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迫害的三代人

1968年我出生在被中共政府定為「四類分子」的家庭中,從此我苦難的人生歷程就拉開了序幕。在我剛記事的時候,經常看見母親默默地流淚,我不明白,就問母親:「媽媽,你為啥偷偷地哭?」母親擦了一下眼淚,苦笑著說:「你還小不懂大人的事。」我點了點頭就不再問了。有一天,我正和幾個小夥伴一起玩,忽然聽見一陣嘈雜聲,我們順著聲音跑過去,看見很多人圍在那裡,我好奇地擠進人群,眼前的一幕把我嚇傻了:母親帶著一個高帽子,耷拉著頭跪在地上,臉上的淚水和被人吐的唾沫合在一起,濕漉漉地往下流。一個很凶的中年男子,像惡棍一樣指著母親的臉,大聲吼叫著:「你們這些信耶穌的,就是與政府作對,就是反革命!我絕不會讓你這個反革命分子抬頭!」說完朝母親臉上狠狠地吐唾沫,母親一動也不敢動,只是緊緊地閉著眼睛。看到這一幕,我的心裡好難受,我不知道什麼是反革命分子,但我知道母親絕不是壞人,絕對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我恨透了這些人,但我卻不敢喊一聲媽媽,更不敢去保護媽媽,我只好鑽出人群,哭著跑回了家。

以後再看到那樣的場合,我只有偷偷地躲起來,偷偷地哭,我不想讓母親知道我看到她被批鬥的場面。當我長大一些時,我問母親:「那夥人為什麼批鬥你?他們為什麼說一天不批鬥你,你一天就不老實。媽媽,我們家的人夠老實的了,他們一打鈴我們就嚇得趕緊去,他們還找我們的事,去早了,他們說『假裝積極』,去晚一點就責問『在家幹什麼呢?』他們還說我們是四類分子,是政府的仇敵,政府打擊的對象,整天與政府作對。媽媽,這都是為什麼?」母親見我一下子問了這麼多問題,她沒有回答我,而是默默地流著眼淚了。過了一會媽媽擦擦眼淚,說:「孩子,以前你年齡小,媽媽不想告訴你,不想讓你幼小的心受到傷害,現在你懂事了,我就把真相告訴你吧。」

媽媽拉著我的手慢慢地講述了那令人心酸的往事。原來在我還沒有出生時,爺爺奶奶和媽媽都信了主耶穌,那時媽媽他們都很有信心,爺爺在當地也是很出名的基督徒,因著主的恩典我們一家人過得很幸福。可萬萬沒有想到,中共執政黨竟說信主耶穌是信外國人的神,是與共產黨作對,是邪教組織,凡是信主耶穌的都是反革命分子,是該鎮壓的對象。於是他們就開始抓捕殺戮信徒,所有信主耶穌的信徒都被打成牛鬼蛇神,有的被關進牛棚,有的被關進監獄,有的傾家蕩產……不知有多少人含冤而死,不知有多少個家庭支離破碎。我們一家當然也難逃厄運,爺爺奶奶被政府抓進了監獄,被施以酷刑,爺爺不堪忍受,含恨死在了監獄裡。後來奶奶被放了出來,雖說從監獄裡出來了,但到中共集體食堂裡卻領不上飯吃,還遭到工作人員的諷刺虐待,說信主的有主保佑不用吃飯。因那時吃的是大鍋飯,都到食堂裡去領飯,不讓在家裡做飯,奶奶因領不到飯被活活餓死了……

慘遭迫害的三代人

媽媽流著淚向我講述著,我也是滿眼的淚水,我問媽媽:「那爺爺奶奶死後,政府為什麼還不放過我們一家?」母親聽了我的問話,擦了擦眼淚,又給我講述了一件令人吃驚、難以置信的事,原來我爺爺奶奶雖然死了,但四類分子和反革命的帽子仍戴在我們家人的頭上。一次,政府知道我們家還有一匹馬,竟在光天化日之下給牽走了。那時候一匹馬就是一家人的全部家產,沒有了馬我們全家更是一無所有,我叔叔忍不下這口氣,就去鄉政府要馬,誰知政府的人竟喪盡天良開槍打死了叔叔,不滿20歲的叔叔就這樣離我們而去了。一個鮮活的生命瞬間死在了中共政府的槍口下,這樣令人痛心的事情發生在「四類分子家庭」裡,就好像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平靜……

母親講述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我氣憤地說:「媽媽,我長大後一定要給死去的爺爺奶奶、叔叔報仇!」母親聽了搖了搖頭又繼續說:「這些事情發生以後,中共並沒有放棄對咱家的迫害,它企圖對咱家斬草除根,預料中的事情不久又臨到了我們身上,那時我挨批鬥,你爸處處受人譏笑、誹謗,甚至毒打。在你出生不到兩歲的時候,你爸被政府派到最苦最難的地方去挖河,中共政府故意藉著挖河要整死你爸,讓你爸干最累最苦的活,到吃飯的時候別人都給飯吃,就不讓你爸吃飯,你爸餓極了,沒辦法就跳到河裡抓兩條小魚吃,不料被魔鬼小頭目看見,就指揮六七個人用鐵掀把狠打你爸,一陣亂打後,你爸口吐鮮血,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他們才停下來揚長而去。結果經檢查,你爸的肝和肺都被打爛了,回家不到三個月就含恨離我們而去了。你爸的離去,對咱全家人來說就像天塌了一樣,就剩下我一個人拉扯著你們姐弟五人。我在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最艱難痛苦時,想起主耶穌的話:『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馬可福音10:39)我就時時依靠主的話,再苦再難都要效法主耶穌、走十字架的道路。總有一天,我們的救主耶穌會回來接我們回天家的,雖然現在受到中共迫害不能聚會,但主耶穌永遠與我們同在。」此時我心中恨透了這個中共惡魔,同時也期盼著主耶穌早一天來接我們回天家,讓我們早一天脫離這苦難的生活。

此後,我們姐弟五人與母親相依為命,可是中共惡魔並沒有放過我們,一次,母親去姥姥家住了兩天,我們姐弟五人去村裡集體食堂領飯,食堂發飯的一看是我們,就拒絕給我們發飯,沒辦法我們只能流著淚回家。沒有領到飯,我們餓的肚子咕嚕嚕地響,幾雙眼睛只有眼睜睜地望著18歲的大姐,大姐只好領著我們去地裡找白菜疙瘩。當我們把幾個白菜疙瘩放在鍋裡正煮著的時候,村幹部一看我家冒煙了,就飛快往我家跑,說:「你們還在家起小灶呢,你們這些信主的不吃飯也不會餓。」還指著我大姐罵,罵的話太難聽了……母親回來後,看到村幹部連孩子都不放過,真是太惡毒,太可恨了!母親想到這些年來我們家因信主耶穌遭受中共的迫害,氣得生了一場重病,一直臥床不起,不到一年就含恨離開了人世。

2004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認識到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獨一無二的真神的顯現,神在末世道成肉身來到人間發表真理作了審判潔淨人的工作。當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就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但是中共並沒有放棄企圖取締宗教信仰的野心,反而比以往更加殘忍卑鄙,對信神之人的迫害有過之而無不及。2012年12月8日,我走在傳福音的路上,被中共抓捕。在刑訊室裡,警察將我懸空吊起,對我拳打腳踢,我的大腿根部的骨頭都被惡警踹得裂開了,當時兩腿都不能走路。在牢房裡,惡警又挑唆犯人想盡花招折磨我,號長讓我脫掉褲子全身檢查,並用極其污穢下流的言語羞辱、戲弄我,不但使我的肉體受盡了百般折磨,還使我的心靈受到極大的痛苦。當我的精神即將崩潰時,神的話開啟了我:「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九篇說話》)「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猶如一道生命之光,照亮絕望中的我,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我雖然生活在人間地獄裡,但神時時在保守我,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今天所受的苦是神的祝福,也是神得勝撒但的證據,神的話給了我光明和希望,我心中有了力量,不再痛苦。我向神禱告:「神啊!我感謝你!願你帶領我得勝肉體、勝過死亡,不管撒但再怎麼折磨我,我都願意站住見證,在撒但面前做得勝者,我願意與你配合,用我的實際活出讓撒但徹底蒙羞,至死不變,決不放棄!」

我家三代人的悲慘遭遇,就是中共政黨殘害人、殺戮人的鐵證!它只許人跟隨它走邪路,卻不許人信真神走正道,仗著手中的權勢到處橫行,任意剝奪人的自由、人權,殘害人的生命,多少信徒死在它的屠刀之下,多少無辜之人被囚禁在監牢之中,慘遭迫害的三代人遭受著非人的折磨與殘害,受盡了它的酷刑毒打,甚至有的被致死致殘,中共政黨真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它的罪惡行徑罄竹難書!正如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神的話一針見血地道出了中共惡魔的真實面目,中共政黨就是撒但邪靈的再現,在靈界它是撒但,在地上它就是中共政黨,幾千年以至到現在,它一直在攪擾破壞著神的工作,吞噬了無數聖徒的血,殘害了無數無辜之人的生命。中共窮凶極惡、草菅人命,給人假相,將無知善良的人迷惑控制在它的權下,妄圖達到它永久掌控人類的目的,讓人永久地為它效力。中共將中國封閉得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城一般,人都活在人間地獄裡,受盡了鬼頭魔王的踐踏、殘害,不知哪一天臨到禍患,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被算計、陷害,不知哪一天就有牢獄之災,真是禍不單行、淒慘萬狀。想想爺爺、奶奶、叔叔、母親因信主耶穌被劃為「四類分子」,活活地被它們殘害、折磨而死,父親也因此受牽連,喪掉了性命……今天如果不是神再次道成肉身來在虎穴,親自與撒但交戰,不是全能神的親自帶領,處處保守看顧,我也不可能活著走出「人間地獄」,更不可能有今天。在這個黑雲壓城的魔鬼世界裡,得蒙神的拯救,這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更覺得光明的寶貴,神的可親可愛,我就是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神也報答不了神的愛。

筆者:吳敏

延伸閱讀
誰能斷清家務事? 常言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在現實生活中,無論我們生活在什麼階層下,無論是窮還是富,都擺脫不了生活瑣事的糾紛,為此很多人對於家庭的瑣事都感到無奈。而我也曾因家庭瑣事而感到無奈與痛苦,直到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才使我的生活充滿了喜樂。 我叫丁霞,結婚後生活在農村,丈夫在外打工掙錢,我在家邊種地邊照顧...
採訪:電影《我的天國夢》導演陳微 【照片 黃子怡記者】 電影 我的天國夢 拍攝現場照 【KNS新聞通訊= 張善姬 記者】 「全能神教會」現正拍攝一部福音見證電影《我的天國夢》,影片是以教會普遍荒涼為背景,基督徒們在聖靈帶領下衝破觀念尋求到聖靈新作工為主題。 由陳微、許欣和尹誠實三個年輕導演執導,李光石、李智、金雲日和李明奎等...
上帝的「美意」 昨天,我在網上看到一則故事,有一個少年在外掙了大錢,就騎著馬高高興興地回家,可是半路上卻下起了大雨,他全身都被淋透了,就埋怨天公不作美。之後,他走到一片樹林,一個拿槍的強盜攔路想搶劫他,就在這時,少年的馬因著受雷聲驚嚇飛跑了起來,強盜想開槍,可是卻因著下雨子彈受潮打不響了,他因此躲過了一劫,劫後餘生...
今生跟隨「主耶穌」 十一歲,第一次聽到主耶穌為人類釘十字架時,我哭了,雖然當時的我懵懵懂懂,可是從那一刻開始,今生要跟隨主耶穌的心開始萌芽。於是我準時的參加每一次的聚會,用心去記主耶穌的每一句話。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 )隨著歲月的流逝,年齡的增長...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