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逼迫】「鬼門關」歷險記

二月寒冬,一間審訊室裡牆上掛著繩索、鐵鏈、電棍等各種各樣的刑具,在幽暗的燈光下閃著寒光,地上斑斑血跡,充滿陰森恐怖的氣氛。

一個男人蜷縮著躺在地上,傷痕累累,渾身看不見一處好的地方,臉因痛苦變得扭曲,並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幾個肥碩的警察將他團團圍住,其中一個面目猙獰、惡狠狠地吼道:「我再問你一遍,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叫什麼名字?去你家的都是哪兒的人?快說!」

「你以為不說我們就不知道了嗎?信神的人是不是經常去你家?」

警察見他不說,不由怒罵道:「他媽的,什麼也不說,有你好受的!」

話音剛落,幾個警察一擁而上,有的用棍子打,有的用拳頭捶,有的用皮鞋踢,雨點般密集的攻擊向他襲來,他頓時感覺五臟六腑像炸開了一樣,頭昏昏沉沉,全身疼痛難忍。

這個人叫李偉,是一名基督徒。他下午外出剛回家,就被埋伏在他父親家的警察押上了車,與其一同被抓的還有他信神的妻子、哥哥、嫂子。

此時的李偉因著持續的暴打,身體快要支撐不下去了,痛苦軟弱中他不由得向神禱告:「神啊,我肉體太軟弱了,快承受不了了。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力量和受苦的心志吧,使我能承受住接下來的酷刑折磨……」

禱告完,李偉想到神的話說:「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神的話加給了他信心,使他明白要想在中共惡魔的酷刑折磨中站住見證,得需要有極大的信心。神末世作工就是藉著中共政府的逼迫來成全人對神的真實信心與愛心,藉此把神的話語作在人裡面,讓人都憑神的話活著,這正是神智慧的體現。而我們要想被神作成,就必須得受極大的痛苦,不管臨到什麼樣的患難都不離開神,這樣的人才是在試煉中真正站住見證的得勝者。在中共警察的摧殘下,李偉看清了他自己身量的幼小,以往他曾信誓旦旦跟隨神到底,但在實際的檢驗中才看到對神的信心只不過是口頭的理論罷了。明白了這些後,李偉有了無論痛苦多大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不知不覺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很多。面對惡警的毒打,李偉知道跟這幫惡魔沒有什麼理可講,接下來無論他們怎麼逼問,李偉都沒有說話,只是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保守他的心。

一個小時過後,警察見始終審問不出什麼結果,不由得更加氣惱,對待李偉越來越狠毒,五個惡警輪流對李偉拳打腳踢,打得李偉眼冒金星、頭昏腦脹,身上的肉就像裂開似的疼痛難忍,連喘一口氣都覺得痛。他感到實在撐不下去了,再這樣打下去恐怕再也見不到家人和弟兄姊妹了,他心裡不由得軟弱起來。

遭受中共酷刑折磨

「啊!——」隔壁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李偉聽出是大哥的聲音。緊接著,他又聽到一句惡狠狠的話:「媽的!你不說,明天就把你送到縣公安局,到時候有你好受的!」

李偉心裡一緊,「他們要把大哥送到縣公安局,一到縣公安局肯定是要判刑的!」他既為大哥擔心,又擔憂他自己的處境,越想越難受,消極、委屈一齊湧上心頭。痛苦絕望中,李偉向神禱告:「神啊,我身量太小,如果他們也把我送到縣公安局,那裡就是人間地獄,不死也得扒層皮,我害怕自己承受不住。神啊,我現在特別痛苦、軟弱,求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吧!」

禱告後,李偉想起神的話說:「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神的話給了李偉信心與力量,他認識到神是全能全智的,神掌管萬有,主宰一切,這些惡警外表看很凶惡,但在神眼中連螞蟻都不如,沒有神的允許,他們再殘忍也不敢傷及他的性命。同時,李偉也意識到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神、撒但、各種邪靈都在看著他的表現、看他怎樣選擇,只要他對神有真實的信心,不埋怨神,時時依靠神就能得到神的帶領。這時,李偉心裡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無論惡魔怎麼折磨我,我決不向撒但屈服,豁出性命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經過了惡警的暴打,李偉感到渾身腫脹難受,全身的骨頭像斷了一樣,疼得他不敢大口喘氣,頭疼得像要爆炸一樣,他感到天旋地轉,整個身子都僵硬麻木,毫無一點力氣。

兩個惡警氣急敗壞地說:「他媽的,這傢伙真硬,累得我們都受不了了,他還是什麼也不說。」

李偉心想:「憑我的血肉之軀早就承受不住了,我能撐到現在,這全是神的看顧保守,是神的話加給了我力量。」

之後,兩個惡警把李偉關進一個鐵籠子裡(大約1.5米高,0.80米寬),站也站不起來,坐下不能伸腿,他只能抱著疼痛的雙腿蜷縮在一起。李偉看著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好的地方,心裡清楚惡警沒有從他口裡得到教會的信息,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他。這第一天就往死裡打,明天還不知要怎麼折磨他呢?李偉心裡很軟弱,便一個勁兒地呼求神。

隨後,他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神話語的引導頓時使他信心百倍,他感受到神就在他的身邊陪伴著他,神就是他唯一的依靠、後盾。雖然他遭受了中共的折磨、迫害,但這是為追求正義受苦,這苦受得有價值,是蒙神紀念的事。藉著經歷中共警察的殘害,他看透了中共的邪惡實質,能夠棄絕它追求光明,這不都是偏得,是神的祝福嗎?想到這裡,李偉的信心更大了。

第二天早上,惡警把李偉從籠子裡放出來,銬到外面的水泥電線杆上,他兩個胳膊抱著電線杆,腳底下是冰水。不一會兒,李偉被凍得渾身發抖、手腳麻木,渾身都快要凍僵了。正在此時,他想到了神話語詩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神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而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神的話語句句激勵著他,神就是藉著中共的逼迫來為神選民效力,成全一班得勝者,將來能夠承受神的祝福和應許。此時,他感覺受的苦太有意義、太有價值了,雖然因為中共的迫害他受了一些苦,但他真實地感受到在痛苦中他呼求神時,神就在他身邊默默地開啟、光照他,用話語引導他一步步前行,使他能剛強站立得住,這都是他在患難中的真實收穫。他在中共的逼迫中能親身體驗神話語的權柄,在痛苦患難中還能戰立住,為神作見證,這是多麼幸運的事啊!李偉在心裡一遍遍地唱著這首詩歌,心裡得到了極大的安慰,溫暖著他凍僵的身體。

第三天下午大約五點多鐘,李偉被帶到辦公室。一名警察皮笑肉不笑地對李偉說:「他們怎麼能把你打成這個樣子啊?你放心,我不會打你的,咱們好好說說。你家有老人、孩子吧?孩子上學、老人看病都得花錢,需要你掙錢養活他們,地裡的農活也需要你幹,家裡離不開你啊。可你什麼也不說,我們也不可能讓你走。你看你大哥什麼也不說,我們只好把他送到縣公安局,那是重刑犯,判上幾年不好說。你何苦呢?你要是什麼都不說,也只能跟你大哥一樣,那家裡的老小誰來管呀?現在只要你透露一點教會的信息,我們立馬放你回家,你看行不行?」

警察的鬼話打中了李偉的軟弱處,他心想:「那我不如說一點無關緊要的事應付應付,這樣我就不用坐監受苦了,也能回家照顧一家老小了。」但轉念又想,「不行!如果惡警繼續刨根問底,那不就更糟糕了嗎?我可不能做猶大啊!」

李偉想起神的話說:「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頓時,李偉心裡亮堂了,他明白了這是撒但用攻心術的軟招誘導他,讓他一步步中計當猶大背叛神。中共歷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達目的是不會罷休的,他應時時提高警惕,不能讓它的陰謀得逞。

李偉堅決地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警察聽後隨即凶相畢露,瞪著眼睛氣呼呼地衝李偉大聲怒罵道:「他媽的,你嘴硬是吧?」說著便狠狠地搧了李偉一巴掌,又猛地朝李偉的肚子踹了一腳。李偉應聲倒地。惡警又操起一把約30公分長的鐵刀子狠狠地敲打李偉的腳踝骨,每敲打一下,李偉都是一陣鑽心的疼痛,感覺骨頭就像被敲碎了一樣,他忍不住拼命掙扎、喊叫。但惡警絲毫不停手,繼續咬牙切齒地使勁敲打,邊打邊冷笑著對李偉說:「疼嗎?不疼吧!老實交代去你家的都是哪裡的人?叫什麼名字?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快說!你不說看來就是不疼……」惡警敲打了大約十五分鐘左右,直到把李偉的踝骨打腫、肉皮磨破流血為止。

「呲——」緊接著,惡警又拿著冒著藍光的電棍在李偉的臉前晃來晃去,還惡狠狠地說:「這個東西可厲害了,聽聽這聲音,看看這藍火,只要往你臉上一杵,那個滋味可不好受啊!快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就立馬讓你回家。如果不說,就讓你嘗嘗這個電棍的滋味!」

「我不知道。」

「他媽的,你認為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啊!我們去村裡都打聽好了,十個人有九個說那些信神的人總去你們家。」說著一陣電棍猛戳李偉的臉。

一陣火燒火燎的疼痛後,李偉的臉上頓時冒出了水泡,全身不停地抽搐著,他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保守他的心。

面對中共警察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李偉看透了中共惡魔的殘忍、惡毒,信神的人沒有違法犯罪,只是信神走人生正道,卻要遭到這樣的殘酷虐待,甚至往死裡整,完全暴露出中共獨裁統治的社會惡魔當道、暗無天日,人民生活在它的權下根本沒有一點信仰自由,更沒有人權自由!

正如神話語揭示的:「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

經歷了酷刑折磨,李偉才看到神話語揭示得千真萬確,中共政府陰險狡詐、欺世盜名,它外表上打著「信仰自由」「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的旗號,可背後卻肆無忌憚地攪擾、破壞神的作工,對信神的人隨意抓捕、刑訊逼供、殘暴虐待,不擇手段地逼著人棄絕神、背叛神,讓人屈服於它的黑暗統治,以達到它霸佔、控制人的邪惡目的。人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中國政府卻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竭力驅逐真神的到來,慘無人道地迫害神的選民,不允許人信神走正道,這完全顯明了它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是所有信神之人不共戴天的仇敵!經歷了這樣的酷刑折磨,李偉心裡更加恨惡中共惡魔,跟隨神的信心更堅定,他立下心志:「我決不向中共邪惡勢力低頭,警察越毒打迫害我,我越不能屈服,越得為神站住見證,徹底背叛撒但、羞辱撒但!」

第四天,警察把遍體鱗傷的李偉帶到院子裡罰站、挨凍。

「這傢伙什麼也不說,到明天把他也送到縣公安局……」

偶然間李偉聽到幾個惡警的對話,心裡不免有些害怕,就在心裡呼求神:「神啊,惡警要把我送到縣公安局。他們對待信神的人一向凶狠、毒辣,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站立得住。我該怎麼辦呢?求你帶領引導我。」他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李偉的心裡有了底氣,他想到這些惡魔不管怎麼凶殘注定是神手中的敗將,有神陪伴在他的身邊,他還有什麼可怕的呢?他回想這幾天中共警察酷刑折磨他,是神的話帶領他站立住的。於是,李偉心裡沒有那麼害怕了,他願意把自己完全交給神。

過了一會兒,李偉心裡突然有個清楚的意念:「逃出去!」可能是惡警看他渾身是傷、有氣無力,今天沒有把他關在籠子裡,他的手腳是自由的。他下意識地看了看院子的四處,南邊是大瓦房,東邊是兩大間平頂房,北邊是廁所,西邊是大門,只有從東邊的平頂房那兒能跑。這時,正好警察都不在眼前,他趕緊抓住平房的兩扇門往上爬,可他被打虛脫了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使上全身力氣試了兩次,也沒有攀上去。

李偉灰心地想:「看來只好等明天被警察送到縣公安局裡了。」就在他沒有信心的時候,突然感到有股強大的力量鼓舞著他,他趕緊禱告神:「神啊,我能不能逃出去完全交給你了,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若能逃出這個魔窟,我願繼續盡好本分來還報你的愛。」第三次攀爬時,李偉感覺好像有人往上推了他一把,很輕鬆地就爬上去了。他清楚地意識到憑著自己的體力是達不到的,是神在暗中幫助他,為他開闢出路,他心裡激動不已。緊接著,他急忙跳下房頂,艱難地一個勁兒地跑,一直跑到一片桑田躲了進去。就在這時,李偉聽到公路上有兩輛警車在響,看來警察正在追捕他,剛才的一幕真是驚心動魄,稍微遲一點,他就被惡警發現了,如果被重新抓回去他不知道要遭受什麼樣的折磨。李偉趕緊在心裡禱告神,願意把自己交給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

夜幕下,一抹孤獨的身影拄著枴杖艱難地行走在路上,從鬼門關逃出來的李偉準備連夜趕往外縣。他想起前幾日還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語,現在卻淪落異鄉街頭,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教會與弟兄姊妹在一起了,他心裡不由得有些軟弱。此時,他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李偉一遍遍地唱著,淚水滑落臉龐,在神話語的激勵下,他心裡感到無比欣慰。他暗立心志:「信神敬拜神是人生正道,為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受這些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是我的榮幸!」他迎著天邊即將露出的朝霞走著,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幾個月過去了,李偉過著隱姓埋名、顛沛流離的生活,他每天都切切地禱告神。奇妙的是,一個弟兄幾番周折找到了李偉,他重新回到了教會,又能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敬拜神、盡本分了。

經歷中共的殘酷迫害,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李偉雖然受了一些苦,但他對神的全能主宰與拯救有了一些真實的體會,是神話語的一步步開啟帶領,加給他信心力量,使他渡過了酷刑折磨的痛苦日子,識破了中共的詭計,站住了見證。經歷過後,他看透了中共仇恨神的邪惡本性和惡魔實質,它用極其凶殘、毒辣的手段迫害信神的人,妄想取締神的作工,然而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藉著中共的逼迫不僅把它抵擋神的醜態暴露無遺,讓更多的人看見了它的本來面目,同時也使越來越多的人在絕境中呼求神,親身經歷神的步步帶領,看到神對人的拯救與愛,從而對神產生真實的敬畏與愛慕之心。有了這樣的體驗,李偉在心裡默默立志:以後無論經歷什麼樣的惡劣環境,還要經受多少苦,他都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忠心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

忠志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