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什麽是順服神?順服神有哪些具體表現?

相關神話語:

神造了人類,把人類放到地上帶領到今天,後來又拯救了人類,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到末了他還得征服人類,徹底把人類拯救出來,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從始到終作的就是這個工作,恢復人原有的形象,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要建立他的國度,要恢復人原有的模樣,就是指恢復他在地上的權柄,恢復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間的權柄。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没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却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脱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最終將那些悖逆之子徹底毁滅也是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没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着,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毁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毁滅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毁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標志。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神在每個時代作工都不一樣,如果這一段作工你順服得好,下一段作工順服得不好,或者説不能順服,那神就離弃你;神走這個台階你跟上了,走下一個台階你還得跟上,這才是順服聖靈的人。你信神就得做到始終如一地順服,不是高興了就順服,不高興了就不順服,這樣的順服神不稱許。如果我交通新的作工你跟不上來,還持守以前那個説法,那你生命能有長進嗎?神作工是藉着説話供應你,你順服而且也接受了,聖靈必作工在你身上。我怎麽説話聖靈就怎麽作,你們按着我説的去做,聖靈馬上就作工在你身上。我釋放新亮光讓你們看見,把你們都帶入現時的亮光裏,你進入現時亮光裏,聖靈馬上就作工在你身上。有的人不服氣,説:「我就不按你那個去實行。」那我説你現在就没路了,枯乾了,没生命了。所以説,經歷性情變化,跟上現時的亮光最關鍵。聖靈不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會中作工,説不定在誰身上作,這一段時間在你身上作,你經歷了,下一段時間在他身上作,你趕緊跟隨,越跟隨現時的亮光生命越能長大。不管什麽樣的人,只要是聖靈作的你都跟隨,從你的經歷中去實際體驗他的經歷,你又得着更高的東西,這樣實行長進更快,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長進的一個途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人能放下宗教觀念就不用頭腦衡量神現在的説話作工了,而是直接順服,即使神現在的作工明顯地和以往的作工是不同的,但你却能够放下以往的觀點,而直接順服今天神的作工。你若能認識到不管以前神怎麽作,但是要以現在神的作工為主要,這樣,你就是一個放下觀念的人,你就是一個順服神的人,就是能够順服神的話、順服神的作工、跟上神脚踪的人,這是真實順服神的人。你對神的作工不分析、不研究,似乎以往的作工神「忘」了,你也「忘」了,現在是現在,以往是以往,以前神作的神現在既然不要了,那你也就不挂念了,這才是完全順服神的人,完全放下宗教觀念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順服神的作工得有實際,有活出,不是在外表順服就可蒙神稱許的,也不是只順服神話的外表却不追求性情變化就能達到合神的心意。順服神與順服神的作工本是一個意思,若只順服神却不順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稱為順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順服而是外表阿諛奉承的人更不能稱為順服的人。真心順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着,而且能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作工,這才是真心順服神的人。這樣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認識,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變化,這樣的人才是蒙稱許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變化的人。蒙神稱許的人是甘心順服神的人,也是甘心順服神説話作工的人,這樣的人才是對的人,才是真心要神的人,才是真心尋求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在神道成肉身期間,他要求人的順服不是像人想象的不論斷、不抵擋,而是要求人能將他的話作為人的生活原則,作為人的生存根基,絶對地實行出他話的實質,絶對地滿足他的心意。要求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一方面指實行他的話,一方面指能順服他的正常與實際,而且都是絶對的。達到這兩方面的人都是有真實愛神之心的人,都是被神得着的人,都是愛神如愛自己生命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對待神、道成的肉身、真理這三者,人應該具備什麽樣的態度?能够聽話、順服,這是最簡單不過的一件事。聽完之後從心裏接受,接受不了的自己再尋求,一直達到能够完全接受,接受之後緊接着就得順服。順服是什麽意思?就是得去落實。你别聽完之後就没事了,表面答應記在本上了,文字上是記住了,耳朵是聽到了,心裏却没有,到做的時候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記在本上的那些話就抛到腦後去了,不當回事,這就不是順服。真正的順服是用心聽、用心領會,就是真實地接受,當成任務、當成命令去接受,當成義不容辭的一種責任去接受,不是光在心裏接受就完事了,得把它變成實際落實下去。你兩條腿所走的路,所奔波的目標、方向都是你聆聽到的神的要求,你手中所做的,你心裏所想的、心思所琢磨的,所要付出的代價都是為着神所要求你做的那件事情,這就叫落實。順服的言外之意是什麽?執行、落實,把它變成現實。你把神所説的話、神的要求記到紙上,用文字記載下來了,心裏却没有,到做的時候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從外表看這件事情你是做了,但你是按照自己的原則去做的,這就不是聽話、順服,這是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這叫悖逆。

——摘自《揭示敵基督·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挪亞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時候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麽,不知道神要作成什麽,神只是給他一個囑咐,吩咐他當做的事,而没有太多的解釋,他就照着去做了,他并没有在私下裏揣測神的意思,他對神没有對抗,也没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顆單純、簡單的心去照做,神讓做什麽他就做什麽,順服、聽神的話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對待神的托付就這麽直截了當,就這麽簡單。他的實質——他行為的實質是順服,没有猜疑,没有對抗,更不考慮個人的利益與得失,而且當神説用洪水滅世的時候,他不問時間,也不探底,更不問神到底怎麽毁滅這個世界,他只是按着神吩咐的去做,神讓怎麽造,用什麽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這兒説完他那兒馬上就行動。他是按着滿足神的這樣一個態度照着神的吩咐去做的。他是為了自己躲避灾難嗎?不是。他問過神還有多長時間滅世了嗎?没有。那他問没問神,或者是他是否知道造這方舟要花多長時間嗎?他也不知道。在他那兒就是簡單的順服、聽話、照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律法時代,神説要賜給亞伯拉罕一個兒子,亞伯拉罕當時説什麽了?他什麽也没説,他相信神所説的必定能成就,這就是亞伯拉罕的態度。他論斷了嗎?他嗤笑了嗎?他背後做任何事了嗎?(没有。)這就叫順服,這就叫守住本位,守住本分。他妻子撒拉呢,她對待神的態度是什麽?質疑,嗤笑,不相信,還評判,還有小動作,將她的使女給了亞伯拉罕作妾,最後就弄出那麽多荒唐事,這就是出于人意。撒拉就没有守住自己的本位,她對神産生質疑,不相信。她的不相信是因為什麽?有幾個原因、背景,一個是亞伯拉罕的歲數已經很大了,另一個是她自己的年齡也很大,已經没有生育能力了,這幾樣凑在一起,她就認為神所説的是不可能的事,是騙小孩玩的。她没把神説的話當成真理來接受、相信,而是當成一句謊話、戲言,這個態度對不對?把神的話當成騙子的謊言,這是不是對待造物主該有的態度?(不是。)就因為她把神的話當成戲言,當成騙子的謊言,没當成真理,她不相信神所説的,也不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所以後續就産生了一系列的後果,這一系列的後果都是出于人意,出于她的不相信。她的意思是,「這事神能作成嗎?神要是作不成,我得做點什麽,好成就神這句話。」她裏面有誤解,有評判,有揣測,有質疑,統統綜合起來就是一個有敗壞性情的人對神的悖逆行為。亞伯拉罕没做這些事,所以這個祝福是神賜給亞伯拉罕的,神看到亞伯拉罕敬畏神的心,看到他的忠心、他對神的態度,神要賜給他一個兒子,讓他成為萬國之父,這是給亞伯拉罕的應許,撒拉就是偏得。所以説,順服這很重要。順服裏面有没有質疑?如果有質疑算不算真實的順服?如果有分析、有評判算不算?(不算。)如果想抓把柄就更不算了。那順服裏面有哪些表現、行為、流露能完全説明是真實的順服呢?(相信。)真實的相信這是一項,對神所説的、所作的得有一個正確的領受,肯定神作的是對的,是真理,不用質疑,不用再問旁人,也不用自己在心裏盤算、分析,這是一方面的順服。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如果是人做的,可以看看是哪個人做的,這個人的背景、人品怎麽樣,得分析分析。如果是從神來的,是神作的,就得趕緊捂口,别質疑,别畫問號,全部接受過來。接下來該怎麽辦呢?這裏面有一些真理人不太明白,跟神有距離,雖然是相信了,也能順服下來,也能承認是神作的,但還帶點道理的性質,心裏不踏實。這時人就該尋求了,「這裏面有什麽真理呢?我的想法錯在哪兒?跟神之間的距離是怎麽産生的?自己的哪些觀點跟神所説的有衝突?」能尋求這些事,這就是順服的一種態度與實行。有些人嘴上説順服,過後一臨到事,「誰知道神怎麽作呀,咱一個受造之物也干涉不着,神愛怎麽作就怎麽作吧!」這是不是順服?這是什麽態度?不想盡責任,對神所作的漠不關心,愛搭不理。亞伯拉罕能順服是因為他守住了幾樣原則,他心裏堅信神所説的必定成就、必定應驗,是百分之百的,所以他就不質疑,不作任何的評價,也不做任何的小動作,這就是亞伯拉罕順服的表現。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

在人看,神作很多事讓人難以理解,甚至不可思議。當神想擺布一個人的時候,這個「擺布」在人那兒很多時候是不合人觀念的,也是讓人難以理解的,但是就這個「不合人觀念」「難以理解」正是神對人的試煉也是對人的考驗。而在亞伯拉罕身上就能表現出對神的順服,這就是他能够滿足神要求的一個最基本的條件。在這個時候,就是亞伯拉罕能順服神的要求——將以撒獻上的時候,神對人類,就是對他所選的亞伯拉罕此人才真正地放心了,真正地有一個認可了,神確定了他自己選的這個人物是可以擔當他應許、擔當他接下來的經營計劃的一個必不可少的領頭人物。雖然這個事情僅僅是個試煉、考驗而已,但是在神那兒已經感覺到了欣慰,感覺到了人給他的愛,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從人來的安慰。在亞伯拉罕舉刀要殺以撒的那一刹那,神是不是制止了亞伯拉罕的行為?神没有讓亞伯拉罕獻以撒,因為神根本就没打算要取以撒的性命,所以,神及時地制止了亞伯拉罕的行為。在神看,亞伯拉罕的順服已經得住考驗了,他所作的已足够了,神在他要作的事上已經看到了結果。這個結果是不是神滿意的?可以説這個結果是神滿意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所期望看到的,這真不真實?雖然説神在不同的背景之下用不同的方式試驗每一個人,但是在亞伯拉罕身上神看到了他所要的,看到亞伯拉罕的心是真實的,他的順服是無條件的,這個「無條件」正是神所要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没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説你能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順服神,不能真正地愛神,這樣你不僅没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還會被神定罪,因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順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實行真理,不注重認識自己,對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認識,而且你對造物主不是順服也不是愛,你是一個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説就這樣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没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説明你被神得着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没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毁謗,没觀念,没有别的存心,這樣神就得着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没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説的話,能够實行他所説的話,能够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够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着他的這些話被他得着。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着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没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着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觀念,對你就是個試煉,如果符合你的觀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煉了,就因着他的作工太實際,不符合你的觀念,需要你放下觀念,所以説對你是一個試煉。因着神的實際,所有的人都處在試煉之中,他作工實際,不超然,實際的説話、實際的發聲你認識透了,没有一點觀念,而且他作工越實際你越能真實愛他,這樣你就被神得着了。神得着的一班人是認識神的人,也就是認識神的實際的人,更是能對神的實際作工順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