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大熔爐」裡的內幕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從小我就是屬於那種沉默寡言、老實巴交的孩子,上學時也很少和同學說話,但是每當看到教科書上宣傳邱少雲、董存瑞、雷鋒等一大批優秀軍人捨生忘死、愛國奉獻的英雄事蹟時,我的心都被深深地感動著,覺得他們是愛國英雄,他們太了不起了。我長大也要成為一名光榮的軍人,能保家衛國、報效祖國,奉獻自己的一生。

1994年7月份高中畢業後,我就對父母說:「我要去當兵!」父母看我性格太內向了,擔心我以後走上社會會吃虧,也同意我到部隊去當兵,希望我在部隊這個「大熔爐」裡能鍛煉成材。後來我順利地成為一名軍人,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

當我身背大紅花和一批新兵興高采烈地坐上了去部隊的軍車時,一路上我興奮無比,因為我終於實現了自己的理想,就要過上那夢寐以求的軍旅生活了。可是快到部隊的時候,令我們意想不到的是:遠遠地看到一個大鐵門還是歪的,等大家進到院子裡那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眼前的景象和中共政府在電視上報道的軍營生活簡直是天壤之別。我們看到的是低矮的營房、光禿禿的操場、遍地是落葉,一陣風吹來,都感覺到身上有點陰森森的,落葉被風吹得到處亂舞,看到這種淒涼的場面,只好是「既來之、則安之」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更讓我大失所望。

剛到新兵連時訓練強度大,我們新兵每天都需要營養,可是每頓飯也看不到多少油水,整個冬天我們都是吃蘿蔔燒「肉」。可是每頓也沒有看到幾個肉丁,飯有時候煮糊了、煮夾生了,為了不餓肚子,我們還是吃了,早晚吃的不是饅頭、稀飯,就是吃爛麵條。吃飯的時候都是站著,規定五分鐘把飯吃完,大家吃飯時都是狼吞虎嚥。因著我們長期吃這樣的飯食,而且吃得又快,一段時間後,大多數的新兵都得了胃病。按理說我們那時候當兵伙食應該可以啊,後來我從一個在後勤做飯的老鄉那得知伙食差的原因,是因著伙食費被連長、指導員貪污了一大半,剩下的又被司務長和排長給貪了。因著伙食不好,我們每天到晚上睡覺之前就很餓,沒有辦法只有到「軍人服務部」買點吃的,可那裡的東西比外面要貴一、兩倍,但部隊又不許新兵出去,大家明知道貴也要買,不然就挨餓。那時我們每個月的津貼才三十元,除了自己買點吃的,有時候班長還叫我們給他買這買那,也不給錢,否則就要欺負我們。有的新兵為了不受班長和老兵的欺負,就叫家裡寄錢來,時常買東西送給班長,討好他們。這真讓我看到: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真是「上粱不正下粱歪」。

揭露「大熔爐」裡的內幕

新兵訓練時,老兵根本不把新兵當人待,在訓練爬戰術時,各班都在攀比,如果爬慢了,班長認為自己丟面子了,就惡狠狠地在你後背和屁股上邊踹邊催:快點爬!記得有次搞戰術訓練,我的左手被彈夾削去一塊皮,鮮血直流,鑽心的疼痛使我忍不住停了下來。班長看見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狠狠地一腳踹到我後背上,還大聲喊叫:「你幹嘛呢!快點!你要是落在最後一個有你好看的!」我只好咬著牙,忍著疼痛爬完,再看看手上的傷口全是泥土,就這樣班長都不給清理傷口,還要繼續參加訓練。要說受皮外傷這還不算什麼,特別是訓練擒敵基本功的時候,那是成批的戰士受傷,這擒敵基本功也叫倒功,講究的是倒、撲、摔,如果不掌握動作要領或膽小就很容易受傷,輕則是腫痛,重則是脫臼和骨折,那段時間訓練,天天都有新兵因脫臼、骨折住院的,剩下的人不是胳臂就是大腿摔腫。晚上睡覺時,都是兩個人互相幫忙才能把衣褲脫了。當我們躺在硬板床上時,全身就像散架似的疼痛,身體動一下都很難受,每晚睡覺都被疼醒幾次,就這樣第二天還要繼續訓練,戰士們都是忍著疼痛、含著淚水訓練,而他們當官的卻一點都不關心我們的死活。

更讓人氣憤的是,本來一天下來,戰士們終於熬到可以休息的時間了。可剛進入夢鄉,就被一陣陣急促的集合哨音驚醒,要求五分鐘內,必須穿衣服、打背包,全副武裝,有時我們剛把衣服脫掉,眼睛剛閉上,哨音又響了,就這樣一晚上被折騰了好幾次,弄得我們都不敢脫衣服了,眼睛都不敢閉,一晚上人心惶惶、神經兮兮的。

後來,班長只要對白天的搞衛生和訓練不滿意,夜裡就吹哨搞緊急集合,誰最後一個起來就要被罰做100個俯臥撐,有的就被他們一陣拳打腳踢,或是被罰每天給班長疊被子、洗衣服、打洗臉水洗腳水,把班長服侍好才行。有的新兵看不慣就在背後發牢騷,一次一個新兵受不了班長的體罰虐待,就到連長那裡提意見,可是連長不但不幫新兵解決此事,反而還把新兵教訓一頓。後來這個新兵經常被班長整治,有一段時間班長還把其他幾個班長的衣服,都拿給他叫他去洗;訓練的時候班長有時候以糾正他動作為名,就打他一頓;有時候班長心情不好就拿他發洩,其他戰士都睡覺了,班長就叫他貼牆站軍姿,從精神和肉體上來虐待他,使他苦不堪言。其他的新兵看到這一切都害怕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敢去連長那裡「反映情況」了。此時我才知道部隊鼓吹的「官兵平等」「官兵一致」「官愛兵,兵敬官」,原來都是騙人的鬼話!

好不容易熬過了幾個月的新兵營生活,我被分在新兵連訓練的連隊。剛到連隊,總隊就通知要下來檢查,評「花園式連隊」,所以我們連隊就要搞營區建設。連長、指導員和排長這些當官的就把上面搞建設的錢全部貪污裝進自己的口袋,叫我們戰士去拆那些閒置房、破豬圈。那時候正是夏天,在烈日下,很多戰士身上都被曬脫皮了,就連粉刷牆面,刷塗料、漆門窗、床、建花壇都是我們親手搞的,一直搞了兩個多月才搞得差不多,就剩花草樹木了。有一天夜裡十二點半,班長對我們說:「快起來,有行動。」我一聽立刻把衣服穿好,心裡想:這深更半夜不知道要執行什麼任務呢!後來連長發給我們鐵鍬、鎬、繩子。當時我很納悶,執行什麼任務啊?還要帶這些東西。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原來是帶我們到市區中心大花園裡偷花、偷樹木的。當時我心想:這哪是人幹的事情啊?這不是小偷、土匪才幹的事嗎?雖然我對他們的這種行為很反感,但也只得這麼做。

記得那時總隊檢查的還有一項是菜地,當時我們連隊根本沒有菜地,連長就帶全連戰士,連夜把操場開了三分之一做菜地,一晚上都在用鎬刨,全是草根很難挖,挖完了要求把草根和磚塊都要清理乾淨,一連三天總算把菜地全部整好了,但是上面沒有菜也不行啊,眼看後天領導就要來檢查了,這怎麼辦呢?連長就連夜帶著一些戰士出去搞一車大白菜回來。第二天聽戰士們說,是連長帶他們從附近老百姓的地裡偷來的。那天領導來檢查還表揚我們連隊:菜地搞得好,菜長得漂亮。等領導一走,菜也開始枯死了,弄得我們吃了幾天大白菜。

另外,我們連長喜歡花,他就經常帶戰士出去偷鐵樹、盆景。在連長、班長的「帶動」下,戰士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了,常常爬圍牆偷老百姓的香腸、葡萄、柿子等等。不僅偷老百姓的東西,而且那些軍官經常帶戰士出去吃喝玩樂,有時和地方老百姓發生口角,三句話還沒有說完就動手打架,我們連長曾經就對全連戰士說:「你們如果出去和別人打架,打輸了就不要回來了。」就他這句話助長了很多戰士們的囂張氣焰,不僅在外面打架,回來自己相互看不順眼的也經常打架。外表上喊著「保護人民財產安全」,「為人民服務」的口號,背地裡卻干偷雞摸狗傷害老百姓的事,都是一群虛偽、詭詐、監守自盜的偽君子!

因著部隊官兵的所做所行激起了當地老百姓的反感,導致軍民關係很不好,當地的老百姓都很反感我們當兵的。每當我們外出聽到老百姓在背後對我們指指點點,我的心裡就很難受,也為自己穿著這身「軍裝」而感到羞恥。什麼「軍民魚水情」,其實都是騙人的鬼話!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既然神是公義的,那為什麼惡人亨通活得那麼滋潤而好人卻受欺受壓、受苦受難呢?... 神話答案: 「在今生得福的,在永世必受苦,在今生受苦的,在永世必得福,這是我命定的,誰也改變不了,無人能改變我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十七篇說話》 「到底人怎麼認識、怎麼領會神的公義的性情?這個公義人怎麼認識?義人蒙神祝福,惡人遭神咒詛,這就是神的公義,對吧?對不對?我再問你們,義...
神是我的依靠 我是一名基督徒,今年68歲了,家住合肥市廬江縣的一條河埂上。這條大河與我家西邊大門僅隔一米遠,河床寬大約有10米,高度離我家的房子約有五米深(河床離河壩埂高度約有五米深)。河壩埂兩邊都種著防水用的竹子和樹木,河壩埂上也都住著人家。靠我家東大門那邊另有一條大河,離我家大約1里路。 暴雨來襲 201...
主耶穌再來會以什麼方式向人實行審判呢? 問題(4)你們談到,聖經裡預言最多的就是神末世要來作審判工作,在聖經裡提到神來施行審判的話至少有二百多處,這完全屬實。彼得前書4章17節說得就更清楚了:「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看來神末世作審判工作這是肯定的,但你們見證神末世是道成肉身來作審判工作,這和我們的領受不同,我們認為末世主再來...
福利院裡的「祕密」 我原來一直認為,國家辦的福利院都是專門收留、照顧那些被遺棄的孤兒,是慈善機構,做的是光明的事業。但直到我進入福利院工作,才看清福利院光環的背後隱藏著太多的黑暗面,而我們這些無知的老百姓一直被這外表的假象蒙蔽,卻不知道內中隱藏的「祕密」。 2001年,經同事介紹我來到一家國家開辦的福利院上班,主...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