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綫作圖

菜單

神根據什麽定規人的結局?

相關神話語: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毁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毁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毁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并没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毁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并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毁滅都是由其實質决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説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决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現在有許多人對以後人類的歸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説的話,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毁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毁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并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并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并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并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着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净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人衡量人的標準是根據其行為,行為善的則是義人,行為惡劣的便是惡人;神衡量人的標準則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順服神,順服神的是義人,不順服神的是仇敵、是惡者,不管其行為好壞,也不論其言語對錯。有的人想用善行來獲得以後美好的歸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語來收買以後美好的歸宿,人都錯認為神是看人的行為或聽人的言語來定人的結局,所以,有許多人就想藉此來騙得一時的恩典。在以後的安息中存活下來的人都是經過苦難之日而且為神作了見證的人,都是盡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順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機會來免去真理的實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來的人。對所有人的結局的安排都有合適的標準,并不只按其言行來决定,也不按其一個時期的行為來决定,决不會因為一個人曾為神效力就對其一切惡行進行寬大的處理,也不因其曾為神一時的花費而對其免去死亡的處理,没有一個人能逃脱其惡的報應,也没有一個人能將其惡行掩蓋從而逃脱滅亡之苦。人若真能盡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對神永遠忠心,不講報酬,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若人在看見福氣時對神忠心,看不見福氣時對神就失去了忠心,這樣的曾經一度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終仍不能為神作見證,仍不能盡到自己應盡的本分,這樣的人仍是滅亡的對象。總之,惡人不能存活到永遠,也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義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在神的末世作工中,神是根據人的表現來定人結局,但這個表現究竟指什麽,你們知不知道?你們認為的表現是指做事時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其實不是指這個。這個表現是指你能不能實行真理,在盡本分時能否有忠心,也指你信神的觀點、對神的態度、受苦的心志、接受審判與修理對付的態度,還有你變化的程度與你有多少嚴重的過犯,這些綜合起來就是你這個人的表現了。這個表現不是指你最大限度地流露多少敗壞性情,而是指你信神有多少成果,有多少真實的變化。要是按人的本性實質流露多少敗壞來定人的結局,那就没有一個人能蒙拯救了,因為人類都是敗壞至深,都有撒但的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但神要拯救的人只是能接受真理、能順服神作工的人,不管人流露敗壞多少,最終能接受真理,能有真實變化、真實悔改,就是蒙神拯救的人,這才完全顯明神的公義。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神以人的表現定人結局的内涵之意》

人是得福是受禍都是按着其本人的實質而定的,并不是根據别人與自己共同的實質而定的,在國度裏根本没有這樣的説法,没有這樣的規定。一個人能在最終活下來是因其達到了神的要求,一個人若不能在最終的安息中存活下來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滿足神的要求。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歸宿,這歸宿都是根據其本身的實質而定的,與别人根本没有一點關係。兒女的惡行不能加在父母的身上,兒女的義父母也不能分享;父母的惡行不能加在兒女的身上,父母的義兒女也不能分享。各人擔當各人的罪,各人享受各人的福,誰也不能代替誰,這是公義。在人看,若是父母得福那兒女就能得福,若是兒女作惡那父母就得抵罪,這是人的意思,是人的作法,并不是神的意思。每個人的結局都是按其所行出來的實質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適。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擔當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懲罰,這是絶對的。父母疼愛兒女并不能代表兒女行義,兒女孝順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義,這就是「兩個人在田裏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的真意。没有一個人能因其太愛兒女而將作惡的兒女帶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個人因行義能將其妻子(或丈夫)帶入安息之中,這是行政中的規定,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例外。行義的總歸是行義的,作惡的總歸是作惡的;行義的總歸是能存活下來的,作惡的總歸是滅亡的對象;聖潔的就是聖潔的,并不是污穢的,污穢的就是污穢的,并没有一點聖潔的成分;毁滅的是所有的惡人,存活的是所有的義人,哪怕作惡的人的兒女是行義的,哪怕義人的父母是作惡的。信的丈夫與不信的妻子本無關係,信的兒女與不信的父母并無關係,是不相合的兩類,在未進入安息之中有肉體的親情,但進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體親情之説了。盡本分的與不盡本分的本是仇敵,愛神的與恨神的本是敵對的,進入安息之中的與被毁滅的是不可相合的兩類受造之物。盡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來的,不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將是被毁滅的,而且都是到永遠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達到我拯救人的目的。我將我要拯救的人分批召集回來歸在我的家中,然後讓所有的這些人都接受我在末世的作工,在此同時將人都劃分類别,之後按着各人所行的來賞罰各人,這是我的作工步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現在是我擬定每個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開始作人工作的階段,我將每個人的言語、行為以及每一個人的跟隨歷程與原有屬性或其最終的表現都一一列記在我的記事册上,這樣,無論怎樣的人都難逃我的手,都會按着我的分布而各從其類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着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什麽是審判,什麽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没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没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却總不能被潔净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弃,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毁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着死尸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册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衆,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换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衆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結晶。而那些并不能歸于神所劃分類别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麽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説的都對你們説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决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