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什麽是不信派?

相關神話語: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説話,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説,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在神心裏有一部分人的信從來没有被認可,就是説,神不承認這部分人是神的跟隨者,因為神不稱許他的信。這部分人不管跟隨神多少年,他們的思想觀點從來没有改變過,他們與外邦人一樣持守着外邦人的處世原則與方式,持守着外邦人一樣的生存法則與信念。他們從來就不接受神的話作生命,從來就不相信神的話是真理,從來就不打算接受神的拯救,也不承認神是他的神。他們只把信神作為一種業餘的愛好,只把神當作一種精神寄托,所以他們不屑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實質。可以説,真正的神的一切都與他們毫不相干,他們不想關心,懶得搭理。因為在他們的内心深處有一個强烈的聲音總在告訴他們:神看不見摸不着,神是不存在的。他們認為了解這樣一位神那是在白搭功夫,是在玩弄自己,只在口頭上承認不作任何的表態,也不付出任何實際的行動,那才是真聰明。神是怎麽看待這部分人的?神把他們看為外邦人。有些人説了:「外邦人能讀神話嗎?能盡本分嗎?能説為神活這話嗎?」人往往看到的都是人外表的表現,却看不到人的實質,而神不看人外表的表現,只看人的内心實質。所以對待這些人神才有了這樣的態度,有了這樣的定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有許多人口頭上信神贊美神,心裏并不喜愛神所説的這些話,對真理不感興趣,他心裏總是認為還是按照撒但哲學、世界各種學説活着才是正常人,才能保護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活着才有價值,這是不是信神跟隨神的人?凡屬偉人、名人的話説得都特别有哲理,特别能迷惑人,你把它當成真理,當成座右銘來守着,而對神的話,對神最普通的一句話,讓你做誠實人,讓你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守住自己的本位,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踏踏實實做人,這話你實行不出來,你不當作真理,你就不是跟隨神的人。你説你實行出來了,神要是跟你求真,問你:「你實行出什麽了?你實行的那些話是誰説的?你守住的原則是根據什麽?」你不是根據神的話,那你就是根據撒但的話,你活出的是撒但的話,還説你實行真理了,還説你滿足神了,這是不是褻瀆神?神説讓人做誠實人,有些人不琢磨做誠實人都包括哪些,做誠實人該怎麽實行,哪些活出、流露是不誠實的,哪些活出、流露是誠實的,他不在神話上揣摩真理的實質,而是找外邦的書讀,他一看「這話好啊,比神的話還好,『老實人常在』,這不是跟神話一樣嘛,這也是真理呀!」他就守這個話了。他守這話活出的是什麽?能不能活出真理的實際?這樣的人是不是挺多呀?學點知識,看過幾本書,長點見識,再聽一些名言、民間的諺語,就把這些當成真理了,按着這些去做,運用到本分當中,運用到信神的生活當中,還以為滿足神的心了,這是不是偷梁换柱?這是不是搞欺騙?這對神是褻瀆啊!這些事在人身上都不少。把民間那些好聽的話、對的道理都當成真理來守,把神的話放在一邊不搭理,讀多少遍也不往心裏去,没把神的話當成真理,這是不是信神的人?是不是跟隨神的人?這樣的人是在信教,還在跟隨撒但呢!在他心裏認為撒但説的那些話有哲理,太有深意了,太經典了,是至理名言,不管放弃什麽那些話都不能放弃,把那些話放弃就像没命了似的,就像把他的心挖空了似的,這是什麽人?這是跟隨撒但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真心信神的人都是有良心知覺的人,相信神的話是真理,相信神所作的事都是對的,是對人有益處的,如果做錯事違背真理,内心深處會有責備、虧欠和痛苦的感覺。不是真信神的人,先不説他們有没有良心知覺,先説説他們對待神的存在與否還有他們對待神的話是什麽態度。首先,他們對待神的存在與否是什麽觀點?「你們説神存在,在哪兒啊?我没看見。神到底存不存在我不知道,反正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他是這個觀點。但是又琢磨琢磨,「這麽多人都信,都作見證,那可能有神,但願有吧,要是有我可就占着便宜、得着福了,可就押對寶了。」他是帶着押寶、賭一把的心態來凑熱鬧,覺得也不算吃虧。他對神的存在與否是這樣一種觀點與態度,「神到底存不存在?感覺不到。神到底在哪兒?不太清楚。這麽多人作見證是真是假啊?也不太清楚。」他心裏都是問號,他確定不了,就這麽懷疑着。帶着這種懷疑的心態與不確定的觀點,當神説話、發表真理的時候,他對待神的話是什麽態度?他把神的話當真理了嗎?偶爾感興趣聽一聽,琢磨琢磨,「這些話是真理嗎?説這些話有權柄、有能力,我怎麽没聽出來也没感覺到呢?説這些話能改變人,怎麽就没改變我呢?我還是那麽貪吃、貪睡,脾氣還是那麽暴躁,我的能耐也没長呀,大紅龍迫害的時候我還是害怕,我也没變成超人啊。説神話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正面事物是什麽?就是讓人做好人、做誠實人。誠實人那不就是傻子嘛。讓人做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那就是作惡的時候得收斂,得束縛住手脚,别幹壞事,有幾個人能做到啊?按人的本性就得幹壞事,就得自私,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個世界誰也不會為你着想,只有自己為自己着想,命運得把握在自己手裏,幸福得靠自己去争取。如果都按神話説的去實行,敬畏神遠離惡,那這個世界的人不都成清心寡欲的和尚、尼姑了嗎?那人活着還有什麽意思?」這是不是他們内心深處對待真理的態度?「人不為自己争、不為自己搶,不為名利活着,這一輩子還有什麽意思?」這就是這類人——不信派的觀點,不信派對待真理就是這樣一種心態,在他心裏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神的話與真理不是等號,真理與生命也不是等號。在他内心深處,什麽是真理?能讓他變得超然,變得有能力、有恩賜,能讓他肉體受益、生活更幸福,能讓他最大程度地獲利,這才是真理。他覺得:神這些話太普通了,不值得一提,都是些平常的小話,讓人做誠實人、敬畏神遠離惡,讓人脱去敗壞性情,這太難了,没有人能達到!人都不是活在真空裏,都有七情六欲,没有人能活出這些話來。他們不相信神的話是真理,不相信神的話是生命,更不相信神的話能改變人類的命運,也不相信神的話能變化人的敗壞性情,能使人脱去敗壞性情,這就是他們對待神話的態度。所以,在他們内心深處,他們從來不接受神的話是真理,也從來不把神的話當成真理來接受。總而言之,就是他們不接受神的話作他們的生命,作他們生活、做人的方向、目標。不接受神的話是真理的人,能不能相信神的存在?是不是真實相信神的存在?(不是。)不相信神存在的人能不能相信這個世界還有真理?不相信真理存在的人能不能相信人類能蒙拯救?(不能。)這些都不相信,那他們能不能相信神道成肉身這一事實呢?能不能相信神的經營計劃呢?(不能。)這就是徹徹底底的不信派。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本分最起碼得具備良心》

有的人崇拜名人、偉人,總懷疑神的話到底能不能拯救人,總認為只有名人、傳人的話有分量、有水平,心裏總想:「你看我們國家的首腦多威風啊!你看我們國家一開什麽會,那陣勢,那氣場,那個派頭,神家哪一點能比得上啊!」你看神家哪兒也比不上外邦,神家不如任何一個國家,神家這些人不如任何一個團體,神家的行政不如任何一個國家的制度、法律,你心裏總這樣想,那你還信神幹什麽?你到底怎麽看待神發表的一切話語?你怎麽看待神在主宰一切?你除了没有敬畏,還没有尊重,這是不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是不是應該趕緊請他出去?(是。)他要是不出去怎麽辦哪?趕緊趕他走,往外轟,像轟臭蒼蠅似的。神家是真理掌權,神掌權,按真理原則辦事,這樣的人就該轟走。你們願不願意這樣的不信派混在你們中間,説是信神的,還這麽小瞧神家、藐視神?(不願意。)所以説得趕緊把他清出去,不管他能耐多大也得往外轟。這是不是不客氣、没愛心哪?(不是。)這是按原則辦事。我説這些話是什麽意思呢?無論你的身量有多大,無論你追求真理的心志有多大、你對神有没有信心,有一點是確定無疑的,基督、神是真理、道路、生命,這是永遠不能改變的,在每個人的心裏這應該是他的磐石,是他信神最牢固的基礎,這一點在你心裏應該是確定無疑的。如果你連這個都懷疑,你就不配在神家呆着。有些人説:「我們的民族是偉大的民族,我們這個人種是高尚的人種,我們的民族、我們的風俗、我們的文化高尚無比,比基督説的話、比真理還高尚。」這是不是不信派的聲音?這就是不信派的聲音,這樣的人就得往外清,不留。有時候人有一時的情形或者想法,但是他對神的信是真實的,這樣的人有些愚昧,或者看不透事,或者受迷惑,或者因為不明白真理,一時愚昧説點糊塗話,或者有點糊塗的表現,這是敗壞性情導致的,是愚昧無知、不明白真理導致的,但他不是不信派這類人,這就需要明白真理、需要交通真理來解决這些問題。有些人就是不信派這類人,這就不是神家的人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心、盡意、盡性盡好本分才有人樣》

信神最主要得明白一個事實,信神不是只相信神的名,更不是信自己想象的渺茫的神,得相信神是實際的,相信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相信神主宰人類的命運、主宰你的命運這一事實。那怎麽算是相信呢?是不是還有人該實際配合、實行的那一面?比如説,有的人臨到一個環境給他帶來點攪擾,帶來點心靈上小小的波動,他就琢磨了,「今天臨到這事就怨某某,要不是他瞎挑毛病,這事也不會這麽尷尬」。他從多方面找原因,最後把責任都推到别人身上,自己就心安理得了,認為問題解决了,難處没了。這種解决問題的方式怎麽樣?能不能得着真理?是不是順服神的態度?這是站在什麽角度、用什麽方式來信神呢?他是不是把「神主宰人類的命運,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這句話運用到現實生活當中了呢?他用人的頭腦分析這個事,用人的辦法解决這個事,這是不是在相信神的主宰,在順服神所主宰安排的人事物呢?(不是。)首先,臨到這事他没有順服,其次,他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人事物當中,他不能從神領受,只看事物的外表,只看環境的外表,然後用人的頭腦去分析,用人的辦法去解决。這個錯誤大不大?(大。)大在哪兒啊?他不相信神主宰這一切,他認為「什麽事都是神主宰?這麽多事神能主宰得過來嗎?什麽神主宰?那是瞎套,這事就不是,這事例外!」這事也例外,那事也例外,在他眼中看,所有的事都例外,没有一件事是神主宰的,都是人為的,這還是信神嗎?信神的實質在這裏體現出來了嗎?他不相信神能主宰一切,不相信神能擺設萬事萬物、擺設所有的環境,他不能從神領受,他覺着這些環境都是偶然發生的,都是人為的,不是神擺設的。那他這個信的實質是什麽?這是不信派呀!不信派的觀點就是什麽事都不從神領受,而是用人的觀點、人的頭腦、人的辦法來挖空心思、絞盡腦汁地去應對,這就是不信派的作法。以後你們遇到這類人就得長分辨。屬于不信派的人臨到事善于動頭腦、動心思,總是一個勁兒地研究,用人的辦法解决,就愛講道理,根據撒但哲學或者根據法律,就是不相信神的話是真理,更不相信無論什麽事都是神主宰的,都是神作的。他從來不從神領受任何一個神所擺設的環境,任何一件發生在身邊的事,平時口口聲聲説相信人的命運在神手中,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臨到事却不這麽認為,不這麽領受,也從來不這麽順服,這就是不信派。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依靠神才能解决敗壞性情》

有些人臨到事常常鑽人鑽事,這就是大問題。他總認為是别人跟他過不去,是别人有意刁難他,或者是這個人怎麽不好,這是不是偏差?他不在真理上下功夫,總要在人面前或者在人中間找回面子、討回説法,總想用人的辦法擺平這些事,這是人生命進入中最大的攔阻。你這樣做,你這樣實行、這樣信神永遠得不着真理,因為你總也不來到神面前。你總也不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給你擺設的這一切,總不用真理來解决這一切,而是總想用人的辦法解决,這樣在神看,你這個人離神太遠,不但你的心離神遠,你整個人就不是活在神面前了。鑽人鑽事的人在神看就是這樣。有的人伶牙俐齒,思維敏捷,他覺得,「我能説會道,在人中間大家都挺羡慕、佩服我,也都挺高抬我,一般人都服我」,這有用嗎?你在人中間的威信是樹立起來了,但是你在神面前神從來就不搭理你,神説你這個人是個不信派,你是仇視真理的人。你在人中間處得八面見光,什麽人都能擺平,你很會處事,跟什麽人都能處得來,最後在神那兒神給你一句這樣的評價你就完了,你没結局了,就把你定型了。神説:「這是不信派,打着信神的旗號來得福了,這個人仇視真理,從來不在真理上下功夫,也從來不接受真理。」這樣的評價怎麽樣?是不是你們想要的?肯定不是。也可能有的人不在乎,説:「無所謂,反正我們也看不着神,我們最現實的問題就是跟身邊的人相處,這關係要是處不好的話,那在人群中就不好混了。最起碼得跟這些人都混熟了,把他們擺平了,以後的事再説。」這還是不是信神的人了?(不是。)人得常常活在神面前,時時事事都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最終得讓神説,「你這人是喜愛真理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神所悦納的,神看到了你的心,也看到了你的行為」。這個評價怎麽樣?這樣的人才能得着神的稱許。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

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對神心存敬畏,也就不能遠離惡,這是連帶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約束,你就能達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蕩的事,不做神所厭憎的事,不説没理智的話。你接受神鑒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惡事,這樣是不是就遠離惡了?你信神心裏常常處在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到底心裏有没有神不知道,心裏想做什麽不知道,你不能安静在神面前,臨到事也不禱告,也不尋求真理,常常憑己意做,憑撒但性情活着,暴露自己的狂妄性情,不接受神對你的鑒察,也不接受神對你的管教,你也没有順服的心,這樣的人他的心常常是活在撒但面前,被撒但掌控,被敗壞性情控制。所以説,這樣的人對神没有絲毫的敬畏,根本達不到遠離惡,他就是没做惡事,心裏想的也都是惡,都是與真理無關的,也是違背真理的。那這樣的人是不是根本就與神無關呢?他們雖然是在神的主宰之下,但是他們從來没有到神面前去報過到,從來没有把神當神待,從來没有把神當成主宰他的造物主待,從來没有承認神是他的神、他的主,他也從來不打算用心去敬拜神。這樣的人不懂得什麽是敬畏神,他們把做惡事當成自己的權利,説,「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我的事歸我自己管,誰也别想説了算」,而把信神當作一種口頭禪、一種儀式,這是不是不信派呀?這就是不信派!在神心裏稱這些人為什麽?這些人終日所思想的全都是惡,是神家中的敗類,神不承認這樣的人是神家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有一部分人不喜歡真理,更不喜歡審判,而是喜歡勢力,喜歡錢財,這樣的人稱為勢力派。他們專門找那些在世上有勢力的派别,專門尋找從神學院出來的牧師、教師,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裏説着為神花費的字句,眼睛却專注着大牧師、大教師,對基督則是不屑一顧。他們的心裏充滿了名利、榮譽,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樣一個小小的人就能將這麽多人征服,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能將人成全,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些塵土糞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選民。他們認為若是這些人是神拯救的對象,那天地就顛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們認為若是神揀選這些人來成全,那麽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們的觀點中摻雜着不信的成分,豈止是不信,他們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禽獸。因為他們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勢力,他們看重的是龐大的集團、派别,對于基督所帶領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裏,他們根本就是那些與基督、與真理、與生命背道而馳的背叛者。

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愛基督的可愛、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歡那些與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蕩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獵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願意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是願意投入那些任意妄為的敵基督的懷中,儘管他們供應你的只是肉體,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們,向着他們的名譽,向着他們的地位,向着他們的勢力,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説你并没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着,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遠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遠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為他太普通了,因為他的權勢太小了,因為他太不高大了。

總之,我説那些并不注重真理的人都是不信派,都是真理的背叛者,這樣的人永遠都不會得着基督的稱許。現在你找出在你身上有多少不信的成分了嗎?找出多少背叛基督的成分了嗎?我勸你既然選擇了真理的道,就應該全身心都投入,不要三心二意,不要摇摇晃晃。你應明白神不屬世界,神不屬哪一個人,而是屬于每一個真正信他的人,屬于每一個敬拜他的人,屬于所有對他赤心赤膽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