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得知天宇間有一位創造萬物的上帝,心裡不禁對上帝充滿了嚮往。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又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終於實現了自己和父輩們的願望——脫離了祖輩沿襲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2008年,孩子的降生又給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的歡樂。面對眼前所擁有的一切,我本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愜意,然而,在我享受這人人羨慕、嚮往的美好生活之時,我卻總也擺脫不了內心深處那種莫名的虛空感覺,對此,我很困惑,也很無助。

2008年11月,家人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通過讀神的話,我才明白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是人生活的動力與支柱,人若離開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與滋養,人的心靈就會空虛、孤寂,即便物質生活享受得再好也無法得到心靈的飽足與需要。農村, 中共警方,抓捕迫害,看守所正如全能神說:「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只有這樣,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如荒漠裡的甘泉滋潤了我的心靈,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從此,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踏實,感覺心靈有了歸宿。不久,教會安排弟兄姊妹來給我聚會,而且無論颳風下雨從不間斷。期間,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弟兄姊妹總是耐心地給我交通,沒有一點厭煩與應付,這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真誠與愛心。隨著明白真理的增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熱火朝天地為神花費、傳揚福音,我也很想盡上自己的本分,可孩子太小又沒人照顧,於是,我就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後來,我得知有個姊妹是幼兒園的園長,就把小孩送到她那裡,她二話沒說就答應幫我照看孩子,並且連學費、伙食費都不肯收。從那以後,姊妹不僅白天幫我照顧孩子,有時晚上也幫我照看。姊妹的舉動更讓我深受感動,我知道這都是源於神的愛。為了還報神的愛,我毫無顧慮地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個沒有神光照耀之人的愁苦之態,聽到了他們如訴如泣的苦難的人生歷程,也看到人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後臉上洋溢著的幸福與快樂,這更激起了我傳福音的熱情,立志要把神的福音傳給更多活在黑暗中渴望光明的人!然而就在這時,中共政府卻瘋狂地逼迫、抓捕弟兄姊妹,而我也遭遇了這一劫難。

那是2012年12月21日上午,我們十幾個弟兄姊妹正在一接待家庭聚會,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喝斥聲:「開門!開門!檢查房間!」姊妹剛把門打開,六七個手持警棍的惡警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他們粗暴地把我們分開,隨即開始翻箱倒櫃。一年輕的姊妹上前質問他們:「我們在朋友家玩,又沒犯法,你們憑什麼檢查房間?」惡警凶狠地說:「老實點!讓你站著就站著,沒讓你講話就閉口!」說完狠勁將姊妹甩倒在地,並威嚇道:「你要反抗還揍你!」姊妹的指甲當即被折斷,手指流出了血。看著惡警凶暴的樣子,我既憤恨又有些害怕,就默默地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和信心,保守我站住見證。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惡警沒收了許多傳福音資料及神話書籍,之後將我們推上警車。

一到派出所,惡警就沒收了我們身上所有的東西,並審問我們的姓名、住址以及教會帶領是誰等問題。我怕牽連家人,就什麼也不說,另一姊妹也什麼都沒說,惡警就把我倆當成頭目準備單獨審訊。這時我很害怕,因為以往聽說惡警對外地人特別凶狠,現在我又被他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那肯定凶多吉少了。正當我心亂如麻活在膽怯中時,聽到緊挨著我的年輕姊妹在禱告:「神啊,你是我們的堅固台,是我們的避難所,撒但就在你的腳下,我願憑你的話活著,站住見證滿足你!」聽後我心裡一亮:是啊,神是我們的堅固台,撒但在神的腳下,我還怕什麼呀?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必能戰勝撒但!頓時,我心裡不害怕了,同時也感到很蒙羞,想想姊妹臨到事能憑神的話活著,對神不失去信心,而自己卻膽小懦弱,沒有一點信神之人的骨氣,多虧神的愛,藉姊妹的禱告來激勵幫助我,使我不再畏懼惡警的淫威。我暗下決心:今天既然被抓就定要站住見證滿足神,絕不做孬種辜負神心!

十點左右,兩個惡警給我戴上手銬,將我帶到一個房間單獨審訊。一個惡警用本地話問我,我聽不懂,便問他說什麼,沒想到這一問竟激怒了他們,旁邊的一個惡警大吼:「你不把我們當人看!……」說著衝過來抓住我的頭髮,將我拽來拽去。我被拽得暈頭轉向,頭皮像被撕下來似的疼痛難忍,頭髮也散落了一地。緊接著,另一惡警衝我怒吼:「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快說!誰讓你傳福音的?」我十分惱恨,便回答說:「傳福音是我的本分。」我話音剛落,他又衝過來抓住我的頭髮狠搧我耳光,邊打邊罵:「我讓你再傳!我讓你再傳!」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很快就腫了起來。惡警打累了才鬆手,隨即,他拿著從我身上搜到的手機和MP4播放器逼問教會信息,我憑著智慧與他們周旋。突然,惡警問道:「你不是本地人,普通話講得這麼好,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老實交代!你來這裡幹什麼?誰派你來的?你們的帶領是誰?你是怎麼和這邊教會聯繫的?你住在哪?……」聽到惡警把我當成重要人物,非要從我獲取教會信息,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個勁地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藉著禱告,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便回答說:「我什麼也不知道。」聽我這麼說,惡警猛拍桌子吼道:「你等著,待會兒有你好受的!」說著拿起我的MP4播放器撥弄起來。我很害怕,不知接下來他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我,便迫切呼求神。沒想到播放器播放的是《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錄音:「……你們說這樣的人能蒙拯救嗎?他對基督沒有忠心,他跟基督不是同心合意,臨到患難的時候他就跟基督分道揚鑣了,他走自己的路去了,他背叛神了,他隨從撒但了。……在大紅龍掌權的時候,在經歷神作工中,如果人能背叛大紅龍,能站到神一邊,不管大紅龍怎麼迫害、怎麼追捕、怎麼逼迫,都能絕對順服神,對神至死忠心,這樣的人才是名副其實的得勝者,才是名副其實與神同心合意的人。」聽到「分道揚鑣」幾個字,我的心一陣刺痛,不禁想到主耶穌作工時,跟隨他、享受他恩典的人很多,可當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羅馬兵丁大肆抓捕基督徒時,很多人卻因膽怯逃之夭夭,這是多讓神傷痛的事啊!而今天,我跟那些忘恩負義的人有什麼區別?當享受神的恩典祝福時,我滿懷信心地跟隨神,可如今面臨患難需要我受苦付代價之時,我卻膽怯害怕,這又怎能安慰神心呢?想想神為拯救我們這些敗壞之人,明知道成肉身來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要面臨多大的危險,但他仍義無反顧地來到這座鬼城中,一直忍受著惡魔的追捕、迫害,親自帶領我們走追求真理的路。看到神為我們的蒙拯救寧願犧牲一切、奉獻所有,而我作為一個享受神救恩的人為什麼就不能為神有一點付出呢?此時,我的良心倍受譴責,真恨自己太自私、不值錢,更深深地感受到神對我滿了期望和牽掛,神深知我身量幼小,面對撒但的淫威心裡膽怯,才藉惡警播放講道錄音給我聽,讓我明白神的心意,能在患難迫害中站住見證滿足神。一時間,我被神的愛感動得淚流滿面,不由得默默向神訴說:神啊!我不願做與你分道揚鑣傷你心的人,我願與你同甘苦共患難,不管撒但怎麼折磨我,我都要堅決站住見證安慰你的心。

突然,「啪」的一聲,惡警關掉了播放器,衝著我惡狠狠地說:「沒錯,我就是大紅龍,今天我就是來折磨你的!」隨後,他們命令我光著腳站在地上,並把我右手銬在一個水泥墩中間的鐵環上,因水泥墩很矮,惡警讓我彎腰站著,不准蹲下,也不許用左手撐著腿。時間一長,我站不住想蹲下,惡警就衝我喝道:「不准蹲!要想少受苦就趕緊招供!」我只好硬撐著。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腳凍得冰冷,腿酸痛麻木,實在站不住便蹲下了。惡警一把將我拎起,拿來一杯冷水從我脖子上澆下去,凍得我直打哆嗦。隨後,惡警鬆開我的手銬,把我摁坐到木椅子上,又將我的兩隻手反銬在椅子的兩邊,並打開窗戶和空調。頓時,陣陣寒風向我襲來,我凍得直打冷顫,心裡不禁有些軟弱,在痛苦中我不斷地默禱,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與力量,讓我能勝過肉體的軟弱。這時,神話詩歌在我裡面引導:「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神的話使我明白,撒但是想藉著折磨我的肉體讓我背叛神,我若顧念肉體就會中它的詭計。我在心裡一直默唸這兩句話,告誡自己要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拒絕撒但的意念。後來,惡警又拿來一大壺冷水從我的脖子往下灌,我裡外的衣服全被澆透了。那一刻,我像掉進冰窖一樣……看到惡警如此卑鄙惡毒,我心裡滿了憤恨:這夥魔鬼,為了逼我背叛神什麼手段都能使出來,我絕不讓他們的詭計得逞!見我抖得厲害,惡警一把揪住我的頭髮,迫使我仰起頭看著窗外的天,挖苦道:「你不是冷嗎?讓你的神來救你啊!」見我無動於衷,惡警又往我身上灌了一大壺冷水,並將空調調到製冷的最低檔,直對著我吹。陣陣刺骨的冷氣伴著寒風再次向我襲來,我被凍得縮成一團,快要凍僵了,感到渾身都凝固了似的。此時,我的信心也在一點點減弱,不由得開始胡思亂想:這麼冷的天又被澆冷水、吹空調,他們是不是想把我活活地凍死啊?我若死在這裡,親人連個知道的都沒有……就在我陷入黑暗時,猛然想到耶穌為救贖人類被釘十字架所受的苦,主耶穌曾說過:「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又想到神話詩歌中唱道:「為了愛神甘心捨命,無論神如何試煉,將自己生命置於身外,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甘心為神忍受一切。」神的話讓我倍受激勵,對!神能為我們受盡痛苦甚至捨命,我一個受造之物不更該為神忍受一切痛苦嗎?今天能為神作見證是神的高抬,我又怎能顧惜肉體呢?即便是被奪去性命,我也要堅決忠於神。頓時,我心潮澎湃,特別受激勵,便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這口氣息是你給的,我寧死也不苟且偷生做叛徒!慢慢地,我不再感覺那麼冷了,這更讓我切實感受到了神的陪伴與撫慰。惡警從中午一直審訊到晚上七點左右,見我始終不開口,便將我關在審訊室裡繼續吹冷氣。

晚飯後,惡警加大了審訊力度。他們凶狠地威脅我說:「快說!你們的教會帶領是誰?你不說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喝辣椒水、肥皂水,給你吃大便,把你衣服扒光拖到地下室凍死你!今天不說明天再審,我們有的是時間!」惡警的這番話讓我徹底看清他們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夥披著人皮的魔鬼!他們越這樣威逼我,我越從心裡恨他們,橫下心絕不向他們屈服。見我不妥協,他們找來一個布袋子,用水浸濕後套在我的頭上,然後按住我的頭不讓我晃動,又把袋口勒緊。因我的雙手被銬在椅子上根本動彈不得,沒過一會兒,我就憋得將要窒息,感覺整個身子都僵硬了。惡警還不解恨,他們又提起壺裡的冷水澆在我的鼻子上,威脅說若再不交代就將我悶死。袋子濕濕的本身就不透氣,再加上水澆在我的鼻子上,我更是呼吸困難,好像死亡正一步步向我逼近,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這口氣息是你給的,今天就應該為你而活,不管惡警怎麼折磨我都不背叛你,若你需要我獻上性命,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沒有絲毫怨言……惡警仍不停地折磨我……就在我意識模糊、快要停止呼吸時,惡警突然鬆開了手。我禁不住在心裡一個勁地感謝神,真切地體會到神主宰一切,神一直在看顧保守著我,雖然我落入惡警手中,但神只許可他們折磨我的肉體,卻不允許他們奪取我的性命。此時,我的信心更大了。

第二天中午,幾個惡警把我和另一姊妹拽上警車,押往拘留所。一個惡警恐嚇我說:「你不是本地人,先關你半年,再判個三五年,反正又沒人知道。」「判刑?」一聽要給我判刑,我不禁有些軟弱,覺得坐牢會被人瞧不起。就在我痛苦軟弱時,神又一次恩待了我,我被分的監室裡全是信全能神的姊妹,她們雖身在魔窟,但絲毫沒有懼色,互相鼓勵扶持,看我消極軟弱,她們就給我談個人的經歷見證,讓我對神有信心,又唱經歷詩歌鼓勵我:「你為神花費,我為神獻身,親人棄絕世人誹謗,跟隨真神走坎坷的路,為神的國度福音擴展獻上全力。啊……送走那春秋冬夏,甘迎那酸甜苦辣,為滿足神的要求,順服神的安排。踏上愛神路,去體驗人生苦,歷經險難毫無怨言,肉體受苦心裡愛神,到處奔波見證神作為見證神作為。啊……忍受了逼迫患難,經歷了人生坎坷,願為通行神的旨意花費我畢生精力,哪怕受苦一生也要滿足神心意。」揣摩著歌詞,感受著姊妹們身上散發出的生命活力,我心中倍受激勵。是的,我們在視神如仇敵的無神論國家跟隨真神走人生正道,注定要受許多痛苦患難,但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即便坐監也是光彩的事,因為我們是為追求真理、遵行神的道而受迫害,完全不同於世人因作惡犯罪而坐牢。這時,我又想起歷代以來多少聖徒為持守真道遭逼迫受羞辱,而今天,我從神白白得著了那麼多神話語的供應,明白了歷代以來無人能明白的真理,知道了歷代以來不曾有人知道的奧祕,卻為什麼不能為見證神而忍受點痛苦呢?想到這裡,我又一次從軟弱中爬起,心裡充滿信心與力量,決心靠著神迎接明天的刑訊逼供。

十天後,惡警把我單獨送往看守所。這裡關押的全是詐騙犯、偷盜的、非法經營的。一進去,她們就對我說:「進這裡來的人一般都出不去的,我們都在等判決書,有的等了好幾個月了。」看著這群人,我緊張得心都快要跳出來了,生怕她們會虐待我,又想到惡警把我跟這些人關在一起,想必是把我當重刑犯判刑了,聽說有的弟兄姊妹被抓坐監長達八年,我不知會被判幾年,我才二十九歲,難道我的青春真要被封鎖在這陰暗的地牢裡了嗎?這往後的日子該怎麼度過?此時此刻,家鄉、父母、丈夫、孩子,這一切好像突然離我好遠好遠,我心如刀絞,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知道自己陷入了撒但的詭計中,便竭力呼求神,願神引導我擺脫這痛苦。禱告中,我裡面有一個清晰的引導:臨到這事有神的許可,如同約伯的試煉,不要發怨言。隨即神的話又開啟了我:「你是寧肯順服我的一切安排(哪怕是死,哪怕是滅亡)還是中途逃走,逃避我的刑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讓我蒙羞慚愧,看到自己對神毫無一點真心,只是嘴說要為神作美好的見證,而真面臨坐監的危險時卻想逃避,沒有一點為真理受苦的實際。回想從我被抓的那一刻起,神就始終陪伴在我左右,沒有離開我半步,唯恐我失迷跌倒,神對我的愛真真切切、不空不虛,而我卻自私自利,一味地考慮肉體的得失,不肯為神付出絲毫,我還哪有人性?哪有良心?豈不正是沒心沒靈的冷血動物嗎?想到這,我心裡滿了懊悔和虧欠,便默默地向神禱告懺悔:神啊!我錯了,我不能再耍嘴皮欺騙你,願意活出實際來滿足你,不管判決結果如何,我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只求你保守我的心。就在這時,牢頭走過來對我說:「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原因進來的,但我們有句口號『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你不想講就不要講。」感謝神的奇妙安排,藉著牢頭的口加給我智慧,而且看守所裡的犯人不但沒有為難我,還處處照顧我,給我衣服穿,每次吃飯還多分給我些飯菜,她們自己買來的水果、零食也分給我吃,還幫我完成每天的勞動任務。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的擺佈安排,是神體恤我的幼小。面對神的愛與保守,我立定心志:不管判刑多久,都要為神站住見證!

在看守所,惡警每隔幾天就提審我一次,知道我不吃硬,他們就改用軟招。提審我的惡警故意裝出一副隨和的樣子和我聊天,給我買好菜好飯,還說要給我介紹好工作,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所以每次提審,我都禱告求神保守我別中計。一次提審時,惡警終於挑明了他們的險惡用心:「我們跟你沒仇,只想取締全能神教會,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人。」聽了他們的鬼話,我悲憤不已:神造了人,一直供應、帶領人走到今天,如今神來拯救他所造的人脫離痛苦的深淵,這到底有什麼錯?竟被這些惡魔如此仇視、定罪?我們是神的受造之物,跟隨神、敬拜神天經地義,撒但為什麼這樣橫加阻撓,讓我們連跟隨神的自由都沒有?現在又企圖讓我成為他們攻擊神的傀儡,中共政府真是一夥頑固與神對抗的邪靈魔鬼,太邪惡反動了!此時,我心裡有說不出的痛苦滋味,只想好好為神站住見證來安慰神心。惡警看我仍不說,便對我採用攻心術,他們通過移動公司找到我丈夫,又把我丈夫和孩子帶來勸說,原本並不反對我信神的丈夫因受惡警蠱惑,他一個勁地勸我:「我求求你別信了,你就是不考慮我也得考慮考慮孩子,讓他有個坐牢的媽媽,這給他的影響太大了……」我知道丈夫是因不知情才說出這樣的話,便打斷他說:「你對我還不了解嗎?咱們一起生活這麼多年,你什麼時候看我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有些事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丈夫見勸不動我,便丟下一句狠話:「你執意不聽,我就跟你離婚!」「離婚」二字深深刺痛了我的心,這使我更加痛恨中共政府,是它造謠毀謗、挑撥離間才使丈夫如此仇視神的作工,對我說出這麼絕情的話來!中共政府真是教唆百姓、得罪上天的罪魁,也是破壞我們夫妻感情的禍首!想到這,我不再對丈夫說什麼了,只是平靜地對他說:「你趕緊帶著孩子回去吧。」惡警見這一招也沒起作用,氣得在辦公桌前踱來踱去,衝我一陣怒吼:「我們費了這麼大功夫,還是沒問出一句話,你再不說就把你定為這個地區的頭兒,說你是政治犯,你今天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不管他們怎麼咆哮怒吼,我只在心裡禱告求神堅定我的信心。

在審訊的過程中,有一首神話詩歌始終在裡面帶領著我:「末世的工作需極大的信心,需你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達到百經熬煉,具備高於約伯的信心,需要人受極大痛苦,受盡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信心,這步工作才算結束。」因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在被審訊的過程中顯得很剛強,但回到監室就不免有些軟弱、傷感,看來丈夫真要和我離婚了,以後我也沒家了……這次還不知道會被判刑多久。痛苦中,我想起了神的話:「你應該體驗到彼得當時的心情:他達到悲痛欲絕,不求什麼前途了,也不求什麼得福了,不追求世界名利、福樂、榮華富貴,只追求活出一個最有意義的人生,就是報答神愛,把自己最寶貴最寶貴的獻給神,也心滿意足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事蹟讓我深受感動,也激起了我捨棄一切滿足神的心志。是啊,彼得達到悲痛欲絕時仍能忍痛割愛滿足神,絲毫不為自己的前途命運、個人利益考慮,以至最後倒釘十字架,為神作了美好的見證,而我今天有幸跟隨道成肉身的神,享受了神不盡的生命供應與恩典祝福卻從來沒有為神獻出過什麼,如今正是需要我站住見證的時候,難道我就不應滿足神一回嗎?難道要等錯失機會而留下終生遺憾嗎?想到這,我在神前立下心志:「神啊,我願效法彼得,不管我的結局如何,哪怕是離婚,或是坐監,我也不背叛你!」禱告後,我心裡產生一股強大的力量,不再去想判不判刑、判刑多久,也不再去想是否還能回家團聚,只想著身居魔窟一天就為神作見證一天,即使牢底坐穿也不屈服撒但。當我真豁出去時,我體嘗到了神的憐愛。幾天後的一個下午,管教突然對我說:「收拾一下東西,你可以回家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釋放前,惡警拿出一份材料讓我簽字,我看到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因證據不足,無罪釋放。」看到這話,我激動萬分,再次看到神的全能、信實——「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這場屬靈的爭戰最後以撒但失敗、神得榮耀告終了!

經歷了中共警方三十六天的抓捕迫害,我對中共政府凶殘暴虐、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有了真實的認識,從此對它產生了切齒的痛恨。我知道,在這次的患難中,是神一直陪伴著我,時時開啟、引導我,使我一步步勝過撒但的苦害與試探,這讓我切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人的生命、是人的力量!也真實認識到神主宰掌管著一切,撒但再怎麼詭計多端,也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本來,它企圖藉著瘋狂地折磨我的肉體來逼我背叛神、棄絕神,但它的酷刑折磨不但沒將我打垮,反而更磨練了我的意志,同時使我徹底看清它的惡魔嘴臉,認識了神的愛與拯救。我從心裡感謝神為我擺上的一切,讓我得著了一筆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我暗立心志:不管前方的道路還有多少逼迫患難,我都願堅定不移地跟神走,一如既往地傳揚福音來還報神的大愛!

浙江桐廬 陳露

延伸閱讀
勞教所裡的辛酸歷記(二) 2月的一天下午,黃中隊長又把我叫到值班處逼著我寫「三書」,因我還是不寫,他們又讓我在罰分單、延期書上簽名,我沒有多想就簽了。一次軍訓集合時,鄧中隊長站在講台上說:「現在全體學員回班上去,看看自己的被子,凡是被拆過的,就抱著自己的被子到操場上集合。」我回到班上一看,發現我的被子被拆了,班上學員看到後都...
為義受逼迫最有意義(二) 自從我被遊街批鬥後,我們一家便成了十里八村議論、譏諷的焦點,我也因著中共政府的「包裝」與「宣傳」成了當地的「名人」——臭名遠揚、身敗名裂。到了這個地步,中共政府仍然不放過我,我回家不久,他們又讓我到派出所照相、按指紋。後來,他們又上門調查我,當時因我不在家才免遭一劫。教會怕我再次被抓捕,便安排我去外...
一名女軍官蒙神拯救的經歷 我今年剛滿四十歲,曾有過十年軍旅生涯。小時候我家家教甚嚴,父親在我房間貼上「琴、棋、書、畫」四個大字,希望能把我教育得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長大以後能出人頭地。我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熱愛黨,熱愛祖國,為人民服務」……四十年的人生之旅,我享受過父母的呵護、高等學府...
《窗外寒梅》基督徒的得勝見證 她叫肖麗,信神十多年,2012年冬,在一次聚會時被中共警察抓捕。審訊中,警察多次對她威逼利誘、嚴刑拷打、酷刑折磨,強迫她交代教會帶領和教會錢財的下落,引誘她背叛神。尤其是,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夜晚,她被中共警察強行扒光衣服,冰水澆身,電擊下體,灌芥末水……她受盡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與百般的凌辱。審訊...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