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迫害:24小時魔窟歷險記

編者按基督徒方毅曾天真地認為中共警察公正廉潔,是人民的公僕,經過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她看到了中共逼迫信仰的慘無人道,看透了中共的真實面目。經歷24小時魔窟一劫,是神的話語帶領她識破撒但詭計,讓她體會到了神對人實實在在的愛。

信神被人舉報 警察突然上門抓捕

2016年9月6日,是我有生以來最難忘的一天。

因為我信神被惡人舉報,早上七點多三個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闖入我家,在房間內到處亂翻,搜到我的一台MP5機子,存儲卡上有信神的資料,我不由得內心惶恐不安,心跳加速,慌亂中我想到呼求神:「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帶領我經歷這個環境。」禱告後神的話在裡面開啟我:「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勇氣,我不再惶恐,心平靜下來。隨後我被帶到了派出所。

受羞辱 更恨中共邪惡透頂

大約10點半左右,一個女警察來搜身,讓我把衣服脫了。我以為只要脫掉外套就行了,可她面無表情地說:「全脫光。」我雖有十萬個理由不能接受,但是到了派出所哪有我說話的權利。就這樣我把衣服一件件地脫掉,只剩內衣內褲,沒想到她卻讓我全脫,一絲不掛,我感到受了莫大的羞辱,連最後的一點尊嚴都無法維護。我多想大聲吶喊:「我信神到底犯了什麼罪,觸犯了哪條法律?你們要這樣對我?我今天信神走人生正道,根據神的話來做人做事,這難道有錯嗎?為什麼中共政府對我們信神的人逼迫、抓捕、羞辱呢?」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經歷被抓捕和遭受了如此羞辱,我對神的話有了真實體會,我們在中共的統治下,確實沒有人權自由,更別提維護合法權益和人格尊嚴了,在它們眼裡,老百姓就像玩物一樣。它們以羞辱人、折磨人為樂,哪裡還有正常人性?這讓我看透中共的惡魔實質,更讓我有決心站住見證。

迫害升級 看透中共的惡魔實質

大約11點多鐘,警察把我帶到另一間屋,說是國保大隊的人來了,我一聽是國保大隊,不由得神經高度緊張起來。以往我就聽說國保大隊專門審訊信神的人,手段極其毒辣,教會有個150多斤的姊妹被他們抓捕後,給銬上手銬吊起來「盪鞦韆」,銬齒嵌入肉裡,折磨得生不如死。不知今天他們會使用什麼手段來殘害、折磨我,我越想就越害怕。這時我趕緊呼求神保守我的心,求神帶領我。想到神的話說:「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儘管它本性邪惡、狂妄,但它從不敢跨出神給它制定的界限、範圍。千萬年來,它嚴格地守著這個界限,守著神對它的每一個吩咐、每一次命令,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神話語使我剛強壯膽,心裡有了底氣和力量,任何受造之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都得順服在神的權下,中共警察也在神的手中,無論他們殘害人的手段多麼毒辣,如果神不許可我死,他們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今天我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依靠神去經歷神的作工。於是我坦然地走進屋裡。一個戴眼鏡的警察讓我坐下,假裝溫和地說道:「你什麼時間信神的?誰傳你的?在哪聚會?」我禱告神加給我智慧,不能出賣弟兄姊妹,於是我用智慧回答了他。接著警察又問我其他的信神信息,我不再回答他。他們看我不配合,就讓兩個人搬來老虎凳,還拿來了膠帶和一條毛巾,然後把窗簾拉上,看到他們這陣勢是要對我嚴刑逼供了。此時我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腦海裡不時地浮現著視頻裡弟兄姊妹慘遭酷刑的場景,擔心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他們的酷刑折磨,我的心揪成了一團,不停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

神帶有權柄的話語使我剛強壯膽,再次加給我信心,有神與我同在,心裡不再惶恐害怕。接著他們讓我背靠老虎凳的椅背站著,他們怕用刑時胳膊上留下痕跡,就用毛巾纏上,將我的胳膊反銬在老虎凳的手銬裡,一個警察奸笑著說:「現在想說還來得及!」我沒搭理他,他就勒令我把腳往前伸,身體往下坐,還讓一個警察壓在老虎凳上控制不讓凳子動。此時我的兩隻胳膊被反銬在老虎凳子上,腳只要往前一伸,就拉扯得胳膊像要被斷裂一樣疼痛,於是我又忙把腳蜷縮回來。但他們立馬抬起腳把我的腳往前推並威脅著說:「再縮回去,就用繩把你的腳綁上往前拽!」此時就像有人把我整個人往兩邊撕扯一樣痛苦不堪,胸口疼得發悶,不一會我就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心裡多麼渴望他們能讓我站起來歇歇。而他們卻像看戲似的,說道:「慢慢就適應了。」

十分鐘後,一個警察用腳踩在我膝蓋上往下壓,迫使我的腳伸得更遠,同時還要求我把身子使勁往下蹲坐,要求我坐到老虎凳子下面放腳的腳板上。當我被迫把身子往下蹲時,就感覺兩隻胳膊被拉扯得疼痛難忍,胸口發脹,立時就想把身子直起,把腳縮回來。惡警見狀又再次讓我把腳伸好,我為了能減輕一點兩隻胳膊被撕扯的疼痛感,我就想挺直身子靠在老虎凳上。惡警見我身子不往下蹲坐,就把我的肩往下壓,這樣我的整個身體是向三個不同的方向分拉、撕扯,讓我感到痛不欲生。最可恨的是在我承受極度痛苦的時候他們還用腳抬著我的腳用力地踮顫著,更加重了我的痛苦。此時我大滴大滴的汗水滑落下來。他們折磨人的手段太殘忍了,讓我痛不欲生,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用毛巾纏著我的胳膊折磨我,又不留下證據,我的整個身子像散架了一樣。平時他們標榜自己公正執法,是人民公僕,要不是親身經歷,真不敢想像「為人民服務」的中共執法人員竟會如此殘忍、邪惡!

正如神的話說:「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凶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

神話語揭穿了這個撒但惡魔的邪惡實質,而我一直對中共政府沒有絲毫的分辨,從小就崇拜那些人民警察,認為他們最公正廉潔,是人民的公僕。雖然隨著年齡的增長對社會上的一些事看多了,也知道了他們的腐敗與邪惡,但對他們抵擋神、仇恨真理的實質根本就不認識。今天我信神、跟隨神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按神的話實行,追求做個誠實人,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沒想到卻遭到中共的抓捕、酷刑折磨,還逼迫我背叛神,這讓我徹底地看透了中共抵擋神、仇恨真理、壓制正面事物,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它就是一切邪惡的源頭。更激發了我嚮往光明、嚮往正義,堅決跟隨神走到底的決心,無論中共警察怎麼威逼利誘恐嚇,我都不屈服他們的淫威!

撒但殘害身心 神愛溫暖我心

之後我安靜下來,不再掙扎,閉著眼睛承受著這種無法形容的疼痛,大約10分鐘左右,瘦高個的警察說:「別給我裝瘋賣傻,睜開眼把這上面的內容讀一遍就放你休息。」當我睜開眼看到他拿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褻瀆神的話,我頓時怒火中燒,我們人的這口氣息都是神給的,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中共就明目張膽地逼迫人去褻瀆神,真是太可惡了!我堅決不讀。

突然,我感到左手火辣辣的痛,大拇指像被火烤的一樣疼痛、難受,我想轉臉看看誰在燒我的手,可我根本看不到,我就喊叫:「我的手……」惡警絲毫不理會,繼續逼著我說褻瀆神的話。此時,我感到自己的身體到了極限,實在承受不住了,但我心裡清楚地知道不能褻瀆神,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

這時我想到一段交通說:「但神對人的要求最低限度是絕對不能觸犯神的性情,不能做猶大,不能說褻瀆神的話,這是最要緊的。在此惡劣環境中,神選民應該明白神的心意,神要藉此最後的試煉成全神選民的信心與生命長大,神選民應學會凡事依靠神、禱告神,學會摸神心意,學會順服神的引導,這是最要緊的。」揣摩著這段交通,我知道神的心意是讓我學會依靠神,堅持對神的信心,不管怎麼軟弱,最低限度不能做猶大,不能說褻瀆神的話觸犯神的性情。此時我暗立心志:誓死不褻瀆神、堅決不當猶大背叛神!我又想起主耶穌說過:「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此時我心裡不再軟弱又有了底氣,就在心裡默默禱告:「神啊!求你保守我,加給我一顆順服的心,不再有自己的要求,我願意順服這個環境。」這時一個30歲左右的警察走過來讓我站起來,給我解開手銬,我心裡清楚這是神給我開闢了出路,我在心裡感謝讚美神。我渾身癱軟地坐在地上,兩個胳膊垂耷著疼得不能碰,胳膊上有好幾處深深的勒痕,筋骨像斷了一樣。

我受苦神陪伴 站住見證滿足神

大約到下午2點多鐘,這些警察還是不甘心失敗,他們又開始繼續之前那樣折磨我,並審問我說:「出去還信神嗎?」面對惡警的再次威逼利誘,此時我心裡有些爭戰,如果我說出去還信,這些惡警就會繼續殘害折磨我,我感覺實在受不住了。可是如果我說不信了,那不就成了苟且偷生的叛徒了嗎?我知道此時在靈界,神在看著我,撒但在看著我,我該如何選擇呢?這時,我想到主耶穌為拯救人類遭受釘十字架之苦,還有歷代那些聖徒遭到逼迫甚至殉道,我今天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今天我雖受中共惡魔殘害,但神一直都在保守我、看顧我,用話語在帶領我,一直陪伴我不曾離開。

我默默地禱告神加給我信心,保守我不背叛神,此時我想到一句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我心中升起一股力量,我堅定地回答他:「我還信!」其中一個警察說:「她能這麼說真是超乎我們的想像!」聽了這話,我在心裡感謝神保守我站住了見證。

親情苦肉計 真理來分辨

大概到下午3點多,他們不再對我用刑,但審訊並未結束。一個警察說:「我們本不想給你入案,也不想給你聯網,很簡單的事,你好好跟我們交代清楚就可以回家了,你想想一旦給你入了檔案,以後你的孩子不能考大學,不能入黨,不能考公務員。等你孩子考學那天,一查你有案底,影響他考學了,你孩子會怎麼想,你難道不為你孩子著想嗎?」

此時我不由得想兒子因我的緣故,失去了美好的前途,兒子會不會恨我?一想到兒子對我滿了怨恨的表情,心裡感到好失落。但轉念又一想:每個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早已都給命定好了,誰也改變不了,兒子有什麼樣的前途都有神的安排,神的話說:「一個人有怎樣的未來不是任何人能左右得了的,而是早已命定好的,包括人的父母也不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這時我才意識到警察又想利用情感來威逼利誘我背叛神,神的話一直在帶領、開啟我識破中共的詭計。另一個警察看我沒說,就氣急敗壞地威脅我說:「關你幾個月!」接著他就讓那個30多歲的警察在電腦上給我建檔案、錄口供,最後中共警察以「涉嫌組織和利用邪教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為罪名要關押我10天。聽到這樣一個結果我心裡又有些軟弱,雖然我沒有進過拘留所,但以往聽進去的弟兄姊妹說,那是魔鬼監獄不是人呆的地方。一想到這我的心好慌亂,只有切切地禱告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面對接下來臨到的環境。

到晚上8點左右,他們要把我送到拘留所關押,但因拘留所局長不在,無法簽字,準備第二天再送我去,我就在審訊室渡過了難眠的一夜。到了9月7日上午9點左右,沒想到警察對我說:「這次放了你,以後不要再去信了,如果再讓我們抓到,可不是像這次這麼簡單了。」當我聽到警察要放我回去時,我心裡不停地感謝神。

結語

從被抓到出獄,短短的一天卻讓我對中共的邪惡實質有了分辨,看清它欺世盜名,迷惑人殘害人,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實在是可咒可詛!同時,經歷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在這樣身心都遭受極大痛苦的環境裡,神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每次消極軟弱時神就用話語帶領我,讓我明白神的心意,有信心有力量去承受中共惡警的非人折磨,並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了見證,不至跌倒背叛神,做出羞辱神名的事。我從心裡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勝過一切邪惡的勢力,神對人的愛與憐憫一點一滴地作在人的身上。雖然我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但我知道受這些苦都是有意義的,是我生命進入的一筆寶貴財富,正如聖經上說的:「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17)有了這次的經歷使我更有信心走愛神之路!願意忠心盡本分來安慰神心!

方毅

推薦閱讀更多中共迫害基督徒的真相:
基督徒見證:十年牢獄生活,神愛不離不棄
宗教逼迫: 2000多個日日夜夜,「軟禁」仍在繼續……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