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撒但摧殘重 愛神心更堅

我叫李智,今年50歲,2000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通過讀神的話,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接受神末世作工後,積極參加教會生活、傳福音。2002年,我在當地傳福音出了名,隨時面臨被中共警察抓捕的危險,於是被迫離家盡本分。

因中共政府一直通過電話來監控抓捕基督徒,所以離家後我也不敢給家人打電話。與家人分離快一年了,我實在忍受不了思念家人的痛苦,在2003年1月4日中午,我到婆婆家與丈夫見了面。小叔子見我回去了,就打電話告訴我媽我在婆婆家。沒想到,三個小時後,市公安局的四名惡警就開著警車來到了婆婆家。他們一進屋,就惡狠狠地對我說:「我們是市公安局的,你叫李智是吧?我們通緝你快一年了,今天終於抓到你了,跟我們走一趟。」此時我特別害怕,不停地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今天被中共抓捕,有你的許可,但我身量太小,心裡膽怯害怕,願你帶領、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無論他們怎麼對待我,我都能依靠你站住見證,寧把牢底坐穿,也絕不做猶大背叛神。」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與力量,我的心平靜了下來,是啊,神是一切權柄的象徵,只要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呢!

到了市公安局後,我被押到審訊室,惡警把我的腰帶抽了出去,又把我的衣服、鞋襪扒了下來強行搜身。之後,一名惡警對我大聲吼道:「你趕緊老實交代你信幾年了?誰傳你的?頭是誰?你又傳了多少人?你在教會是幹什麼的?」我沒回答他們的問話,惡警立刻惱羞成怒地罵道:「你他媽的不說,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說著,他們惡狠狠地把我從椅子上拽了下來,將我摁坐在地上,兩名惡警踩著我的腿,另兩名惡警用腳使勁地踩我後背,我的頭幾乎要碰到地面了,頓時感到呼吸困難。同時,一名惡警拿著鉛筆輕輕地在我腳心上劃來劃去,疼痛和癢同時傳來,讓我難以忍受,憋得快要窒息了,我心裡感到死亡的恐懼。這時,惡警們威脅我說:「你說不說?不說我們就折磨死你!」面對惡警們的折磨、恐嚇,我心裡很害怕,非常擔心自己會被惡警折磨死,只有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站住見證,絕不當猶大背叛神。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立時剛強起來,我意識到自己的膽怯和對死亡的恐懼都來自撒但的愚弄,它想藉著這樣的方式讓我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成為背叛神的猶大。我不能讓撒但的詭計得逞,寧可豁出性命也要為神站住見證。這時,惡警還在用同樣的手段折磨我,但我卻感覺不那麼害怕了。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憐憫與保守,心裡特別感謝神。

迫害基督徒

後來,兩名惡警把我從地上拽起來,讓我坐在椅子上,厲聲審問我:「你信幾年了?誰傳你的?頭是誰?你又傳了多少人?你在教會是幹什麼的?快說!」見我不回答,他們開始變本加厲地折磨我。他們把我的胳膊拉直,用力往後上方掰,頓時,我的兩隻胳膊就像要斷了似的,鑽心的疼痛使我渾身是汗,我不由得叫喊了出來。接著,惡警們又把我的腿使勁往上掰,把腳掰過頭頂,兩條腿互相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差點暈死過去。我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加給我受苦的心志,願你作我堅強的後盾,使我靈裡剛強起來,不管這夥惡魔使用什麼毒招,我都願意依靠你站住見證。」禱告後,一首神話語詩歌浮現在我腦海中:「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裡面消極也好,對神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路不太透亮,但你對神的工作得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神成全人的信心,在你摸不著、看不著的情況下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人受痛苦時需要有信心,受熬煉時需要有信心。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見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信心與力量,約伯臨到那麼大的試煉,他都不以口犯罪,不否認神,還能順服神、稱頌神的聖名,今天我臨到這樣的試煉也有神的許可,雖然此時我不能完全明白神的心意,肉體也處於極度的痛苦中,但我的生死由神說了算,沒有神的許可,不管他們怎樣折磨我,都取不走我的性命。撒但惡魔外表是凶相,但它在神面前就是紙老虎,是神手中的玩偶,我願持守住對神的忠心,把自己完全交在神手中,依靠神勝過撒但惡魔,不再懼怕他們。

惡警反覆地折磨我,見我還是不說,一名惡警就拿起一把半米長的白鋼尺,狠狠地搧我的臉,不知搧了多少下,我的臉腫了,火辣辣地疼,眼睛直冒金星,頭也嗡嗡作響。這夥惡魔還不放過我,兩名惡警用皮鞋的後跟狠狠地往我大腿上磕,每磕一下我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痛,痛苦中我只能在心裡迫切地呼求神。在神的保守下,使我勝過了中共惡警的刑訊逼供。

第二天早上8點鐘,一名惡警隊長來到審訊室問審訊我的惡警:「怎麼樣?說沒說?」兩名惡警說:「審了一夜,什麼也沒說。」惡警隊長惡狠狠地對我說:「你不是不說嗎?一會兒我會讓你說的。」不一會兒,惡警把門開了一道縫,讓猶大從門縫裡指認我。下午,一名胖惡警手裡拿著一個身分證,走到我眼前問我:「認不認識這個人?」我一看是與我同村的一個姊妹,我心想:說什麼我也不能出賣她。於是我說:「不認識。」惡警說:「就你嘴硬,我都讓別人從門縫裡指認你了,人家說你是頭。快說!你們教會在哪裡?有多少人?你到底是不是頭,不說就打死你。」說著,那名胖惡警拿起電警棍,威脅我說:「說不說?不說就讓你嘗嘗電棍的厲害。」看到惡警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裡特別害怕,只能在心裡不停地禱告神。這時,我想起神的話:「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神帶著權柄的話語給了我信心與膽量,使我頓時有了依靠。心想:神是全能的,撒但惡魔再猖狂,不也在神的手中嗎?有全能神作我堅強的後盾,我還怕什麼呢?於是,我從容地回答:「我什麼也不知道。」胖惡警惡狠狠地說:「我讓你不知道。」緊接著就把電棍觸在我的手銬上,強烈的電流直擊我全身,使我疼痛難忍,痛苦的滋味簡直無法形容。惡警一直用電棍電我,就在我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奇妙的事發生了!電警棍沒電了,這更讓我看到神一直顧念著我的軟弱,一直在我身邊保守眷顧著我,這更堅定了我為神站住見證的決心。

後來,惡警們見我還是什麼也不說,就兩人一夥輪流看守我,不讓我吃飯喝水,也不讓我睡覺,我只要一打瞌睡,惡警就對我拳打腳踢,他們妄想以此摧垮我的意志。識破了它們的詭計,我就在心裡禱告神,唱詩歌,揣摩神的話,不知不覺就不覺得睏了。而這夥惡警不停地喝著咖啡,還睏得直打哈欠,看起來特別疲憊。惡警驚訝地說:「她身上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在支配她,要不她哪裡來的精神。」聽了惡警的話,更讓我不住地稱讚神的大能,我心裡清楚,這完全是神的帶領,是神的生命力在支撐著我,加給我無窮的力量和信心。此時我更加有信心依靠神面對以後的審訊,雖然我不知道接下來這夥惡警們還要用什麼酷刑折磨我,但是我立下心志,絕不屈服於撒但的淫威之下,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

酷刑折磨

第三天晚上,惡警隊長給我倒了一杯熱水,溫和地說:「你別傻了,人家都把你出賣了,你還替別人扛著呢,值不值啊!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我保證放你出去。你孩子還小,需要母愛,放著好日子不過,信什麼神,神不能救你,我們能救你。你有什麼難處我們幫你,出去後,再給你找個好工作……」聽著惡警的話,我想到年幼的孩子,為自己不能盡到母親的責任而感到揪心難受,多想回到孩子的身邊,為他做飯、洗衣服……正當我軟弱之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神話的提醒使我清楚地意識到,撒但是利用這種方式引誘我背叛神,我暗暗告誡自己,一定要識破撒但詭計,千萬不能上當。此後,不管這名惡警說什麼,我都絲毫不理會,他看我軟硬不吃,悻悻地走開了。在神的帶領保守下,我又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八點多鐘,那名胖惡警手裡拿著一個大的電警棍,帶著三個爪牙,把我帶到一個健身房,強行把我的衣服扒下,只剩下內衣內褲,之後用繩子把我綁在跑步機上,看著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裡感到特別害怕與無助,不知道惡警們接下來又要對我用什麼酷刑,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此時,我特別軟弱,甚至萌生了死的念頭,但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的心,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成為千古罪人,但我的身量太小,面對酷刑折磨,我心裡特別痛苦軟弱,我怕自己堅持不住背叛你。神啊!願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願你與我同在、帶領我,讓我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在酷刑折磨中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末世的工作需極大的信心,需你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受極大痛苦,受盡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信心,這步工作才算結束。神的工作不像你想像得那麼簡單,越不合人觀念,意義就越深,這話你們都應仔細地想一想。」神話語的開啟使我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給我安慰與鼓勵,心裡頓時產生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勇氣和心志。不管還要遭受怎樣的折磨,再艱難我都要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要走到底,只要有一口氣,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這時,胖惡警走過來問我:「說不說?」我堅定地說:「打死我,我也不知道。」他氣急敗壞地拿電棍往我的後背與大腿不停地電擊,撕心裂肺的痛使我渾身直冒冷汗,不停地發出慘叫,惡警邊電擊我邊大吼道:「說不說?我讓你不說,我讓你叫,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另外幾名惡警在旁邊大笑著說:「你的神怎麼不來救你?」還說了好多褻瀆神的話。見自己這一聲聲慘叫,讓撒但更高興了,我就在心裡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能夠忍住疼痛不讓撒但嗤笑。禱告後,我咬緊牙關,任憑惡警們怎麼折磨,我也不吭聲。我被折磨得頭昏腦脹,渾身傳來的疼痛使我幾乎要昏死過去,惡警們一直對我電擊,一個電警棍沒電了,就又換了一個。我實在支撐不住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惡警看我不動了,就拿來涼水往我臉上潑,然後接著電擊,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著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神話語的開啟使我看清了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的真實面目,他們如此殘酷迫害基督徒,就是企圖拆毀神的末世作工,攔阻人信神、跟隨神,把中國人民完全掌控在它們手中,把中國變成無神區,他們的實質就是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此時,我不由得暗立心志:我絕不能讓神的心血代價在我身上歸於徒勞,我得有心志有良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為神站住見證。此時,一股浩然正氣在我心中升騰,感覺神就在我身邊加給我力量。後來,無論惡警們怎麼電擊我,我都不覺得疼了,我深知是神與我同在,是神在保守我。惡警們折磨了我四個小時,也沒有從我口裡得到任何信息。無奈,他們只好把我從跑步機上放了下來,此時我四肢無力癱倒在地上,兩名惡警把我拽到審訊室,讓我坐在椅子上,把我兩手銬在暖氣管上,看著惡警們垂頭喪氣的樣子,真讓我感到可笑又可恨,更讓我從中領略到神的全能主宰,看到神的生命力量能戰勝一切的力量。

第四天,又來了五名惡警,其中一名惡警手裡拿著電棍,把電棍弄得噼里啪啦直響,由於幾天的酷刑折磨,使我對這冒著藍光的電棍充滿了恐懼。一個沒提審過我的惡警走到我跟前,用電棍捅了我一下說:「聽說你嘴挺硬啊?今天我看看到底有多硬,就不信治不了你。說不說?不說今天整死你!」我說:「你整死我,我也不知道。」同時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惡警們把我從椅子上拽到地上,將我按住,其中一名惡警把電棍伸進我的衣服裡,一邊電擊我的後背一邊吼道:「你說不說,不說就整死你。」面對惡警們凶殘的手段和猙獰的面目,使我心裡不禁陷入恐懼中。趕緊在心裡禱告:「神啊!願你引導我,願你加給我真實的信心和力量……」惡警們仍在不停地電擊我,我也不斷地發出慘叫聲,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往頭上沖,痛得我滿身是汗,幾乎就要昏死過去。惡警們見我還是什麼也不說,氣得直罵。後來看我快要不行了,就把我拽起來銬在椅子上。由兩名惡警輪班看著我,不讓我睡覺。四天四夜我都沒吃沒喝也沒睡,加之酷刑的折磨,我的身體虛弱到極點,我又冷又餓,飢寒交迫的痛苦伴隨著受傷部位的陣陣疼痛,使我感覺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極度軟弱時,一句神的話浮現在我腦海:「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於是我不斷地揣摩神的話,不知不覺就忘掉了飢餓寒冷與痛苦。

第五天,惡警們見我始終不招供,就惡狠狠地對我說:「你就等著判刑吧,至少給你判7年,你現在說還有機會。」聽了惡警這話,我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中共惡警說要給我判刑7年,但我知道他們說的不算,因為我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寧願把牢底坐穿,也要持守真道,絕不背叛神。」剛禱完告,惡警們就把我不信的丈夫帶了進來,丈夫看到我戴著手銬渾身是傷的樣子,傷心地對我說:「我只在電視裡見過手銬,沒想到現在這手銬竟會在你手上戴著。」聽了丈夫的這番話,看到丈夫傷心絕望的表情,我就趕緊禱告,求神保守我,不上撒但的當。禱告後我趕緊對丈夫說:「我什麼罪也沒有他們就要給我判刑。」丈夫說:「我去給你找律師。」惡警們一看我丈夫沒按他們要求的說,就把他強行拉走了。我知道這是神的保守,因我情感特別重,如果丈夫說一些體貼我肉體的話,我不知自己能否站立得住。是神的帶領和保守使我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惡警們見我不為「情」所動,就氣急敗壞地說:「一會給你扎一針,之後你就會瘋瘋癲癲的,然後再給你放了,讓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聽了他們的一番話,我的心一下子揪住了,恐懼再次籠罩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交通過:中共政府一旦抓住教會的負責人,如果毒打折磨仍不招供,他們就會強制給其注射讓人瘋癲的藥物,讓這個人得精神病。想到這裡,我的心怦怦直跳,心想:難道今天我真的要被中共爪牙給折磨成精神病,瘋瘋癲癲地到處亂跑嗎?我越想越害怕,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我趕緊在心裡向神禱告呼求:「全能神啊!中共爪牙要給我注射能讓人瘋癲的藥物,我害怕自己變成瘋子,雖然我知道該為你站住見證,但我心裡特別膽怯害怕,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真實的信心,使我能把生死都交託給你,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這時,我想起主耶穌說過:「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主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這夥惡魔只能殺害我的肉體,卻不能殺害我的靈魂,如果沒有神的許可,即使他們給我注射了讓人瘋癲的藥物,我也不會瘋癲。我又想起神的話說:「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神的話又一次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再懼怕,或死或活、或癲或傻都交在神的手中。此時,我感覺輕鬆了許多。一名惡警把藥和針拿來,威脅我說:「說不說?不說就給你扎針。」我毫無畏懼地說:「隨你便吧,手長在你們身上。」惡警看我沒懼怕,惡狠狠地說:「去把艾滋病菌拿來,給她扎上。」我仍是面無懼色,惡警氣得咬牙切齒地說:「你他媽的,比劉胡蘭還劉胡蘭。」說完便放棄給我扎針了。聽著他們的話,我心中一陣高興,我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最後,惡警們也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他們想要的信息,便灰溜溜地走了。惡警們在我身上無計可施,只好將我送到看守所。

獄警把我送到看守所裡就教唆犯人說:「她是信『東方閃電』的,你們好好照顧她。」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幾個犯人就一擁而上,把我拽到廁所,強行扒光我的衣服,用水盆接滿自來水後不斷往我身上潑,一盆盆冷水潑過來就像石頭砸在我身上一樣,又疼又冷,凍得我渾身直發抖。我蹲在那裡,兩手抱著頭,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後來,一個犯人說:「行了,行了,別澆了,別給澆感冒了。」整治我的犯人聽她這麼一說,才不澆了。當這個犯人得知我五天沒有吃飯,晚飯時給了我半個窩窩頭,我深知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顧念我的軟弱,調動人事物幫助我。神始終與我同在,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憐憫與拯救。

在看守所裡,每天和各種犯人在一起生活,一日三餐都是窩窩頭和兩根鹹蘿蔔條,或者是一碗帶蟲子的菜湯,湯裡找不到幾根菜。一個星期吃一頓細糧,還只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饅頭,根本就吃不飽。每天除了背讀監規,還有幹不完的活(做小工藝品)。因我的手被手銬勒傷再加上電擊導致沒有知覺,工藝品太小我拿不住,根本就完不成繁重的任務量。一次因我沒幹完活,惡警就讓犯人看著我,不讓我睡覺,我還時常被罰值班,一天只能睡四個小時的覺。在此期間,中共惡警還總是提審我,甚至讓兒子給我寫信,誘騙我背叛神,但在神保守帶領下,我一次次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了見證。儘管惡警們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任何證據,還是給我扣了一個「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判我三年勞教。

2005年12月25日,我刑滿釋放。經歷了惡警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和三年黑暗的牢獄生活,使我看清中共就是與神為敵的撒但政權、撒但惡魔,看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中共政府所宣揚的「信仰自由、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欺騙人、蒙蔽人、牢籠人的鬼話,是它掩蓋罪惡行徑的花招!在中共掌權下的中國,根本就沒有人權自由、更不存在公平公義、合法權益。中共逆天而行,倒行逆施,攔阻人信神走人生正道,它是神的仇敵,也是所有神選民的仇敵。

依靠神,生命之光衝破了死陰的轄制

經歷了這場正與邪的較量,我的肉體雖然受了一些苦,但卻讓我明白了不少真理,不但使我看清了中共與神敵對的惡魔實質,更讓我對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智慧有了真實的認識,真實的體嘗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當惡魔殘酷迫害圍攻我時,是神話語及時的開啟與引導作了我堅強的後盾,使我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心志和勇氣;當撒但施行各種詭計試探引誘我背叛神時,是神及時用話語提醒引導,擦亮我的靈眼,使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了見證;當我被惡魔的酷刑折磨得生不如死、命懸一線之時,神的話語作了我生存的根本,賜給我無窮的力量,使我依靠神話語的生命之光衝破了死陰的轄制;當我痛苦無助貧困潦倒時,是神興起周圍人幫助我解決生活上的缺乏,為我排憂解難;當我陷入心靈絕境的時候,神的話一步一步引導我走出黑暗、死亡的幽谷。這一切的一切,使我真實地看到了神美麗善良的實質,只有神最愛人,而撒但惡魔只能敗壞人,殘害人,吞吃人,我立志要徹底背叛老撒但,將心歸給神,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愛神,來還報神對我的拯救之恩。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李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