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求學篇】旅途荊棘,神愛相伴

依稀記得,踏入大學校園的第一天,學校就組織高年級的學生干部們給入學新生分享大學生活的心得,整場講座一直圍繞的主題就是「人脈」,這已經成了大部分學生踏入大學校門後,潛在的第一堂社會生存必修課。強大的「人脈」在神采飛揚的學長們口中傳達出的神奇力量,讓我始終難以忘記。

2016年,在讀研期間,我非常幸運地參加了學校和美國為期一年的聯合培養項目,我也順利地來到了美國學習。在這裡除了有良好的教學環境,讓我體會最深的是信仰的自由,我可以和弟兄姊妹在網上聚會分享神的話,這是在中國永遠不敢想的。但是在2017年5月我遇到了求學路上的荊棘,讓我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家非常無助和難熬,也讓我本能地運用了「人脈」。

學校,美國學校

5月份,我來美半年,項目剛進行一半,導師突然告訴我要麼提前終止項目回國,要麼就延期畢業,理由是我完成一年項目後,沒有足夠的時間按照學校的要求發文章畢業,導師還讓我寫一份延畢申請。聽到這些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不想回國,因為我喜歡這裡自由自在的空氣,在這裡可以自由的信神沒有人為此批判甚至追捕你,再加上延畢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想到這些我心裡像壓了一塊大石頭,瞬間覺得自己的世界黑暗了。因為這件事,我每晚都失眠很長時間……

一些朋友、師兄聽說我的事情,都紛紛為我「出謀劃策」,到處啟動他們的「人脈」來幫我。在國內同樣做導師的師兄告訴我:「國內的碩士如果是導師要你延畢,要麼是你的導師名氣很響又很認真,要麼就是導師在故意刁難你。我建議你花點錢,給你的導師送點禮,再說點好話,看看有沒有轉機。」還有的同學告訴我:「既然導師把坎定位在了文章上面,那就花錢找人幫你發文章……」林林總總說來說去都是花錢、找關系、造假,我內心十分矛盾,因為這些方法都是神不喜悅的,但是面對延畢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我轉念又想:是不是神借著朋友來幫助我,讓我間接的用這些方式去解決問題呢?不過我是信神的人,送禮、花錢造假我是不會去做的,但是如果能通過朋友幫我找到作實驗的地方,我自己去作實驗,等發論文的時候,我再花些錢也是可以的。就這樣我沒有看神的話,也沒有禱告尋求這樣做到底合不合神心意,就憑己意去作了。

我先托朋友幫我找了一個與我課題相關的地方去做實驗,朋友又給我介紹了一個本科同校的師姐,讓我加師姐的微信,聯系上師姐後,我先是一頓寒暄:「師姐啊!在海外還能遇到你真的是緣分,而且還是本科同校的,真是不容易啊……」本來遇到延畢的事,我心裡已經很累了,但還得笑臉相迎裝成很興奮的樣子,因為求人辦事,就得巴結說好聽的話套近乎,這種表裡不一的行為讓我感到自己很惡心。後來師姐雖答應幫我去問有沒有相關的實驗,但最後還是無果而終。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在微信上和朋友們討論這件事,對著手機電腦到處查資料、想辦法、找老師,天天在人情世故中折騰,不但令我每天該做的實驗無法完成,也影響了我的教會生活,因為我一邊聚會一邊還和朋友們聊天。就這樣,慢慢的我離神越來越遠,跟神禱告也成了走形式,每次聚會姊妹問我最近情形怎麼樣,有沒有要分享的,我也是應付著說沒什麼,因為我能感覺到自己所作的事是神所厭惡的,但還不希望被別人指出。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疊加,一件我自認為靠朋友、靠關系就能解決的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牽連的人也越來越多,我每天要對不同的人說不同奉承的話,就是面對朋友,為了不讓他們覺得我是一個不識抬舉的人,我還得裝做很積極、很剛強。對此,我感覺精疲力盡,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走下去。可為了能如期畢業,又不得不逼著自己做,我完全活在了撒但的愚弄當中。

星期日的一個下午,一個老鄉伯伯打電話要請我吃飯,我突然覺得全身精力都像被抽干,我顧不上伯伯為什麼找我吃飯,我什麼也不想去考慮,什麼也不想做,假裝沒有看到一直不接電話。電話響完了,我栽倒在床上放聲大哭,我覺得自己好無力。我跪下大聲地向神禱告,把心裡所有的痛苦、無助全都跟神訴說:「神啊,最近我一直忙著延畢的事情,我看見自己的詭詐,想利用『人脈』關系解決問題,但是這段時間的經歷,讓我看到自己很虛偽,我也很疲憊。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些事情,我知道你在我身邊擺設的環境不是為了讓我難受痛苦,而是讓我尋求真理、學功課,但是我身量太小看不透,還是被撒但牽著鼻子走。神啊,願您安靜我的心,願您開啟我,告訴我該怎麼做,我願放下個人利益,順服神的安排。」禱告完,我心裡感到輕松一些了,也意識到:我應該依靠神了,我不要再被這些事情捆綁,我要靠神去面對。

當天晚上聚會時,姊妹和我分享了一篇神的話《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我越讀越能對照自己的情形,尤其當讀到:「 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人不把心交給神,靈就遲鈍,就麻木無知覺,這樣的人永遠不會明白神話的,永遠不會與神有正常關係,這樣人的性情永遠也不會有變化。人性情的變化過程是人把心完全交給神、在神的話上得到開啟光照的過程。……若你的心不能完全歸向神,你就不是屬神的,是從撒但來的,到最終你還歸給撒但,你不配做神的子民。」

我感覺這些話正對我的情形,這段時間的經歷我沒有跟任何一個弟兄姊妹說過,但神卻知道我的缺少。最近我為了不延畢到處找人幫忙,動用「人脈」關系來解決這個問題,既不想失去我想要的前途,也不想失去我的面子,完全活在了處世哲學中,想想如果別人對我沒有利用價值的話,我就不會與他有什交往,但是這個人很有能耐,即使我不喜歡他,也會向他靠近,所作所為就像神話語揭示的那樣,人與人的關系不管外表看著多麼合乎情理,但是與人之間的相處都是有目的的,都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我越讀神的話越感動,強忍著淚水一直往下讀,我感覺到神在面對面的審判我,讓我知道了與人搞肉體關系是神厭憎的,不可能得到神的祝福,只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才能得到神的帶領祝福,如果我還是執迷不悟,一意孤行,那最終就會離神越來越遠,慢慢就歸給撒但了。看到這裡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只是嘴上說信神,並沒有信神的實際,在遇到事的時候完全把神拋到一邊,憑自己的辦法去干了,還看不透自己憑處世哲學活著的可憐相,讓撒但捆綁完全活在消極中,甚至每天早上醒來一想到又要面對復雜的人際關系,我就希望自己能突然暴斃,那就不用去面對這些環境了。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如果我再不回頭那真的很嚴重了。

再回想以前,當我憑真理活著的時候,我是積極的,生活也是充滿陽光的,但是這段時間因為我活在了撒但的處世哲學中,每天都活得筋疲力盡,變得越來越消極,這不是一個信神的人該有的光景。於是我重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您給我的開啟,感謝神讓我看清了憑撒但處世哲學活著是您厭憎恨惡的,不但沒有神的祝福,反而讓我感到前邊都是痛苦沒有盼望。我願意背叛肉體,不再憑撒但處世哲學活著,而是憑神的要求活著,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禱告後我決定放下所有的牽絆,真真正正的把一切都交托給神,對神有真實的信,依靠神解決問題,學我該學的功課,而不是憑著撒但哲學去解決問題。

第二天我早早地醒來,向神禱告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靜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別錯過,隨時都有功課學。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是啊!什麼事情不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嗎?!我是否延畢不是任何人能說了算的,我要順服神的主宰,不能再憑著自己的辦法去做了,事實證明,人的一切都在神手中,若不依靠神、仰望神,無論做什麼事都不可能達到果效。在學習方面,現在我該做的就是把我自己能做的盡力做好就行了,同時還要好好聚會,注重建立與神之間的正常關系才是最重要的。我坐在公交車上,給幫助過我的朋友們一個個發消息,告訴他們我的決定,並感謝大家這段時間對我的幫助。朋友們沒有過多的勸解,而是支持我的決定,並說如果後悔還是會傾盡全力給予幫助!下了公交車,之後的事情我不再去想,我只願如我禱告的一樣把一切都交托給神。這時候我的心裡感到很踏實、平安,這是任何物質享受都換不來的幸福感。我看看身邊的一切,覺得天很藍,陽光很暖,空氣很甜,感謝神為我們創造的這樣美好的一切供我們享用,感謝神為我釋放了心靈上的枷鎖!

我從心裡放下了這件事情,把延畢報告交給了導師。沒想到在時隔兩個月以後事情突然有了轉機,7月份的一天,導師回國前給我打電話說:「你11月份要如期回去,抓緊時間做實驗,我能不讓你延畢一定讓你准時畢業……」接完電話後,我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導師的語氣已經完全和5月份不一樣了,而且導師還讓我正常時間回國,不用延畢,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發表的論文裡還帶著我的名字,這就意味著如果論文成功在雜志上刊登的話,我就可以順利畢業了。我真的看到神是信實的,就像神的話語中說的:「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神是全能的,神的話就是真理,只有神在掌管這一切,當我願意把心交給神,願意順服神擺設的環境,不再為自己尋求後路的時候,神就為我開辟出路了,神太信實了,只有神是我最大的依靠,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美國 張英

推薦閱讀:
神就在我的身邊
不一樣的選擇,不一樣的命運

延伸閱讀
神的話引領我做出正確抉擇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從小父母就告訴我和弟弟要好好學習,將來考上了好的大學,前途可就一片光明,以後也會有好的生活條件。為了將來能過上幸福的生活,我拼了命地學習,常常熬到深夜,可沒想到,我高考失敗了,只好選擇一個普通的專科學校,因學校的規定,要到海外實習一年,2016年9月份我來到日本實習。因我的大...
19歲女孩的經歷——找到脫罪的路 (有聲讀物) 我叫 Maru,來自菲律賓,我們全家人都是基督徒。我從小信主,每週我都去教堂聽牧師講道,牧師也經常給我們講解雅各書4章4節:「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雖然熟知這節經文,但是我的生活還是跟外邦人一樣,我每天心裡想的都是學校的學習任務和各種活動,當我跟同...
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我生長在律師家庭,從小學習成績一直很好。2005年,我按著父母的意思考進了國內一所重點大學的法學院。家人對我期望很高,再加上我的本性爭強好勝,從踏進大學那天我就沒打算平庸地度過,我計劃幹出一番名堂來實現我出人頭地的夢想。法律專業並不是我喜歡的專業,長在律師家庭的我早就知道搞法律遠遠不是背法條那麼簡單...
聚會中的失與得 我叫果子,是一名在美國留學的高中生。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世家,在我一歲的時候媽媽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記得很小的時候,媽媽就經常對我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人類,神是最愛我們的,臨到事記得禱告全能神,他會看顧保守你的。」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有神的存在,而且當我遇到事向神禱告的時候,也體...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