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命懸一線的妻子轉危為安

2002年5月的一天中午,我從街上回來,經過一個四岔路口時,看到一群人站在那,出於好奇我也走了過去,聽到眾人在議論:「哎呀,這女的被大貨車拖了十幾丈遠,估計也快沒命了……」「看著好慘呀!」當我來到跟前時,看到那女的躺在地上痛苦地用雙手亂抓亂摸被撕開的腿腳上的血肉,腦後也被摔個窟窿,腦漿都流出來了,慘狀目不忍睹。等我再仔細看時,才看清這個女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妻子!當時我頭一昏,差點暈了過去,心想:這下妻子完了。我含著眼淚將妻子從血泊中抱起,趕緊撥通市醫院急救電話,坐車趕往醫院。上車後,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裡痛苦難忍,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不發怨言。神啊!我也願把妻子的情況向你交託仰望……」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任何人的命運都掌握在神手中,妻子是死是活也都由神說了算,這時我感覺唯有神是我的依靠,想到有神作我的後盾,我心裡的痛苦也減輕了很多。

到了醫院後,醫生給妻子做了全身的CT檢查,主治醫生與專家在一起會診說:「你妻子流血過多需立即輸血,她的腿腳多處骨折、皮肉被撕裂開,腳筋被車子刮斷了,胸部肋骨也多處骨折,最致命的是腦後被摔個窟窿,腦漿都流出來了,若不立即手術耽誤了治療時間,就有生命危險。要做手術的話,病人至少需要三次,治療費用至少需十萬元以上,不過,手術風險性太大,病人可能下不了手術台就斷氣了,既使手術成功,她也只能成為植物人。行醫多年,我們都沒見過腦漿摔出來了還能救活的人,現在是做手術還是放棄治療根據你的意見了,如果手術失敗你也許就是人財兩空,你要做好思想準備。」聽了醫生的話,我左右為難痛苦萬分,肇事司機逃跑了,而我只是一個靠種地為生的農民,到哪弄那麼多的錢呢?但又一想,我們夫妻一場,我不能眼看妻子就這樣死啊!再說我是一名基督徒,我怎能忍心見死不救呢?那樣我良心不安,活著比死了還痛苦……這時,我把心裡的痛苦、難處默默地向神禱告,尋求神的帶領引導。禱告過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神的話又一次給了我信心與力量,妻子的生死醫生說的不算,是死是活都在神手中掌握,我應對神有信心。現在妻子只要有一口氣,我也要依靠、仰望神堅持做手術,即使最終妻子下不了手術台,我也無怨無悔。於是我回答醫生說:「我妻子只要有一口氣我都不放棄治療,你們只要盡心盡力了,生死與你們無關,無論花多少錢,我就算是借也不會欠你們的錢。」之後我在手術合同書上簽了字。

當妻子被推進手術室後,我的心懸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想到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如果妻子真有個好歹,那以後的日子我該咋過呀?百感交集的我淚水早已模糊了雙眼,悲痛欲絕中我又一次在心裡懇切地禱告神。之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有復活的基督生命在我們裡面,在神面前實在缺少信心,願神把真實的信心加在我們裡面。」神的話安慰了我的心,我看見自己太脆弱,對神的信心太小。想想約伯的試煉那麼大,一天之內失去了兒女、家產,但約伯卻仍能持守對神的信,讚美神的作為。但看看自己的信心,跟約伯的信心簡直沒法比!想到這兒,我便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雖然很痛苦,但我願意相信你,把一切都交託在你的手中,不論我妻子最終是死是活,以後會臨到什麼樣的環境,我都願效法約伯,持守對你的信心!」

經過漫長的五個多小時,妻子終於被推出了手術室,進入重症監護室全方位護理觀察。醫生和我說手術還算順利,腦殼打開後,把摔壞的腦漿全部清理出來,又注射了補腦子的藥,現在只能等待結果,如果七天後妻子不能甦醒過來,那恐怕就沒指望了。聽了醫生的話,我懸著的心又緊繃了起來,心想:妻子如果活不過來,以後的日子該咋熬呀?……就在我最痛苦的時候,妻子的娘家人,沒有人說句安慰話,更沒有人伸手幫襯一把,我很心酸,心想:唉!真是人情淡如紙,人到落難時,誰也靠不住。此時,我才真實感受到,唯有神才是我真正的依靠,是我最親最親的良人,當我一次次把自己的痛苦難處跟神訴說時,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我有信心依靠神去面對眼前的環境,不然,我真的不知該如何走這艱難的路。

妻子還在重病監護室裡,只能靠輸氧、輸血、各種藥物來維持,七天的時間一天天地熬過去了,她仍在昏迷中,到了第十四天,妻子在昏迷中突然手扒腳蹬,氧氣管也扒掉了,我與護士趕忙把她手腿按住,怕她掙脫吊瓶。掙扎過後,我看到視頻上的心跳頻率放緩,血壓逐漸下降,這時醫生檢查後告訴我,已經感覺不到妻子的脈搏跳動了。聽了醫生的話,我一下渾身癱軟,心裡特別痛苦無助,好像比死還難受,我不知道妻子如果真的去了,我是否還能撐下去。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特別痛苦難熬,若不是兩個孩子沒人撫養,我死的心都有了。神啊,我雖然痛苦軟弱,但我知道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我該怎樣為你站住這個見證啊?神啊,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回想著妻子出車禍的這些天,若不是神的保守與神話語及時的開啟引導,我真不知該怎麼撐下去。可當我再次聽到醫生說妻子不行了,我不知不覺地又活在了對神的要求中,認為只要我把妻子交給神,神是不會丟棄她,也不會讓她死的。眼看我的慾望沒有達到,我便徹底崩潰了,甚至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以死來解脫。以前我看到神祝福的時候,對神的信心滿滿,當妻子遭遇車禍生死未卜時,卻對神灰心失望,我這樣的信不是帶著交易嗎?對神哪有絲毫忠心可言呢?想到這,我立定心志,從今以後我不願活在顧慮之中,既然我選擇了信神就應忠心順服到底。

當我從心裡願意順服下來的時候,沒想到妻子一口氣又緩過來了。一星期後的夜裡,妻子又開始手腳亂動,我慌忙跑到值班室喊醫生,當醫生來到時,看見妻子一直緊閉的雙眼慢慢地睜開了,我就問妻子認識我嗎?她叫出我的名字和孩子的名字,並說:「我怎麼睡在這裡?」我含著眼淚激動地說:「你先別動,安心休息吧!以後我會慢慢告訴你的。」主治醫生對妻子說:「我當了這麼多年的醫生,從來都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出車禍這麼重,腦漿都摔出來了還能活,醒過來頭腦還這麼清醒的,真是天大的奇蹟呀!」護士長也說:「你能撿回這條命,多虧你丈夫一直守著你呀!醫院最後都放棄治療了,他還堅持要求給你治療。你摔得這麼重還能活過來,不是我們親眼看見,誰講我們也不會相信的,這真是天大的奇事呀!」聽了醫生護士們的話,我心裡激動地一個勁地感謝神、讚美神,這都是神的大能啊!

醫院搶救

兩個多月後,妻子的身體也逐漸地恢復了健康,這時妻子問我:「這麼多天我咋沒有見到娘家那邊的人呢?」我對妻子說:「你娘家的兄弟姐妹們看你摔得這麼重,又聽醫生說你沒救了,他們一個個都出門打工去了。」妻子聽了我說的話,流著淚對我說:「我家親人怎麼能這樣呢?在我生死不知的情況下,他們都離我遠去,至今都不來看我,這哪有一點親情呀?我聽護士說,我昏迷這麼多天,你白天夜裡一直守在我的身邊,還花了這麼多錢,醫生說他們都放棄了,你還堅持給我治……」我說:「是神的話給了我信心,讓我堅持不放棄給你治療,是神拯救了你,這是神極大的愛啊!以前你因著聽信娘家人的話,老是攔阻我信神,就像亞當夏娃一樣,相信謊言上了撒但的當,但我們這麼悖逆抵擋神,神也沒有因此放棄對我們的拯救,這都是神的憐憫啊!」妻子聽完後,含著眼淚說:「我以後再也不相信他們的鬼話,再也不逼迫你信神了,若不是因著你信神,恐怕我就沒命了,出院後我跟你一起信神!」看到妻子有這麼大的轉變,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為了還報神對我們的愛,我一邊照顧妻子,一邊傳福音見證神的作為,兩個多月醫院周邊十幾人,都願意接受神的末世作工。

當妻子準備出院的時候,我又親身體會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這時交警隊查到了逃跑的司機,並帶著錢款到醫院通知我們可以結賬出院了,聽到了這個好消息後,我心裡非常感動。在這次經歷中我明白了,我們的命運自己掌握不了,我們的生死禍福都在神的手中,都是全能的獨一真神說了算。正如神的話說:「神的愛天天臨到我們,只有全能神能拯救咱,得禍得福全在於他,我們人無法決定。……萬事萬物全在全能神手中。」我不由得在心裡暗暗禱告說:「神啊!你這樣愛我們,我們真不配享受你這樣恩待憐憫。神啊!我願一生跟隨你,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你對我的愛!」

安徽省 常明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突發車禍,是誰救了我?(有聲讀物) 突發車禍 蒙神保守 2014年12月19日中午1點多,我和小青姊妹一起騎著她的摩托車去辦事,我坐在後座。西北風呼呼地颳著,凍得我耳朵和臉都紅了。走到半路上,我冷得實在受不了便把頭靠在小青姊妹的後背,...
心中的「謎」解開了! 李軍今年48歲,他的前半生,真可謂坎坷不平,幾次命懸一線,都能轉危為安。難道每次都是神靈保佑他脫離險境?李軍始終困惑不解…… 李軍小時候偷著下河洗澡,游到河中心,突然覺得有人緊緊抓著他的腳脖使勁往下...
寶寶病危命懸一線,神是我的依靠(有聲讀物) 2003年初,我懷孕九個多月的胎兒突然胎死腹中,這個惡耗讓我們一家人都活在痛苦中,我很想再生個孩子,但又怕失去,就這樣我得了產後抑鬱症。 2006年媽媽和姐姐看到我活得這麼痛苦,就把神的國度福音...
命懸一線間 一天我看到一本故事書上有這樣一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登山愛好者,他最大的願望就是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經過一番精密地準備之後,他開始了他的攀登之旅。他從山腳下開始向上攀爬,越向上攀爬望著峰頂心裡越激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