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綫作圖

菜單

主日講章:到底誰是獨一真神

主日講章

在這個世界上,多數人都有信仰,都相信有神,也都在信自己心中的那一位神。這樣一來,各國各方的人所信的神就太多了,不下幾百位甚至幾千位。神真有這麽多位嗎?絶對没有。那麽到底神有幾位?誰是真神?這個問題没有任何名人、偉人能解答清楚。因為没有任何人能看見神,能直接接觸到神,每一個人的壽命又很短暫,經歷見識又極其有限,誰能把神見證清楚呢?這樣的人少之又少,很難見到。但我們知道《聖經》是見證神最經典、最權威的著作。聖經見證了神創造天地萬物,見證了神造了人類之後,一直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為人類頒布了律法、誡命,又見證了神道成肉身,就是主耶穌來救贖人類,同時也預言了神末世再來作審判工作徹底拯救人類,把人類帶進美好的歸宿。由此可見,聖經所見證的神,他就是造物的主,就是獨一真神,這是有根有據的。那有人問了:聖經裏所見證的神到底是誰呢?他叫什麽名字?我們怎麽稱呼呢?神的名叫耶和華,後來道成肉身叫主耶穌,末世再來就是《啓示録》預言的全能者——全能神。這位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創造人類也一直在帶領人類、拯救人類的獨一真神。他是自有永有的,主宰一切、掌管萬有的那一位。除了這位造物主獨一真神之外,其餘都是假神。撒但是假神,跟從撒但的那些天使也都在冒充神迷惑人,毫不例外地也都是假神,像佛祖、觀音、玉皇大帝,那都是假神,還有歷代皇帝封的神,等等那些更是假神,其他宗教所信的神咱就不説了。為什麽説它們是假神呢?因為天地萬物不是它們造的,人類不是它們造的,這就是最好的證據。凡不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萬有的都屬于假神。你看假神敢説天地萬物是它造的嗎?不敢。它敢説人類是他造的嗎?它不敢。它敢説它能拯救人類脱離撒但嗎?它更不敢。當真有灾難的時候,你求告假神,它能顯靈嗎?它就顯不了靈了,它就躲起來了,是吧?所以,假神拯救不了人類,信假神等于白信,信假神只能坑害自己、斷送自己,帶來沉淪滅亡的後果。所以説,認準到底誰是真神、誰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這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看《聖經·創世記》1章1節是怎麽説的,「起初,神創造天地。」這是聖經開篇的第一句話,這句話太有權柄、太有意義了,把起初神創造天地的奥秘揭示出來,告訴給人類。《創世記》裏還記載了神用話語造了光、空氣和各種動物、植物等,又親手造了人類。神造了萬物,又供應、滋養着萬物,賜給人類生存所需要的一切,人類、各種生物都是在神命定的規律和法則下生存,這是造物主獨一無二的能力和權柄,是任何人、天使、各種撒但邪靈都不具備也達不到的。可以肯定地説,只有這一位能創造天地萬物、創造人類的才是造物的主,是獨一真神。

神創造了萬有、創造了人類,主宰掌管着萬有,同時,他還一直在帶領人類、拯救人類。咱們可以看看聖經的記載:起初神造的人類——亞當、夏娃被撒但引誘敗壞之後,就活在了罪中。亞當、夏娃的後代在地上繁衍生息,他們不知道怎麽生活,也不知道如何敬拜真神,神就按照他的經營計劃,開始作了律法時代的工作,頒布了律法誡命,讓人知道什麽是罪,哪些事該做、哪些事不能做,知道該怎麽活着、該怎麽敬拜耶和華神。這樣,就把人類帶進了人類生活的正軌。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類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都守不住律法,犯罪越來越多,已經没有足够多的贖罪祭可獻了,這樣下去,人類都得被律法定罪、處死。神為了拯救人類,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親自為人類釘十字架,作了人的贖罪祭,擔當了人類的罪。從這以後,人類再犯罪就不用獻祭了,只要信主向主認罪悔改,罪就得着赦免了,能來到神面前享受主賜給人的豐富的恩典。如果没有主耶穌的救贖,人類都得被律法定罪、處死,那整個人類就不可能發展到今天了。所以説,主耶穌就是全人類的救贖主,就是獨一真神的顯現,主耶穌的靈就是耶和華神的靈,主耶穌就是耶和華神在肉身的顯現,用土話説,就是耶和華神分身下凡來親自救贖人類,他就是獨一真神。

在恩典時代,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以後,所有信主的人罪是得到赦免了,雖然享受到罪得赦免的平安喜樂,也享受到了神所賜的許多恩典,但人還是不斷地犯罪,每天活在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生活裏,還没有達到聖潔,没有資格進入天國。主耶穌應許末世他必再來,徹底拯救人類脱離罪惡達到聖潔,把人帶進天國。現在,神已經按照他的應許,親自道成肉身來到人間,就是全能神,發表真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奥秘,還把人類犯罪抵擋神的根源,撒但是怎麽敗壞人類的,神是怎麽一步步作工拯救人類的,怎麽信神才能達到得潔净進天國,怎麽達到順服神、愛神,還有各類人的結局歸宿,等等都告訴給人。全能神發表的真理豐豐富富,應有盡有。我們就看全能神發表這麽多真理,就能確定他就是主耶穌來到人間了,因為主耶穌預言了,「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翰福音16:13)。你看全能神發表這麽多真理,不就是主耶穌的預言應驗了嗎?不就證明主耶穌那靈重返肉身來作工了嗎?所以説,全能神那靈就是主耶穌那靈,全能神就是救世主來到人間,徹底拯救人類來了。因為只有神自己才能發表真理,除了神以外,任何人都發表不了真理。從有人類歷史以來,没有一個人能發表真理的,有許多名人、偉人還有冒充神的撒但、邪靈發表的都是謬理,是迷惑人的鬼話,一句真理他也發表不出來。只有神自己才能發表真理,才能拯救人類,這是確定無疑的。

神創造天地萬物,造了人類,又一直在説話作工帶領人類,一直作着拯救人類的工作,可以肯定地説,只有這位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人類命運的造物主才是獨一真神。人類是神造的,只有神關心着人類的命運,關心着人類的發展。神作了創世的工作以後,就一直關注着人類、牧養着人類,供應人類的所需,給人類預備得豐豐富富,并不是造了人之後就遠離人而去,不再理睬人了。當人類正式開始在地上生活的時候,神就開始作了律法時代的工作,頒布律法誡命來帶領人類生活;當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守不住律法,人人都面臨被律法定罪,走投無路的時候,神就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親自作救贖人類的工作,使人的罪得以赦免,能有資格享受神所賜的恩典與祝福;到了末了時代,神又道成肉身成為全能神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來徹底拯救人類脱離罪惡、脱離撒但權勢,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雖然神在每個時代叫的名不同、作的工作不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神的靈只有一位,就是獨一真神,這是確定無疑的。正如全能神的話説:「整個經營計劃的工作都是神自己親自作。第一步創世是神自己親自作,神若不作誰也創造不了人類;第二步救贖整個人類也是神自己親自作的;第三步那就更不用説了,收尾的工作更得他親自作。救贖、征服、得着、成全所有的人類,都是他自己親自作,他如果不親自作,人代表不了他的身份,人作不了他自己的工作。為了打敗撒但,為了得着人類,為了讓人類在地上有一個正常的生活,他親自帶領人,親自作工在人中間,為了所有的經營計劃,為了他全部的工作,他必須親自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從開始到現在作的三步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而且是一位神作的,三步作工的事實這是神帶領全人類的事實,是誰也没法否認的,三步作工一結束就將萬物都各從其類,全部歸在神的權下,因為全宇上下只有這一位神存在,并不存在别的派别的説法。不能創造世界的就不能結束世界,創造世界的定規能將世界結束,所以説,不能結束時代只能讓人修身養性的定規不是神,定規不是人類的主,他作不了這麽大的工作,作這工作的只有一位,凡作不到的那就一定是神以外的仇敵,是邪教就不是與神相合的,不是與神相合的那就是神的仇敵。所有的工作都是這一位真神作的,整個宇宙都是這一位神掌管,不管他在以色列作工,還是在中國作工,不管是靈作工還是肉身作工,都是他自己作的,誰也代替不了,正因為他是全人類的神,他才不受任何條件的限制而自由作工,這就是最大的异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從神的話中看到,真神只有一位,造物的主只有一位,只有神自己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全人類的命運、能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拯救人類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正如《聖經·啓示録》的話:「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啓示録22:13)假神創造不了天地萬物,更不能拯救人類,不能結束時代。真神所作的工作假神一樣也作不了,假神只能顯一些神迹奇事,或者釋放一些邪説謬論來迷惑人、敗壞人,給人點兒小恩小惠來收買人,讓人給它燒香上供,把它當神供奉。假神它不能赦免人的罪,也不能發表真理潔净人的敗壞,更不能拯救人脱離撒但的權勢。假神膽敢冒充真神,證明假神邪惡、無耻到極點,假神最終都要被神捆綁扔進無底深坑,受到懲罰。凡是抵擋神的,最終都要被神毁滅。

所以,要尋找真神,就得找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的那一位,找能發表真理、作工拯救人類的那一位,這是最關鍵的。只有信這位獨一真神,敬拜真神,接受神所發表的真理,得着真理作生命了,才能達到脱去罪惡蒙神拯救,進入美好的歸宿。如果你不知道誰是真神,就應該尋求、考察,不能因為假神顯點靈驗、給治個病,就把它供起來當真神對待,這是犯忌諱的,因為它不是真神。供奉假神就是褻瀆神、抵擋神,就等于背叛真神。神的性情是不容人觸犯的,凡信假神的必遭到神的咒詛,遭到神的毁滅。全能神説:「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我面向全宇説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説,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衆星都重新更换,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换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毁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着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着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着所作所為的區别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衆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六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