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

清晨,一抹陽光透過紗窗照進屋裡,紫然伸了個懶腰,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因為那天是他們編劇組搬新家的日子。早上10點左右,她正在埋頭寫劇本,電腦裡突然跳出一條信息,她打開一看,原來是負責人發來的,讓她去一下她的房間。她高興地合上電腦,輕盈地走下樓。

名利,前途,命運,寫劇本,教會,捆綁,順服

到了負責人那裡,負責人問了她近段時間的情形,還有劇本進度如何,她一一做了回答。突然負責人的話題一轉,說:「根據你這段時間寫劇本的果效覺得你沒有多少聖靈作工,現在決定讓你回教會。」聽到這話,她如同五雷轟頂,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用力地咬住下唇才使自己不哭出聲。她心裡翻江倒海,一個勁兒地在講理:都說寫劇本不是短時間就能成功的,我不也還在操練的過程中嗎?為什麼不讓別人走偏讓我走……儘管心裡有神的話在提醒:「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但她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委屈的淚水擦了又掉,旁邊丟了一大堆的紙巾。後來,負責人也跟她談了要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但她一句都聽不進去了……

下午,姊妹們都在收拾行李,做好了去新家的準備。紫然在看著電腦假裝寫劇本,其實頭腦一片空白,一句話都寫不出來。她不對的情形被旁邊的秋姊妹看出來了,秋姊妹悄悄地走到她的身邊坐下,問她怎麼了,紫然沉默了好一會,費了好大的勁才低聲地吐出了四個字:「被撤換了。」秋姊妹看了一眼她那痛苦的表情,跟紫然談了以前她被撤換的經歷,還有摩西在曠野放了四十年羊,神還使用他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的例子,讓紫然不要失去信心。這讓紫然很受感動,認識到神的愛沒有離開她,她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秋姊妹去忙自己的事後,紫然的目光又轉移到電腦上,她偷偷地看了看其他姊妹,發現沒有人注意她,她覺得沒有人知道這事最好。忽然,依姊妹問紫然:「大家都收拾東西了,你怎麼還不收拾啊?等一會兒車來了你就來不及了。」紫然竭力地用平靜的聲音回答:「不急,我的東西少,一會兒就收拾完了。」她心裡害怕再有人問她,偏偏依姊妹問了,還好,依姊妹近視,沒有看出她紅腫的眼睛,還有她那帶著痛苦表情的臉,她心裡感到一絲慶幸。下午5點左右,她看到弟兄姊妹一個個都歡天喜地地把行李往樓下搬,準備走向新家,她站在一邊,彷彿看到弟兄姊妹一個個都走上方舟了,而她自己就是被撇下的一個,她的心難受得如同刀絞般的痛,任憑淚水在臉上無聲地流,她活在無邊的苦海之中,找不到方向,找不到目標,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大家都走了,她蜷縮在窄小的床上,與若大的房間相比是多麼不相襯。夜幕也開始降臨,她的心如同這夜裡的黑暗。她不想去開燈,只願黑暗將自己埋葬,痛苦將自己淹沒……痛苦絕望中,她想起了神是公義的,神不會作錯事,肯定是自己有問題。於是她死寂的心有了一點軟化,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尋求,求神開啟帶領她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禱告後,往事如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地浮現在她的眼前:幾個月之前,當與她一起從大陸來的一個姊妹寫出一個劇本後,獲得了弟兄姊妹的高看、羨慕不說,最主要的是得到了教會上層負責人的賞識,當著全部海外編劇的面,直接任命她為A國編劇組的組長,要多風光就有多風光!從那之後,紫然心裡暗暗較勁,一定要寫出劇本,讓弟兄姊妹高看自己,讓負責人也賞識自己。從那之後,她開始爭分奪秒、起早摸黑地寫劇本,有時其他姊妹叫她一起出去散步,她都說自己要寫劇本沒時間;有時姊妹約她上街買東西,但她沒有同去而是讓姊妹幫捎回來,為的是省下時間寫劇本。那段時間,她夜裡常常熬夜到凌晨一、二點,同時看神話語的時間也少了,她怕因看神的話而耽誤了寫劇本。總之,她把能省的時間都省下來用在寫劇本上,為的是早日把劇本寫出來達到出人頭地的目的。

這時,她猛然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她的心慢慢有點醒悟了,認識到她被打發回教會,不是負責人有意整她,不是因為她一時的情形不對,不是因為她寫不出劇本,而是因為她信神卻走了世人的道路,世人追求名和利,她也把獲取名利當成了自己的追求目標,當作信神當走的路。因為她從小就接受撒但灌輸的觀點:做人就要做人上人,出人頭地,光宗耀祖,這樣的人生才風光、活得才精彩。她就是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吃苦耐勞,背著名利的枷瑣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她從來沒有認真地去想過,這種撒但給人帶來的人生觀是否與神的要求相吻合,是否能給人帶來真正的人生價值,是否能讓人得到造物主的看顧與保守,活在平安喜樂之中,從來沒有!甚至當身邊的姊妹善意提醒她不要去追求名利,信神當走追求真理的路,她都當作耳旁風,依然沒有放棄對名利的追求,這就是她的悲哀!

此次失敗已成定局,是否是新的起點呢?這時紫然想到了一句經歷詩歌:「我的命運在神手裡,一切任神擺佈理所當然。」藉著窗外投來的一絲光,她的目光觸及到了自己那部平時用來聽歌用的紅色手機,她伸手去拿,慢慢地戴上了耳塞,隨手點開了一首歌,一陣悠揚激進的歌聲傳來:「我們就應該有一個心志:無論臨到多大的環境,無論臨到什麼樣的難處,無論我們如何軟弱、消極,我們不能對性情變化這方面的事失去信心,也不能對神所說的話失去信心。神給人有應許,需要人有心志也有這個毅力這個毅力去承受。神不喜歡懦夫,神喜歡有心志的人,即使你流露了好多敗壞,即使你走了很多彎路,或者中間有很多過犯,曾經抵擋過神,或者是有些人對神心存一些褻瀆也好,或者是埋怨也好,或者是抵觸也好,這個神不看,神只看人有朝一日能不能變化。……不管你怎麼軟弱,你只要不棄絕神的名,你只要不離開神,不離開這個道,你總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我們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那就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有希望剩存下來,我們就有希望蒙神拯救蒙神拯救。」(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喜歡有心志的人》)

她聽著聽著,眼裡流出了感激的淚水,在撒但利用名利攻擊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視而不見,而是在人的身邊默默地看顧保守著人。神知道人需要什麼環境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需要什麼環境才能長大,回到造物主的身邊。所以神會在不同的時期,根據人的身量給人以勸勉與安慰,包容與忍耐,責打與管教,神了解每一個人就像母親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樣。神的愛實實在在,神的寬容與忍耐讓人享受了神很多的恩典,神的責打與管教讓人認識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也讓人認識了人活著是為什麼,人生存的價值是什麼,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神喜歡的是什麼人,什麼樣的人能得到神的稱許……這時紫然的腦海裡出現了摩西、挪亞、亞伯拉罕、約伯、彼得這幾個人的名字,他們都是對神有信心,有順服、有愛的人,無論撒但怎樣攻擊、殘害,他們都不棄絕神的名、不離開神!紫然感到心中開闊了很多,有了掙脫撒但捆綁的力量,有了前行的方向與目標。

她剛想起身去開燈,就聽到了外面傳來有人上樓的腳步聲,緊接著,房門被敲響。她把燈打開,然後去開門,原來是平時不太接觸的韋姊妹。韋姊妹拉著紫然的手輕輕地說:「姊妹,我剛剛知道你被撤換的事,有神與我們同在,我們並不孤單,我們來交通一下吧!」紫然一把抱著韋姊妹,感動得哭了起來!

 

感悟:神的話猶如涓涓細流滋潤人的心田。神無論擺上什麼環境都是為了成全人,都是根據人的缺少、人的需要來擺設的,尤其臨到不合己意的環境這更是神潔淨成全人,也讓人從中找到《心靈的港灣》

延伸閱讀
最好的教育 我今年50歲,從小生活在一個很偏僻、落後的窮山溝裡。家裡8口人,兄弟姐妹四個,上面還有外公外婆,只有爸爸一人在生產隊裡掙工分供全家生活,我們家裡很貧窮,甚至連苞米粥、苞米麵餅都吃不上。看到別人吃白麵饃饃,我心裡特別的羨慕,我啥時候能吃上白麵饃饃,能餓不著呢?我外婆常常對我說 「孩子,要想過好日子啊,...
由社會風氣看人類結局 我出生於七十年代的農村,在我兒時的印象中,那時的人都安分守己地過著一夫一妻的生活。「婚外情」這樣的字眼很少聽說,若是真有人移情別戀,那就如「老鼠過街——人人喊打」一般。所以,很少有人超越這個做人的底線。記得村裡有一個寡婦曾和一個已婚男人相好,後來整個村裡的人都對這對「狗男女」投去鄙視的目光,認為做這...
道貌岸然的「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 我有一個戰友,姓馬。2005年年底,他通過我們團長的關係請客送禮,送了十多萬的紅包得以提前轉業。轉業回家後,他又疏通關係找了我們市的區委書記,花了五十萬又轉到城管局執法隊當大隊長。自他上任後,那些凡屬於他管轄範圍的建築商、街邊小販等行業的人,都排長隊給馬戰友送禮,還經常請他吃飯喝酒。記得有一個潮汕籍...
陽光下的罪惡 一提起中國的城管,就使無數城鄉菜農和商販聞風喪膽。在中國經常會看到商販被城管沒收貨物,遭其毆打卻只有自認倒霉的場面。最讓人可氣的是,這些掠奪的事件不是發生在無人的陰暗角落,而是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之下,在打著「執法」的招牌下日復一日地上演著,至今想起我偶遇的兩起城管「執法」場面還心有...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