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使年少輕狂的我有了變化

我叫小予,今年17歲,從小到大,因著我學習成績好,老師、親人都很喜歡我,所以我在班裡也以此自居,瞧不起身邊不如我的同學。就如我上初中的時候,老師給我調了個同桌,她學習成績也不錯,就是人比較張揚,一點也不穩重,下了課和同學在過道裡瘋跑,打打鬧鬧,我就覺得她沒有教養,跟她說話都滿了嫌棄,加上她的校服和作業本都很髒,我碰都不想碰她一下,於是我就在我們之間劃起了一道長長的三八線,要是她超線了,我就用胳膊肘使勁地頂她一下。到了週末,我回到姥姥家,那是我最悠閒最愜意的時光——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然後看電視,睡覺。我姥姥喜歡嘮叨,啥事都能說上十幾遍,每當姥姥給我重複說同一件事的時候,我就心煩,心想:你說一遍我就記住了,怎麼重複來重複去地說?天天嘮嘮叨叨的!更甚的是,姥姥不會用手機,就讓我教,我教了幾遍姥姥都學不會,我就更不耐煩了,嫌棄她學東西太慢,對姥姥說話也不耐煩,覺得她真是老了,學個啥也太慢了……直到我跟著爸媽信了全能神,我便和父母在家常常讀神的話,弟兄姊妹也來給我們交通神的話,在這樣的教會生活中我明白的越來越多。後來藉著神的顯明,我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年少輕狂、四六不懂,在全能神話語的帶領下我逐步有了變化。

2016年的一天,姊妹帶我去一個從未去過的家聚會,走在路上,我就想著這個聚會點上的姊妹們都是什麼樣的,如果都是像我一樣的年輕姊妹就好了,我們年輕人在一起才有共同語言嘛,可別是像我姥姥一樣的老年人呀……我懷著好奇和期待的心理踏進了聚會家的門,沒想到我看到的竟然都是滿臉皺紋的老奶奶,頓時我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奶奶們都是老年人,說話慢騰騰的,聽著都讓人著急,和她們一起聚會一點勁都沒有……我硬著頭皮,耐著性子堅持把會聚完。

回家的路上,我氣不打一處來,越想越不願意再和她們一起聚會了。可這時我心裡有點不太踏實,想到教會裡和我同齡的一個小姊妹對待年老姊妹的態度很好,沒有一點嫌棄的意思,而我卻這樣的嫌棄老奶奶。回到家後,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我去聚會,看到聚會點都是白髮蒼蒼的老年人,我心裡就很抵觸,覺得我們沒有共同語言,不願和她們在一起聚會。神啊,我不知在這事上該學什麼功課,願你開啟我……」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說:「不論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都知道自己該盡的功用,年輕的不張狂,年老的不消極、退後,而且能夠互相取長補短,互相服事,沒有任何成見,在年輕與年老的弟兄姊妹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梁,因著神的愛讓你們彼此更理解。年輕的弟兄姊妹不小看年老的弟兄姊妹,年老的弟兄姊妹也不自是,這不是和諧的配搭嗎?如果你們都有這個心志,神的旨意必成就在你們這一代人身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各盡功用》)神的話讓我認識到神希望我們年輕人和年老的弟兄姊妹在一起彼此理解,相互取長補短,活在神愛之中。可我總喜歡我能看得起的、時尚前衛的年輕人,從心裡不願與年紀大的、行動緩慢的老年人接觸,覺得老年人太落後了,她們還活在過去,和我們這些新時代年輕人的生活節奏、審美觀、價值觀都不一樣,沒有共同的話題,沒法交流!我的這些觀點太狂妄,都是神厭憎的,因著我的這些觀點導致我看不到她們身上的長處。其實細想想年老的弟兄姊妹想事情比較周到,做事沉著穩重,她們身上這些長處都是我沒有的。我的性情不穩定,做事比較毛躁,就需要和老年姊妹在一塊聚會來彌補我的缺欠。想到這裡,我明白了神的心意,願意順服下來。此後,我就和奶奶們在一起聚會,漸漸地心裡的嫌棄也越來越少了,也能看到奶奶們的長處了。

一次聚會後,我教奶奶們使用MP5機子看視頻與聽詩歌。但是我教了一個奶奶兩遍機子,她還沒記住,我眼瞅著剛剛教過的程序,她還會出錯,我心想:我都教兩遍了,你咋還學不會?實在忍不住了,就說了出來:「奶奶,剛才不是給你說得好好的嗎?你咋又忘了呢?」伴隨著埋怨,我的口氣也變得有些生硬,說話也帶著自己的狂妄與對奶奶的嫌棄、瞧不起。但話剛說完,我就覺得自己這樣說奶奶不對,特別是我想起自己曾跟神立過心志,說一定要憑耐心和愛心對待年老的弟兄姊妹,可是一臨到事時,我的火就控制不住地往外冒,我越想心裡越受責備。我只有默默地向神禱告,這時神的話開啟我:「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他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上的一些事的時候,接觸到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我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你看手機現在發展得多快呀,功能多複雜呀,我啥都會!你們這些老太婆什麼都不懂,電視都不會開,開了就關不了,你看我們,哼!』有的年輕人,老人跟他說:『孩子,給奶奶弄弄這個。』『哼,這都不會,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這叫什麼話?你別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會點兒這個那算能耐嗎?算本事嗎?不算!嘴上說『不算』,但是臨到事的時候,人就能有這種性情的表現,這叫什麼?這就叫『年少輕狂』,這就是表現。」(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通過神話語的揭示,看到自己覺得能夠適應這個社會的潮流,社會上流行的我啥都會,什麼智能手機、MP5機器等這些電子產品我玩得溜溜的,我就把這些當作了資本,嫌棄奶奶老了,學啥太慢,不中用了,我真是年少輕狂啊。神揭示得一點都不差!想到這裡,我坐在一旁又默默地在心裡跟神禱告:「神哪,今天我又看到自己沒有一點愛心和忍耐,不能體諒奶奶的難處,對奶奶說話滿了嫌棄、瞧不起,神啊,願你加給我愛心和耐心,我不願意再憑著狂妄本性活著了,願意能夠真正地謙卑下來,憑著愛心體諒、幫助奶奶。」禱告完,我長吸了一口氣,調整了自己的心態,奶奶哪裡記不住我又耐心地教奶奶,直到把奶奶教會為止。

是什麼使年少輕狂的我有了變化

藉著一次次地經歷,我發現自己年少輕狂的撒但性情不僅僅使我看不起老年人,還使我對同齡的人也不服氣。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小妍姐姐,她比我大幾歲,但盡本分時間長,明白的真理也多。一次聚會中,我流露了一些敗壞,她針對我的問題與我交通了很多,藉著交通我對自己的本性也有了一些認識,交通要結束時她問了我一句:「姊妹,這麼交通,你能領受嗎?」這句話問得我顏面盡失,好像我多差勁一樣,我心裡很窩火,心想:你才大我幾歲呀?還問我能不能領受,我早領受到了,是你在那兒不停地說,再說了,我也沒差勁到那個地步啊,又不是我腦子不好使,沒有領受能力了……我心裡翻騰個不停,也不想抬頭瞅她,最後我特別不情願地應付了一句:「能領受。」回家的路上,想到自己的流露,我的心裡很受責備,想想姊妹也是為了我好,她在憑愛心給我交通真理幫助我,我為什麼要那樣對待姊妹呢?姊妹交通的符合真理,是出於神的,我為什麼不接受、不服氣呢?我為什麼不採納別人對我提出的正確建議呢?這不還是我的狂妄本性導致的嗎?我越想越覺得愧疚……回到家,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的話說:「不要自以為是,要取別人長處彌補自己缺欠,看看別人是怎樣憑神話活著的,他們的生活、舉動、言語是否值得你借鑑。看誰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現在關鍵是注重生命,多多吃喝我的話,經歷我的話,認識我的話,使我的話真正成為你的生命,這是主要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你們檢查檢查自己,誰是猖狂、自是、驕傲、自大的,定規是我恨惡的對象,也是滅亡的對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九篇說話》)看著神滿有權柄、帶著威嚴的話語,我感到特別蒙羞。神是公義的,神厭憎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的人,也厭憎猖狂自是的人,這些狂妄自是的撒但性情正是人本性裡與神敵對的東西,正是撒但灌輸給人的,如果不變化最終就要被神撇棄淘汰。想想以前,誰不如我,我就看不上誰,就覺得自己好,比別人強。但是藉著神作工一次次的顯明,神話語的揭示,才使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高傲的頭,終於承認了自己確確實實是被撒但敗壞得年少輕狂、四六不懂。於是我在心裡暗下決心,如果神再次擺上環境,我一定要背叛自己的肉體,實行真理,羞辱撒但,不能再狂妄自是,以口犯罪,讓神厭憎恨惡!從此我就開始裝備這方面的神話,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去實行,也常常在弟兄姊妹面前解剖自己的本性。漸漸地我的本性也有了一點變化。

一次聚會時,一個阿姨對我說:「小予,雖然你和小妍沒差幾歲,但是你的性情還不穩定,各方面都比她差一截呢!你還得好好追求呀。」阿姨的話就像一盆涼水澆到了我的身上。阿姨竟然當著我的面說我不如小妍,此時我感到特別的扎心。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又開始不服人了,但是心裡的難受讓我控制不住想辯解,我就一遍遍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不被撒但的狂妄本性控制,能夠活出個人樣。幾遍禱告之後,我的心漸漸地安靜了下來。這時我認真地想著姊妹的話,也想著小妍姊妹的長處,我才意識到小妍不論在盡本分上,還是在經歷神作工上,或者真理的裝備上,確實都比我強,我確實不如人家,我越想越服氣。同時也深深地感受到,神藉著姊妹的話不是讓我難堪,而是讓我吸取姊妹身上的長處越變越好,我感受到神對我的愛,心裡也喜樂多了。到了下一次聚會,我在交通的時候,很坦然地跟阿姨說:「比起小妍姐,我確實還差很多,對真理的裝備和實行上,我確實還很膚淺,我才剛剛起頭,你的指點我接受。」阿姨笑呵呵地說:「小予,我真沒想到你能接受,感謝神啊!這都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聽到這話,我的心裡也美滋滋的,我深深地感受到神的話語帶著權柄,帶著威力,能夠讓我這個年少輕狂的人有變化,真是感謝神!雖然我離真正的性情變化還差得很遠,但是通過這一次次地經歷神的作工,我對達到性情變化更有信心了。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小予

相關閱讀:我的變化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