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信仰無自由:中共警察的非法抓捕打破了我幸福的家

中共抓捕,被迫離家

2013年12月底的一天,屋外寒風凜冽,灰濛濛的天空中飄著絮毛大雪。不一會兒,一排排松柏樹上便鋪滿了一層厚厚的雪。

此時我們一家人正在屋內聚會。11歲的兒子用稚嫩的嗓音唱著讚美神的詩歌,他邊唱邊隨著歌聲跳起舞來,我和丈夫坐在沙發上,開心地哼唱著歌兒拍著手,歡快的歌聲在這間小屋迴蕩,顯得那麼的溫馨。這時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心裡頓時有種不祥之感。我們趕緊停止唱歌,把歌本收起來。打開大門,只見姐夫匆匆進了屋,急切地說道:「袁靜,不好啦!你姐傳福音的時候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去了!我去看她,她告訴我警察已經跟蹤、監視你和你姐姐三個月了,也知道你在信神,這次抓到你姐姐,下一個就要上門來抓你們,你姐讓我通知你們趕緊出去躲躲。」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一時有些發懵,沒想到我們被警察跟蹤三個月都不知道,如今姐姐被抓,不知道會遭到什麼樣的折磨。想到以往在視頻裡看過,那些被抓捕的弟兄姊妹落入中共警察手中,就會遭到他們慘無人道的毒打,有的被打傷,有的被打殘,甚至有的被打死,中共真是凶殘至極。此時,我很擔心姐姐……但因著形勢緊迫也由不得我多想,只能匆匆收拾包袱離開了家。

因為孩子要上學就把他寄居在親戚家,我和丈夫被迫躲到不同的地方。以前我們一家三口從來沒有分開過,這次因著中共警察的抓捕是第一次被迫分開。時間長了,我特別掛念丈夫和兒子,尤其到了快過年的時候,我對家人、孩子的思念就越發強烈,想趁著過年回去見見親人。因我想過年期間,中共警察都放假在家過節,應該不會來抓我了。於是,大年三十那天一早,我就急奔汽車站,中途路過一座小橋,碰巧遇到教會的負責人。她對我說:「袁靜,幸好碰著你了,你現在可不能回家啊!昨天你姑姐也被警察抓了,而且警察還向你姑姐打聽你和你丈夫的下落,這個時候你回去實在太危險,你可不能冒這個險啊!我們都知道中共惡魔的實質就是仇恨神的,它們現在對信神之人的政策是一日不取締,一日不收兵。而且它們還找人在弟兄姊妹家附近蹲坑,特別是過年,它們就等著逃亡在外的弟兄姊妹因思念親人而回去,好趁機抓捕呢……」聽到負責人的話,我才意識到是我對中共沒有分辨,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中共警察搜查基督徒的家

回到姊妹家後,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和姊妹說了,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

姊妹交通道:「從神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一直以來對信神的人就是殘害,它們外表上雖然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但背地裡到處抓捕迫害我們基督徒,甚至利用各種手段來取締我們的信仰。它們在大街小巷到處拉橫幅,貼標語;還在電視、網絡上散佈各種邪說謬論;以及通過懸賞有獎的方式鼓動周圍鄰居,監視、舉報我們信神的人,以此想讓我們放棄信仰、背叛神。看到它們的實質真是邪惡、卑鄙,專門與神為敵。今天神道成肉身,就是發表話語帶領我們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潔淨變化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可中共它們就是不讓我們信神,但它們越這麼做,反而讓我們對它們的邪惡實質更有分辨了。」

「是啊,以前我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環境,對中共根本就沒什麼認識,但藉著最近臨到的事和神話語的揭示,讓我對中共抵擋神的實質有了點分辨,它們口口聲聲說宗教信仰自由,事實上卻到處抓捕我們信神的人,就是一班迷惑欺騙人的騙子,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實在是太卑鄙了。」我憤慨地說道。

幾天之後,由於我思念丈夫孩子的心越來越強,很想回家一趟,但又擔心回去被抓,不知如何是好。後來聽說丈夫帶著兒子回了趟家,於是我也想回去看看。在正月初八的晚上,我便趁著夜色往家趕,發黑的空中掛著一輪殘月,沒有一顆星星,偶爾傳來鵲鳥的孤啼聲。周圍的寂靜讓我更是害怕。心想:我就這麼回去會不會被警察得知?我能不能安全到家,能不能見到孩子呢?一路上我都在不停地禱告神,求神帶領保守。終於,我心懷忐忑地回到了家。我到家門口,四處張望看看是否有人,見沒人趕緊打開門,看著兒子小小的背影,瘦了,也黑了,我心裡很難受,帶著哽咽喊著兒子的名字。

孩子看到我後,哭著喊道:「媽媽,你回來了……」然後撲進我的懷裡。等過了一會兒,兒子不哭了,他對我說:「媽媽!過年姑姑和奶奶給我的壓歲錢,這次我自己保管著。」我聽後問他為什麼。兒子說:「因為我看到視頻裡很多叔叔阿姨都因為信神被警察抓走了,如果哪天你和爸爸被警察抓走了,我好留著自己當學費用,我還要自己買東西吃,這樣你們就不用為我擔心了!」

聽著孩子的話,我不禁潸然淚下,情不自禁地把兒子摟在懷中,兒子又忍不住地哽咽起來,我的心猶如撕裂般地疼,心想:我只是信神走正道,卻被警察逼迫到如此地步,回家見孩子還要偷偷摸摸,甚至讓僅有11歲的孩子為今後的生活憂慮,這一切都是中共警察帶來的。這一夜我雖然冒險回來了,但心裡一直不踏實,因為我家附近安裝了不少攝像頭,一旦警察發現我回來了就只能被抓走。無奈,第二天天剛曚曚亮,我就叫醒兒子,對兒子說:「媽媽得走了。」兒子用手緊緊攥住我的衣角,看著我,遲疑了一下,之後緩緩鬆開,理解地說:「媽媽,那你走吧。」望了眼兒子,我邁著沉重的步伐不捨地離開了家。

家庭遭破碎,神愛帶領我

不知不覺中,4年過去了。2018年因著辦一些事,我必須得回家鄉教會一趟,我也想趁機回家再看看丈夫和兒子。8月的一天早晨,我早早起床,坐著王姊妹的車出發了。一路上,我想到馬上要見到丈夫和兒子了,心裡既緊張又興奮,4年沒有回去了,不知丈夫和孩子還好嗎?同時也擔憂自己一路的安全,心裡就不停地禱告神。

在車上,我看著窗外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店鋪,真想立馬就能看到丈夫和孩子。這時王姊妹提醒我說:「你畢竟這麼長時間沒回來,不知道你家現在的情況怎麼樣,還是得謹慎小心點,你在心裡也得多跟神禱告啊。」王姊妹的話提醒了我,是的,中國畢竟是一個沒有信仰自由,不容許基督徒存在的國家,謹慎點是有必要的。到地方後,我讓王姊妹在一個地方等我,我打算先去附近做生意的吳姊妹那裡打探一下消息。

我戴上口罩、眼鏡,還有鴨舌帽,向吳姊妹家店鋪走去。終於來到店裡了,看到吳姊妹熟悉的身影,我高興地走了進去,她看見我以為我是顧客,就朝我笑笑,並客氣地招呼:「買什麼,大姐?」

「是我,袁靜。」說話的同時我將帽子、口罩都扯了下來。

吳姊妹微笑的臉一下子變得有些嚴肅、緊張,一把將我拉到一邊,壓低了嗓音說道:「袁姊妹,你咋這個時候回來了?現在中共的逼迫更瘋狂了,大肆抓捕我們,你家弟兄6月30日就在他不信神的哥哥家被中共警察抓捕了,現在已經被判刑了。警察還放話說找不到你誓不罷休!前段時間,警察還到你娘家不信神的哥哥弟弟家詢問你的下落,這次中共警察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可千萬別回家。」

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頓時像壓了一塊大石頭,渾身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然後哽咽地問道:「那孩子,孩子現在在哪裡,你知道嗎?」

「我具體也不知道他在哪裡,只知道他最近生病了,但有弟兄姊妹在照顧著,你就放心吧。」吳姊妹拍拍我的手說著。

聽到兒子生病,我恨不得馬上就站在兒子身邊。但現在警察想抓住我,我又不知道兒子在哪裡,盲目地去弟兄姊妹家找,也會給他們帶來危險,此時我感到心裡撕扯般地疼痛。

這時吳姊妹說:「現在這裡環境一直很緊張,6月25日中共統一行動,好多信神出名的弟兄姊妹都被抓捕了,你在這裡也有危險。所以,你還得繼續在外面躲躲,你出門在外多加小心,多禱告依靠神。」

在吳姊妹的叮囑下,我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這裡。

回到王姊妹等我的地方,坐在她的車上我思緒萬千,想到丈夫在中共魔鬼的監獄裡,不知道被這夥惡魔折騰成什麼樣子,不知道丈夫能不能承受得了這份苦?又想到孩子,他以後該怎麼辦?

這時王姊妹輕輕地開口說道:「袁靜,臨到這事,我們要從神的話去看事,記得神的話說:『子民越成熟證明大紅龍越垮台,這是讓人明顯能看出來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敵滅亡的預兆……』還有西方有句名言說:『上帝讓他亡,必先讓他狂。』中共抓捕迫害基督徒瘋狂到一個地步,便是神毀滅它的時候了。現在中共猖狂到頂峰,到處抓捕基督徒,但弟兄姊妹都沒有在撒但勢力的淫威下出賣教會利益。你家弟兄被判刑了,證明他沒有背叛神,沒有簽字當猶大,這是剛強響亮的見證,更是讓神心得安慰的事!我們應該為弟兄禱告,把他交給神,願神加給弟兄信心和受苦的心志,在魔鬼監獄裡去經歷神的作工。還有你家孩子的病也在神手中掌握,而且教會弟兄姊妹也會照顧好的,你不要太擔心。」聽了姊妹的交通,我點了點頭。

回到姊妹家後,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

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雖然今天丈夫被抓,我被中共逼迫,和孩子骨肉分離,與家人不能團聚,的確受了一些苦,但這樣的逼迫患難對我來說,也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藉著這樣的試煉患難,更加堅定了我跟隨神的心志。同時也看到了神為了把我們成全為得勝者,也是利用中共政府來效力,讓我們更加看透了中共的邪惡實質,也讓我們對神的信變得更加扎實、牢固,將來能有資格承受神的祝福和應許,所以我們受這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認識到這些,我在心裡跟神作了個禱告:「神啊!經歷這些事,雖然我和家人都受了一些苦,但這苦受得都有價值,我願受這苦,也願把丈夫和兒子都交在你的手中……」

10月份,我突然收到信神的舅媽寄給我的一封信,信中說:「袁靜,警察現在通過全國網絡通緝你,說你是教會帶領,一個勁地逼你家弟兄說出你的下落,還常常到你媽媽、弟弟家找你,想從他們口裡打聽你的下落,你千萬別回來。孩子現在被他姑姑接走了,你就放心吧!」看完信,我愣住了。中共竟對我這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如此關注,居然把我這個手無寸鐵,只是信神的農村婦女,當成通緝犯來對待,動用這麼大的人力物力,真是荒唐!世上那些偷搶打殺等不務正業的人到處橫行,卻沒有看到警察去管、去問,反而對我們這些信神的人肆意抓捕、迫害,真是顛倒黑白,是非不分!

因著中共的追捕和網絡通緝,我只能待在姊妹家裡躲藏,不敢出去,更不能回家,避免被抓捕。每當想到兒子知道他爸爸被抓時,傷心難過的樣子,我就好想回到孩子身邊安慰他,可我卻回不去……我的無奈,我的痛苦,我的掙扎,這一切都是誰帶來的?中共口口聲聲喊著說我們不要家、不要孩子,口口聲聲說信仰自由,事實呢?是中共對我無休止地追捕才讓我被迫逃亡在外,有家不能歸。此時,陣陣酸楚油然而生,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但神在默默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想到那些歷代聖徒,哪個跟隨主耶穌基督沒有受過苦、受過痛?於是,我抹了抹眼淚,立定心志無論以後的路還有多苦,我一定要跟隨神走到底。回想這幾年的經歷,我學會了在難處中依靠神、仰望神;而且在我每次軟弱不明白神心意,活在痛苦中時,都是神話語的帶領,才把我從痛苦中帶出來。未來,我並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但我想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有神陪伴,我不孤單!

袁靜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