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的花季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跟著媽媽信耶穌。十五歲時,我和家人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4月的一天,十七歲的我和一個姊妹在一個地方盡本分,凌晨一點,我們正在接待家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只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叫:「開門,開門!」接待家的阿姨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猛地一把將門推開,一擁而入,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我一聽「公安局」三個字,立刻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是為信神的事來抓我們?我也曾聽到過一些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抓捕受迫害的事,莫非今天會臨到我?此時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膽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也求你加給我智慧與該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只見四五個惡警像土匪一樣在屋裡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各個櫃子、箱子、床下等地方都翻了個遍,最後他們搜出了神話書籍和詩歌光盤。帶頭的惡警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信神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去錄個口供登個記。」我心裡一驚,說:「有話在這兒說就行了,我不想跟你們去。」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對我說道:「你不要怕,去錄個口供一會兒就讓你回來。」我信以為真,於是跟著他們上了警車。

沒承想這一去卻成了我的牢獄生活的起點。

一進派出所大院,那幾個惡警就大聲喝斥著讓我下車,他們的臉變得可真快,和之前簡直是判若兩人。到了辦公室,隨後進來了好幾個身材魁梧的警察,站在我的左右兩邊,擺好陣勢後,惡警頭目衝我吼道:「你叫什麼?哪裡人?和你一起出來的共幾個人?」我剛張口說出兩個字,他一個箭步衝上來對著我「啪、啪」就是兩個耳光,一下子把我打懵了。我心想:我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打我?怎麼如此粗暴野蠻,和我想像中的人民警察不一樣呢?接著他又問我多大了,我按實說自己十七歲了,他「啪、啪」又是重重的兩個耳光,罵我胡說八道。後來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分青紅皂白一個勁兒往我臉上搧耳光,直打得我眼冒金星,頭昏腦脹,耳朵嗡嗡作響,臉火燒火燎地疼痛。這下子我終於明白了,這些惡警帶我來根本不是想問我話,而是想藉暴力讓我對他們唯命是從。我想起以前聽弟兄姊妹說過,在這些惡警面前講理是行不通的,只能禍患無窮,今天我真是親身體會到了,所以後來不管他們再問什麼,我都一言不發。他們見我不說話,就對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就不會老實交代!」說著其中一人就朝我胸口狠狠地捶了兩拳,我一個踉蹌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又使勁踢了我兩腳,然後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大聲勒令我跪下,我不從,他就衝著我的膝蓋連踢幾腳,隨著一陣劇痛,我「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又揪住我的頭髮使勁往下拽,然後突然把我的頭髮使勁往後扯讓我仰面朝天,一邊叫罵一邊又狠狠搧了我兩巴掌,我只覺得天旋地轉,就倒在了地上。這時,惡警頭目突然看見了我手腕上的錶,瞪著貪婪的雙眼喝問:「你手上戴的是什麼?」一個警察立馬上前抓住我的手腕強行把錶摘下,給了他的「主子」。看到他們的這些卑鄙行為,我對他們已是萬分痛恨,之後他們再問我話,我都怒目而視、緘口不語,這下更激怒了他們。一個惡警像抓小雞一樣揪住我的領子,把我從地上拎起來,怒吼道:「你還挺厲害,我叫你不說話!」說著又猛地給了我兩拳,我再次被打倒在地。此時我全身疼痛難忍,已無力掙扎,躺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心中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幫惡警還會對我施以怎樣的暴行,你知道我身量小,你也知道我肉體的軟弱,求你保守我,我寧死也不願當猶大背叛你。隨著禱告,神的話在我裡面不斷地開啟: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也使我認識到只有在苦境中才能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今天若不是受這些皮肉之苦,我就不會看到這些惡警的真實面目,就會一直被他們的外表所蒙蔽。今天神來人間這麼艱辛地作工,就是為了讓人得著真理,能分辨黑與白、是與非,懂得正義與邪惡、聖潔與醜陋的區別,知道誰是該恨惡、棄絕的,誰是該敬拜、仰望的。今天我看清了撒但的醜惡嘴臉,只要一息尚存,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邪惡勢力屈服。正在這時我聽見旁邊有人說:「怎麼不動了,不會是死了吧?」之後,有人故意用腳使勁踩碾我的手,並凶惡地吼道:「快起來!我們拉你去另一個地方,到那兒再不說,會有你好受的!」因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並沒有被他們的恐嚇之語嚇倒,心裡作好了與撒但決戰的準備。

隨後,我被押到了縣公安局。來到審訊室,那個惡警頭目帶著兩個隨從圍著我反覆逼問,在我面前踱來踱去,強迫我出賣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見我回答的仍不是他們想聽到的,三人便輪番上陣,在我臉上不停地搧耳光,我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只聽見打在我臉上的「啪啪」聲在這寂靜的深夜顯得格外地響。幾個惡警的手都打疼了,索性用書打,我的嘴裡鹹鹹的,血滴在衣服上,最後打得我都不知道疼了,只感覺臉脹脹的、木木的。最終,惡警們見還是從我口中問不出有價值的線索,就拿出一個電話本,得意地說:「這是從你包裡搜出來的,你不說我們照樣有辦法!」頓時我心裡緊張極了:若電話打通了就會導致弟兄姊妹也被抓,還會牽連到教會,後果不堪設想。此時我想起神的話:全能神是萬事萬物的主宰!只要我們心時時仰望他,進入靈裡面與他相交,我們所要尋求的他都會給我們看見,他的心意必顯明給我們,心裡是喜樂平安,透亮踏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方向與路途,無論到什麼時候,神都是我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救贖。於是我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這些弟兄姊妹。結果他們把那幾個電話號碼挨個撥打了一遍,有的沒人接,有的打不通,最後惡警罵罵咧咧地將電話本摔在桌子上,不再打了。這真是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我不禁向神發出了感謝與讚美。

但是他們並不死心,繼續逼問教會的事,我沒有回答。氣急敗壞之下他們又想出了更損的招來整治我:一個惡警強迫我蹲馬步,胳膊必須抬得與肩平衡,一動不能動。沒過多久,我的腿就開始發抖,胳膊也伸不直了,身體便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來,惡警拿著一根鐵棍虎視眈眈地盯著我,我剛起來腿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棍,痛得我差點跪在地上。在後來的半小時裡,只要我的腿和胳膊稍微一動,他就立馬來上一棍,我不知挨了多少下,由於長時間蹲馬步,我的雙腿腫脹無比,猶如斷裂般疼痛難忍。再到後來我的雙腿抖得更厲害了,牙也一個勁兒地打顫,此時我深感體力不支,險些昏倒。幾個惡警卻像耍猴似的在旁邊冷嘲熱諷,不斷地發出獰笑聲。看到他們醜惡卑鄙的面目,我越發痛恨這夥惡警,於是我「噌」地一下站直身體,大聲對他們說:「我不蹲了,你們就判我死刑吧!今天我豁出去了!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們不成?你們幾個大男人就這點本事,就知道欺負我一個小姑娘。」沒想到我一說完,這夥惡警罵了我一句就停審了。此時我心裡很激動,認識到是神在調動萬有來成全我,當我心裡除去懼怕後,環境也隨之改變了。我從內心真實體會到了神說的「這就是『王的心在耶和華的手中如壟溝的水隨意流轉』,更何況那些無名小卒呢?」這句話的內涵之意,明白了今天神許可撒但的迫害臨到我,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藉此讓我體嘗神話的威力,帶領我衝破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更讓我在險境中學會依靠神、仰望神。

這夥惡警折騰了我大半夜,停審時天也亮了,他們讓我簽字,說要拘留我。之後一個年老的警察假裝慈祥地對我說:「小妹妹,你看你小小年紀,正是花樣年華,你還是趕緊把你所知道的交代清楚,我保證讓他們把你給放了。你有什麼難處儘管跟我說,你看你的臉腫得像麵包一樣,這又是何苦呢?」這時我想起了神的話: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還有聚會時弟兄姊妹說過的,惡警為了達到目的會軟硬兼施,使出各種詭計來誘騙人。想到這兒我對他說:「你別在這兒裝好人,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讓我交代什麼?你們這叫逼供,這叫濫用私刑!」他一聽,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辯解道:「我可一下都沒有打你,是他們打的。」感謝神的帶領與保守,使我又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從縣公安局出來後,我就被他們直接押進了看守所。一進大門就看見高高的圍牆上佈滿了電網,而且四個角上都有像炮樓似的小屋,武警持槍在那裡把守著,讓人感覺陰森恐怖。走過一道又一道的鐵門,我來到了號房,看到冷冰冰的大炕上有幾個用麻布套的破褥子,又黑又髒還散發著濃濃的異味,我不由得泛起一陣陣噁心,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心酸,心想: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簡直就是豬狗的窩。到了吃飯的時間,每個犯人只分到一個小饅頭,酸酸的還半生不熟。雖然我已一天沒有進食,但看到這樣的飯食我實在沒有食慾,再加上臉已被警察打腫了,緊繃繃的像是貼了膠帶,連張口說話都感到疼痛,更別說吃飯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心情很煩悶、很委屈,想到自己竟然要在這裡過如此非人的生活,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就在這時,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神來在污穢之地,默默無聞受人摧殘,受人欺壓,從不反抗,從不對人提過分要求,為人類作一切啊人所需的工作啊:教導、開啟、責備人,話語熬煉人,提醒、勸勉、安慰啊、審判、揭示人啊。哪步都為人生命,都為了潔淨人。雖將人前途、命運挪去,但所作都是為了人,哪步都為了人的生存,都為全人類在地有美好歸宿。揣摩著神的話語,我倍感蒙羞、慚愧。神能從天來到地,從至高處來到至低處,從至尊降卑為渺小的人,聖潔的神來在這污穢骯髒的人間,和敗壞的人相處,這些苦神都默默地忍受了,神受的苦不比我大多了嗎?我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本無尊貴可言,怎麼就不能受這點苦呢?在這個邪惡黑暗的時代,自己若不是有幸蒙神高抬跟隨了神,現在還不知是一種什麼境況,有無性命還未可知,今天就受這點苦還感覺委屈、心酸,不願意接受,真是太沒有良心理智了!想到此,我不再覺得委屈了,裡面也有了些受苦的心志。

半個月過去了,那惡警頭目又來提審我,見我仍是鎮定自若,沒有什麼畏懼,就喊著我的名字喝問道:「老實交代,你還在什麼地方被抓過?你絕對不是第一次進來,否則你怎麼會這麼沉著、老練,一點都不害怕?」聽他這樣一說,我心裡不禁感謝讚美神,是神保守我、加給我膽識,使我在惡警面前毫無畏懼。此時我心裡升起一腔怒火:你們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宗教信仰,無故抓捕、欺壓、殘害信神之人,沒有法規,沒有天理,我信神走正道,又沒犯法,為什麼怕你們?我絕不會屈服於你們這夥邪惡勢力!於是我反駁道:「什麼地方不好玩,沒事我往這裡跑啊,你們這是冤枉我、欺壓我!你們再怎麼逼供、栽贓都沒有用!」那惡警頭目聽罷,氣得鼻子都要冒煙了,大罵道:「你他媽的就是死鴨子嘴硬,你不說,是吧?我判你三年,看你老不老實,我叫你再嘴硬。」此時的我心裡也是氣憤不已,大聲說道:「我還年輕,三年算什麼,一晃我就出來了。」只見那惡警氣得「噌」地一下站起來,對旁邊的爪牙甩下一句:「我審不了啦,你們審吧。」然後摔門而去。那倆爪牙見狀也沒再審我,只是寫完口供讓我簽了字就走了。看著惡警落敗的樣子,我心裡很高興,讚美神得勝撒但!

第二次提審時,他們又換了一個花招,一進門就假意關心我說:「你進來都這麼長時間了,你家裡人怎麼也不來看你呀?他們肯定是不管你了,要不你親自給家裡打個電話,讓他們來看看你。」我當時一聽,心裡酸酸的,很難受,心想:難道爸媽真的不管我了嗎?已經半個月了,他們肯定也知道我被抓的事了,怎麼就忍心讓我在這裡受苦也不來看看我呢?我越想越感到自己很孤獨、無助,想家想父母、渴望自由的心愈發強烈,眼淚不由得在眼眶裡直打轉,但我不想當著這幫惡警的面掉眼淚,心中便禱告神:神啊,現在我感到心裡很難受、很痛苦,也很無助,求你抑制住我的眼淚,我不想讓撒但看到我的軟弱,但此時我摸不著你的心意,求你開啟引導我。禱告後我心頭突然閃出一個意念:這是撒但的詭計,它在挑撥離間,妄想讓我對父母產生看法、產生恨意,最後因承受不了打擊而背叛神;另外,他們讓我通知家裡人,無非就是要我家人拿錢來贖我,達到他們斂財的目的,或是他們知道我家人也都信神,想趁機抓捕他們。這些惡警真是詭計多端,若不是神的開啟,也許我就給家裡打電話了,那我不就間接當了猶大了嗎?於是我暗暗向撒但宣告:可惡的撒但,我偏不讓你的詭計得逞,今後是福是禍我一個人承擔,絕不連累家人,絕不影響我爸媽信神盡本分。同時我在心裡祈求神千萬不要讓父母來看我,免得上了這些惡警的當。然後我若無其事地說:「我不知道家裡人為什麼不來看我,你們想怎樣對待我無所謂!」惡警們無計可施,此後,再沒有提審過我。

一個月過去了。一天,我舅舅突然來看望我,說他正在想辦法,過幾天我就可以出去了。走出會見室,我心裡高興無比,以為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終於可以再見到弟兄姊妹與親人了,牢獄生活,神的命定,花季,熬煉,見證於是我做夢都盼著舅舅來接我,每天都豎著耳朵聽獄警來叫我出去。果真,一週後獄警來叫我了,我的心彷彿都要跳出來,我歡喜地來到會見室。可是當我看到舅舅時,他卻低下頭,好一會兒才沮喪地說:「他們已經定案了,你被判了三年。」我一聽當即就懵了,大腦一片空白,強忍著淚水沒有流出來,後來舅舅都說了些什麼,我好像也聽不到了,我從會見室恍恍惚惚地走出來,腳像灌滿了鉛,每一步都沉重無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回監室的。到了監室,我整個人都癱倒了,心想:這一個多月的非人生活我每天都度日如年,那長長的三年時間要我怎麼熬過去呀?我越想越痛苦,越想越感到前方一片迷茫,淚水控制不住地流下來。但我心裡清楚,此時沒有人能幫得了我,只有神是我唯一的依靠。痛苦中我再次來到神面前,向神傾訴:「神啊,我知道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可此時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樣,我快要崩潰了,感覺自己難以承受三年的牢獄之苦。神啊,求你向我顯明你的心意,也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完全順服你,勇敢地接受這個事實。」這時神的話在我裡面開啟: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啟,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話的開啟引導下,我開始反省認識自己,漸漸發現了自己裡面的缺少,看到自己對神的愛裡有摻雜,對神也沒有絕對的順服。原來自被抓以來,在和那些惡警的較量中,我表現得勇敢而無所畏懼,幾經嚴刑拷打未掉過一滴眼淚,那不是我的真實身量,全是神話加給我的信心和膽量,使我能一次次勝過撒但的試探與圍攻。另一方面我也看到自己看不透惡警的實質,認為中共警方還是講法的,我是未成年人,絕對不會被判刑的,頂多關幾個月,再痛再苦挺一挺、忍一忍就過去了,可萬萬沒想到我卻要在這裡度過三年的非人生活,這時我就不願再繼續受苦、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個不合我想像的結果正好把我的真實身量顯明了。此時我才體會到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神的智慧的確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撒但想藉著判刑來折磨我、徹底擊垮我,但神卻藉此讓我發現自己的缺少,認識自己的不足,以此加給我真實的順服,使我生命長進更快。神的開啟使我絕處逢生,給了我無窮的力量,我心裡一下子敞亮了,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也不再難受了。我立志要效法彼得,一切任神擺佈毫無怨言,坦然面對今後所臨到的一切。

兩個月後我被押送到了勞教所,當我接過判決書簽字時,發現三年的刑期改判成了一年。我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這都是神在擺佈一切,從中看到神對我極大的愛與保守。

在勞教所裡,我看到了惡警們更凶殘、更卑鄙的一面。早上很早我們就要起來幹活,每天的工作任務嚴重超量,天天都得加班加點地幹,有時甚至幾天幾夜連軸轉。有的犯人生了病需要輸液,還得把液體下滴速度調到最快,輸完後馬上就被帶到車間繼續幹活,導致多數犯人來這以後都患上了一些很難治癒的疾病;有的人由於幹活慢,經常受到惡警們的辱罵,那些話簡直不堪入耳;有的人幹活時違了規,就要被上刑,比如「上繩」,就是讓人跪在地上,雙手從後背用繩子提到脖子上,有的則用鐵鏈綁在樹上如同拴一條狗,還要用皮鞭狠勁地抽打;有的人因不堪忍受這非人的折磨想絕食輕生,惡警就把人的四肢都用手銬銬上,再死死地按住其身體,強行下胃管、灌漿,他們怕這些犯人死掉並不是憐惜生命,而是怕損失了他們的廉價勞動力。獄警們的罪惡行徑真是數不勝數,慘不忍睹的暴力、血腥事件不勝枚舉,讓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中共政黨就是靈界撒但的化身,是最大的鬼頭魔王,它統治下的監獄就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記得在對我刑訊的辦公室牆上赫然寫著「不准隨便打人、濫用私刑,更不能屈打成招」,而他們的實際所為卻公然反之,對我一個尚未成年的小女孩竟隨意毆打、濫用私刑,而且判我刑是因為我信神。這一切讓我看清了中共政黨粉飾太平矇騙百姓所使用的花招。正如神的話所說: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了惡警的迫害,我對這段神話心服口服,也有了一些真切的認識與體會,也在勞教所裡親眼目睹了各式各樣人的醜態,看到了那些會溜鬚拍馬、見風使舵的人巴結隊長討得其歡心的醜惡嘴臉;看到了那些凶惡強暴的人橫行於世欺壓弱小的惡鬼面目……對於沒有步入過社會的我來說,在這一年的牢獄生活中,我終於看清了這個人類的敗壞,見識了人心的奸詐,體嘗了人間的險惡,也對正與反、黑與白、是與非、善與惡、偉大與卑鄙有了分辨,看清了撒但是醜陋的、邪惡的、凶殘的,唯有神是聖潔、正義的象徵,是美麗、善良的象徵,唯有神是愛、是拯救。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我很快度過了一年的難忘歲月。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在這段牢獄生活裡我的肉體受了一些苦,但神用他的話語帶領、引導我,使我的生命得以長大。感謝神的命定,我能走上這條人生正道,是神對我最大的恩典與祝福,我願一生跟隨神、敬拜神!

推薦閱讀: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延伸閱讀
靈修分享-試煉臨到尋求禱告神才能站住見證 無論什麼樣的試煉臨到,你記住嘍,有這麼三條最關鍵:第一,任何災難、試煉臨到都是神許可的,你應該順服,這是絕對的,你別考慮這個災難臨到有沒有道理,人的道理、觀念行不通,你老用人的觀念來琢磨這個事,那你琢磨不通,這是神許可的,都有神的美意,你應該順服,什麼話都不要說,你先得有順服,別忙於表態,先順服,這...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全能神,在傳福音中才親身經歷了主耶穌說的話:「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
母親和警察兒子 傍晚,趙阿姨坐在窗前看神的話,眼睛定格在一段話上:「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著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沒有枕頭之地,沒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著他要作的工作:說話發...
從朦朧中甦醒(下) 因我有這樣的看法,王姊妹說:「在末世的今天,主耶穌早已重返肉身作了新的工作,凡接受神末世新工作的人才是在聖靈流中的人,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除此之外都是被聖靈作工淘汰的人,這方面的真理我們看看全能神的話就更加明白了。全能神說:『凡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都有聖靈的同在與管教,不在聖靈流中的人則都在撒但的掌管之...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