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一)

我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想讓別人聽我的。結婚後,家裡無論大小事都是我說了算,經濟大權也由我牢牢掌握,我每次只發給丈夫幾十元零花錢,等他用完後再發。為此,丈夫敢怒不敢言,常常無奈地對年幼的兒子說:「你媽媽就是家裡的『武則天』。」我聽後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覺得這才是權威。我和丈夫吵架時,每次必須是我佔上風,他若不妥協,我便好幾天不與他說話,直到他服下來為止,丈夫迫於無奈只好處處讓著我。

2007年夏天,一個姊妹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通過讀神話我明白了:神這次來在中國是作審判潔淨、各從其類、賞善罰惡的工作,最終剩存下來的人能得著很多的福分。我興奮不已,覺得自己真是幸運,搭上了神作工的末班車,便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絕不能落於人後。我大發熱心把我丈夫、能傳的親戚朋友都傳了,最後將一向不來往的公婆、兩個姑姐也傳進來了。不久公婆盡上了接待本分,我也被提拔為教會帶領,為此我很得意,覺得自己是有功之人。此後,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和公婆消除了以往的隔閡與矛盾,關係得到了極大的改善,還經常在一起交通神話,看福音電影。我也學著降卑自己,不再當家裡的「老大」了,而是讓神在家中做主掌權,隨之家裡的氣氛也好多了。在教會裡,我與弟兄姊妹配搭也覺得輕鬆愉快,有隔閡、矛盾都能單純敞開,實行包容、忍耐,問題也隨之得到解決。看到自己有了一點變化,我便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裡,讀神話時也不與自己對號,而是將自己置身於神話的審判刑罰之外。神不忍心看著我這樣墮落下去,為了潔淨、變化我,把我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開始在我身上施行了審判刑罰的工作。

真理,原則,家庭,生活,道歉,功課,環境,美善

一次我在家收拾屋子,沒有跟丈夫商量,就將丈夫需要用的東西當廢品賣了。誰知後來丈夫突然需要用這些東西卻怎麼找也找不到,當他知道這些東西被我賣掉了,立刻大發脾氣,指著我厲聲說道:「你真是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一向都是這樣獨斷專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到現在也沒有變化……」聽到丈夫這樣數落我、指責我,我便和他大吵起來。吵完後,我心裡就黑暗了,大腦一片空白,委屈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一個人躲在房間裡怎麼也想不通:丈夫向來對我都是言聽計從,從不敢在我面前發火,沒想到今天就因這點破爛東西,他就給我扣上「目中無人、獨斷專權、狂妄自大」的罪名,我實在是接受不了,這明擺著是在冤枉我、侮辱我,我越想越覺得委屈、傷心。痛苦中,我只有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並能從這個環境中明白神的心意,學到該學的功課。禱告後,我想起《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中有一段話說:「人有悖逆本性最不容易接受修理對付,若真臨到這事好像受了莫大恥辱,因人都願意享受風光,顧全臉面比什麼都要緊。修理對付的苦不好受,即使是事實該當論罪也不願接受。人都是狂妄自大、自是自高,讓人降卑自己真是太難了,難怪人都說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這正是人狂妄性情的流露。」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不就是這樣的狂妄自大、顧念臉面而不接受真理嗎?今天神擺上這件事,借丈夫的口來對付我、修理我,就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可我愚昧瞎眼不認識神的作工,不但不能順服下來,還嬌蠻放縱、狂妄自大,大吵大鬧與丈夫爭起了是非對錯,認為他冤枉我、侮辱我,自己還感到傷心、痛苦,這些痛苦不就是撒但的愚弄嗎?我所活出的不正在表演撒但嗎?回想自己從信神到現在,在家裡一貫一手遮天、獨斷專行,就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鬼相,總認為這個家是我努力、付出的結果,巴不得丈夫以我為榮,對我感恩戴德才是,想到這,我才為自己的狂妄、野蠻、不可理喻而感到厭憎自己、痛恨自己。這些年我在家處處壓制丈夫,站高位轄制他,使他活得沒有一點人格、尊嚴,此時此刻我感到深深地內疚與自責。

之後,我又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無論咱們在哪方面違背了真理,做事違背了原則,給神選民帶來了傷害,咱們得趕緊承認錯誤,向人賠禮道歉,有悔過的表示,這是真實的順服……」這段交通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不能再做不可理喻的人,也不能再這樣傷害丈夫了,我要追求做一個真正的人,將自己的敗壞與丈夫敞開亮相,向他賠禮道歉。後來我找機會與丈夫一起讀神話,向他解剖我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承認他說我的話絲毫不差,並鄭重地說了一句「對不起」。丈夫聽了有些不好意思,笑著說:「以你以往的脾氣不生氣才怪呢?我擔心這次得罪了你,不知你要多少天不理我呢?沒想到這次你這麼快就跟我說話了。其實我對你發火也不對,看到我沒有包容忍耐,我也向你道歉。」聽完後我蒙羞加慚愧,同時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在心裡立志以後一定要追求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以自己的實際活出來為神作見證。我享受到了實行真理的甘甜與快慰,心裡更加願意在凡事上尋求真理。同時從這件事中,我認識到了神公義與聖潔的性情,看到神的作工真是太實際、太智慧了,神就藉著實人實物實事來審判人、顯明人,潔淨、變化人。神話說:「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摘自《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以前我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帶給親人的都是傷害與打擊,如今我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不知不覺就有了些變化,活出了一點人樣。看來,神的作工真能變化人哪!我可要把握好機會,操練在家庭環境裡經歷神的作工,好從中得到神的拯救與成全。當我在凡事上操練實行神話,一段時間過後,我的狂妄性情有了一些變化,家裡的大小事也能和丈夫一起商量了,我心裡很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我能有今天這一點點變化,的確是全能神的審判工作達到的果效,否則,我會一直活在撒但的權下,被它玩弄與苦害,最後被它吞吃。(未完待續)

下一篇:蛻變(二

延伸閱讀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從懂事開始,我就知道媽媽體弱多病,從未斷過吃藥,家裡的活都是爸爸一個人幹。為了治病,媽媽經常燒香、拜佛、找巫醫,但都不見好轉。那時村裡經常來一位算命的瞎子(大家都說他算得很準),他跟村裡的人說媽媽53歲那年是個難關。那年我去了日本,離家不久,媽媽被醫生診斷為子宮癌晚期,住進醫院動了手術,醫生說最多還...
我為女兒奔波的那幾年 我出生在中國的一個小山村,一直過著平凡而樸實的生活。16歲時因家裡窮,初中畢業後就去了大城市打工。17歲時認識了我的前夫,他大我12歲,那時他讓我感到既有父親般的呵護又有哥哥般的關愛,認識他我感到很幸運,也很幸福。有一次他的媽媽特意來看我,我本以為他媽媽見到我之後會很高興,可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她見...
一把鑰匙 陽春三月的一个晚上,微風輕輕地吹拂著路邊的楊柳,絲絲涼意中帶著一些溫暖。陳莎和玉潔聚完會走出小區門口。玉潔問:「莎莎,你晚上有地方睡嗎?」陳莎笑著搖了搖頭說:「還沒有定下來。」玉潔面帶歉意地說:「哦,不好意思,你今天剛來,我也不了解你的情況,也沒有給你安排住的地方。這樣吧!你今天晚上先到燕兒姊妹那睡...
神幫我擺脫了「頑疾」 我是一個生意人,和媳婦開了一家飲食店,日子過得還算如意。只是我這個人煙癮很大,一天平均要抽兩三包煙,因此媳婦經常跟我吵架。我也想過很多戒煙的辦法,比如吃戒煙糖、嗑瓜子、吃水果等,但都沒有用…… 自從有了女兒以後,媳婦常勸我戒煙,但幾年過去了,我的煙還是戒不掉,嘴裡非要叼著煙心裡才感覺舒服,這已經成...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