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謠言,我經歷了一場家庭的屬靈爭戰

我在一家快餐店上班,店裡的一個服務員是基督徒,她看到我喜歡聽基督教詩歌,就帶一個阿姨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並給我讀了很多神的話語。慢慢地,我知道了天地萬物是從神來的、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和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等,而且我覺得神的話語滿有權柄、震撼人心,還揭示了很多奧祕,我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信神後,我常常看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聚會,感覺每天都過得很充實,不像以往那樣無聊虛空了。但沒想到因著中共散佈的謠言,打破了我信神平靜的生活……

受中共謠言的迷惑,心生困惑

一天,我去姐姐和姐夫的工廠裡(爸媽也在那裡),想給他們傳福音。我先給我媽說了信神的事情,我媽覺得信神挺好的,我又給我爸談了一點,他不信但也不反對我信神。到了第二天,我正在工廠外面溜達,爸爸迅速趕來叫我回屋,當時我沒想什麼,只是看到爸爸這麼著急,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呢?我剛進屋,一股緊張的氣氛撲面而來,爸爸厲聲問道:「你信的是全能神嗎?」我說:「是呀,我信的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呀!」還沒等我說完,爸爸就把我拉到姐姐的電腦旁,看著他們個個嚴肅的面孔,我轉身看向電腦屏幕,上面顯示很多關於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宣傳。姐姐嚴厲地說:「你不好好上班,還信這個信那個!你看網絡上是怎麼說的?你信的全能神教會是個組織,是中共政府抓捕的,你怎麼還信呢?」「你可別再接觸他們了,離他們遠點,回去跟他們說你不信了。」聽到家裡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勸阻,再加上看到網絡上的謠言,我也沒有了立場,心想:怎麼會這樣呢,難道我信錯了嗎?難道全能神教會真的像網絡上說的那樣嗎?坐車回去上班的途中,我還想確認一下,就用手機搜索了「全能神」三個字,結果搜出很多反面宣傳,我開始對全能神的作工產生了疑惑。

基督徒拿手機失落沮喪地思考事情

看清謠言的背後,繼續跟隨神

回到上班的地方,在店裡上班的姊妹高興地跑來問我:「見到你爸媽怎麼樣,有沒有給他們傳福音啊?」我擺著臉色大聲地說:「你還讓我信神呢,你看網上都說什麼了!」我還想說下去,姊妹看周圍有人,就讓我小聲點。當時我心裡很窩氣,不想搭理她,就去忙工作了。下班回到住處後,之前跟我一起聚會的王弟兄來看我,王弟兄關心地問我:「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呀?說出來,咱們聊聊。」我疑惑地說:「這次我給家裡人傳福音,他們在網絡上搜索了關於全能神教會的評論,說是人的組織,還讓我不要信了,我心裡很軟弱,很疑惑,不知道怎麼辦。」

王弟兄耐心地跟我交通說:「其實網上的反面宣傳都是中共為攻擊、抹黑全能神教會編造的,咱們不能盲目聽信啊。咱們得看清中共是無神論政黨,它不許人敬拜神,也不許神來拯救人,自執政以來就特別仇恨抵擋神的作工,它把聖經定為邪教書籍,把天主教、基督教定為邪教,就連幾個基督徒在一起聚會也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為了取締宗教信仰,中共一直大肆抓捕、監禁、酷刑折磨基督徒。特別是全能神在中國顯現作工後,中共看見各宗各派、各方各界越來越多的人都歸向了全能神,而且全能神發表的真理,還有各類見證神的電影、視頻都公開發布到網上,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來尋求考察,它害怕人們接受神的作工明白真理後,就看清了它的邪惡實質,都棄絕它,這樣它控制人的野心就破滅了。為了破壞攔阻神的作工,中共在媒體網絡上大肆造謠,栽贓陷害、抹黑全能神教會,目的就是為了迷惑人,讓人仇恨神的作工,都站在它一邊抵擋神。中共甚至把它的黑手伸向了海外,收買一些知名媒體、網絡平台,作它的宣傳工具,所以網上的信息根本就沒有可信度。而且網絡上的信息也是由人轉載、編寫的,網絡平台的操控者屬於敗壞人類,他們沒有真理,也不敬拜神,只會隨從宗教界和執政黨說話,盲目轉載中共的謠言鬼話,他們會在網絡上說信神好嗎?所以咱們考察真道,應該看這道有沒有真理,是不是神的聲音,而不是根據網上的宣傳。」

我聽弟兄這樣說,心裡有些觸動,是啊,網絡上什麼話都有,都不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怎能盲目聽信呢?況且中共是無神論政黨,本來就是抵擋神的,它在網絡平台上散佈的反面宣傳更不能說明事實真相,自己偏聽偏信真是不行,還得繼續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啊。

王弟兄繼續交通說:「網上說全能神教會是一個組織,事實真是這樣嗎?神的話說:『每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神親自來開頭,但你該知道神無論怎麼作工都不是來搞運動,不是來給你們開「特會」,也不是來給你們成立什麼組織,僅僅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他作工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不管人怎麼看,不管人怎麼認識,他只管作他的工作。從創世到現在已是三步工作,從耶和華到耶穌,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神從未給人召開一個特會,也從未將所有的人類都召集在一起來召開一次「世界工作特會」,以此來擴展他的工作。他只是在適當的時間、合適的地點作他整個時代的開始工作,以此來開展時代,來帶領人類生活。』從神的話語中,我們看到神來開展他的工作,不是搞什麼運動,也不是搞組織、特會,而是按著神的經營計劃來作拯救人類的工作。律法時代神頒布律法帶領人生活,恩典時代神道成肉身十字架為人類贖罪,到了現在末了的國度時代,神又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作審判潔淨人的工作,三步工作都是與拯救人類有關。而人的組織是為了個人或者團體的利益,跟神的作工沒有關係。中共歪曲事實,把全能神教會說成是『人的組織』,目的就是為了轉移人的視線,有意掩蓋末世基督全能神顯現作工這個事實,也是中共為鎮壓、迫害神的教會所找的藉口,咱們得識破中共的詭計啊!而且你接觸弟兄姊妹也有半年的時間了,大家的為人怎麼樣,是不是像網上謠言說的那樣,你自己也可以衡量一下。」

王弟兄這麼一說提醒了我,是啊,我實際接觸弟兄姊妹也沒有像網絡上說的那樣,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都是交通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都在追求真理做誠實人。而且弟兄姊妹對待人滿有愛心,我剛信神有很多真理不明白,他們都耐心跟我交通;弟兄姊妹看我回家路遠,借摩托車給我用時,都提前把油箱加滿了油。為了表示感謝,在節日時我買了一些禮品去看望他們,他們從未收過我的禮品。看到弟兄姊妹的活出跟外邦人不一樣,根本不可能像網上謠言說的那樣,做出不道德的事情來,而且神的話語都是教導我們如何脫去敗壞性情,活出正常人性的,都是正面事物,這樣的教會怎麼可能是組織呢?想到這些,我不那麼相信網絡上說的那些反面宣傳了,願意繼續參加聚會。

通過一段時間看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對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的、神是怎麼拯救人的、人當追求什麼有價值等方面的真理都明白了一些,我從心裡定真全能神作的就是拯救人的工作,我不能再受中共編造的反面宣傳影響了。

遭到家人軟禁,神為我開闢出路

想到還有很多活在黑暗中的人沒有接受神的救恩,我工作之餘也積極傳福音。有一次回老家時,我把福音傳給了姨夫,他不相信,還把我信神的事告訴了我父母。我爸在電話裡對我一頓訓罵:「我聽姨夫說你小子又信全能神了,你好好給我上班,別到處亂跑,給這個傳給那個傳,我們過幾天就回老家了。」突然臨到這個環境,我有些不知所措。掛完電話,我趕緊在心裡禱告神:「神啊!我父母回不回來,攔不攔阻我信神都在你的手中,如果真回來了,我也去面對,願你加給我聰明智慧,賜給我當說的話。」禱告後,我有些信心了,不管接下來面臨什麼樣的環境,我都願意順服下來,依靠神去經歷。

過了一個星期,父母果真回老家了,並到我上班的店裡找我,沒說什麼就直接讓我回家,不讓我上班了。無奈之下,我就跟店裡老闆請了幾天假,收拾東西跟他們回家。回到家後,父母輪流在家裡看著我,不讓我出去接觸弟兄姊妹,更不讓我出去傳福音。接觸不到弟兄姊妹,身邊又沒有神話語書籍,這可怎麼辦?後來我突然想到從出租房收拾回來的電腦裡有一張內存卡,裡面拷貝了神話語書籍和詩歌。於是,我就用電腦放詩歌聽。一天早上,我正在聽詩歌,突然媽媽推門進來了,我來不及收拾,就被媽媽發現了,她驚訝地說:「哎呀,你怎麼還要這些信神的東西呀?」我說:「媽,你不要輕易相信網絡上說的!我親自接觸弟兄姊妹,他們人挺好的,不像網絡上說的那樣,網絡上的話不可信,是中共造的謠,你不要攔阻我信神了。」媽媽有些不悅地說:「網絡上的話不可信,可是你信神是會被中共抓捕的呀!萬一你哪天信神被抓了怎麼辦?讓你不信也是為了你好!你就在家好好呆著。」我堅定地說:「媽,你不用為我擔心,抓不抓都在神手中,中共政府也在神的掌管之中,一切都是神說了算。」不管我怎麼說,媽媽都沒有要放我出去的意思。我心中有些失落,不知要在家呆多久。曾經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的畫面不禁浮現在我腦海裡,當我聚會有問題提出來時,弟兄姊妹都會耐心交通幫助;在生活上我遇到難處時,他們也會關心、照顧我,讓我感覺到很溫暖,我真的很懷念與弟兄姊妹相處的日子。現在被關在家裡,沒法跟弟兄姊妹交通神的話語,我心裡感覺空空的,心裡的壓抑找不到一個知心人訴說,莫名的孤獨無助湧上心頭,難道這就是我以後的生活嗎?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呢?這時我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現在我父母還是沒有想放我出去的意思,不知父母要關我多久,我心裡有些軟弱,感覺在這樣的環境中信神太難了,我該怎麼經歷呢?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從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今天臨到家人的攔阻逼迫,不是人的作為,而是靈界的爭戰。撒但知道我剛信神,為了攔阻我來到神面前,就利用我的家人圍攻我,軟禁我,目的就是為了讓我放棄信神,而神的心意是讓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見證。就如撒但為了擊垮約伯對神的信,就奪去約伯的家產、兒女,讓約伯長毒瘡,還利用他的朋友和妻子來試探約伯,讓約伯棄掉神。約伯臨到這些事,其實是撒但的試探,也是神的試煉臨到了他。但約伯並沒有因失去萬貫家產而埋怨神,也不因家人、朋友的攪擾而棄絕神,而是持守對神的信心,站住見證,最後得著了神的稱許。我也得效法約伯,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不管爸媽怎麼攔阻,我都得堅定信心跟隨神。於是,我就在心裡默默禱告神,求神為我開闢出路,能夠出去跟弟兄姊妹聚會。

後來,我跟媽媽說:「我都在家待一週了,讓我出去吧,我出去好好上班。」她不相信,我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就跟媽媽說我談了一個女朋友,不出去接觸女朋友,以後結婚就不好辦了,我媽怕真的把這門婚事吹了,就放我出來了。這讓我體會到神就在我的身邊,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只要禱告依靠神,什麼難處都迎刃而解了,我對神的信心又增加了一些。出來後,回到出租房,看到東西都已被父母拿走了,我住哪裡呀?後來我給一個弟兄打電話,說現在我出來了,沒想到弟兄馬上給我安頓好住處,並給我安排聚會。

然而,家人對我的攔阻還沒有停止……

爸爸以斷絕父子關係威脅我放棄信神

快過年時,我回到家裡,剛好父母也在家,爸爸厲聲地對我說:「你不要再信了,再信就斷絕父子關係。這次你跟我一起走,到我上班的地方去!」聽後我心想:要是跟爸爸在一起,他處處看著我,我還能出去聚會嗎?我一下子不知怎麼辦好,就在心裡一個勁兒禱告神:「神啊,爸爸要求我到他那邊上班,我不想去,可我不知該怎麼應對他,求你加給我信心。」禱告後,我對爸爸說我不想去。沒想到我這麼一說把我爸激怒了,他對我一頓訓罵,看我還是沒答應,就連打帶踹地問我去不去。接著媽媽和爺爺奶奶都來勸我,媽媽哭著說:「你怎麼變得這麼倔呢?萬一信神哪天被抓了怎麼辦啊?」爸爸看我還是沒有答應,氣得跑到廚房拿菜刀架在我脖子上質問我:「你還信不信?你如果還信,就等於我沒有你這個兒子了。」看著眼前的家人,面對他們的圍攻,我心裡特別難受,眼淚控制不住地流了出來,心想:怎麼家人都不理解我,就因為我信神,爸爸還說要和我斷絕關係,這還是我的家人嗎?

痛苦軟弱中我在心裡呼求神:「神啊!現在我心裡很難受,不知怎麼去經歷這個環境,願你保守我的心。」禱告後,神開啟我想到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還有一句神的話:「誰跑你也不能跑,別人不信你也得信,別人棄絕神你得維護神,你得見證神,別人毀謗神你不能毀謗神。」神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個環境,是神要我作見證。家人不信神,他們受中共謠言的蠱惑,不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攔阻我信神。但我通過看神的話語,知道這是真道,說什麼我也不能隨從他們做出背叛神的事。於是,我堅定地跟爸爸說:「你就下手吧!死活一條命,我不會跟你們去的。」爸爸聽我這樣說,肺都氣炸了,但他看我態度這麼堅定,最後只好把刀放下了。爸爸臨走前,再次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走,我堅定地說不走,爸爸很生氣地踹了我一腳,我只能忍著,心裡默默禱告神,願神保守我的心。最後,爸爸無奈地說:「不管了,管也管不了了。」聽到這話,我很感謝神,知道這是神在給我開闢出路。隨後,我又能跟弟兄姊妹聚上會了,父母見我鐵了心要信神,也不再像以往那麼攔阻我信神了。

驀然回首,體嘗神愛更深

回想家人攔阻我信神的這段經歷,我看到中共編造謠言攻擊、抹黑全能神教會實在太可恨了。本來家人知道信神是好的,也不反對我信神,就是因為他們受中共散佈的各種謠言迷惑,對全能神教會產生誤解,又害怕中共的邪惡勢力,擔心我被抓捕,才攔阻逼迫我信神。我自己也曾受中共的謠言迷惑想退去不信神,又因家人的逼迫活在痛苦煎熬中,這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中共造成的。但這一路走過來,是神一直在默默地帶領幫助我,當我受中共謠言迷惑時,是神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使我明辨是非,繼續跟隨神;當家人對我施行軟禁、訓罵和威脅時,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帶領我從消極軟弱的情形中走出來。當我豁出一切跟隨神時,神為我開闢了出路,家人也不那麼攔阻我信神了。是神引領我渡過了一次次家人的攔阻,感謝神不離不棄的愛!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