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約伯三友和約伯的第三次對話

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人豈能使神有益呢?智慧人但能有益於己。

你為人公義,豈叫全能者喜悅呢?你行為完全,豈能使他得利呢?

豈是因你敬畏他就責備你、審判你嗎?

你的罪惡豈不是大嗎?你的罪孽也沒有窮盡;

因你無故強取弟兄的物為當頭,剝去貧寒人的衣服。

困乏的人,你沒有給他水喝;飢餓的人,你沒有給他食物。

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貴的人也住在其中。

你打發寡婦空手回去,折斷孤兒的膀臂。

因此,有網羅環繞你,有恐懼忽然使你驚惶;

或有黑暗蒙蔽你,並有洪水淹沒你。

神豈不是在高天嗎?你看星宿何其高呢!

你說:神知道什麼?他豈能看透幽暗施行審判呢?

密雲將他遮蓋,使他不能看見;他周遊穹蒼。

你要依從上古的道嗎?這道是惡人所行的。

他們未到死期,忽然除滅;根基毀壞,好像被江河衝去。

他們向神說:離開我們吧!又說:全能者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哪知神以美物充滿他們的房屋;但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

義人看見他們的結局就歡喜;無辜的人嗤笑他們,

說: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果然被剪除,其餘的都被火燒滅。

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

你當領受他口中的教訓,將他的言語存在心裡。

你若歸向全能者,從你帳棚中遠除不義,就必得建立。

要將你的珍寶丟在塵土裡,將俄斐的黃金丟在溪河石頭之間;

全能者就必為你的珍寶,作你的寶銀。

你就要以全能者為喜樂,向神仰起臉來。

你要禱告他,他就聽你;你也要還你的願。

你定意要做何事,必然給你成就;亮光也必照耀你的路。

人使你降卑,你仍可說:必得高升;謙卑的人,神必然拯救。

人非無辜,神且要搭救他;他因你手中清潔,必蒙拯救。

約伯回答說:

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的責罰比我的唉哼還重。

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裡可以尋見神,能到他的台前,

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

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

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他。

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他心裡所願的,就行出來。

他向我所定的,就必做成;這類的事他還有許多。

所以我在他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

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慇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

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

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飢餓扛抬禾捆,

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醡酒,自己還口渴。

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份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懷他的母(原文是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吃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記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他惡待(或作: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然而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約伯,約伯三友

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神有治理之權,有威嚴可畏;他在高處施行和平。

他的諸軍豈能數算?他的光亮一發,誰不蒙照呢?

這樣在神面前,人怎能稱義?婦人所生的怎能潔淨?

在神眼前,月亮也無光亮,星宿也不清潔。

何況如蟲的人,如蛆的世人呢!

約伯回答說:

無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幫助!膀臂無力的人蒙你何等的拯救!

無智慧的人蒙你何等的指教!你向他多顯大知識!

你向誰發出言語來?誰的靈從你而出?

在大水和水族以下的陰魂戰兢。

在神面前,陰間顯露;滅亡也不得遮掩。

神將北極鋪在空中,將大地懸在虛空;

將水包在密雲中,雲卻不破裂;

遮蔽他的寶座,將雲鋪在其上;

在水面的周圍劃出界限,直到光明黑暗的交界。

天的柱子因他的斥責震動驚奇。

他以能力攪動(或作:平靜)大海;他藉知識打傷拉哈伯,

藉他的靈使天有妝飾;他的手刺殺快蛇。

看哪,這不過是神工作的些微;我們所聽於他的是何等細微的聲音!他大能的雷聲誰能明透呢?

約伯接著說: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

我的生命尚在我裡面;神所賜呼吸之氣仍在我的鼻孔內。

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

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

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願我的仇敵如惡人一樣;願那起來攻擊我的,如不義之人一般。

不敬虔的人雖然得利,神奪取其命的時候還有什麼指望呢?

患難臨到他,神豈能聽他的呼求?

他豈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神呢?

神的作為,我要指教你們;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隱瞞。

你們自己也都見過,為何全然變為虛妄呢?

神為惡人所定的份,強暴人從全能者所得的報(原文是產業)乃是這樣:

倘或他的兒女增多,還是被刀所殺;他的子孫必不得飽食。

他所遺留的人必死而埋葬;他的寡婦也不哀哭。

他雖積蓄銀子如塵沙,預備衣服如泥土;

他只管預備,義人卻要穿上;他的銀子,無辜的人要分取。

他建造房屋如蟲做窩,又如守望者所搭的棚。

他雖富足躺臥,卻不得收殮,轉眼之間就不在了。

驚恐如波濤將他追上;暴風在夜間將他颳去。

東風把他飄去,又颳他離開本處。

神要向他射箭,並不留情;他恨不得逃脫神的手。

人要向他拍掌,並要發叱聲,使他離開本處。

只有神能賜給人智慧

銀子有礦;煉金有方。

鐵從地裡挖出;銅從石中熔化。

人為黑暗定界限,查究幽暗陰翳的石頭,直到極處,

在無人居住之處刨開礦穴,過路的人也想不到他們;又與人遠離,懸在空中搖來搖去。

至於地,能出糧食,地內好像被火翻起來。

地中的石頭有藍寶石,並有金沙。

礦中的路鷙鳥不得知道;鷹眼也未見過。

狂傲的野獸未曾行過;猛烈的獅子也未曾經過。

人伸手鑿開堅石,傾倒山根,

在磐石中鑿出水道,親眼看見各樣寶物。

他封閉水不得滴流,使隱藏的物顯露出來。

然而,智慧有何處可尋?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智慧的價值無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無處可尋。

深淵說:不在我內;滄海說:不在我中。

智慧非用黃金可得,也不能平白銀為它的價值。

俄斐金和貴重的紅瑪瑙,並藍寶石,不足與較量;

黃金和玻璃不足與比較;精金的器皿不足與兌換。

珊瑚、水晶都不足論;智慧的價值勝過珍珠(或作:紅寶石)。

古實的紅璧璽不足與比較;精金也不足與較量。

智慧從何處來呢?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是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隱藏,向空中的飛鳥掩蔽。

滅沒和死亡說:我們風聞其名。

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曉得智慧的所在。

因他鑒察直到地極,遍觀普天之下,

要為風定輕重,又度量諸水;

他為雨露定命令,為雷電定道路。

那時他看見智慧,而且述說;他堅定,並且查究。

他對人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掌握三要素,你就知道該如何經歷神的試煉(有聲讀物) 愛心熱線的弟兄姊妹: 你們好!最近我靈裡很軟弱,女兒因著感冒發展為肺炎,已經輸液一週,還不見好轉,看著女兒被病痛折磨得那麼痛苦,我心疼不已,恨不得自己代替女兒受苦。就在昨天下午,丈夫的同事又來電話,...
屬靈爭戰-你的信心正在接受試煉嗎? 我的孩子出生後就檢查出有先天性的罕見疾病,29歲的時候就離開了我們。雖然孩子的離開是遲早的事,但那一刻我們的心還是像被掏空了一樣,太太本身就是一名基督徒,孩子走後我希望她能早日從失去孩子的痛苦當中走出...
基督徒如何得勝撒但的試探?  一天,婆婆高興地告訴我說主耶穌重返肉身回來了,隨後又帶來姊妹耐心地給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高興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神的話吸引了我的心,有時間我就看...
基督徒怎樣做到坦然無懼地面對神的試煉? 信仰家園的弟兄姊妹: 你們好! 我最近在生活上遇到了一些難處和禍患,臨到這些環境,道理上也知道是神的試煉熬煉,神擺設這些環境是為了我好,但心裡還是很怕臨到這樣的環境。對神的試煉熬煉,怎樣才能達到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