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花季少年在摧殘中覺醒

19歲的我,因信神被中共抓捕,遭受60天非人折磨,在這場正義與邪惡之戰的摧殘中,我終於覺醒了……

突如其來的蹲坑抓捕

2014年5月26日早上,我到聚會點聚會,快到接待家時發現拐彎處有三輛家用汽車,我心裡感覺有些不踏實,進家後我就說明了情況。姊妹們說極有可能是被警察盯上了,得趕緊轉移。我們正商量著去哪裡時,我從窗戶看見有四個陌生人進了院子,我說「快點,把東西收拾好」,就急忙出去想為姊妹們拖延時間。可當我剛走到客廳,他們就進來了,他們自稱是國保大隊的,說是來調查家裡有沒有私藏爆炸物品,說著便走進裡屋將兩個姊妹帶了出來,並強行將我們按在沙發上進行搜身,沒搜出東西就把我們押上車帶回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將我和兩個姊妹押到地下室分別關起來,還將我的皮帶和鞋帶抽走,派了兩個人看著。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感覺就像做夢一樣。此時,我腦子裡全都是見證視頻中弟兄姊妹被抓遭毒打的畫面,不知道警察會怎麼折磨我。我心裡有點害怕,只好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保守我不做猶大背叛神。我又想到弟兄姊妹被抓遭受酷刑後,依靠神站住了見證,便暗立心志:不管警察怎麼對待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我想起了神話語詩歌:「世間中的一切都在全能者的意念之中、眼目之下瞬息萬變,人類從未耳聞的東西突然來到,而人類擁有已久的東西又會在不知不覺中消失。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我在心裡哼唱著,頓時感覺充滿了力量,沒有那麼害怕了。是啊,神是宇宙萬物的主宰,我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我今天臨到警察的抓捕有神的許可,不論中共警察怎麼對待我,受多大的苦,我都願任神擺佈,堅決不出賣神家利益,不背叛神!

神作後盾 反駁謬論

下午4點多,警察將我們帶到了一個偏僻的大院,有一排四層高的樓房,我想起一些弟兄姊妹被抓後都是被關在祕密地方進行審訊、酷刑折磨,今天把我們帶到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就是把我們整死也沒人知道啊!我越想心裡越膽怯、越恐懼,不知道他們會怎樣對待我們,我只好呼求神帶領我們能勝過這個環境。上了四樓,惡警將我們分開審問。

刑警隊長假裝和氣地問我叫什麼名字,家住哪兒,我想到家裡還保存著教會的物品,擔心被他們搜走,就說我是孤兒沒有家。我問他:「為什麼把我帶到這裡?」他說:「這是基督徒轉化基地,你知道全能神教會是國家重點打擊的對象嗎?我們已經跟蹤你們很長時間了,掌握了一些情況才抓捕你們的。」我看他說話還比較和氣,就說:「中國憲法裡不是說信仰自由嗎?」這時,他陰笑著說:「信全能神是沒有自由的,你們與國家作對就要重點打擊,全面取締。」

我聽他說的沒有根據,就反駁道:「神的話說:『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卻掌握著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著這個世界,掌握著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沒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脫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棄絕他的人類衰退滅亡。』神主宰著整個宇宙,掌管著每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神作工只是來拯救人,並不參與人類的政治。就如恩典時代主耶穌作救贖人類的工作時,他只是在曠野、海邊給人傳悔改的道,並沒有參與政治,但羅馬政府卻擔心跟隨主耶穌的人越來越多危及到它的政權,就找理由陷害、抓捕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它以為這樣就可以取締神的作工,沒想到反而成就了神救贖全人類的工作,而那些把主耶穌釘十字架的人有禍了,神的作工沒有人能攔阻。自從主耶穌復活升天以後,門徒將福音傳遍了世界各地,如今全世界的基督徒越來越多,他們也並沒有參與政治,只是按著神的教導敬拜神。末世的今天,神又道成肉身在中國隱祕作工,只是發表話語拯救人類,並不參與政治,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基督徒也只是讀神的話,參加教會生活,傳福音見證神,你們為什麼造謠定罪全能神教會是與國家作對呢?」

我話剛說完,刑警隊長不但不接受,反而惱羞成怒,說了一些定罪全能神教會的謠言、謬論,我趕緊呼求神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

煙頭變刑具 忍受「火」的考驗

隨後,我被叫到審訊室,警察問我姓名、住址,我沒有說,他就威脅我:「這裡有80萬伏的電棍,你想不想試試?你以為你不說就沒事了嗎?你信神就是犯罪,不說也可以判你三年,到出獄的時候還不說就再加三年,一直這樣加下去就是無期徒刑。」聽著警察卑鄙、威脅的話,我心裡有些膽怯,若我不說會不會像被抓過的弟兄姊妹一樣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呢?我在心裡呼求神:「神啊,我該怎麼做呢?」

警察見我不說話,就讓我把左手手心朝上放在桌子上,他邊抽煙邊往我手裡彈煙灰,還把煙頭橫放在我手中來回滾動,說道:「你應該知道現在科技發達,即使你不說,我們也能查到,讓你說這是在給你機會,這煙頭有400度,要不你嘗嘗這個滋味?」說著他猛吸了兩口煙,用火紅的煙頭燙我的手心,我疼得想抽回手,另一個警察卻使勁把我的胳膊摁住。我被燙得鑽心的疼,頭上豆大的汗珠「啪嗒」往下掉,惡警卻沒有絲毫惻隱之心,仍舊轉動著煙頭燙我的手心。我不禁有些軟弱,他們一直這樣燙我,我實在忍受不了。如果我把名字說了,他們或許就不會折磨我了。再說今天是我被抓的第三天,家人應該知道了吧?家裡的東西也應該都轉移了吧?這樣想著,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了本子上,他們很快在電腦上查到了我家的信息。然而,更大的折磨和摧殘卻在後面……

被中共酷刑折磨,禱告神立志站勝撒但

惡警喪心病狂 遭受開水「浴」

後來的幾天,中共警察為了讓我出賣教會背叛神,就利用各種謠言和褻瀆全能神教會的視頻對我進行洗腦轉化,還逼我看後寫思想彙報。

一天晚上九點多,國保隊長陳某滿身酒氣走進來,看完我寫的認識極度不滿,狠狠地搧了我幾個耳光,我被重重摔倒在地,他又踢了我幾腳,把我拽起來使勁摔到床上,大聲喝斥:「把衣服脫了,全部脫了!」我不脫,他就隨手拿了一個木製衣架發瘋似的往我身上打。我看到他已失去理智,心裡有些害怕,不住地呼求神。他拽著我硬逼著我脫掉衣服,我脫完後,他又拿衣架朝我身上抽打了幾下,轉身拿起暖瓶,倒了一杯開水倒在我身上,我疼得大叫。他厲聲喝道:「你交不交代?」我原以為自己年齡小他們會手下留情,然而面對喪心病狂的惡警,我不再抱任何希望。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我明白了今天臨到中共的摧殘有神的許可,也是我為神作見證的時候。這些惡警外表看著凶惡,但他們再猖狂也在神的手中,神成全的就是我的信心,只要我多禱告依靠神,對神不失去信心,神會帶領我的。我又想到歷代聖徒在傳福音時也遭受了各樣的迫害、酷刑折磨,他們是為義受逼迫,是最蒙神稱許、紀念的事。

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有了信心與勇氣,感覺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許多,我毫無畏懼地說:「我啥也不知道!」話音剛落,陳某惱羞成怒,拿著開水往我肚子上連倒了兩杯。他看我沒有先前那麼痛苦了,就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肚子,轉身對陪教吼道:「這水不熱,去,給我燒開水!」他奸笑著說:「等一下讓你嘗嘗100度開水澆在身上的滋味!」聽到這話,我不由得害怕起來,剛才的水大約有五十度左右,我還能受得住,如果100度的開水倒在身上,那不就燙得皮開肉綻了嗎?我能不能勝過去啊?我趕緊禱告神:「神啊,惡警要用開水折磨我,我有些膽怯害怕,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站住見證,不出賣教會利益。」禱完告,我對神有了些信心,不再那麼膽怯了。陳某罵罵咧咧地點著煙,發了瘋一樣往我身上燒,我害怕得直躲閃,他見陪教已插上電燒水了,就對他們說:「你們過來把他摁住。」我本想兩個陪教不會眼睜睜看著我一個少年被無情地折磨,應該會制止一下,沒想到他們卻用粗壯的胳膊把我死死地摁在床上,我就像一隻待宰的小羊,一點也動彈不了。

我涉世不深,原以為中共政府官員沒有那麼壞,今天我算是看透了他們的真面目。我僅僅因著信神,他們就這樣殘害我!我為生在這樣的國家感到悲哀,我不應該屈服於撒但邪惡勢力,而應追求正義與光明,相信神是我的依靠,我願時時依靠神,求神帶領我勝過惡魔的殘忍折磨,站住見證。

摧殘升級 挑戰身體極限

陳某見我一動也不能動了,就用煙頭燒我的乳頭,燒得直冒青煙,疼得我渾身是汗,他又燒我的下體,並大聲吼道:「交不交代?」我疼得大聲慘叫,無助中我唯有跟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力量。

過了七八分鐘,水燒開了,陳某奸笑著說:「放開他,讓他嘗嘗這個滋味。」陳某端起熱水壺,把蓋子掀開靠近我的身體,熱氣一直往我身上冒,他端著水壺在我眼前晃了一會兒,問我交不交代。我說:「我什麼也不知道。」這時,他凶相畢露,拿了一個水杯倒滿水,用左手抓住我的下體往上面澆,一共澆了三杯,滾燙的水把皮全部燙掉了,我疼得只能用喊聲來釋放疼痛。他又一把拽住我的頭髮,咆哮道:「我從你頭上倒下去吧?」我害怕地搖著頭,他在我頭上滴了幾滴,又猛地把開水從我後背倒下,又將幾杯水從我肚子上倒下,還潑在我的大腿上,頓時我滿身燙起了水泡。

正在這時,一個警察走進來,看見我身上已不成樣子,就走到我跟前誘勸道:「你交代了吧!我們抓了好幾個人呢,你不說她們也會說的,現在給你一個立功的好機會,何必遭這份罪呢?」我立馬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就一個勁兒地禱告,我想到神的話說「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神話語的及時提醒使我明白了,不管怎樣痛苦我也不能當猶大,更不能出賣弟兄姊妹,這樣的人是神厭憎的。陳某見我還是不說,惡聲吼道:「他媽的,老子有的是時間,好好陪你玩。」說著又往我身上潑開水,嘴裡還罵罵咧咧地逼我交代,一杯一杯開水澆在我身上,我疼得大叫起來。兩個陪教看不下去想要出去,陳某立馬走到門口將門反鎖,大聲吼道:「都別走,都在這兒給我看老子怎麼收拾他。」他又命令陪教去打水,點著煙陰笑著說:「咱們慢慢來,我有的是時間。」說著他不停地往我鼻孔裡吐煙,並用煙頭在我身上點來點去。

過了幾分鐘水又燒開了,我看著冒著熱氣的水壺不停地打哆嗦,他端著水壺淫笑著說:「真好!」然後拿著水壺往我身上貼,威脅道:「你到底說不說?」我沒吭聲,他就一杯接著一杯地往我身上倒,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陳某像發了瘋似的,一點人性也沒有,以折磨我為樂。

眼看著第四壺水又燒開了,我看著熱氣騰騰的水壺與滿身大大小小的水泡,身體疼痛到了極點,感覺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心裡不禁有些軟弱。想到中共歷來心狠手辣,無所不用其極,不惜用莫須有的罪名栽贓陷害全能神教會,聽說又炮製了山東招遠凶殺案嫁禍全能神教會,這樣他們就能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迫害基督徒了。在中國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信神,哪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保障?我如果一直不說,不知道他們還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真是太痛苦了!但不管怎樣我不能做猶大,我忍受不了,要不就尋死吧。

可我看到房間裡只有一張桌子是堅硬的東西,牆都是木板的,我害怕一頭撞不死,他們還得繼續折磨我,就想要不我先答應,這樣他們就會帶我出去認家,只要出了這個門我就鑽到車底下或者在半路上從車上跳下去,決不帶他們去找弟兄姊妹。正想著,那魔頭又逼問我:「你到底交不交代?」我切切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很軟弱,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想出賣神家利益,但不知道我剛才的想法合不合你的心意。」

這時,我聽到樓道裡傳來跑步的聲音,一下子上來十幾個警察,我被嚇呆了。在惡警的逼問下,我說了一個教會的名字,沒想到惡警緊追不放,繼續逼問我教會的情況,這時我後悔剛才把教會名說了,這不是猶大嗎?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之後他再問別的我都說不知道。

我已決定:只要他們帶我去認家,我出去就找機會尋死。

走出死蔭幽谷 看透惡魔嘴臉

過了一會兒,反邪教總隊支隊長走進來,氣勢洶洶地說:「我們今天剛開完會,要嚴厲打擊全能神教會,把抓到的人都帶到大街上遊行,到時讓你當眾表態否認你信的神,你是不是想當第一個『英雄』?好好想想吧!」我雖有軟弱,但一點也不害怕,我想好了,就是死也不能褻瀆神。惡警見我一直不說話,就狠狠地搧了我幾巴掌,氣憤地離開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惡警一直沒來。我也冷靜下來,心想:我為什麼要尋死呢?神希望我尋死嗎?神要的是活人的見證,我尋死不就是軟弱的表現嗎?我真是軟骨頭,愚昧至極!於是,我就在心裡不停地禱告尋求神的心意。這時,我想起神話語詩歌:「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哪有愛神的心?這樣的人是窩囊廢,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是啊,神的話說得明明白白,那些受逼迫痛苦到一個地步想到死的人是狗熊,是懦弱無能的人,沒有為神受苦的心志。我想到歷代聖徒有不少人都為神殉道,在神末世的作工中,也有許多弟兄姊妹面對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寧死不屈,而我竟這麼軟弱,違背了我當初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在環境檢驗面前我才看到自己身量太小,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心。中共警察就是想通過折磨我的肉體,讓我體貼肉體背叛神,失去見證。我如果以死來逃避中共的酷刑,雖不是做猶大背叛神,也是懦弱無能的人,會成為撒但的笑料,也是羞辱神的記號。我想到約伯受撒但苦害痛苦到一個地步時,他妻子對他說「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記2:9)可約伯卻對他妻子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2:10)今天我面對中共撒但勢力的摧殘折磨,卻想以死逃避肉體受苦,這不是愚頑的人嗎?我得有約伯一樣的信心,不管受怎樣的苦都不能羞辱神,得為神站住見證,苦再大我也應該忍受到底!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心裡不再膽怯了。

我回想中共惡警對我進行酷刑折磨的一幕幕,不由得更加恨惡他們真是慘無人道,沒有一點人性。我想起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難怪神在中國道成肉身要隱祕作工,就是因中共撒但政權把中國這座鬼城封閉得嚴嚴實實,到處都是大小魔王,幽魂到處橫行,它頑固持守無神論,堅決不允許神的存在,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肆無忌憚地殘害神所造的人類,如果神不隱祕作工,早就被它重釘十字架了。想當初天使長就是與神為敵,想與神爭奪地位掌控人類,在末世,撒但的幽魂又寄居在中國這座鬼城裡,把這座城看守得如此嚴密,把人民愚弄、敗壞得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它深怕人都接受了神的作工,通過讀神的話對它有了分辨從而棄絕它,所以就極力地反抗抵擋。但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中共無論使用什麼詭計花招,都攔阻不了神作工的擴展。末世神的作工雖然艱難,但是在神的帶領下,國度福音已經傳遍中國大陸的每個地方,家喻戶曉,並且神的福音已擴展到西方,海外也已建立了全能神教會。中共雖然利用電視、網絡散佈謠言,造謠毀謗全能神教會,但越來越多喜愛真理的人聽到神的聲音都來到了神的面前,隨著逐漸明白真理,對中共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有了分辨,識破了它慣用的邪、狠、毒的伎倆,不再相信它的鬼話,它的醜惡嘴臉再也掩蓋不住了。神的話語驅走了我心中的黑暗,加給了我追求光明的信心,我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不管警察用什麼手段逼迫我背叛神,我都要堅決棄絕撒但,毅然決然地跟隨神走到底。

遭受中共折磨後的反思與決心

洗腦招數用盡 正義戰勝邪惡

次日早上六點半,市防範辦的科長來了,看了我身體的傷情,怕我出事給他們帶來麻煩,就打120把我送到醫院,還惡狠狠地警告我:「到了醫院你什麼也別說,要不然後果自負!」到了醫院,醫生問我:「這是怎麼弄的?」警察急忙說:「暖瓶破了燙的。」醫生又問:「暖瓶破了能燙成這樣嗎?」惡警把醫生叫到一邊嘀咕了幾句後,醫生就開始給我包紮,並說我需要住院治療,而惡警說條件特殊不能住院,還讓我簽「一切後果由自己承擔」的字據,然後把我強行帶回了洗腦基地。

接下來的十七天,我因著傷勢嚴重就沒上洗腦課,可他們不肯罷休,就讓陪教對我進行勸說,還從分局和市局每天抽派一人來看管我,共十二個人輪流調換。

從6月17日開始,他們先後找了四個老師給我上課,有大學教授、心理學專家、省警校法律老師,還有宗派牧師也被中共收買來勸說讓我簽「三書」,但我知道一簽「三書」就意味著背叛神,是被打上了獸的印記,就在心裡呼求神加給我信心,使我不害怕、不膽怯,能站住見證。我正義凜然地說:「神的話說『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馬太福音12:31)!」牧師聽後無奈地說:「你年紀輕輕何苦遭受這樣的折磨,你要想信神,我把這本聖經留給你看。」聽到這話,我心想聖經裡也有神的話,就答應留下了。

之後,我翻開聖經看到主耶穌說:「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馬太福音24:9)想想現在的境況與主耶穌預言的一模一樣,這世界太邪惡了,不但不喜愛真理,反而還仇恨神、仇恨真理,所以信神的人才遭受這樣的迫害。我又想到主耶穌當時作工時,在公會裡受審遭受鞭打、羞辱,還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作了全人類的贖罪祭,同樣末世基督的到來,也遭受敗壞人類的棄絕、抵擋和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神為拯救人類受了這麼大的苦,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為得真理受這點苦算什麼呢?想到這兒,我感覺今天能與神同受苦是神的高抬和恩待,更加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心。

在接下來的20天裡,他們又想方設法給我灌輸「無神論」思想,讓我說褻瀆神的話,企圖引誘我背叛神,我不說他們就搧耳光、拽頭髮,還不准我吃飯。我禱告神願任神擺佈,想起主耶穌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對神的信心更大了,也看到神的作為,有時打掃衛生的阿姨偷偷在廚房給我拿一個饅頭,有時陪教多打點菜,趁廚師不注意偷偷拿饅頭給我吃。我真實感受到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神時時刻刻在我的身邊看顧保守、帶領著我。

7月17日早上,陳某又氣沖沖地來對我說:「兩個月了,我今天來就是要你一個答案,你是想回家還是坐監獄?」雖然我很想回家,但我知道回家就得寫不信神的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所以我毅然決然地對他說:「進監獄!」他氣勢洶洶地說:「收拾東西,明天就送你去監獄!」

他走後,我心裡有些擔心,不知道去監獄還會遭受什麼樣的折磨,但想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就不再膽怯了。沒想到7月31日那天,我們當地派出所來了四個人,他們說要帶我回家。頓時,我感覺神的作工實在是太奇妙了,我以為會進監獄,沒想到卻讓我回家了。當地派出所把我帶回本地,給我錄口供備案,並監視我不讓我信神,還讓我每週星期一到派出所彙報情況。

數算神恩

在這次被中共抓捕遭受摧殘的60天裡,我真實感受到中共警察是多麼的殘暴,多麼的沒有人性,對我一個19歲的少年,竟然能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折磨我的肉體,想轉化我的思想,讓我背叛神與它一同滅亡。經歷了這次的抓捕,我實際地體驗了中共的殘暴,看透了中共抵擋神的惡魔實質,更加激起我背叛它、跟隨神的信心和心志。19歲,摧不垮的花季,我在神話語的帶領中站立起來了。後來,為了遠離中共的監視,我在神的帶領下逃到了外地,又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只願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堅決跟隨神走到底!

向 陽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