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恩典:七歲小孩後腦勺重創奇蹟生還

2014年9月29日下午,天空烏雲密佈,不時還伴有大風颳過,眼看就要下雨了。丈夫怕兒子放學的路上遭雨淋,便開了一輛帶雨篷的大型三輪車趕去學校接兒子放學。大約四十分鐘後我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伴隨著丈夫喊聲,我將門打開,只見丈夫卻沒見到兒子。我便問:「你不是去接新新了嗎?新新人呢?」只見丈夫神色慌張、氣喘吁吁地對我說:「新新在咱媽那邊,他從三輪車上跌落下來,頭部受傷了,你快過去看看吧!」聽到丈夫的回答,我十分焦急,責問他:「新新怎麼會從三輪車上跌下的,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傷得嚴重嗎?你怎麼不帶他去衛生院上點藥呢?」只見丈夫一邊在翻找著他的銀行卡,一邊對我說:「兒子太調皮了,時常愛搞惡作劇,在離家不到一里路時自己從三輪車上跳下,好讓我到家找不到人感到好玩驚奇,沒想到因車子的慣性沒能站穩,仰面朝天跌倒摔傷了頭部,跌得很嚴重,現在我們要馬上帶新新去縣醫院檢查。」聽到丈夫的話,我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並非是我所認為的擦破點皮那麼簡單,我來不及多想,趕緊往婆婆家跑去。

到婆婆家,看見新新緊閉雙眼依偎在婆婆的懷裡哭,嘴裡還不停地叫喊著說:「我頭疼,我的頭好疼……」看見兒子痛苦的表情我急忙問:「新新,你的頭哪裡疼,快告訴媽媽,讓媽媽看看。」只見兒子閉著眼睛用手指了指後腦勺對我說道:「這裡,就是這裡疼。」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用手摸了摸,感覺到他的後腦也就是小腦那個部位,竟凹陷進去有杯口大小的坑,中間部位軟綿綿的。這時我想到以往父輩們說:「人跌倒時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頭,尤其是後腦勺,如果跌傷了,輕者會造成腦震盪或癱瘓,生活無法自理,重則致命。」一向膽小的我,看著哭泣的兒子突然間有種死亡悄悄臨近的恐懼感,不一會我看到新新十指緊握,我將他手掰開,但不一會兒再次緊握,看到兒子痛苦的表情,我內心感到驚恐不安,心痛不已,生怕新新會因此而喪失生命。慌亂之餘,我想到了神,神主宰一切掌管萬有,兒子的生命不也在神的手中嗎?想到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神的話給了我信心,使我認識到天地萬物中的一切人事物,都在神的主宰擺佈中存活。我兒子雖然頭部傷得挺重,但他的生命同樣也在神的手中掌管,這時我焦躁不安的心因神話語的帶領慢慢地平靜了一些。

隨後我從婆婆懷中接過兒子,仆倒在地向神禱告說:「神啊!我願將懷中的兒子交在你手中,他因頭部跌傷很痛苦,神啊!也願你加給我信心與膽量,能不緊張害怕,不管發生什麼事,求神保守我不發怨言,能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我抱起兒子和家人一起往醫院趕去,車子出發不久,我便看到剛剛還在大哭不停的兒子突然間停止了哭聲,還時不時地搖晃著他的小腦袋瓜對我說:「媽媽,我的頭不疼了,真的一點都感覺不到疼了。」聽孩子這樣說,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感受到是神在體諒著我的軟弱與身量的幼小。當時我心裡雖然有軟弱,但卻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與愛!在趕往縣醫院的路上,開車的宋叔不斷地向我們講述著跌傷頭部後的嚴重性,還時不時地提醒著我們說:「如果新新出現嘔吐、昏迷的現象,縣醫院不接收或無法治療的話,你們就要趕緊轉院到市人民醫院去,那裡的設備條件比較齊全,治療腦外傷也有臨床經驗,你們可不能大意,以免耽誤孩子的治療,危及到新新的生命。」聽到宋叔的一番話,我稍微平靜的心再次緊張了起來,我望了望躺在婆婆懷中似睡非睡的兒子,心裡想到:如果新新這次真遭有不測,有個三長兩短的話,我又該怎麼活?想到這些我的心跳劇烈加快,額頭處不住地冒汗,雙手不由自主地顫抖,我在心裡不住地向神默禱著:「神啊!萬事萬物都在你手裡,我兒子的生與死也掌握在你的手中,只願你能保守我的心安靜在你的面前。」經多次禱告後,我那忐忑不安的心安靜了下來。

晚上七點多鐘我們到達了縣人民醫院。當我們到醫院一樓大廳時,我看到婆婆懷抱中的兒子臉色蒼白沒有血色,雙臂下垂,兩眼無神,雙目白翻,口中還不停地流出食物,頭隨著婆婆走路的步伐而左右晃動著。我在一旁不停喊著兒子的名字:「新新你醒醒,聽到媽媽說的話了嗎?」但任憑我怎麼呼喊,他卻毫無反應,完全處於昏迷狀態,我心裡陣陣不安,感到死亡步步在向兒子逼近,身處險境之中的兒子隨時都有可能面臨失去生命的危險。痛苦中我眼前不時地浮現出兒子平時在我面前撒嬌、嬉笑、玩耍時的身影,又想到來時宋叔所說的話,和父輩們常囑咐的話,我內心深處就感到恐慌不安不知所措,渾身癱軟無力內心也幾乎崩潰。我便焦急地朝婆婆、丈夫喊道:「新新在嘔吐,你們快去找醫生,別管我,我走不動了。」隨後我踉踉蹌蹌地撞開了一扇門,那是樓梯走道口的大門,裡面有一絲微光。我一下仆倒在地,想到我養了七年的兒子,也許今晚就會與我陰陽兩隔,霎時有一種萬箭穿心般的疼痛壓得我無法呼吸,我忍不住失聲痛哭。當我痛苦軟弱之時便向神禱告說:「神啊!看到在生死邊緣徘徊的兒子,我心裡很痛苦軟弱和害怕,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神啊!願你帶領我,使我靈裡得以剛強,戰勝內心的恐懼,除去膽怯害怕的意念。」

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神的話及時開啟使我明白了,神有至高無上的權柄,神掌握著人的生命,神不讓新新死,他就不會死,而不在乎人怎麼說,我不能對神失去信心而心生埋怨,活在撒但的詭計之中悖逆神,那樣我不是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了嗎?想到這我便再次仆倒在神前禱告說:「神啊,因著我的軟弱小信,對你的全能主宰沒有信心,神啊!願你開啟光照我,能憑真理而活,不再被撒但愚弄、苦害、捆綁。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敢於面對現狀,能有一顆順服的心來接受你主宰安排。」

禱告後,我想到亞伯拉罕百歲得子生下以撒,將他養大,這個兒子對亞伯拉罕而言是非常寶愛疼惜的,但當神讓他將自己心愛的兒子——以撒獻為燔祭時,他卻能不講緣由,選擇忍痛割愛滿足神。又想到約伯臨到神的試煉,面對撒但的試探時,約伯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的家產,即使面臨財產被擄、兒女被砸死,他也不以口犯罪而是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尋求神的心意,最終,約伯說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勝過了撒但的試探,為神站住了見證。再想想自己,現時臨到的這一切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雖然我的信心與順服不能與約伯、亞伯拉罕他們相比,但我也不能對神失去信心啊,更不能產生誤解埋怨的心,兒子雖然是我所生,但是他的這口氣卻是神給的,他的生命是來源於神,是神賜的;想到平時當神祝福兒子平安健康時,我便說感謝神,這是神的保守。當兒子臨到意外時,我就抵觸難過不敢面對事實,看到自己以往對神的信都是建立在享受祝福恩典之中,對神沒有絲毫的認識與敬畏,對造物主的擺佈安排更是沒有一點順服,的確也顯明我沒有一點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不再感到恐慌不安,內心深處感到平靜踏實,身上也有了力量。我在心裡又一次默默向神禱告說:「神啊!我願將兒子交託給你,接下來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不管兒子是生是死,我都願意勇敢面對,願為你站住見證!」

禱告後我去找他們。當我找到他們時,丈夫已為新新掛好了急診,拍好了CT頭顱的片子,在一位女護士的引路下,我們一同來到了九樓腦外科治療專屬梯層。經過緊張的應急治療,兒子終於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我看到他臉上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嘴裡不停地說:「媽媽,屋裡好黑,屋裡好黑,怎麼不把燈打開,我真的好害怕。」我看了看兒子床前亮著的燈,心裡意識到:此時的兒子眼睛已經失明了,我抓住兒子的小手,撫慰著說:「新新別怕,有媽媽在沒事的。」因前面經歷到了神話語的帶領、引導,這次面對兒子失明我並沒有像起初那樣感到恐慌不安,心裡反而感到很平靜。因我相信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在神的手中,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隨後我看到新新的主治醫生和我丈夫在談論著什麼,還看到丈夫神色不安地接過醫生手裡的筆好像在紙上簽著什麼,因著兒子不停地哭鬧,我無法走開,只好一直守在兒子身邊。

夜深了,兒子時不時地就會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多次哭鬧還想要拔掉身上的儀器,有時還有氣無力地嚷著:「我頭疼心裡難受,我不在這兒呆著,我要回家……」望著在痛苦中呻吟的兒子,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那一刻我不禁在想:生命是那麼的脆弱與渺小,想想兒子近在咫尺,但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今天若不是神的保守與神話語加給的信心和力量,我肯定早已無力支撐。經歷中才看到只有神才是我唯一的救贖!唯一的依靠!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對神不失去信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把一切都交託給神!

第二天早上,太陽緩緩升起,我親眼目睹了神的奇妙作為,兒子醒來時竟能看到東西了,而且還在不停嚷嚷著肚子餓了,要吃東西。大約八點鐘左右主治醫生來查房時對我們說:「你們家小孩因送來及時,昨晚上渡過危險期了,不用手術,先配合治療一段時間,再觀察觀察。」醫生走後我從丈夫口中得知,昨晚他瞞著我與醫生簽下的是手術提前協議證書,如果昨晚兒子有突發狀況就務必得做手術。婆婆又接著說:「昨天看到新新嘔吐那會兒,我們將新新送到CT室,新新被放在床板時臉色煞白沒有一點血色,如同將死之人,新新爸退出了門外後嚇得發愣,生怕新新還沒等搶救小命就不保了,在醫生的催促下他才反應過來,將新新抱起來送到九樓……」聽了丈夫和婆婆的話,我心裡十分感動,看到我們因缺少急救常識,也沒及時撥打120急救車,耽擱這麼長時間,兒子竟還能化險為夷、闖過生死難關,頭部傷得如此嚴重卻連手術都不用做,這都是神對兒子的看顧保守。從中,我看到了神的全能與權柄,心裡不由得對神發出感謝讚美.

不禁想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我切身體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是那麼的超凡,字字句句都帶著生命的力量,想到昨天晚上來時兒子如同將死之人,期間雖然甦醒過來但已經雙目失明,活在痛苦之中吵鬧了大半夜,天明時眼睛卻又奇蹟般地恢復了正常,而且平安渡過了危險期,是神的奇妙保守使兒子躲過此劫!

第二天中午,兒子能少量進食了,他安靜地躺在床上配合治療,看到這一幕時,和我們住在同病房的病友都驚訝地說道:「你家小孩真是不可思議,來時看挺嚴重的,現在跟個沒事人似的,你們真是幸運。」我笑著說:「是啊!」但我心裡知道這都是神對兒子的看顧保守。

到了晚上六七點左右,兒子的病房裡來了一個九歲的男孩名叫浩浩,他與同齡小孩玩耍時被推了一下不慎撞到了頭,從他的外觀看不出異樣也沒流血,但經主治醫生檢查後說:「家人送來晚了,顱內大出血,要馬上動手術。」6個小時後,浩浩被推出手術室,浩浩的表情很痛苦,身上插滿了不知名的儀器,晚上伴隨著機器不時發出不正常的呼吸聲,讓人不忍目睹。隨後的幾天裡又轉來一個25歲年輕小伙子不慎從樓上墜落傷到後腦勺,最後因搶救無效死亡,他的母親只能隔著玻璃抱著兒子丟在門旁的一隻鞋撕心裂肺地哭泣著。還有隔壁房間的一個18歲漂亮姑娘因不小心從樓梯上滑落同樣傷到頭部,卻成了全癱的植物人,每天靠著呼吸機和氧氣瓶,注射液來維持生命,她的父母懷抱希望不願放棄,一直守候在女兒身邊等待著女兒甦醒的那一天……

目睹著眼前的一切,不禁讓我想到了神的話說:「在地,各種各樣的邪靈無時不在尋找可安息之地,無時無刻不在尋找可吞吃之人的屍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蕩!切不可妄為!」神話語揭示的正是我們現在所處之地,親眼目睹著醫院裡形形色色的人,遭受著撒但不同程度的慘害與病痛的折磨,活在痛苦無助中呻吟。而面對神的保守也使我自愧蒙羞,想想自己信神不追求真理對神沒有一點認識,得知兒子在車上跌倒摔傷頭部後我都是活在恐慌、軟弱的情形中,流露的都是對神的小信,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心,對神至高無上的權柄主宰,沒有真實的體驗與經歷。這次經歷兒子意外事件,讓我真正感受到了神話語的實際,也令我對神獨一無二的權柄有了一點點認識體會,真是感謝神!

二十天過後,兒子平安地出了院。回想著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幕幕,我流下了感恩的淚水,想到當兒子頭部跌傷時,我活在恐懼中不知所措,是神的話給了我信心與力量,使我靈裡得以剛強,是神的愛陪伴著我走出了生命中最黑暗,最痛苦的夜晚,我在痛苦無助中學會了依靠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從而對神的權柄有了一些認識,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感受到了神對我們的看顧、保守。我願以後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真心依靠神,跟隨神走以後的路。感謝神的帶領,榮耀歸於神!

丁玲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