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清了「人民警察」的真面目

我從小就特別崇拜人民警察,特別是在電視裡看見他們抓壞人的時候,我覺得他們很酷、很正義,所以我從小就夢想長大後也要做一名人民警察,但信主後不久,我親眼看見人民警察瘋狂迫害我們基督徒。那一刻,人民警察的高大形象在我心裡轟然倒塌……

1999年夏季的一天早上,我和媽媽、二姐、妹妹一起去教堂聚會(當時有七、八十人在聚會)。我們如往常一樣在教堂裡唱歌,大約10點鐘左右,只聽到「砰」地一聲,教堂的大門被踹開了,緊接著兩個穿著警服的警察走了進來,我們停止了唱歌,都看向他們。當時,看到電視上的「人民警察」竟然現在與我靠得這麼近時(我當時就在大門內不遠處的牆角坐著),我很想走過去與他們打招呼,可就在這時,「人民警察」的舉動卻把我嚇壞了。只見兩個警察大吼一聲:「唱什麼唱!不許唱!統統給我閉嘴!」說完就把弟兄姊妹的詩歌本一把奪了過去,接著門外又跑進來六個警察,手裡都拿著警棍,一個警察『匡當』一聲把一張長凳子踹倒在地,手拿著警棍揮舞著,氣焰囂張地說:「誰讓你們在這裡聚會的?快點把你們的書全交出來……」沒等他說完,其他警察就猛地衝過來搶奪弟兄姊妹的書,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呆了。有的書被搶走了才反應過來。這時又進來5個便衣警察,(門外還有兩個警察手端著衝鋒槍把守著大門)一進來就命令我們:「把書交出來,我們的忍耐是有限的!」說完就開始砸凳子,弟兄姊妹嚇得趕緊站起來,警察瘋狂地搶書、砸凳子,10多個4—15歲的小弟兄姊妹被嚇得哇哇大哭,我雖然沒哭,但也被嚇得一動不動地站在牆角。

這時媽媽快速地把詩歌本藏在衣服裡,然後抱著二姐,生怕警察發現她有書,但二姐被嚇得哇哇大哭,不停地亂動(二姐從小雙目失明),4歲的妹妹也哭著往媽媽身上擠,把媽媽懷裡藏的書擠得露了出來,被一個警察發現了,他用手指著媽媽大聲地說:「把你的書交出來!」媽媽說:「我沒有書。」警察大聲問:「沒有書?你衣服裡藏的是什麼?識相點,趕緊把書交出來!」媽媽依舊說:「我沒有書。」那個警察大吼一聲:「還說沒有書,我都看見了!」說著就過來搶書,媽媽與他拉扯著,二姐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更加撕心裂肺地哭起來,那個警察一用力把二姐拉到一邊還推了一下,嘴裡大罵道:「他媽的!活得不耐煩了,敢妨礙老子辦事。」然後一把搶過媽媽的書,翻弄著詩歌本,得意地說:「還說沒有,這不就是嗎?老實交代還有沒有其他的書?」媽媽說:「沒有了,我又不識字,就一本都被你搶走了。」那個警察聽後哈哈大笑,接著又去搶其他人的書。

聚會,教堂,迫害,信心,真面目,人民警察

我又看見一個警察在搶一個78歲的老姊妹的書,只見那個警察一把將老姊妹推倒在地將書搶走,老姊妹坐在地上久久起不來……這時聽到教會的講道人說:「你不能這樣做!我們只是聚在一起唱唱歌,讀讀聖經,又沒有做什麼壞事,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一個身穿警服的高個子警察哈哈大笑,諷刺地說:「我們就這麼做了,你能怎麼樣?老子今天告訴你,你們不去政府開辦的三自教堂裡聚會就是非法聚會。你們不是不願意去三自教堂聚會嗎?老子讓你們在這裡也聚不成會!」說完一聲令下:「給我砸!連廚房裡的東西也不要放過,全部給我砸爛!」他說完就一把拽著講道人的頭髮往門外拉,順手還把桌子上的幾百元奉獻款也拿走了。姊妹不斷地想掙開警察的手,想把頭髮收回來,但無奈,那個警察拽得死死的。其他警察又開始瘋狂地打砸教會,凳子、桌子、水桶、鍋……全部給砸得稀巴爛,砸不了的就用菜刀、柴刀來砍,甚至連灶頭他們都給拆了一部分。此時,哭喊聲、呼喊聲和打砸的聲音匯成了一片,看到這個場景,我很怕,同時心裡感到巨大的悲傷,也跟著放聲大哭了起來。我不明白「人民警察」為什麼會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只是在信主、讚美主而已,難道我們學做好人也有錯嗎?「人民警察」怎麼會這樣呢?他們不是專門抓壞人的嗎?望著他們的身影,我對他們的好感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心裡只剩下了憤恨。

他們打砸完後押著講道人就要上車走人。這時,弟兄姊妹都起來跟他們講理:「教會都已經被你們毀了,你們還想怎樣?還要把人帶走?做人不可太過絕情了,不要忘了『頭上三尺有神明』!」那個拽著講道人的警察說:「我還非帶走她不可,誰讓她是你們的頭!」說著就把講道人押上了警車,弟兄姊妹剛要阻止,另外兩個警察就端起了衝鋒槍,弟兄姊妹見狀只好眼睜睜看著講道人被帶走了。

警察走後,弟兄姊妹流著淚把狼藉遍地的教堂收拾了一遍,大家看著被警察毀壞後的教堂發呆……後來大家一起做了一個很長的禱告,當時我在最後面一排,聽到的只是弟兄姊妹的哭泣聲。後來通過商議,大家決定去鎮派出所把講道人要回來。我也跟媽媽一起去了,我們幾十個人一起到了鎮派出所門口,要求他們放人,他們不但不放人連我們的面都不見,就這樣我們從下午2點多守到5點多,那些警察沒辦法就要求我們其中一人進去跟他們談判,後來由何姊妹(同工)進去和他們談判。等到晚上8點多,我們才看見講道人和何姊妹緩緩地從大門裡走出來,講道人一臉的憔悴,頭髮散亂,嘴角有淤血,看樣子肯定是被警察打了。

後來我問媽媽:「為什麼警察要那樣對待我們?我很怕!」媽媽說:「不要怕,我們有神什麼也不怕!聖經上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福音15:18-19)這些警察這樣對待我們不是因為他們恨我們,他們是在恨神,與神作對,但我們不要害怕,主說:『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麼?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馬太福音10:29-31)所以我們要好好地信主,主會保守我們平安的。」從主的話裡我知道了原來警察是恨神的,所以連我們信神的人也一起恨,所以他們才會那樣凶狠地對待弟兄姊妹。

我以為經過上次的打砸,警察就不會再來攪擾了,誰知他們死纏不放,為了不讓我們聚會,一到禮拜天他們就以各種名義攔阻我們聚會,這次說「你們吵到別人休息了!」下次就說「你們是非法聚集。」還讓周圍的村民監視我們,只要我們一聚會,村民就打電話報警,警察一來就說:「有人舉報你們非法聚會!」然後就驅趕我們。後來我們被警察攪得沒辦法了,只能跑去果園裡、大山裡聚會,或去弟兄姊妹家裡聚會,但就是這樣,警察還能找到我們。一次,我們正在阿珍姊妹家聚會,阿珍姊妹從門外急急忙忙地跑進來說:「不好了,警察又來了,你們趕緊藏起來!」我們十幾個人都躲到雜物房裡,我和二姐藏在雜物房的凳子底下,這一藏就是大半個鐘,等警察走了,我們兩腿麻得都站不穩了,只好就地而坐,也不管地有多髒。當我們調整好後講道的姊妹給我們讀經文:「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0-12)姊妹說:「我們今天能因信主而受到逼迫是好事,是我們的福氣,我們萬不可對主失去信心,不要讓主傷心。雖然我們今天被警察逼迫得無處聚會,但主時時與我們同在,我們要堅持走到最後,迎接主的再來……」

就這樣,在中共政府的重重迫害下,我們從未間斷聚會,即便有時也會消極軟弱,但是一想到主激勵我們的話語,想到主曾親自體嘗人間的痛苦,甚至為救贖我們被釘上十字架時,我們的心中就會信心倍增,充滿力量。主走過的路,我們也要走,逼迫患難並不可怕,只要對主有信心,有主的同在與帶領,就沒有邁不過去的坎。

精選閱讀:生命難忘的日子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精選推薦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上) 我叫鍾誠,今年49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村家庭。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就看到書本上寫著: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家,是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偉大的黨,它全心全意為人民等。當時我覺得自己生在中國這樣一個偉大、文明的國家中太幸福了。長大後為報效祖國,我積極地參軍、入黨,退伍回到家鄉後,我當了村民兵營長...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二)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
基督徒受迫害-血淚史 我1981年9月信了主耶穌,1983年政府成立了三自教堂,政府打著「先愛國、後愛教」的旗號,強行要求各地家庭聚會都得加入三自愛國教,否則就屬「非法聚會」,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們原教會帶領迫於中共政府的淫威,就帶著我們加入了三自教堂,但藉著一次聚會,講道人訴說了一年青小弟兄的真實受害案件:統戰部和警察...
揭祕欺世謊言背後的真相 在維基百科關於全能神教會的詞條中,有很多內容都是對全能神教會的詆毀與定罪,完全與中國大陸官方媒體對全能神教會的詆毀抹黑沒有區別。他们為中共撒但政權賣命效力,攻擊、詆毀神的末世作工,說全能神教會是由人創建的,誤導大眾把全能神教會當成一個人的組織。事實上,我們首先應該明確:「人的組織」是以人為基本構成要...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