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約伯在耶和華面前謙卑自己

耶和華第二次對約伯說話

約伯在耶和華面前謙卑自己

耶和華又對約伯說:

強辯的豈可與全能者爭論嗎?與神辯駁的可以回答這些吧!

於是,約伯回答耶和華說:

我是卑賤的!我用什麼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摀口。

我說了一次,再不回答;說了兩次,就不再說。

耶和華第二次對約伯說話

於是,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

你豈可廢棄我所擬定的?豈可定我有罪,好顯自己為義嗎?

你有神那樣的膀臂嗎?你能像他發雷聲嗎?

你要以榮耀莊嚴為妝飾,以尊榮威嚴為衣服;

要發出你滿溢的怒氣,見一切驕傲的人,使他降卑;

見一切驕傲的人,將他制伏,把惡人踐踏在本處;

將他們一同隱藏在塵土中,把他們的臉蒙蔽在隱祕處;

我就認你右手能以救自己。

你且觀看河馬;我造你也造牠。牠吃草與牛一樣;

牠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

牠搖動尾巴如香柏樹;牠大腿的筋互相聯絡。

牠的骨頭好像銅管;牠的肢體彷彿鐵棍。

牠在神所造的物中為首;創造牠的給牠刀劍。

諸山給牠出食物,也是百獸遊玩之處。

牠伏在蓮葉之下,臥在蘆葦隱祕處和水窪子裡。

蓮葉的陰涼遮蔽牠;溪旁的柳樹環繞牠。

河水氾濫,牠不發戰;就是約旦河的水漲到牠口邊,也是安然。

在牠防備的時候,誰能捉拿牠?誰能牢籠牠穿牠的鼻子呢?

你能用魚鉤釣上鱷魚嗎?能用繩子壓下牠的舌頭嗎?

你能用繩索穿牠的鼻子嗎?能用鉤穿牠的腮骨嗎?

牠豈向你連連懇求,說柔和的話嗎?

豈肯與你立約,使你拿牠永遠作奴僕嗎?

你豈可拿牠當雀鳥玩耍嗎?豈可為你的幼女將牠拴住嗎?

搭伙的漁夫豈可拿牠當貨物嗎?能把牠分給商人嗎?

你能用倒鉤槍扎滿牠的皮,能用魚叉叉滿牠的頭嗎?

你按手在牠身上,想與牠爭戰,就不再這樣行吧!

人指望捉拿牠是徒然的;一見牠,豈不喪膽嗎?

沒有那麼凶猛的人敢惹牠。這樣,誰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

誰先給我什麼,使我償還呢?天下萬物都是我的。

論到鱷魚的肢體和其大力,並美好的骨骼,我不能緘默不言。

誰能剝牠的外衣?誰能進牠上下牙骨之間呢?

誰能開牠的腮頰?牠牙齒四圍是可畏的。

牠以堅固的鱗甲為可誇,緊緊合閉,封得嚴密。

這鱗甲一一相連,甚至氣不得透入其間,

都是互相聯絡、膠結,不能分離。

牠打噴嚏就發出光來;牠眼睛好像早晨的光線(原文是眼皮)。

從牠口中發出燒著的火把,與飛迸的火星;

從牠鼻孔冒出煙來,如燒開的鍋和點著的蘆葦。

牠的氣點著煤炭,有火焰從牠口中發出。

牠頸項中存著勁力;在牠面前的都恐嚇蹦跳。

牠的肉塊互相聯絡,緊貼其身,不能搖動。

牠的心結實如石頭,如下磨石那樣結實。

牠一起來,勇士都驚恐,心裡慌亂,便都昏迷。

人若用刀,用槍,用標槍,用尖槍扎牠,都是無用。

牠以鐵為乾草,以銅為爛木。

箭不能恐嚇牠使牠逃避;彈石在牠看為碎秸。

棍棒算為禾秸;牠嗤笑短槍颼的響聲。

牠肚腹下如尖瓦片;牠如釘耙經過淤泥。

牠使深淵開滾如鍋,使洋海如鍋中的膏油。

牠行的路隨後發光,令人想深淵如同白髮。

在地上沒有像牠造的那樣,無所懼怕。

凡高大的,牠無不藐視;牠在驕傲的水族上作王。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