦,更決定不了你的結局歸宿。馬太福音六章二十六節主耶穌說:「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看連動物神都養活牠們,更何況是我們呢?神對待我們猶如他的兒女一樣,神會對我們的生命負責的,我們對神要有信心啊!」

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想到我的命運在神的手裡掌管著,不是兒子能左右的,就算兒子能照顧我的肉體,卻掌管不了我的命運。有了神的話做後盾,我感覺心裡踏實了很多,對前面的路也有了信心,並立定心志堅決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接連幾天晚上兒子回到家都不願意和我說話,甚至晚上有意迴避我,並拉黑了我的微信,電話也打不通。我只能跟神禱告願意把這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平時有空我也會主動跟兒子聊聊日常生活上的事。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兒子的電話也能打通了,有時我聚會兒子看到了也不再反對了,只要有空,他就把小孫子接走,我也有更多的時間安靜地和弟兄姊妹聚會了。雖然兒子嘴上沒說什麼,但我能感受到兒子對我的隔閡在一點點地消除。

在這場屬靈爭戰中,我也曾在兒子一次次的攔阻下而痛苦軟弱,但是藉著這樣的經歷讓我深刻地體會到撒但的陰險和惡毒,同時也認識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我憑著神的話作「武器」,有了信心和力量,一次次讓撒但敗下陣來。同時使我跟隨神的心志更加堅定了。一切的榮耀歸給神!

美國 追求

相關推薦:
面對撒但的試探,當效法約伯的見證
每日讀經:識破撒但試探的邪惡用心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熬煉是上帝給我們最好的禮物(有聲讀物) 有人說人生就像大海,潮起潮落,充滿了驚濤駭浪;也有人說人生像漂流在海中的航船,從這一個碼頭起航後,不知下一站會泊在哪個港灣。 在我們的生活中,常常會遇到各種不如意的事,如家裡被盜、疾病的痛苦、生...
識破撒但的詭計 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我雖信神時間不長...
屬靈爭戰-你的信心正在接受試煉嗎? 我的孩子出生後就檢查出有先天性的罕見疾病,29歲的時候就離開了我們。雖然孩子的離開是遲早的事,但那一刻我們的心還是像被掏空了一樣,太太本身就是一名基督徒,孩子走後我希望她能早日從失去孩子的痛苦當中走出...
基督徒如何得勝撒但的試探?  一天,婆婆高興地告訴我說主耶穌重返肉身回來了,隨後又帶來姊妹耐心地給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神的話吸引了我的心,有時間我就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