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為什麼黑暗邪惡,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毀滅了?

1)世界為什麼黑暗邪惡?

參考聖經

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

相關神話語:

「起初神造的亞當、夏娃是聖潔的人,也就是在伊甸園中他們是聖潔的,沒有沾染污穢,而且對耶和華是忠心的,他們並不知道背叛耶和華,因為沒有撒但權勢的攪擾,沒有撒但的毒素,他們是最聖潔的人類。他們生在伊甸園之中,沒有污穢玷污他們,沒有肉體佔有他們,他們敬畏耶和華,後來經撒但引誘,就有了毒蛇的毒素,有了背叛耶和華的心,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他們起初聖潔而且敬畏耶和華,這才是人,後來經撒但引誘之後,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活在了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逐漸地敗壞,便沒有人原有的形象了。起初的人類有耶和華的氣息,根本沒有一點悖逆,人心裡沒有邪惡,那時的人是真正的人類。人經撒但敗壞後便成了畜生,人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都是污穢,沒有善,沒有聖潔,這不是撒但嗎?」

——摘自《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佈,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沒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卻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脫去人的敗壞性情。」

——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於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說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著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著神。因此我說,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人抵擋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著人被撒但敗壞了,因著撒但的敗壞,人的良心麻木,道德敗壞,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後。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見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見識、良心的發表,因著人的理智、見識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極處,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

——摘自《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當黑夜悄悄來臨的時候,人都不會覺察,因為人的心感覺不到黑夜是如何到來的,又是從哪裡發出的;當黑夜悄悄溜走的時候,人們迎來了白晝,這個白晝是從哪裡來的,是如何驅走了黑夜,人的心更不知道,也不覺察。這樣周而復始的黑夜與白晝的變化更替將人類帶入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時期、不同的時代背景,同時也成就了神每一個時期的工作、每一個時代的計劃。人在這不同的時期中跟隨著神走過來,卻不知神主宰著萬物生靈的命運,不知神是如何擺佈著萬物、指揮著萬物,這是如今以至於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神的作為太隱祕,也不是神的計劃還未實現,而是人的心、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於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著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

——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錄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說話當作神話傳說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虛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裡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著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沒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於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虛,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脫空虛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慾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虛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脫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脫探索人類命運、奧祕與歸宿的慾望,更不能擺脫莫名奇妙的虛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沒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決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麼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沒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毀滅。」

——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人追隨邪惡的潮流

2)人類敗壞到頂點是不是就該被毀滅了?

參考聖經:

「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創世記6:12-13)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路加福音17:26-30)

「惡人茂盛如草,一切作孽之人發旺的時候,正是他們要滅亡,直到永遠。」(詩篇92:7)

「耶和華說:『這全地的人,三分之二必剪除而死,三分之一仍必存留。我要使這三分之一經火,熬煉他們,如熬煉銀子;試煉他們,如試煉金子。他們必求告我的名,我必應允他們。我要說:「這是我的子民。」他們也要說:「耶和華是我們的神。」』」(撒加利亞書13:8-9)

相關神話語:

「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精密計劃的,當他看到一件事或者一個現象發生的時候,在他眼中有一個衡量的標準,這個標準決定他是否開始計劃處理或如何對待這樣的事情與現象。他不是對任何事都無動於衷,沒有感覺,而是恰恰相反。這裡有一句神對挪亞說的話:『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在這次神的話裡,神說了神要毀滅的只是人嗎?不是!神說了凡有血氣的所有的活物,神都要毀滅。為什麼神要毀滅呢?這裡又有神的性情的流露:在神眼中,他對待人類的敗壞,對待凡屬血氣的人的污穢、強暴還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個限度。他的限度是什麼呢?那就是神說的『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隨神的人,包括口稱神名的人,包括曾經對神獻燔祭的人,包括口頭承認神甚至讚美神的人,他們的行為一旦滿了敗壞,達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毀滅他們,這就是神的極限。就是說,神忍耐人類、忍耐凡有血氣的人的敗壞到什麼程度呢?到了所有無論是跟隨神的人還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這個人類不是僅僅道德敗壞了、都滿了邪惡的程度,而是沒有一個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沒有一個人相信這個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給人帶來光明,帶來正路,到了人類恨惡神的存在、不容許神存在的地步。人類的敗壞一旦到了這個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麼呢?那就是神的怒氣、神的懲罰即將臨到。這是不是神性情的一部分流露呢?現在這個時代,在神眼中還有沒有一個義人呢?在神眼中還有沒有一個完全人呢?這個時代是不是在神眼中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的時代呢?在這個時代除了神打算要作成的人,除了這些能夠跟隨神、接受神拯救的人類以外,是不是所有凡屬血氣的人都在挑戰神的忍耐極限呢?在這個世界上,每天就你們身邊發生的事,你們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親身體驗到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滿了強暴呢?在神眼中,這樣一個世界、這樣一個時代是不是應該結束了呢?雖然現在的時代背景與當時挪亞時代的那個背景完全不一樣,但是對於人類的敗壞,神的心情、神的忿怒與當時是一模一樣的。神之所以能忍耐,那是因為他的工作,但是按著各種情況與條件來說,這個世界在神眼中早已該滅了,與洪水滅世那個時候的情況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沒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沒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丟棄了神,他們拋棄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託。他按照神話的囑託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毀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

——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挪亞時代的人吃喝嫁娶到了神難以目睹的地步,神用一場大水將所有的人都滅掉,只留下挪亞一家八口與各種飛禽走獸,而在末世神留下的卻是所有對神忠心到底的人。同樣都是神不忍目睹的敗壞至極的時代,同樣都是敗壞的並不認神為主的人類,神卻將挪亞時代的人都滅掉,同樣都是使神傷心至極的地步,但神卻對末世的人忍耐至今,這到底是為什麼?你們從未想過嗎?如果你們真的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神能恩待末世的人不是末世的人比挪亞時代的人敗壞得淺,也不是末世的人對神有悔改的意思,更不是末世的科技發達神不捨得滅掉,而是神要在末世的一班人身上有工作,是神要道成肉身親自作這工作,而且神要選這一班人中間的一部分作為他拯救的對象,作為他經營計劃的結晶,而且帶這些人進入下一個時代。」

——摘自《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當人類滿了敗壞,悖逆神到了一個地步的時候,神便因著他的性情、他的實質按著他的原則不得不毀滅這個人類,但因著神的實質他仍舊可憐人類,甚至想用各種方式來挽回人類,讓人類繼續生存下去,而人卻與神對立,繼續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麼呼召,怎麼提醒,不管神怎麼供應、幫助,怎麼寬容,人都不理解、不領情,也不搭理。在神傷痛之餘,他仍舊不忘記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等待人的回轉,等到了極限之後,他就要毫不猶豫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就是說,從神計劃要毀滅人類,到神毀滅人類的工作正式開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個過程是為人類的回轉而有的,是神留給人的最後機會。所以,在毀滅人類之前這期間神作了什麼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勸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傷痛、多難過,他在人類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斷地牽掛、眷顧與廣施憐憫。」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強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毀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說,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沒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毀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著神的性情而決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對待無知與愚昧的全人類主要以憐憫、寬容為主,而神的烈怒在絕大部分時光裡、在絕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隱藏著的,都是不為人知的,所以人很難看到神烈怒的發表,也很難理解神的烈怒,這樣,人對神的烈怒便不以為然了。當神寬容人、饒恕人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最後一個步驟臨到人的時候,也就是當神的最後一次憐憫、最後一次警示臨到人的時候,如果人仍舊採取同樣的方式與神對抗,絲毫不悔改、不回轉、不接受神的憐憫,神的寬容與神的忍耐就不再繼續賜給這些人了。相反,在這個時候神便會收回他的憐憫,隨之他向人發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懲罰人、毀滅人。」

——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在為著人類的前途而嘆息,為著人類的墮落而痛心,也為著人類一步步走向沒落、走向不歸路而傷痛。沒有人想過,這樣一個讓神傷透心、背棄神去找那惡者的人類會走向何方呢?正因為如此,沒有人去感覺神的怒氣,沒有人去尋求討神喜悅之道,沒有人去靠近神,更沒有人去體察神的傷與神的痛。人都在聽到神的聲音之後仍舊另行其道,仍舊離神而去,躲避神的恩待與看顧,迴避神的真理,寧願將自己賣給那與神為敵的撒但。誰又想過,人若總是這樣執迷不悟,神又會怎樣對待對他不屑一顧的人呢?沒有人知道,神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勸勉人類,就是因為他手中預備著從未有過的災難,這個災難是人的肉體與人的靈魂所難以承受的,不是僅僅懲罰人的肉體,而是針對人的靈魂。你要知道當神的計劃落空時,當神的提醒、勸勉沒有得到回報時,他將會發出什麼樣的怒氣呢?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從未嘗到也未曾聽到的,所以我說,這個災難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以後不會再有的。因為神的計劃是只造這一次人類,也只拯救這一次人類,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聯繫我們

現在災難越來越大,主再來的預言基本都已應驗,正是迎接主來的關鍵時刻!如何迎接到主在大災難前被提到神面前蒙神保守呢?歡迎聯繫我們,我們願意與您在線交流,找到迎接主來的路途。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