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印

1989年,我爺爺奶奶、姑姑、父母他們都信了主耶穌,從此我家成了聚會點。我看到那些叔叔、阿姨們在一起唱歌跳舞讚美神,個個都喜氣洋洋,別提有多高興了。我也跟著叔叔阿姨們唱啊、跳啊,那時我家充滿了歡聲笑語。但因著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這種幸福的日子不久全被打破了。

1990年的一天,有很多弟兄姊妹正在我家聚會,中共警察突然闖進我們家,把我爸爸、舅舅和十幾個弟兄姊妹都抓走了,中共政府以「參與政治、反革命」為由,分別判處我爸爸兩年零七個月、舅舅兩年勞教,其餘的弟兄姊妹被罰款2000元至4000元人民幣不等,有的還被拘留半個月。從此,我們家再也沒有安寧過,再也聽不到歡聲笑語了。

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弟兄姊妹的聚會地點、時間常常調換,有時在乾涸的大溝裡,有時在玉米地裡,有時在果園裡等等。就這樣,還是有很多弟兄姊妹相繼被抓,還有的被抓多次,家裡被警察勒索、敲詐得一貧如洗。因我爺爺信神出名,姑姑是教會帶領,成了中共警察重點抓捕的對象,所以我們家就成了警察隨時「光顧」的地方。他們不分白天黑夜隨時都會闖入我家,甚至有一次凌晨三四點還翻牆入院來抓我爺爺和姑姑。在主的保守下,爺爺和姑姑逃過了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抓捕。

到了1991年,爺爺、奶奶、姑姑、媽媽還有很多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正當弟兄姊妹都沉浸在喜悅之中時,中共又開始對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實施抓捕、抄家。1992年,就在我爸爸出獄前的十幾天,我爺爺又被抓捕入獄,判刑2年。爸爸出獄後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時警察還是不間斷地到我家抓我姑姑。他們每次來我家就像電影裡土匪進村大掃蕩一樣,把家裡翻個底朝天,把我們家買的一台200多元錢的雙卡錄音機也給拿走了,並屢次警告我爸爸不許再信了。但我爸爸、姑姑在神的帶領下並沒有被警察嚇倒,還繼續信神盡本分。因著中共政府在我家周圍安插了眼線,最終爸爸還是再次落入了中共魔爪中。

主耶穌,聚會,烙印,警察,抓捕,惡魔,跟隨神,義力

1996年5月的一天,警察再次闖入我家把爸爸抓走了。警察把爸爸帶到鎮派出所,說我爸爸是重犯,是屢教不改,強逼他出賣弟兄姊妹和教會帶領。爸爸不從,他們就把爸爸吊起來打。當天晚上,爸爸被他們打得遍體鱗傷、血肉模糊,眼睛腫得看不見東西,身上的衣服與血、肉都黏在一起了,襯衫也脫不下來了,都是用剪子一點一點地剪下來的。幾天後,因著天氣熱,傷口感染,爸爸都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眼看快不行了,爸爸就在心裡極力呼求神,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後來神擺佈我家的一個親戚給我爸爸做擔保人,讓爸爸保外就醫,爸爸才從中共惡魔手裡逃了出來。爸爸跑到弟兄姊妹家,弟兄姊妹又幫忙找醫生給爸爸醫治,醫生從爸爸的胳膊上抽出很多膿水和血水,又給爸爸清洗、包紮、吊水,一個月後傷口才慢慢好轉,醫生說再遲兩天,一隻胳膊就要截肢了。從此,爸爸一直在外過著逃亡的生活。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爺爺、姑姑也同樣過著在外逃亡的生活。

警察得知我爸爸跑掉後,一天凌晨4點左右闖入我家,如惡狼一樣把門踹開,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看到屋裡站滿了警察,他們個個手拿電棍和高強度電筒,凶神惡煞的樣子令人恐懼,把我嚇得蜷縮成一團,一句話也不敢說。有兩個警察逼我媽說出爸爸的去向,警察見我媽不說就大聲吼叫,威脅恐嚇我媽:「再不把人交出來,就打死你。」警察的吼叫聲把我們姐弟三人嚇得哭成一團,一動也不敢動。屋子再次被警察翻個底朝天,他們沒搜到什麼便氣沖沖地走了。隨後警察深更半夜又到我奶奶家搜查,逼我奶奶說出我爺爺、爸爸和姑姑他們的下落,並把家裡翻得亂七八糟後揚長而去。

1996年我13歲那年冬季的一天,凌晨3、4點左右,媽媽和我們姐弟三人正在睡夢中,突然聽到窗戶「光當」一聲被推開了,隨後看到幾隻手電筒光一起從窗戶照射進來,緊接著就是一陣踹門聲,我媽忙起來開門,門剛打開,一群警察便闖了進來,我看到警察一副副猙獰的面孔都像惡狼撲食一般,不抓到我爸爸誓不罷休。警察到屋裡到處亂翻,沒找到我爸就走到了院子外面。我媽鎖大門時,聽到幾個警察在院子外面說:「乾脆把這個女的抓走,看他(我爸爸)回不回來,家裡有幾個小孩他總不能不管吧!」我媽聽到後就和我們三個說:「媽媽也出去躲一躲,天亮你們去找奶奶。」說完就急匆匆地空手出去了,因大門口的警察都沒走,媽媽只好翻院牆逃跑,我媽剛翻到牆頭上,正準備往下跳時,只聽見「蹭」的一聲從廚房裡躥出兩個警察,一下把我媽從牆頭上拽了下來,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邊打邊呵斥道:「看你往哪跑!」說著連拉帶拽要把我媽帶走,這時我被嚇得癱坐在地上直哭,10歲的妹妹也被嚇得哭個不停,赤著腳跑到我媽跟前,拽住我媽的衣服不放手,就這樣警察連拉帶拽把我媽和妹妹往警車跟前推,快到警車跟前才把媽媽放下。警察看到妹妹不住地哭著喊媽媽,就沒把媽媽抓走。這次的抓捕給我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壓力,此後我就很害怕天黑,每當夜幕降臨時,我心裡就有一種恐懼感,不敢到院子和廚房裡,生怕黑暗的角落裡有警察埋伏著,夜裡哪怕老鼠弄出的聲音,或是狗叫聲,我都會驚恐地坐起來,蜷縮在一起,以為警察又來了。有時我坐在院子裡,痴痴地想:院牆能加得高高的,讓警察翻不進來,再換一個牢固的門,讓警察踹不開……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全能神,在傳福音中才親身經歷了主耶穌說的話:「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二)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
基督徒受迫害-血淚史 我1981年9月信了主耶穌,1983年政府成立了三自教堂,政府打著「先愛國、後愛教」的旗號,強行要求各地家庭聚會都得加入三自愛國教,否則就屬「非法聚會」,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們原教會帶領迫於中共政府的淫威,就帶著我們加入了三自教堂,但藉著一次聚會,講道人訴說了一年青小弟兄的真實受害案件:統戰部和警察...
為義受逼迫最有意義(三) 2012年,我在外地盡本分再次被中共政府抓捕。當時七八個便衣將我團團圍住,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奪走我的包,給我戴上手銬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多次審訊、折磨後,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中共政府強行將我拘留了四個多月,最後給我辦了取保候審,命令我必須回家,隨時候審,並警告我,如果離開的話就隨時抓捕我,抓到後還...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