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親近神 | 神話語朗誦 《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選段100

耶穌在地的生活也都是肉身的正常生活,他活在肉身的正常人性裏,或者是作工説話的權柄,或者是醫病趕鬼的權柄,這些超凡的事在他未盡職分以先基本上没有。在他二十九歲也就是没盡職分以前就足可證明他只是一個正常的肉身,既是正常的肉身,而且是未盡職分,人在他身上就看不出一點神的味道,只看見他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普通的人,正如當初有些人認為他是約瑟的兒子。在人看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的兒子,根本就看不出他是神道成的肉身,儘管他盡職分時顯了許多神迹,但仍有多數人説他是約瑟的兒子,這都是因為他是具有正常人性外殻的基督。他的正常人性跟他所作的工作這兩部分都是為了完成第一步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為了證實神已完全來在了肉身,神已成了一個極其普通的人。在他没作工以前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後來他作工作仍證明他是一個普通的肉身,因為他顯神迹奇事或者醫病趕鬼都是在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作的。他之所以能顯神迹是因他的肉身帶有神的權柄,他的肉身是神的靈穿戴的肉身,他有這權柄是因着神的靈的緣故,并不代表他不是一個肉身。醫病趕鬼是在他該盡的職分中的工作,是在人性掩蓋下的神性的發表,他無論如何顯神迹,無論如何顯示他的權柄,他仍是活在一個正常的人性裏,仍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在他上十字架死裏復活以先,他一直是活在一個正常的肉身裏,給人恩典、給人醫病趕鬼都是他職分之内的事,都是在正常的肉身中作工,在他未上十字架以先,他無論怎麽作都不離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儘管他是神自己,儘管他作的是神自己的工作,但因着他是神道成的肉身,所以他也吃飯也穿衣,他有正常人性的需要,也有正常人的理智與思維,這一切都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人,這正常的人就證明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有正常人性的肉身,并不是超凡的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就是為了完成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完成第一次道成肉身該盡的職分。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裏作神性的工作,藉此打敗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着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來了没有二十九歲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來就顯神迹奇事,剛會説話就説天上的話,生來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裏想的,凡是人心裏所存的,他都能看出來,這樣的人就不能稱為正常的人,這樣的肉身也不能稱為肉身,若基督是這樣的一個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與實質就都没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長過程更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證實他是「神的話」也是「神的靈」成了「肉身」。因着工作的需要神成了肉身,也就是這步工作務必要在肉身作,即在正常人性裏作,這就是「道成肉身」「話在肉身顯現」的前提,這是兩次道成肉身的内幕。可能人都以為耶穌從始到終一直顯神迹,一直到他在地上的工作結束,從來没有一點正常人性的表現,從來没有正常人性的需要或正常人性的軟弱,没有人的喜怒哀樂,没有人該有的衣食住行,也没有正常人的大腦思維,只是有像人想象的超然的大腦、超凡的人性。人認為既是神就不應有正常的大腦思維,就不應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只有一個正常的人、一個合格的人才能具備正常人性該有的思維,具備正常人性的生活。人所想象的都是人的意思,是人的觀念,這觀念都違背神作工的原意。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維護人的正常理智、正常人性的,正常的人性才能維護肉身的正常功能,肉身的正常功能才能使肉身的一切生活都正常,神只有在這樣的肉身中作工才能達到道成肉身的目的。道成肉身的神若只有肉身的外殻,却没有正常的大腦思維,那這個肉身就不具備人性理智,更不具備合格的人性,這樣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怎能完成道成肉身該盡的職分呢?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維護人的一切生活的,但若失去了正常的大腦思維,這人就是非人類了。也就是説,没有大腦思維的人就是精神病,而没有人性只有神性的基督就不能稱為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神道成的肉身怎能没有正常人性呢?那些説基督没有人性的人不是褻瀆嗎?正常人所從事的一切活動都是靠大腦的正常思維而維持的,若是没有大腦的正常思維,人的活動就打破規律了,甚至人黑白不分,善惡不分,而且没有人理倫次。同樣,若是道成肉身的神不存在大腦的正常思維,那這樣的肉身就不合格,即不是正常的肉身,這樣的没有大腦思維的肉身根本擔當不了神性的工作,不能正常地從事正常肉身所從事的活動,更不能與人同生活在地上,這樣,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没有了,神來在肉身的實質也就没有了。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腦思維是維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腦思維又是維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動的,可以説,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這個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維,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這樣他在肉身中該作的工作就永遠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説,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象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就如他給人醫病趕鬼、釘十字架不是大腦想出來的,也是所有有大腦思維的人不能達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樣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該盡的職分,但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這都是神性該作的工作,是屬血氣的任何一個人所不能達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務必有大腦的正常思維,務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務必得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裏作工,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實質,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