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中共魔窟,神愛相伴奇蹟生存

2013年1月15日,我因傳福音被中共無端抓捕。那天晚上11點多,我和弟兄姊妹剛聚會結束。突然,門「哐」的一聲被踹開,七、八個身材魁梧的警察氣勢洶洶地闖進屋,將我和一弟兄使勁反擰著胳膊摁倒在床上,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和胳膊的疼痛感,讓我忍不住大喊:「你們憑什麼抓我?我犯什麼法了?」一警察凶神惡煞地說:「你們信神就是犯法!中共是無神論政黨,而你不但信神,還到處傳福音,這不是找死嗎?」緊接著他們野蠻地給我戴上手銬,就開始在這個家亂翻,把我的六百多塊錢、一張存折(裡面有三千五百元),還有幾張銀行卡全部強行沒收了,警察邊把錢往口袋裡揣,邊得意洋洋地說:「搜到的東西全部歸公!」當時我心裡又氣又急,這簡直就是一群土匪、強盜!後來,他們又搜到一個筆記本,上面記著傳福音的人數和關於教會錢財的單據(一萬元)、一部手機、MP5機子、十幾本傳福音用的神話語書籍……此時,我心裡非常緊張,它們為了搜出這些東西肯定會對我刑訊逼供,我能承受得住嗎?又想到我和一弟兄約好第二天早上見面,要是他等不到我,給我打電話肯定會遭到中共定位抓捕。想到這,我的心慌亂得砰砰直跳,趕緊向神呼求:「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不管接下來面臨什麼,願你保守我不出賣教會利益和弟兄姊妹,也願你保守弟兄不被抓……」禱告後,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神的話使我慌亂的心稍微平靜了一些,因為任何人事物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管,那個弟兄能不能被抓也在神的手中。而我雖然被抓,但生命卻掌握在神手裡。不管接下來警察怎麼刑訊逼供,有神在,我不怕。隨後,他們把我和這個弟兄推上了警車。當時正是寒冬臘月,零下六七度的低溫,我們只穿了一身保暖衣,警察連棉襖和鞋子都不讓我們穿,我們被凍得渾身發抖。

當晚十二點鐘到了派出所。一進審訊室,兩名警察就把我的手腳都銬在鐵椅子上,另一名警察坐在我對面眼冒凶光指著我惡狠狠地說:「我們盯了你好長時間了,對你的行蹤瞭如指掌,所以你給我老實交代,你們的帶領是誰?」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氣憤地反駁:「你們憑什麼跟蹤、抓捕我?我一沒偷、二沒搶、三沒殺人放火,街上那麼多賣淫、嫖娼、賭博、偷盜、搶人東西的你們不去抓,來抓我們這些信神走正道的人幹什麼?」他氣沖沖地說:「你們這些信神的比殺人、放火的都嚴重,你們屬於政治犯,是國家要犯!中共最恨的就是人信神了,你們還大張旗鼓地到處傳道!不抓你們抓誰!趕緊給老子老實交代,不然有你好果子吃!」他們看我還是閉口不言,直接拿來一根鋼管穿過我的雙臂,然後讓兩名警察使勁將鋼管往上抬,頓時我的胳膊感到撕心裂肺的疼,我忍不住大聲慘叫,另一個警察還用拳頭使勁兒砸我的臉,邊打邊惡狠狠地說:「你要是不老實交代,就整死你!整死你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我的頭被他打得嗡嗡作響、頭暈眼花,我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神啊!我現在很痛苦,快堅持不下去了,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還有主耶穌也說過:「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神的話說得很清楚,撒但是與神為敵的,所以今天我們信神,撒但就要百般地阻撓、迫害,但這苦受得都是有價值有意義的,因為我們是在為義而受苦。想想歷代聖徒跟隨神也遭受了不少迫害,但他們中很多人都為傳揚主的福音拋頭顱灑熱血,這都是羞辱撒但榮耀神的見證,是蒙神紀念祝福的啊!同樣,在末世的今天,我們信神雖然也受到殘酷迫害,但也是蒙神稱許、紀念的事。想到這,我心裡頓時有了一股奇妙的力量,不再感到痛苦了,願意為持守真道忍受一切苦難。

基督徒受中共酷刑折磨

中共警察為了逼我出賣教會信息,我記不得他們有多少次抬起鋼管來折磨我了,我的胳膊又酸又痛,每抬一次就感覺胳膊像是硬生生地被拽下來一樣,疼得我渾身發抖、冒汗、慘叫不止。他們為了不讓我睡覺,看到我一閉眼就掄圓了拳頭往我的頭上、臉上猛打,邊打邊咬牙切齒地吼:「你不老實交代,還想睡!」打得我頭痛欲裂、眼冒金星,臉被他們打得發脹、發腫,我感到自己已承受到了極限。我一次次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神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當他們再一次折磨我的時候,我身體的劇烈疼痛一下子減輕了許多,我能夠承受得住了,這讓我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保守著我。此時,我心裡更加堅定了絕不向撒但屈服,要站住見證的心志。

後來,派出所又安排了十幾個警察分三班倒看守我,二十四小時不停地審問我,不讓我吃飯、喝水、上廁所,睡覺,審問足足持續了兩天兩夜,但他們從我嘴裡並沒有得到一點有用的信息。於是,他們又把我送到另一看守所繼續審問,我仍是不交代,一警察就把我叫到他辦公室,掄起拳頭重重地砸向我的臉部、頭部(打了有二十下左右),邊打邊咬牙切齒地說:「這裡是老子的地盤,讓你不老實交代!」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頭暈目眩、太陽穴更是鑽心地痛。那一刻,我心裡極其恨惡這些中共惡魔,對我一個中老年人都不放過,真是凶惡至極!我們信神是走人生正道,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沒有像中共這樣瘋狂地逼迫基督徒,都是倡導人權、維護宗教信仰自由!唯獨中共不允許人民信神走正道!只要與它的意識形態有半點不合,就視為仇敵,斬盡殺絕!此時,我不由得想到一段神的話:「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中共就是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惡魔!它外表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實質上卻瘋狂地殘害基督徒,為搜捕基督徒耗資無數,重金打造了「天網工程」、「金盾工程」等監視、監聽基督徒,一旦通過電話、網絡鎖定了基督徒的位置信息,就展開瘋狂抓捕、一網打盡,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人。而且,這些年中共一直在祕密大造監獄,恨不得把基督徒全部抓住關進監獄裡,把全能神教會徹底取締,妄想在中國建立「無神區」,好永遠掌控人民、一統天下。

如今的社會這麼黑暗,坑、矇、拐、騙、貪官污吏到處盛行,我只是想好好信神、敬拜神,按照神的話語活出點真正人的樣式,把神拯救人類的心意見證出去,就遭到中共如此的迫害,把我幸福美滿的家硬生生地拆散,還對我酷刑折磨、毆打侮辱,這是什麼世道!想想在中國,還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活活打死、打殘,多少基督徒家破人亡、有家難歸、妻離子散,它殘酷迫害基督徒的行徑無數,令人髮指,罄竹難書!中共這樣殘害我,更讓我看清了它的醜惡嘴臉,分清了黑與白、正與反,善與惡,我從心裡恨惡這個老惡魔,願意與它決裂,誓死跟隨神到底!

住在看守所的那段日子,我每天晚上都要值班到十二點以後,早上只給一碗麵湯,裡面都是不熟的麵疙瘩,擦地的活都讓我來幹,只要稍不合他們的意,他們就唆使牢頭和犯人狠狠地打我。一週後,我又被分到另一警察管制的號子,在那裡,吃著豬狗不吃的飯食,幹的卻是又重又髒的體力活,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磨錫紙,因錫紙上面有毒,很多人都得了肺病,並且完不成任務就免不了一頓毒打。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我每天都拼了命地幹活,由於勞累過度,加上營養不良、還有得隨時應對他們的審訊,我的精神常常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一天晚上,我突然暈倒在地什麼都不知道了,眼睛也看不清了,舌頭發直。可警察卻說我是在裝病,拽住我的領子卯足了勁地用拳頭打我的頭和臉,足足打了十幾分鐘,邊打邊惡狠狠地喊著:「我讓你給我裝!讓你給我裝!」我渾身癱軟,順著牆滑倒在地上,頭被打得像要炸開了一樣疼,我斷斷續續地告訴他:「我——真的——病了!真的——病了!」可他絲毫不理會,就像發了狂一樣在我頭上、臉上猛打,當時我的腦袋已經被打迷糊了,我只有在心中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過了一會兒,另一警察看我不省人事了,趕緊說:「別打了,看樣子是真病了。」他們怕我死了,就叫來保健員給我量血壓,高壓185、低壓120,聽到血壓這麼高時,我很吃驚,我身體一直很健康,就因著中共的虐待折磨,讓我得了這麼重的病,不僅不給我醫治,還把我往死裡打,這哪有一點人權?簡直是人間地獄!此時,我心裡痛苦到一個地步,在中國信神怎麼就這麼難呢?想著想著我不由得淚流滿面,心裡很受熬,不知這苦啥時候受到頭。晚上我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痛苦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真的很痛苦,求你幫助帶領我,使我有信心撐下去……」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我顧不上身體的疼痛,流著淚揣摩著神的話,藉著揣摩,我看到中共惡魔雖然凶殘至極,但神也恰恰藉著中共的迫害來為我們效力,藉著這些苦難造就一班得勝者,這班人不論經歷多少患難,都能堅定信心地跟隨神,不畏強暴、權勢、艱險,豁出命跟神走到底!這才是神滿意的國度精兵,是神徹底打敗撒但的榮耀見證!同時,這次經歷也是神給我的一個得勝撒但,站住見證的機會!此時此刻我激動不已,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光照,我才有勇氣、有信心面對這一切的苦難。

在看守所呆了一年零四個月,雖然肉體很苦,但我心裡禱告依靠神有神話語的帶領,也不覺得有多苦了。後來,中共的判決書下來了,整整給我判了五年半。那一刻,我整個人都癱軟了,心靈備受打擊,這漫長的牢獄生活我該怎麼過呀?會不會被他們折磨死呢……想到這,我心裡很痛苦,現在的我,還沒得著真理生命,還沒看到神得榮耀的日子,難道就這樣死去?我心裡不甘呀……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願神開啟我,帶領我有路可行。這時,我忽然想起了恩典時代主耶穌十字架的畫面,主耶穌為了救贖全人類被羅馬軍兵抽打、頭上戴荊棘冠冕、雙手雙腳被鐵釘釘在十字架上,鮮血流盡而死,主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馬太福音16:24-25)神的話再次堅固了我受苦的心志,是死是活都是神說了算,我不能做軟骨頭,哪怕把命豁出去,也得堅持到底。能因著傳福音坐監,與神同受苦難,這不是榮耀的事嗎?此刻,我恨惡自己的軟弱、無能,不住地在心裡向神禱告,願神保守我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低頭!當我作了一個這樣的禱告後,心裡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支撐著我,我暗暗立志,即便是把牢底坐穿,我也堅決不向中共低頭!

2014年5月9日,警察將我送到陝西一所監獄關押,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吃一點稀麵湯和一塊又硬又酸的小饅頭,獄警就開始整治我們,跑步、正步走、齊步走,五月份的監獄非常悶熱,再加上高強度的訓練,好多人都體力不支暈倒了,有的得了高血壓的犯人摔了一跤不是死了就是殘了,我因著神的奇妙保守,後腦勺朝地使勁摔了一跤但卻沒事。兩個多月後我又被他們關押到另外一所監獄。從我進去的第一天警察就專門給我派了兩名殺人犯整治我們信神的人,還美其名說是我們的監護人。從那以後,殺人犯就讓我們背監規,背不過晚上不許睡覺。有一個弟兄剛一進來就被罰站,站了一個月腿腳都站腫了,連鞋都穿不進去,不僅如此,他們還把弟兄的雙手背銬在鐵架子床上,銬了半個小時,當把弟兄放下來時,弟兄兩隻手都動不了了。在兩個殺人犯的整治下,我每分每秒思想都高度緊張,話也不能說,更不能向神禱告,他們若是發現我們禱告,就會整治我們,輕則被罰站、打掃衛生,重則就是一頓暴打,搞不好還得加刑,我們都是趁著犯人睡了,在被窩裡偷偷禱告。在監獄裡,別的犯人都可以辦電話卡打電話,就是我們信神的人不給辦卡;給殺人犯減刑,就是不給信神的人減刑;信神的弟兄之間不許說話,眼睛不能對視,也不能互相幫助,如果違反了他們的規定,就要狠狠地整治我們。他們的口號是整瘋、整傻、整死、整殘……簡直是無惡不作,那裡就是一所魔窟。

中共的魔鬼監獄殘害多少基督徒

繁重的體力勞動再加上中共惡魔的殘酷虐待,使我的高血壓常常復發,動不動就暈倒在地不省人事了,好幾次我被送到醫院裡搶救,醒來後都要緩半天我的手腳才能動,因他們長期毆打我的頭部、太陽穴、導致我的大腦神經受傷,身體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眼睛經常看不清東西,走路腿腳不聽使喚,在監獄那幾年裡,我的眼睛因為多次犯病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而失明了,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恢復,至今我的左手左腿也因著腦梗而麻木,生活無法自理。更可恨的是,我刑滿釋放後,中共還不放過我,不僅斷了我的生活出路,還讓人監視我的行蹤,強迫我配合他們的三年幫教計劃(就是給我們洗腦,不讓我們信神)。看到中共真是邪惡的惡魔集團,對信神的人不僅是身體上的迫害,更是思想上的禁錮。

回想這五年多的牢獄生活,多少次在中共的酷刑折磨中,是神的話語及時安慰鼓勵我,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心;多少次面臨病痛的折磨,是神的帶領使我超脫了死蔭的轄制,奇妙的保守我活了下來,神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眷顧、憐憫著我,讓我體嘗到了神對我的看顧與保守,更是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渡過五年多的苦難歲月。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李寧

推薦閱讀: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識破披著羊皮的狼的詭計
主愛引領我走過死陰的幽谷
逼迫見證-媽媽,千萬別回家!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