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我叫林櫻,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在沒信全能神之前,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與願違,我卻處處碰壁、受挫。飽嘗了生活的艱辛,我感到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無助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當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禁不住淚流滿面,全能神慈母般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撫慰,感到自己像一個流浪多年的孤兒回到了親人的懷抱,不再孤獨、無助。從此,我天天飢渴慕義地讀神的話。藉著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看到他們都是那麼的和善、誠實,人與人之間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無論誰有什麼難處,都會真誠地交通真理幫助解決,沒有交易,也沒有索取,活出的都是神的愛,我在這裡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與快樂,我深感全能神教會是一片神聖的淨土,認定全能神就是能拯救人脫離苦海的獨一真神!正當我享受神愛之時,中共政府卻對我施行非法的抓捕、迫害,打破了我喜樂美好的生活。

2003年8月12日深夜,我已經熟睡,突然被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驚醒,並聽見有人大喊:「開門!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還沒等我穿上衣服,就聽見「撲通、撲通」幾聲,屋門被猛地踹開,六個窮凶極惡的警察闖了進來。我驚慌地問:「你們有事嗎?」一個領頭的惡警呵斥道:「少裝糊塗!」然後手一揮,吼道:「仔細搜!」幾個警察像土匪一樣開始到處翻箱倒櫃。立時,鍋碗瓢盆、衣服、被子、糧食……被扔得滿地都是,屋內一片狼藉。抄完家後,惡警們連推帶拽將我拉上警車,還擄走了我新買的價值二百四十元一台的CD機和八十元現金、一桶神話書籍。我做夢也沒想到,這一幕只在電視中看到過的畫面今天竟上演在了我身上,我心裡特別惶恐害怕,心「怦怦」地跳個不停,就一個勁地禱告神,突然想起全能神的話說:「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使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認識到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宰者,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撒但魔鬼都在神的腳下,只要我真實依靠神,撒但就不能把我怎麼樣。現在是撒但與神爭戰的關鍵時刻,是神需要我站住見證的時候,也是我經歷神的話得真理的時候,我一定要站住立場,按神的話實行,絕不向撒但低頭讓步!

警車鳴笛呼嘯著開進了派出所的大院。車剛停下,惡警就猛地將我從車上推了下來,我連跑幾步,雙手撲在牆上才停住,他們在後面哈哈大笑。隨後,這夥惡警就把我推進了一間小屋,還沒等我站穩,他們就圍住我一頓拳打腳踢,邊打邊說:「我叫你不幹正事!……」一個惡警又揪住我的頭髮將我拽起來,朝著我的臉狠狠地搧了兩巴掌,打得我頭暈目眩,嘴角鮮血直流。接著,一惡警拿一張硬紙板往我面前一摔,惡狠狠地說:「你知道這夥人的名吧!你的名叫什麼?」當時,我疼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見我不回答,三個惡警躥上來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直打得我昏死過去,後來稍稍清醒一點,聽到一個惡警說:「這些人好裝死!」之後便揚長而去。

第二天一早,惡警們把我押到了公安局刑偵科的審訊室。一進屋,只見幾個殺氣騰騰的彪形大漢瞪著我,屋裡擺滿了各種刑具,眼前的景象使我的心立刻懸了起來,好像自己一下子掉進了魔窟一般。頓時,我毛骨悚然,恐懼不安再次向我襲來:昨天,他們還沒正式審訊就那麼折磨我,看來今天我是難逃一劫了,他們若用酷刑折磨我,我能勝過去嗎?我在心裡迫切地禱告:神啊,我現在很害怕,很擔心自己經不住這些魔鬼的折磨失去見證,求你保守我的心,我寧可被打死,也絕不背叛神!隨後,一句神的話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中:「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就是權柄,就是力量,使我裡面頓時剛強起來:有神與我同在,我什麼也不怕,其實他們再耍威風也只不過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並沒有什麼可怕的,他們在神那裡早已失敗了。這時,一惡警大吼道:「快說!你是什麼身分?你的頭兒是誰?」因有神的話作我的依靠,我毫不畏懼地說:「我是基督徒!」他急切地追問:「基督在哪裡?」「在我心裡!」一聽這話,他就像被激怒了的野獸一樣咆哮著:「給我把這個臭娘們架起來!腳尖著地,讓她嘗嘗厲害!」隨即,兩個惡警撲了過來,把我的兩隻胳膊猛地往後一擰、往上一抬架了起來。頓時,一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我發出一聲慘叫,隨即昏了過去……等我醒來,看到自己趴在了地上,鼻子也流出了血。很顯然,在我昏迷後,這夥惡警直接把我扔在了地上。見我醒過來,他們把我拖進了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小黑屋。屋裡陰冷潮濕,又臊又臭,簡直令人窒息。一個惡警一邊關門一邊陰陽怪氣地說:「這是關押待決犯人的特殊監室,你還是好好想想吧!」我癱坐在冰涼的地面上,渾身的疼痛使我禁不住一陣軟弱傷感:我信全能神到底有什麼錯?竟把我當死刑犯一樣對待?真是天理難容!痛苦中,一首神話詩歌迴蕩在我的耳畔:「在你們身上作的工、所賜的福無人能奪去,加在你們身上的一切誰也奪不去……因此你們更要為神獻上自己全人,更要對神忠心,為神高抬再加一把勁,預備好身量來接受神的託付。站住神所給的地位,追求做子民,接受國度的操練,被神得著最終成為神榮耀的見證,你有這樣的心志最終必能被神得著,成為神榮耀見證。你應明白最關鍵的託付就是被神得著,成為他榮耀的見證,這是神的心意……」我唱著唱著,一股暖流湧遍全身,感覺神彷彿就站在我的身邊,如同慈母一樣在安慰我、鼓勵我,生怕我軟弱跌倒失去信心,還苦口婆心地囑咐我,讓我知道這苦難的環境是國度的操練,是為承受神永遠的祝福而有的得勝撒但的證據,這是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是為進入國度而鑄造的美好見證。我激動得淚流滿面:「全能神哪,我一定牢記你的囑託,接受此次的操練,好好與你配合,為你作榮耀的見證被你得著,絕不做軟骨頭讓撒但恥笑!」

第三天上午,幾個惡警又把我帶進審訊室,一個惡警官用警棍敲打著我的頭,皮笑肉不笑地說:「想好了嗎?」並拿著一張教會人員名單讓我指認。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撒但又來試探我,企圖讓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我絕不苟且偷生當猶大,只求你保守我的心,勒住我的舌頭,若我做了背叛你的事,求你咒詛我!立時,我心裡產生了一股力量,堅定地說:「我不認識!」這惡警暴跳如雷,飛起一腳把我踹倒在地,怒吼道:「來人!伺候這個臭娘們!」話音剛落,兩個惡警躥上來,一人拉著我一條腿,用穿著皮鞋的腳朝我膝蓋上猛跺,一邊跺一邊惡狠狠地說:「叫你不認識!叫你不認識……」劇烈的疼痛使我再次昏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他們用涼水潑醒。看著這幫惡警猙獰的嘴臉,一股仇恨的怒火湧上心頭,我大聲質問他們:「我信全能神有什麼罪?你們為什麼這麼折磨我?」一個惡警掄起拳頭朝我的胸部「咚」地就是一拳,大聲吼道:「叫你不認罪!邪教分子!」打得我好長時間沒喘過氣來。緊接著,一惡警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到鐵椅子上,並將我銬在上面動彈不得,然後找了塊髒兮兮的破布蒙住我的眼睛。他們一會兒拽著我的雙耳使勁往上提,一會兒用腳使勁在我的腳上踩碾,鑽心般的疼痛使我發出一陣陣慘叫。看著我痛不欲生的樣子,這幫惡警猖狂大笑,這笑聲猶如從地獄裡傳來一般,讓人聽著毛骨悚然,心裡發瘮。在殘酷的事實面前,我著實看清了這些被中共政府鼓吹的「人民警察」都是一些豺狼猛獸,都是一些專門殘害人的惡鬼!以往,我還總認為警察是「伸張正義、除暴安良」的英雄,有危險、有困難就得找警察,儘管信神以來一直遭受他們的逼迫、追捕,但我心裡並沒有把他們視為魔鬼撒但。今天,是全能神親自將事實真相顯明給我看,我才徹底看清了他們凶狠殘暴的撒但惡魔相。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全能神,使我終於睜開了靈眼,明辨了是非,覺得自己能受這樣的苦,值!否則,我永遠不會從撒但惡魔的謊言欺騙中掙脫出來蒙神拯救。

過了一陣子,那惡警官喝問:「還嘴硬嗎?說不說?」「打死我也不說!」我堅定地說。惡警官氣得聲音都變了:「你不配合,老子給你玩點新鮮的!我就不信制不服你!」兩個惡警上來按著我的頭拔我的眉毛,邊拔邊嬉笑著說:「都給你拔光,塗上石灰,讓你去當白眉大俠……你的神在哪兒?他怎麼不來救你呀?你求我,我就放了你,嘿嘿……」我怒不可遏,大喊:「你們這些魔鬼!」一惡警狠狠搧了我兩耳光,打得我一陣眩暈。恥辱與疼痛讓我悲恨交加,我咬緊牙關不再吭聲,羞辱的淚水奪眶而出,真是恨透了這些褻瀆上天、喪盡天良的畜生。痛苦中,我想起了當初主耶穌為救贖我們忍受兵丁的羞辱、恥笑、鞭打,被釘十字架的那一幕,想起了神的叮嚀與囑託:「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的心得到極大的安慰,認識到自己今天所受的羞辱與痛苦都是蒙神紀念的,這是為得真理而受的苦,這苦是榮耀的見證,也是生命的祝福。我既然是信全能神的人,就得有信心、有勇氣來接受神的祝福,就得有骨氣作神得勝的見證。這時,蒙在我眼上的破布自動滑落下來,我仇恨地瞪著那流氓警官,他不由得後退了幾步,說:「好了、好了,放開她……」並換了副嘴臉說:「你只要說了,我現在就放你出去。」我鄙視地瞅著他說:「休想!」他氣急敗壞,指著我大罵:「臭娘們,真是不可救藥!我有的是辦法,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刑具硬!拖走!」兩個惡警又把我拖回了黑屋。

經受了幾次的嚴刑拷打,我已是傷痕累累,癱軟無力,尤其是胳膊和腿都腫痛得不敢動,我無力地蜷縮在那裡就像一隻隨時待宰的小羊羔,一想起那些惡警手拿刑具的凶相和獰笑,心就禁不住揪了起來,特別是一聽到由遠而近的腳步聲,我的心更是「怦怦」地跳個不停。此時,恐懼害怕包圍了我,使我感到很無助、淒涼,我哭了,哭得很傷心,我向神訴說:「全能神啊!我現在很害怕,也很軟弱,有些不知所措,求你救救我,我真不想待在這個鬼地方了。」就在我軟弱消沉的時候,神的話在裡面鼓勵我、安慰我:「茫茫世界,有誰親自接受我的檢閱?……我為什麼多次提起約伯?多次提起彼得?我對你們的希望你們可曾摸著?這個應多多揣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裡面有了信心和力量。是啊!天地萬物之間,有誰能像我們這班人一樣在撒但惡魔的巢穴裡親自接受神的檢驗?有誰能蒙神高抬有幸經歷群魔圍攻的火的考驗?而今天我這個軟弱無能之輩卻偏得神如此的厚愛,被神選中,被神命定,這是我今生的福氣,也是我永遠的榮幸,我不能逃避,也不能推脫,我得像約伯、像彼得一樣在撒但面前有尊嚴地剛強站立,能用自己的生命來維護神、見證神,不能再讓神傷心失望。此時,我心裡充滿了感激和自豪,覺得自己今生能有幸經歷這樣的磨難、考驗,實在太不平凡、太有價值了!

第四天,惡警官又拿著教會人員名單,指著我說:「把你認識的都說出來,你的頭兒到底是誰?說出來放你走,不說你就死在這裡!」我說:「打死我也不知道!」他氣得揪著我的頭髮恐嚇道:「你再不說,我會慢慢地折磨死你!」我喘息著說:「你死了心吧!」「快來人,將她雙手倒背吊起來,整死她!」他吼叫著。兩個爪牙將我雙手倒背,用繩子綁好吊了起來,只讓我腳尖著地。他們對我威逼利誘:「你何必在這裡死撐呢?我勸你還是識時務點,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我們說了算,你如果說了,我們立時就放你出去,還可以給你安排工作,否則我通知學校開除你兒子的學籍……」聽著他的鬼話,我心裡悲憤不已,這中共政府為了斷送我們蒙拯救的機會,為了拆毀神的工作,簡直手段用盡、壞事做絕!我不由得想起全能神說:「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結合神的話,對照事實,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看見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滔天罪行,它就是那仇恨神與神勢不兩立的仇敵,也是與我不共戴天的死敵,我絕不會向它言敗!於是,我使上全身的力量回絕說:「我明告訴你,信全能神的人是不會向你屈服的!」「這個臭婆娘無藥可救了,今天你就是不說,我們也照樣判你的刑,你就等死吧!」他們氣得摔門而去。我被那夥惡警吊在那裡,慢慢地昏迷了過去,這樣吊了整整一天一夜。等他們把我放下來時,只覺得有人過來摸我的鼻子,見我還有氣息,就把我扔在了地上。朦朧中,我聽見他們說:「我算是沒招了,沒想到這土老娘們兒這麼硬,比共產黨還共產黨,信全能神的這些人真不一般!」聽見這些話,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激動,禁不住向神發出內心的感謝與讚美。

我在公安局的黑屋裡被關押了八天,中共政府絞盡腦汁、用盡手段也沒有從我嘴裡得到他們想要的任何東西,最後,這夥惡警只好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在這期間,他們趁我家人來看我之機,向我丈夫敲詐了三千元錢。我原以為在看守所裡能好點,可是我想錯了,在中國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中,每一個角落都是黑暗的,都充滿了暴力、殘害與殺戮,這裡根本不容許真理的存在,更沒有信全能神之人的立足之地,我身置其中猶如走出虎穴又入狼窩。一進看守所,惡警們命令犯人脫掉我的衣服並扔進了垃圾箱,又喝令我換上一身又髒又臭的單囚服。嚴冬臘月,寒氣刺骨,不一會兒,我就凍得瑟瑟發抖。因一直沒得到我的口供,那惡警官不甘心失敗,就繼續提審我,逼我承認是邪教分子,企圖設罪害人。我憤恨地說:「我信的是人人都當敬拜的真神!」他氣得大吼:「給我好好收拾她!叫她再嘴硬!」隨即衝過來三個惡警,對我一陣拳打腳踢。舊傷未癒新傷又增,我被打得死去活來,趴在地上不能動彈。惡警頭目蹲下身子點著我的頭威嚇道:「你不承認就別想活著出去!竟敢和我示威,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一個惡警上來又狠踹了我兩腳,隨後兩個爪牙把我拖到院子裡綁在一根電線桿上。我被綁在那裡整整一天,滴水未沾,加上渾身是傷,連餓帶痛我再次昏死了過去。惡警們怕弄出人命來,就又把我扔進了牢房。就在我生命垂危、極度軟弱之時,兩個被關押在這裡的信全能神的姊妹趕緊過來,敞開衣服把我抱在懷裡,用自己的體溫給我取暖。我們雖素不相識,但神的愛卻把我們的心緊緊連在了一起。我隱隱約約地聽到姊妹們的哭泣聲,還聽到犯人們議論說:「這幫警察太狠了!信全能神的人真有愛心,我還以為你們是一家人呢,原來都不認識。」還聽到兩個姊妹在說:「人是神造的,我們都是一家人……」後來,我開始發高燒,病得很厲害,就像要死了似的,惡警們根本不聞不問,兩個姊妹花高價從他們手裡給我買來一些衣服、藥品,精心地為我療傷,照顧我的起居。在她們的悉心照料下,我的病情慢慢地好轉了。我知道這是神的愛,雖然神許可患難臨到我,但神一直在體察著我的軟弱和痛苦,在暗中為我安排一切,擺佈兩個姊妹來照顧我、安慰我。在那期間,雖然姊妹們也常常經受惡警們的酷刑折磨,被打得鼻青臉腫,但她們一直精心地照顧著我。我們彼此之間都相互鼓勵、相互安慰,都為了共同的目標、共同的心願默默地為對方祈禱,為在這魔鬼巢穴中作神得勝的見證而忍受著一切。惡警們看見我們的舉動覺得不可思議,說:「你看信全能神的人多團結,還花錢幫助不認識的人。」這些惡警心裡黑暗,充滿了邪惡與凶殺,他們永遠也不會理解這是為什麼,也永遠不配得到這其中的答案!

在看守所裡,猶如進入了人間地獄,人在裡面過的就是非人的生活,每天吃不飽飯,還得幹苦力活,從早上七點一直幹到晚上十點才回牢房,整天累得癱軟無力。但因著與兩個姊妹經常交通神的話,所以雖然肉體感覺很苦很累,但心裡感覺踏實亮堂。期間,我常常想起神話詩歌:「我能得著刑罰、審判,都是偏得,是神對人的恩待。憑人什麼都不配得,只配得咒詛,能活到現在已是神對我們最大的恩典。……該為神奉獻,犧牲自己,把所有都獻給神,不該保留一點,因我本是神所造的,又是經撒但敗壞的人,而今天又蒙了神的拯救,現在我才知道不是我的本性好,噢……是神的憐憫慈愛臨到了我臨到了我。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再艱難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噢……愛神、滿足神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愛神、滿足神最有意義。」每當唱起這首詩歌,就有種極大的力量在支撐著我,使我裡面的疲倦、壓抑、痛苦不知不覺消失了。認識到今天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能受這苦,這是神對我最大的恩待,最大的祝福,就是受苦再大也要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追求愛神、滿足神。在神愛的激勵下,我在看守所度過了難熬的二十天。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就在我被釋放時,惡警還恬不知恥地威脅我:「回家不許說在這裡受的苦!」看到惡警人面獸心、敢做不敢當的醜惡面目,更激起了我背叛撒但跟隨神、見證神的信心與心志,立志要與神配合廣傳福音,讓更多的生活在撒但惡魔權下的靈胞們都能就光而來,能享受到造物主賜給人類的愛與拯救。

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正如全能神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今後,我願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竭力追求真理,得著神賜給人的永遠的生命。

山東省 林櫻

延伸閱讀
《榮辱》精彩片段:揭開神名的奧祕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全能神」,為什麼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神的名都有什麼意義呢?本短片將為你揭曉答案。 觀看正片:永遠的使命《榮辱》...
【福音視頻】全能神的發表《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四篇說話》粵語 你們願意享受在地猶如在天的福氣嗎?願意把對我認識、享受我話、認識我當作你們一生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嗎?真能不為自己前途著想而一味地順服我嗎?你們真能把自己當作羊一樣任我殺、任我牽嗎?在你們中間有誰能做到這一步呢?難道凡是蒙我悅納的、接受我應許的都是得福的嗎?從我這句話中你們領會到什麼沒有?若...
國度福音在中國大陸擴展的空前盛況 自一九九二年道成肉身的神在中國正式開始盡職分——發聲說話起,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徹底征服拯救了神在中國的選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隨之在中國大陸迅速擴展開來,聖靈的作工隨著神的選民。各宗派中許許多多的人都被神的話語征服,承認其完全是神的話語,心服口服,神的羊終於聽見了神的聲音,歸回到神面前。這期間聖...
聰明童女迎接新郎《那歸來的人兒是誰》 金英祿是韓國宗教界一位虔誠的牧師,他渴慕真理,一直盼望主耶穌的再臨。2013年的­一天,他在《朝鮮日報》上看到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他的心立刻被這些充滿權柄和能力的­話語深深地打動了。為了確定全能神是不是自己所期盼的救主耶穌,他開始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與説話……隨著心中的困惑一個個得到解決,金...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