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乳腺癌患者的心聲:康復的信心這樣建立

兩年前的一天,我在一次洗澡時摸到胸口有個包,心裡不由得想:怎麼突然長個包呢?再看看自己最近無緣無故地消瘦了,會不會得了什麼不好的病啊?但轉念又想:我這麼年輕會得什麼病呀?別嚇自己了,應該沒事吧!可兩個月後,我的體重比之前減了20斤;有時突然站起來就兩眼墨黑,要等一兩分鐘才能看到東西;出去購物或辦事,回來要休息一兩個小時才能恢復體力,而且時不時的胸痛,呼吸也有些困難,我不禁猜想:我是不是真的得了什麼病呢?

為了以防萬一,我就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胸口的包是腫瘤,活躍性很大,你得去專科醫院做切除手術。」心懷忐忑的我又來到腫瘤專科醫院。做完全部的檢查後,醫生告訴我患上了乳腺癌,必須得儘快治療,不然,等癌細胞擴散,就會有生命危險。他又和其他腫瘤醫生確定治療方案,告訴我開始化療頭髮會掉,眼睛會發炎,嘴會長瘡,還會有嘔吐現象……聽著醫生說的話,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聽不進去,我癱坐在椅子上,陷入了絕望中:我才24歲就患上了癌症,難道這麼年輕就要死嗎?丈夫的幾個親戚都患過癌症,沒有治好就去世了,他的姨媽也是得了乳腺癌死的,難道我也會這樣死嗎?

絕望的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聽著公園裡面大人小孩的歡笑聲,我的心情惆悵萬千,無助、痛苦湧上心頭,一想起自己得了癌症,眼淚止不住地流。回到家後,我向神禱告:「神啊,醫院的診斷似乎就是對我的死亡判決,現在我很害怕,也很難受。神啊!我該怎麼辦啊?願你帶領我,幫助我走出這樣的絕境。」禱告中,我想起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神的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和信心,讓我感動的同時,也明白了神主宰掌管著人類與萬物的命運,我的命更在神的手中,沒有神的許可,就是得了癌症我也不會死。有神作我的後盾,我沒有什麼可擔心害怕的。我應該把自己交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任神擺佈,勇敢地去面對癌症才對。揣摩到這,我的情緒慢慢地穩定了,也不那麼痛苦了。

基督徒,乳腺癌,痛苦

接下來,我邊禱告依靠神,邊接受治療。可第一次化療回家後,因藥物反應我頭暈耳鳴、嘔吐不止,什麼東西也不想吃,沒有一點力氣。想想還有21次的化療,這樣的痛苦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時我的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了出來,後來,我4天都沒有吃飯,身體非常的難受,痛苦中我想放棄治療,覺得與其這麼痛苦,還不如死了算了。室友看到我難受的樣子,主動照顧我,安慰我,給我讀神的話:「約伯的可貴就在於他受了試探,以至於他滿身毒瘡的時候,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在他的妻子、他的親人都勸他的同時,他依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在他心裡認為無論臨到什麼樣的試探,臨到多大的患難、痛苦,哪怕是死亡臨到,他都不會棄絕神,不會丟掉『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

想想約伯臨到失去家產、兒女的痛苦,又渾身長毒瘡,但他仍能持守敬畏神遠離惡的道,對神不失去信心,甘心順服神的剝奪與賜予。他也清楚的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是神在主宰,都是他要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所以,他能說出「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即使他在痛苦中呻吟,但仍要為神作出響亮的見證。此時,約伯在試煉中的決心、毅力激起了我要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於是我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要在癌症中為你站住見證滿足你。可是,神啊,雖然我想效法約伯,但我的身量與信心太小,願你加給我信心……」

從那以後,我每次去醫院化療都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使我也能像約伯一樣敬畏神,為神站住見證。禱告完,我心裡非常坦然,對化療再也不感到害怕了。這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當我在癌症中軟弱時,我藉著禱告神、依靠神的話有了信心,使我在病痛中剛強。當我對神有信心的時候,我的病情也恢復得很好。一次在醫院複查,我剛好碰到一個曾和我一起化療的病友,她骨瘦如柴、弱不經風,貓著腰和我說話,還不斷地喘著粗氣。而我和她一起接受治療,現在卻胖了10斤,血液值也恢復了,體力也很好。此時我淚流不止,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著……

2017年3月,我在手機上瀏覽了一條facebook的信息:一個乳腺癌患者治療了3年,但最終因治療無效而死亡。看到她的遭遇,我想到自己也治療好幾個月了,會不會也像她一樣治不好死了呢?這條信息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沒多久,我去醫院化療時,醫生說他們已經預約外科醫生和整形科醫生商量了我的手術方案,乳房得全部切除,讓我做好動手術的準備。醫生的話使我再次痛苦:我從小就怕痛,現在還要做全切手術,手術後肯定很疼,我會不會像facebook上那個女的一樣怎麼治也是死啊?如果遲早都會死,我還是不做手術了。醫生的話在我腦海裡不停地迴蕩,回到家裡後我很痛苦,化療後身體的不適,情緒的影響,我在床上三天都起不來,除了吃飯就躺在床上。丈夫看到我難受的樣子,和我一起看了一段神的話:「有的人喜歡推理、喜歡想像,但是人最大的想像範圍能到哪?能不能超出這個世界呢?人的推理、人的想像能不能構造出神權柄的真實性與準確性?能不能使人達到對神的權柄有認識?能不能讓人真實地領會與順服神的權柄?事實證明人的推理、人的想像僅僅是人頭腦的產物,對人認識神的權柄沒有絲毫的幫助與益處。……既然不能靠著想像來認識神的權柄,那麼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達到真實認識神的權柄呢?……不用大腦思考想像,是不用邏輯去推理,不用知識去分析,不以科學為依據,而是通過神的話,通過真理,通過生活接觸到的每一樣事去體會、驗證、證實你所信的神是有權柄的,證實他主宰著你的命運,他的能力時時都在證實著他是真實的神自己,這是每個人達到認識神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途徑。……因為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都不是空洞的,而是實際的。

丈夫交通說:「我們憑著想像、推理、猜測病情會惡化,認為自己會像facebook上那個女的會死,甚至準備放棄治療等死,我們能這樣想,也打算這麼做,是因我們對神的全能主宰不認識造成的。我們是受造之物,自己掌管不了自己的命運,就連下一秒會發生什麼都預測不到,怎麼能想像得到更長久的事呢?每個人的命運以及壽命的長短都是神說了算,我們不能根據其他的癌症病例、科學知識來推測、判斷自己以後的病情與結果,因為這與神主宰的事實根本不相符。所以,我們得學會放下自己的想像,把自己完全交託給神,真實地依靠神,在以後的治療中體會神的主宰,這樣做才合乎真理,才合神的心意啊!」

聽完神的話和丈夫的交通,我認識到自從得了癌症,就總憑想像推理自己會像丈夫家患癌症的親戚、Facebook的患者一樣死去,所以就常常痛苦,總想放棄治療等死。我現在明白了,猜測與想像不能使我認識神主宰的事實,不能讓我順服神的安排,只能使我遠離神活在痛苦中。今天我會受什麼苦,身體會變成什麼樣,醫生說了不算,別人的經歷也不是我的經歷,只有神知道我會面臨什麼,也只有神能掌握、主宰我的一切。我應該做的就是對神有真實的信,多在這過程中依靠神,按神所作的事實來認識神。我想到之前和其他癌症患者接受一樣的治療,但每次化療後的副作用比他們都少,恢復得也比他們都快,這不都是神在保守嗎?感謝神!看到神的話,我再次有了信心去經歷,也願意放下自己的想像,順服神的主宰……

化療3個月後,醫生高興地告訴我,癌瘤已小到用手摸不到,還說我是她見過的恢復得最快最好的一個,經過他們商量,我不用做全切手術,只在乳房裡做一點小手術就好。此時,我流出了激動的眼淚,我知道這是神的愛,是神的拯救!當我不憑著觀念想像,實際地按神話要求去面對癌症時,我看到了神的作為,神將一切都改變了!感謝神,在做手術那天,我和丈夫一起禱告神、依靠神,手術進行得很順利。離開醫院時,醫生很高興地說:「你真的很幸運,你是我這幾年見過治療最快最好的人,癌瘤已經切除乾淨,只要以後定期來複查就可以了!」我很高興地對他說:「是我的神救了我。」

海邊,喜樂

神的話說:「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你跟著神走沒錯,神不會把你領到溝裡去,就是把你交給撒但,神也會負責到底,你得有這個信心,這就是受造之物對神該有的態度,『神就是把我交給撒但當玩物,他也是神,我不能改變跟隨他的心,不能改變對他的信』,這就對了。

是的,只有神能主宰人的命運,當我們遇到任何的險境時,只有神能作我們的主,我們只要具備對神真實的信心,就能渡過眼前任何的難關。回想這次在癌症經歷中,神一步步帶領我,讓我重新燃起了對抗癌症的信心:當我對生命失去希望,躺在床上放棄治療時,是神的話鼓勵我,讓我有勇氣面對治療;當我承受治療的痛苦時,神的愛支撐著我,給我力量、伴隨我渡過了癌症的折磨;當我迷失方向,憑觀念想像定規自己的命運結局時,神沒有因我的愚昧無知放棄我,還在用神的話開啟帶領我,並堅定了我的信心,給了我依靠。經歷了一次癌症,我感受到的是神對我無私的愛與眷顧,也真實地體嘗到,只有神是我的依靠,只有神能主宰掌握我的一切。這次的經歷讓我銘刻在心,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讚美!

現在我已經恢復健康,可以正常地生活,正常地工作,在教會中也力所能及地盡上了自己的本分,我感到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快樂!我很慶幸自己跟隨了神,感謝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立下心志:願將以後的光陰交給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繼續經歷神的作工,作出見證還報神的愛。一切榮耀歸給神!

意大利 武逸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