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溫暖了這個冰冷的家?

一次聊天時,朋友說有一女孩,因父母重男輕女,從小對她很不好,女孩一直是在怨恨中成長的。長大後女孩遠走高飛,移居國外,斷絕了跟父母的關係。女孩的故事竟然和我的經歷驚人的相似,聽後我思緒萬千,若不是神的拯救,我也會像這個女孩一樣,與家人斷絕關係。是神的話改變了我和家人冰冷的關係。

小時候,爸爸常年在外工作,媽媽就在家照顧我和弟弟。本來有媽媽陪伴照顧的孩子是最幸福的,然而,我卻從沒享受過母愛,在我的記憶中媽媽只疼愛弟弟,弟弟在家就像個「太子」一樣逍遙快樂,媽媽對他滿了遷就和縱容,好穿的、好吃的都是弟弟為先,弟弟想要什麼好玩的,媽媽都會滿足他。我與弟弟鬧矛盾,每次挨打的都是我。弟弟生病了,媽媽噓寒問暖,呵護照顧;而我生病了,媽媽卻很少過問,我只能躲在被窩裡痛哭,枕頭不知被淚水浸濕了多少次……

受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我不禁懷疑:難道我不是媽媽親生的,是撿回來的?後來我才知道是媽媽重男輕女的思想導致的。我不甘心,雖然我改變不了性別,但我如果做得比男孩子更好,媽媽就會喜歡、疼愛我吧!為此,我每天一放學就摘菜洗菜、做飯、餵雞鴨、燒熱水等等,這些我盡力做到最好,不讓媽媽挑出什麼毛病;當看到鄰居家的孩子拿獎狀給她媽媽,她媽媽就很高興,溫柔地摸摸她的腦袋、獎勵她。於是,我也爭取每個學期末拿到「三好學生」「第一名」的獎狀。可當我捧著獎狀給媽媽看時,媽媽仍沒給我一個笑臉。我用盡各種辦法來取得媽媽的喜悅,但始終都沒能讓媽媽把對弟弟的愛分給我一點。那一刻,我心裡很失望,很委屈,又痛苦,不止一次地想:媽媽為什麼這麼對我,為什麼這麼偏心,這麼不公平?沒有人告訴我答案,更沒有人理解我內心的痛苦。

我曾哭著跟爸爸「控訴」媽媽重男輕女,爸爸也指責媽媽,讓她對我好點,但媽媽對我的態度依舊沒變。一切的努力都徒勞之後,我放棄了無謂的掙扎,同時心裡對媽媽產生了恨,心想:既然你不把我當女兒對待,我也不把你當媽媽待。我開始學會了報復,「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對媽媽採取冷處理的態度,幾乎不跟媽媽說話;有時媽媽身體不適,我也無動於衷,還惡毒地想讓她嘗嘗生病沒人關心照顧的滋味。不僅如此,我還遷怒於弟弟,覺得是他的存在,掠奪了屬於我的母愛,我很討厭他,洗衣服時也不幫他洗;媽媽不在家,我煮飯就光煮自己的,也不給他留飯;哪怕他生病了,我也不會關心問候;他要是闖禍挨爸爸揍,我心裡還偷著樂……從此,我變得越來越孤僻、封閉,越來越冷漠無情,我和媽媽、弟弟之間築起一面高高的牆,雖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形同陌路人,整個家像被冰雪覆蓋似的,除了冰冷還是冰冷。我只想快點長大,等我18歲了就離開這個家,走得遠遠的,再也不回來了!

客廳,沙發

正當我畸形成長的節骨眼,爸媽信了耶穌。一年後,他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也有了信神、讀神話語的機會。信神後,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了,每個人來到世上有怎樣的家庭、扮演什麼角色都是神主宰的,但只是道理上承認,並沒有從心底裡真正接受,所以我還是活在痛苦中。

一次,嬸嬸給堂妹買了電子琴,堂妹教我彈,我的手撫摸著琴鍵,羨慕、心酸湧上心頭,心想:堂妹也是女孩子,嬸嬸對堂妹和堂弟都是同樣的寵愛,而我媽媽卻只愛弟弟不愛我,為什麼我沒生在堂妹家呢?為什麼嬸嬸不是我媽媽呢?我越想越難受,心裡默默跟神說:「神哪,看到這個場景,我心裡又難過了,我希望嬸嬸是我的媽媽,神啊,我不明白我也是媽媽的孩子,為什麼媽媽對待弟弟和我差距這麼大呢?」之後,我多次帶著這個問題來到神面前尋求,隨著讀神的話越來越多,我終於得到了答案。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神的話使我恍然大悟,原來千百年來,中國人都深受「重男輕女」「養兒防老」等封建思想的束縛,把撒但給灌輸的這些錯誤的思想觀點看為正面事物,一代代流傳至今,使人都變得自私、冷漠無情。尤其在中國農村,老一輩人大部分都認為男孩子是香火的延續,是家裡的頂梁柱,以後還得靠兒子養老,因此,男孩子從小就被當做寶貝呵護著,而很多女孩子遭到父母、長輩的不公平待遇。撒但利用這些封建思想,老舊的錯誤觀點捆綁人,使得家人、親人之間都沒有了愛,只有互相利用,甚至只有了恨,使我們都活在痛苦中被它愚弄和殘害。我媽媽也是深受「重男輕女」「養兒防老」的封建思想捆綁,身不由己地偏愛弟弟,對我特別冷漠,而我只是撒但用封建思想敗壞人、毒害人後的一個犧牲品罷了。明白這些後,我對媽媽有了一些理解,對她的怨恨也日漸消散。當再看到媽媽偏心時,我也能正確對待了,心裡難過時就來到神面前禱告,祈求神幫助我和媽媽超脫撒但的苦害,求神帶領我能公平地對待弟弟和媽媽。

我雖不再怨恨媽媽了,但我和媽媽之間的隔閡已經很深不是短時間就能恢復的,我也想和其他女孩兒一樣,常常依偎在媽媽跟前,和媽媽說說心裡話,但就是做不到,總感覺有距離。然而,自我們信神後,兩年下來,媽媽通過讀神的話,對我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不再只偏愛弟弟了,對我也有關心和愛。家務活不再是我一個人的專利,開始要求弟弟做他自己的事情;買吃的穿的,我也有份兒了;有時我感冒發燒了,媽媽開始關心我,會安慰我,給我熬粥……有一次我感冒了,病怏怏的躺在床上不想動,啥也不想吃,媽媽看到了就親自給我煮了一碗姜粥,還為我禱告,跟我交通疾病臨到要多來到神面前禱告神、依靠神。看著她把滾燙的姜粥端到我面前,聽著她的安慰之語,我難以自抑的淚水奪眶而出,心裡滿是對神的感恩和激動:神哪,我一直奢望的母愛和關心,今天終於得到了!這讓我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回想沒信神前,我曾控訴過媽媽,我也用多幹家務,考取好的成績來取得媽媽對我態度的轉變,但都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然而媽媽信神後卻變化了,神話真是能改變一切。那一刻我封閉、冰冷的心慢慢開始融化了。如今,我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知道了這一切都是撒但灌輸給人錯謬的思想觀點造成的,我也學會理解媽媽了,不再覺得呆在這個家是痛苦。之後,我們常常一起禱告、讀神的話,唱詩歌跳舞讚美神,有時還會跟其他弟兄姊妹聚會分享經歷,往日死寂的家有了活力,時常充滿了歡聲笑語。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還有一種思想,說:『你不仁我不義,你對我這樣,我就得對你那樣,你對我都不客氣,我跟你客氣什麼呀!你不給我留面子,我為什麼要給你留面子?』這是什麼思想?這是不是也是報復的思想?這種思想觀點在常人來看是不是成立,是不是站得住啊?『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有一句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在外邦人中間都是站得住的理,能拿到桌面上的,這還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但是拿到現在,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作為一個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來看,你們說這些話對不對?這些思想觀點對不對?(不對。)為什麼不對?這些東西來自哪兒啊?(來自撒但。)來自撒但,這是不可置疑的,沒有疑問。……這些東西的性質是什麼?是不是屬撒但的?是屬撒但的。屬撒但的這些東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實際?(不合乎。)揭示的不正是我的真實情形嗎?以前媽媽受「重男輕女」的思想捆綁只偏愛弟弟對我不公平,我就理所當然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覺得媽媽不把我當女兒看待,我也不把她當母親對待,以相同的方式「報復」媽媽;還想著這個家容納不了我,我長大後就遠走高飛;媽媽身體不適,我也想讓她嘗嘗生病沒人照顧的滋味。我把媽媽當成陌生人,將她隔於心門之外,還把種種的怨氣撒在弟弟身上,覺得是他搶走了屬於我的母愛,在心裡怨恨他,對他沒有任何的關心和愛。我被撒但法則毒害捆綁得太深了,一直活在以怨報怨的痛苦折磨中,變得越來越惡毒、冷酷無情。認識到這些,我感到很自責、很懊悔,便向神禱告:「神哪,一直以來我只知道遷怒於媽媽和弟弟,卻從來不知道反省自己,若不是神話語的揭示,我還會把眼光盯在媽媽、弟弟身上,神哪,我不願繼續憑著撒但惡毒的性情活著,願神開啟我明白當實行的路。」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這樣的人都是猶如天使一樣,單純、活潑,不曾向神發怨言,只為神在地的榮耀而獻上自己的所能。」神的話如腳前的燈,照亮了我前方當行的路,我明白了自己得主動跟媽媽交心、溝通。接下來,我和媽媽的溝通交流漸漸多了起來,心裡的話也願意跟她說。參加工作後,我都會主動聯繫媽媽、問候她,做事、做決定也會詢問她的意見或建議,她有事拿不定主意,也會打電話問我的意見。我和媽媽既像親人,更像朋友,我倆的隔閡終於消除了。

有一天中午我去看望媽媽,媽媽有點不好意思地對我說:「我以前可真傻,被老舊的「重男輕女」、「養兒防老」的思想觀點腐蝕得沒有人性,對你沒有關心,沒有愛,讓你受了很多苦和委屈,媽媽真是對不起你呀。唉!」我笑著抱了抱她胳膊,喃喃答道:「都過去了,而且我也有錯,現在神的愛不是把我們聯結於一了嗎?先苦後甜嘛,至少我現在覺得挺幸福的!」想到之前我跟堂妹聊天時,她常常抱怨有很多煩惱、虛空,我就給她傳福音,但她聽信父母的話追求賺大錢、過人上人的日子,拒絕接受福音。我替她感到惋惜之餘,也為自己感到慶幸:她父母雖然對她不錯,但是他們不信神,沒能將兒女帶上信神的人生正道。而我小時候雖沒得到媽媽的疼愛,只是因她被撒但蒙蔽了,現在媽媽信神明白一些真理後,改變了對我的態度,開始疼愛我、照顧我,還特別支持我信神,真心真意把我往正道上帶,常常鼓勵我好好信神,追求真理。我感到自己比堂妹有福多了!

時至今日,我和媽媽的嫌隙沒有了,和弟弟之間的「恩怨」也煙消雲散了。我開始在生活上盡到自己作為姐姐的責任和義務,學著跟弟弟敞開心扉,嘮嘮心裡話。一開始感覺挺彆扭、挺難,但我藉著禱告、依靠神。在神的帶領下,我一點點改變了對弟弟的態度,為以往對他的傷害和不公跟他道歉,也有意識地根據神的話引導弟弟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一次,我跟弟弟在手機上聊天,弟弟對我說:「姐,你變了,會關心我了,我倆開始像姐弟了!感覺還不賴!」我感慨地回了他一句:「我也是,感覺挺不可思議的,我從沒有想過,我們姐弟倆居然能如此心平氣和敞開心,說心裡話……」我心想:若不是信神了,按神的要求做人,我和弟弟估計只能老死不相往來吧。往後的日子裡,我跟弟弟之間交流多了,情分也深了。弟弟會主動跟我聊聊他的事,做事時也會讓我給他支支招兒,這可是我做夢都沒想過的!

回憶往事,沒有神的日子,我們一家人之間都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裡,「重男輕女」「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些撒但思想在我們家橫行,使我們彼此活在痛苦裡,整個家都冷冰冰的,感受不到家的溫暖和幸福。慶幸神的救恩臨到我們家,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們超脫了撒但權勢的捆綁,化解了沉積十多年的怨恨。如今,我們家終於有了家的味道,感謝神溫暖了我的家,給我們帶來了幸福!

小塵

推薦閱讀:是什麼讓她終於放下了對母親十一年的怨恨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基督徒的感想-得大於失,雖失猶得 剛上完英語課,就聽見旁邊同學的手機在震動,小軒好奇地問同學:「怎麼了?」瞥了一眼,同學正和一位代購聊天,同學很直接地把手機撂給小軒看。小軒湊過去一看,原來是一位代購姐姐正在回覆:你那件衣服的價格是22...
她為什麼把錢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一天,我去姐姐家看望姐姐,看見她坐在輪椅上,目光呆滯,姐夫做好飯菜,擺在桌子上,然後把她推到桌前,把小勺放在姐姐手裡。姐姐顫抖的手拿起小勺,小勺抖動著掉在桌子上,無奈之下,姐姐只好用手去抓,抓菜的手仍...
女兒的笑容又出現了 每當看到同事、朋友給孩子打電話,為了孩子的學習成績,對孩子又是吵又是哄又是管制的場景,孩子在那頭抱怨,做媽媽的在這邊心煩,我的心裡就有很深的感觸,若不是神的話改變了我,我和女兒也是這樣的關係。 ...
人生常懷感恩心,生活才會更美好! 悅耳的古典音樂聲迴蕩在整個咖啡廳裡,銘恩和三個多年未見的老同學相約在咖啡廳的一個包間,看到幾個同學穿著光鮮亮麗、氣派的模樣,銘恩羨慕不已,她也想像她們一樣能出人頭地,過上有錢人的幸福生活,卻不能如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