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膽怯之人的結局嗎?

夜靜悄悄的,李剛躺在床上卻輾轉難眠。多年前,因為中共對基督教家庭教會的逼迫,李剛和很多弟兄姊妹都從家庭教會出來加入了三自教堂。這些年他一直認為只要他們守住主的名,禱告、讀經、堅持聚會,在哪信主都一樣,等主來時照樣能被提天國,可是今天王弟兄的一席話卻讓李剛心裡起了不小的波瀾,想起白天王弟兄說:「我看哪,咱們這些怕遭受中共政府逼迫,選擇在三自教堂裡信主的人,都屬於膽怯的人,恐怕主來了,也沒有資格被提進天國啊!」李剛更無睡意,心裡不停地問自己:「難道在三自教堂裡信主,真的會被主定罪為膽怯的人嗎?主真不會提我們進天國嗎?」白天聚會時的情景浮現在李剛的腦海中……

你知道膽怯之人的結局嗎?

早上教堂裡像炸了鍋一樣,大家都圍在一起議論昨晚發生的事。賈義心有餘悸地說:「昨晚,我看見好多警察個個都帶著槍進去的,抓捕了好幾個信全能神的人,警察跟土匪進村一樣,那是連抄家帶抓人啊,看那陣勢就像抓國家要犯似的!」

膽小的許紅趕緊說:「現在中共對宗教信仰的迫害越來越厲害,最近又加大了對家庭教會的打擊力度,我看就在三自教堂裡信主最安全!可不能在家庭教會裡信主,尤其信『東方閃電』的,可太危險了。」

賈義隨口說:「可不是咋的,你說同樣信主,為啥信『東方閃電』的就要被抓坐牢呢?咱在三自教堂裡信主多好,可以光明正大地聚會。」

王弟兄接過話說:「這你還不知道啊,中共是無神論政黨,最怕老百姓都信神,這幾年哪,『東方閃電』的人一直在傳福音,他們見證主耶穌回來了,就是全能神,發表真理作了末世審判的工作,各宗各派的很多渴慕神顯現的人聽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都認定就是神的聲音,都歸向了全能神。你沒看見現在接受『東方閃電』的人越來越多嗎?『東方閃電』發展得太快了,這能不引起中共政府的恐慌嗎?如果任憑『東方閃電』這樣傳播見證下去,那得有多少人去信全能神啊,恐怕各宗各派的多數人都會接受全能神的,許多外邦人也會接受的,你說中共政府能不害怕嗎?能不把東方閃電作為重點打擊對象嗎?」

付姊妹點點頭,一臉感慨地說:「說實話,我倒挺佩服那些信『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人家在什麼環境裡都敢傳福音,都敢見證主。不管被抓坐牢的人有多少,他們還照樣傳福音,就這一點,咱跟人家就沒法比呀!」

賈義滿臉不高興地說:「佩服什麼呀,我看『東方閃電』這些人就是傻,老老實實在家偷著信不挺好嗎?你這樣傳福音見證神,中共能不抓嗎?等共產黨垮台了,再傳福音見證神也不晚哪!哼,這下可好,『東方閃電』的見證震動了整個中國大陸,遭到中共政府瘋狂的抓捕、迫害,還牽連了所有的家庭教會,甚至連咱們三自教堂都受連累,有些教堂也被中共查封、拆毀了。我看哪,咱們在三自教堂信主也沒安穩日子了,這都是『東方閃電』惹得麻煩哪。」

許紅皺著眉頭說:「是啊,你說咱們信主不就圖個平平安安嘛!你說中共這麼瘋狂地鎮壓,抓捕基督徒,『東方閃電』的人還照樣傳福音見證神,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白老弟兄語重心長地說:「弟兄姊妹,話可不能這麼說呀,當初跟隨主耶穌的人,為了見證主遭到羅馬政府和法利賽人的瘋狂抓捕、迫害!很多人為主殉了道,那是為義受逼迫,是善行哪!現在人家『東方閃電』的人面對中共政府鋪天蓋地的抓捕、迫害,就敢公開對人傳福音,見證主回來了,這是信心,這是膽識啊!」

付姊妹說:「是啊!人家被抓,人家是為義受逼迫,他們肯定蒙神祝福,咱們不就是因為怕中共政府逼迫,才從家庭教會出來加入三自的嗎。」

王弟兄想了想說:「我覺得白弟兄說的對啊!主耶穌說過:『……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33)同樣都是信神的,人家『東方閃電』的人就能撇下一切,背起十字架跟隨主,人家活出了主耶穌的話,跟隨羔羊把生命置之度外,而咱們呢,誰也沒做到啊!」

賈義一臉不屑地說:「你們說這話我不愛聽,中共政府迫害宗教信仰這麼厲害,有幾個敢豁出命來跟隨主的?不光咱們沒做到,就是牧師長老也做不到啊!」

王弟兄接過話說:「人家『東方閃電』的人就做到了,他們傳揚主、見證主前赴後繼、勇往直前哪!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遍了中國大陸,我看人家這樣才是蒙主稱許的呢。」

付姊妹嘆了一口氣說:「這幾天,我一直在琢磨,咱們怕遭受中共政府逼迫,選擇在三自裡信主,你們說這是不是苟且偷生、貪享安逸啊?」付姊妹想了想又繼續說道:「要真是這樣,咱們還想著主來被提進天國,這可能嗎?我覺得咱們在三自裡信主是羞辱主啊!」

「羞辱主?這話怎麼說?」許紅不解地問。

付姊妹說:「你們想想,同樣信主,人家『東方閃電』的人為什麼有信心,咱們就沒有信心呢?人家為什麼敢見證主,咱們就不敢?人家就敢接受『東方閃電』,咱卻連考察都不敢,咱們為什麼就沒有人家的膽識和信心呢?哎,我看哪,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啊!」

許紅不服氣地說:「咱們是不如人家『東方閃電』的有信心,有見證。但咱們信主就得凡事榮耀主啊!如果被抓坐牢,弄的個家破人亡,那家還是家呀?那外邦人不得笑話咱哪!這也不榮耀主啊!要我說,咱們還是在三自教堂信主好,起碼不會被抓坐監,咱信主不就圖個平平安安嗎!」

王弟兄反駁道:「榮耀主?什麼才是榮耀主呢?咱害怕被抓坐牢,不能為了義受迫害,怕外邦人笑話,這能是榮耀主嗎?這分明就與主的教導不相符,主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能夠為了正義,堅守真道,哪怕遭受迫害,甚至被抓捕,也不埋怨神、背叛神,人家這才是榮耀主呀!

賈義說:「主耶穌是憐憫慈愛的,主知道咱們身量小,會體諒咱們的軟弱,等主來的時候,肯定會接咱們進天國的,咱們哪,應該相信主的應許啊!」

王弟兄嘆了口氣說:「聽你們這麼說呀,有些事你們可能還沒看透啊,你們說三自教堂到底是不是教會啊?」

賈義說:「這還用問嗎?不是教會是什麼呀?」

王弟兄說:「你們知道中共政府為什麼不迫害三自教堂的人嗎?」

許紅好奇地問:「為啥呀?」

王弟兄看了看窗外,小聲音說:「三自是屬於撒但掌控的教會,就連聚會、講道統戰部都監管,主到底承不承認三自教堂是教會,這都不好說呀!」

許紅急忙說:「咋不承認呢?凡呼求主名的主不都承認嗎?」

王弟兄認真地說:「三自教堂是主所差派的使徒設立的嗎?根本不是!三自是屬於中共統戰部設立的,主怎麼能承認撒但政權設立的教會呢?」

李剛有些吃驚地問:「三自是撒但政權設立的教會?」

王弟兄接著說:「咱們這些投降撒但的,都不是真心信神的,中共根本就沒把咱們放在眼裡,中共最佩服的是『東方閃電』的人,因為中共政府最害怕的是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有真理能見證神的教會。咱們在三自教堂是不受啥逼迫了,但三自教堂充滿世俗,隨從世界潮流,根本沒有聖靈作工啊!咱們在這裡信主能進天國嗎?」

李剛想了想說:「是啊,在三自教堂,不許講純正真理,不許講啟示錄,這怎麼能得著真理生命呢?」

許紅一字一句地說:「咱們在三自也是信主,又不是信中共,咱們只要守住主的名,忍耐到底,主不會撇棄咱們吧?」

王弟兄說:「姊妹,你這個想法我以前也有,後來我看到聖經上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就琢磨,進天國那是有條件的呀!不是光守住主的名,能有個地方聚會,就能被提進天國呀!咱們躲在三自教堂裡信主,也不敢傳福音見證主,現在連『東方閃電』到底是不是主回來了都不敢去考察,你說這能算是遵行神旨意嗎?等主來了能有資格被提進天國嗎?」

李剛收回思緒,打開燈起來倒了一杯水,他拿出聖經打開啟示錄讀道:「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份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啟21:8)

他起身走到窗邊,望著月光喃喃自語:「神明明說膽怯的人不能進天國,那我們這些在三自教堂裡信主的人,難道都屬於膽怯的人?真不能進天國嗎?要真是這樣,那不白信了嘛!」

廣東省 李智

相關閱讀:膽怯的人不能進神的國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