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藉著讀神的話,我感受到了神聖潔、尊貴、公義的性情,認識到這些話語都是神生命所是的流露,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第一次感受到了聖靈作工給人帶來的心靈深處的踏實與快樂,從此我越來越渴望得到這些真理。進入全能神教會後,我看到這是與社會截然不同的一片新天地,弟兄姊妹都純樸善良、單純活潑,雖然來自四面八方,有著不同的社會背景與身分,但大家都親如手足,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幸福地團聚在一起,這讓我真實感受到敬拜神的生活是那樣的幸福快樂、美好甜蜜。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作為人類中的一員,作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因為我們的全人都是從神而來,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們的身心不是為了神的託付,不是為了人類正義的事業,那我們的靈魂將愧對於為神的託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對於供應我們全部的神。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為造物的主活著,為神奉獻花費全人,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因此,當聽說邊遠地區還有很多人未聽到神的末世福音時,我毅然告別了家鄉的弟兄姊妹,坐上了遠去的列車。

基督徒, 患難,

2002年,我來到貴州省一個偏遠落後的山區傳福音,這裡傳福音每天幾乎都要走很遠的山路,而且還得常常頂風冒雪,但有神同在,我與弟兄姊妹並沒有感覺苦和累。在聖靈作工的帶領下,這裡的福音工作很快就擴展開來,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來越多,教會生活也充滿生機。每當看到弟兄姊妹在這裡讀神的話、唱詩讚美、享受神的愛,臉上透露著幸福與滿足,我心裡就特別得安慰,感到自己受再多的苦也值得。雖然在這期間我也有過軟弱、消極,但神的話一直激勵著我: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在神話語的引領下,我在這裡度過了六年充實快樂的時光。直到2008年一次特殊的環境突然臨到,從此我幸福美好的生活被打破了……

那是2008年3月15日中午11點左右,我和兩個弟兄正在聚會,突然四個警察破門而入,迅速將我們摁倒在地,二話沒說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拽押上了警車。在車上,他們一個個發出猙獰的奸笑,手裡拿著電棍在我們眼前晃來晃去,並不時地在我們頭上、身上敲打,嘴裡還惡狠狠地罵著:「你他媽的年紀輕輕的幹什麼不好,非得信神,真是吃飽了撐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心裡很緊張,不知接下來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你的許可,只求你加給我們信心,保守我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一句神的話浮現在我腦海:無論怎樣都要忠心於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堅固磐石,依靠我吧!對!神是我的依靠,是我強有力的後盾,無論在什麼樣的環境中,只要我能持守對神的忠心站在神的一邊,必能得勝撒但使它蒙羞。神話語的開啟使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我暗立心志:寧可死也要持守真道為神站住見證!

到了派出所後,警察粗暴地將我們三人拽下車推搡到屋裡,將我們渾身上下、裡裡外外搜了個遍,從兩個弟兄的包裡分別搜走了一些傳福音資料和一部手機。見沒有搜到錢,一個惡警拽過一個弟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弟兄被打倒在地。隨後,我們被帶到不同的房間分開審訊。審問了一下午,他們也未從我口中得到隻言片語。晚上八點多,他們以「無名氏」的身分將我和另外兩個弟兄送往當地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兩名女管教就扒光我的所有衣服,將衣服上的金屬物品全部剪掉,鞋帶、褲帶也統統抽掉,我只好提著褲子、光著腳,心驚膽戰地走進號房。一見我進來,那些女犯們像瘋子一樣撲過來將我團團圍住,七嘴八舌地問我的情況。因為燈光昏暗,她們瞪大眼睛湊到我跟前好奇地打量,有的還拽著我的胳膊這摸摸、那捏捏。我被這場景嚇呆了,木木地杵在原地,一聲也不敢吭。我好怕,一想到以後要與這群人生活在這鬼屋中,我委屈得直想哭。這時,一個坐在炕上始終沒說話的女犯突然大聲說:「別吵了!她剛來什麼也不懂,別嚇著她了。」隨後還拿了一床被子讓我蓋。我感到一陣溫暖,心裡很清楚並不是這個犯人對我好,而是神藉著周圍的人來幫助我、照顧我,原來神一直與我同在,我並不孤單。在這陰森恐怖的「人間地獄」裡,因著有神愛的陪伴,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夜漸漸深了,女犯們都已睡下,但我卻毫無一點睡意,想到自己上午還與弟兄姊妹在一起高高興興地盡本分,晚上卻躺在了這個猶如墳墓般的鬼地方,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裡,我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心酸難受。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忽然一陣寒風吹來,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抬頭望去,我這才發現這間號房是露天的,除了睡覺的大通炕上方有房頂,其餘地方的上方都是用粗鋼筋焊成的鐵網,冷風颼颼襲來,不時還能聽到警察在房頂巡邏的腳步聲,我只覺得毛骨悚然,恐懼、委屈、無助一起湧上心頭,眼淚也不自覺地滾落下來。此時,一段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是啊,神是我的後盾,我還怕什麼!豁出去了,一切交在神手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裡輕鬆了許多,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開啟光照,讓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在這個環境裡尋求你的心意,得著你要加給我的真理。神啊!只是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保守我和兩個弟兄,使我們無論經受怎樣的折磨也絕不背叛你。禱告後,我擦乾眼淚,揣摩著神的話,靜靜地等待天亮。

第二天一早,伴隨著一陣「咣噹」聲,號房的鐵門被打開了,一個管教喊道:「無名氏出來!」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在叫我。到了審訊室,警察又讓我交代姓名、住址和教會的情況,我一言不發,低著頭坐在椅子上。一連審了一個星期,最後一惡警指著我罵道:「他媽的!老子們陪你這麼多天了,你一個字也不說,行,你等著,有你好看的!」說完,兩個惡警摔門而去。一天傍晚,惡警又來傳訊我,給我戴上手銬塞進了警車。坐在車裡,我心裡不由得有些恐慌:他們要把我弄到哪裡去呢?不會是把我拉到野地裡糟踏我吧?會不會把我裝進麻袋扔到江裡餵魚?我感到特別害怕,這時生命經歷詩歌《國度》中的幾句歌詞在我耳邊回響:「神是我後盾我還怕什麼 與撒但爭戰到底 神高抬我們當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裡有份 預備好我愛完全獻給神 榮耀中與神降臨……」頓時,一股無窮的力量在我心裡油然而生,我抬頭望著窗外,心裡默默地揣摩著歌詞。一個惡警見我一直向外看,「噌」地一下把車窗簾拉了下來,凶惡地衝我吼道:「看什麼看!把頭低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喝斥聲驚得一哆嗦,隨即低下了頭。四個惡警在車裡不停地吞雲吐霧,頓時車內烏煙瘴氣,嗆得我直咳嗽。這時,坐在前排的一個惡警扭過身來,用手捏著我的下巴,朝我臉上吐了一口煙,不懷好意地說:「告訴你,只要你全招出來,不用受苦就可以回家了。看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長得也挺漂亮……」說著就用手摸我的臉,衝我擠眉弄眼,還淫笑著說:「要不給你找個對象吧。」我把臉扭到一邊,用戴著手銬的手擋開了他的手,他頓時惱羞成怒:「還挺厲害呀,等到了地方你就老實了!」車子繼續向前行駛,我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什麼,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今天我豁出去了,無論這些惡魔用什麼手段對待我,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在撒但面前為你作剛強響亮的見證!

半個多小時後,車子停了,惡警一把將我從車上拽下來,我踉蹌著站穩,向四周望去。此時天已經黑透了,周圍只有幾座空房子,連一點燈光都沒有,顯得格外陰森恐怖。我被押進其中的一座房子,屋裡放著一張辦公桌和一張沙發,屋頂吊著一盞白熾燈,照得四周慘白慘白的,地上有繩索、鐵鏈子,遠處還有一個用厚鐵塊製成的椅子。面對這陰森恐怖的場面,我不由得心發慌、腿發軟,便坐在沙發上平復心緒。這時進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大聲訓斥我:「你往哪兒坐呢?那是你坐的地方嗎?起來!」邊說邊上前踢了我幾腳,又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將我拽起來,拖到鐵椅子跟前。另一個惡警對我說:「告訴你,這可是個好東西,只要在上面坐上一段時間就會讓你終身『受益』的,這是專門為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預備的,一般人還不讓坐呢。只要你乖乖聽話,如實回答問題,就不讓你坐那兒。說吧,你來貴州幹什麼,是不是傳福音?」我沒說話,旁邊一個彪悍的惡警指著我的鼻子罵道:「你少他媽的裝啞巴!再不說,讓你坐上去嘗嘗它的滋味!」我依然保持沉默。

這時,又進來一個打扮得妖裡妖氣的女人,她是這幫惡警找來當說客的。她假裝溫和地勸我說:「小妹,你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又沒有親人朋友,你說了吧!說了以後我給你找工作,在我們這兒找個對象嫁了,姐姐保你找個好的,不行你就到我家當保姆,我每月給你錢,這樣你就可以在這裡安家落戶了。」我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有答話,心想:魔鬼就是魔鬼,他們不承認神,只會為了錢財、利益不擇手段地做壞事,現在又想用利益來收買我,讓我背叛神,我豈能中他們的詭計成為可恥的猶大?她見一番「苦口婆心」沒有絲毫收穫,覺得我讓她在惡警面前顏面掃地,立即撕掉偽裝顯出原形,卸下她背包上的帶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抽了幾下,最後氣勢洶洶地把包往沙發上一扔,搖了搖頭很無奈地站到了一邊。見狀,一個胖惡警上前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將我朝牆上猛撞幾下,咬牙切齒地吼道:「讓你不識抬舉,讓你不識抬舉!說不說?」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腦袋「嗡嗡」直響,感覺天旋地轉,摔倒在地上。他又像拎小雞似的把我拽起來撂在鐵椅上,我緩了一會兒才微微睜開眼睛,看見他手中還攥著我的一綹頭髮。我從頭到腳都被固定在鐵椅上,胸前卡著一塊厚厚的鐵板,手銬與鐵椅連在一起,雙腳上套著幾十斤重的腳鐐,也固定在鐵椅上,整個人就像雕像一樣動彈不得。冰冷沉重的鐵鏈、鐵鎖、鐵銬將我牢牢地卡在鐵椅上,使我苦不堪言。看著我痛苦的樣子,惡警們得意地嘲弄我:「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嗎?咋不來救你呀?咋不把你從老虎凳上救走?你還是說了吧,你的神救不了你,只有我們才能救你,你說了我們就放你走,你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信什麼神!」面對惡警們的諷刺挖苦,我心裡很平靜,因為神的話說: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今天神作的是實際的工作,並不超然,神要用話語來成全人,讓話語成為人的信心,成為人的生命,用實際的環境來變化我的生命性情,這樣實際的作工更能顯明神的大能與智慧,更能徹底打敗撒但,我願順服神許可臨到我的一切環境。我的沉默激怒了這夥惡警,他們像瘋了似的一擁而上,圍住我一頓暴打,有的用拳頭使勁砸我的頭,有的狂踢我的腿,還有的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摸我的臉。面對他們的流氓行徑,我氣急了,若不是被牢牢地固定在老虎凳上,我非和他們拚命不可!我怒火中燒,對中共執政黨這個罪魁禍首恨之入骨,不禁在心裡暗下決心:它越逼迫我我越要信神,而且要信到底!它越逼迫我越證明全能神是真神,越證明我走的是正道!此時,在事實面前,我已清楚地認識到這是一場正邪之戰,是一場生與死的較量,而我現在該做的就是誓死持守神的名、神的見證,用實際行動來羞辱撒但,讓神得著榮耀。惡警連著幾天的刑訊逼供都沒有從我口中得到關於教會的任何信息。最後,他們無奈地說:「這傢伙嘴真硬,審了這麼多天,一個字也套不出來。」聽著他們的議論,我知道是神的話支撐我闖過了一道道鬼門關,是神保守我站住了見證。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讚美神!

在十多天的審訊中,我白天黑夜都坐在冰冷的老虎凳上,整個身體彷彿置於冰窟一般,寒氣直入骨髓,渾身的骨節好像都已裂開似的。生命之歌一個年輕的惡警見我凍得直打哆嗦,趁機勸我說:「你還是快說了吧!身體再強壯的人坐在上面也支撐不了多久,這樣下去你後半輩子會殘廢的。」我心裡有些軟弱、憂慮,便默默地向神呼求,求神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這非人的折磨,不做出背叛神的事。禱告後,神開啟我想起平時最愛唱的一首生命經歷詩歌:「我不去想以後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禍,既然選擇了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眼前是多麼崎嶇坎坷,既然目標是神得榮之日,就將一切撇棄於身後老遠。」詩歌中的字字句句激勵著我,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哼唱著,不禁想起自己以往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無論經歷什麼樣的痛苦患難也要為神花費一生,忠心到底。可現在受這點苦我就軟弱、膽怯了,哪有忠心可言?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撒但就是想讓我顧念肉體而背叛神,我絕不能上它的當,今天能因著信神而受苦這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是榮耀的事,再苦我也不能做背信棄義的小人背叛神。當我立定心志滿足神時,漸漸地,我感覺身體不那麼寒冷了,心裡的痛苦也消失了,我再次看見了神的奇妙作為,體嘗到了神的愛。惡警達不到目的不死心,輪班折磨我,整日整夜不讓我睡覺,只要我稍微一閉眼,他們就用柳條在我身上使勁抽打,或者拿電棍用力戳我,每戳一次,我便渾身過電,不停地抽搐,那種滋味讓我生不如死。他們邊打邊罵:「你他媽的不給老子老實交代,還想睡覺,看今天不折磨死你!」他們下手越來越重、越來越狠,我淒厲的慘叫聲在屋裡不斷迴蕩。因我被老虎凳死死地卡著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們蹂躪,惡警們更加得意,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狂笑聲。長時間的抽打、電擊使我遍體鱗傷,臉上、脖子上、胳膊上、手上佈滿了一道道青紫色的瘀痕,渾身腫脹,然而我的身體好像已經麻木了,並不覺得那麼疼痛,我知道是神在眷顧著我,減輕了我的疼痛,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熬到將近一個月的時候,我實在扛不住了,真想好好睡一覺,哪怕只有一小會兒也行。可這些惡魔沒有一點人性,只要見我閉上眼睛,馬上就將滿滿一杯水猛地潑到我臉上,使我猛然一驚,艱難地睜開眼睛。我的體力消耗殆盡,似乎生命也到了盡頭,但神一直保守我,使我意識還很清醒,信心堅定絕不能背叛神。他們見從我口中得不到一點消息,又怕真的弄出人命,只好將我抬回看守所。五六天過後,我的身體還沒恢復,他們又把我拉出去銬在老虎凳上,腳上仍套著幾十斤重的腳鐐,再次對我進行嚴刑逼供、毒打虐待,又折騰了十來天,直到我實在支撐不住了才把我送回看守所。過了五六天後,他們又故伎重演,就這樣半年的時間反反覆覆不知多少次,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從心裡放棄了活下去的希望。我開始絕食,幾天滴水未進。惡警們就強行給我灌水,一個按著我的頭,一個捏住我的臉頰,掰開我的嘴往裡灌,水順著我的嘴角、脖子流到衣服裡,浸濕了我的上衣,我感覺渾身冰冷,想掙扎,可我連挪動一下頭的力氣也沒有。見絕食這個辦法不行,我又想藉著上廁所的機會撞牆而死。我拖著幾十斤重的腳鐐,扶著牆一步一挪地往廁所走。由於長時間不吃飯,我眼睛昏花看不清路,一路上不知跌倒多少次,模模糊糊地看到腳腕處被鐵鐐磨得已是血肉模糊,不停地淌著血。途經窗戶時,我抬頭向外望去,看著遠處來來往往的人群,我內心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動:在這千千萬萬的人中,有幾個是信全能神的?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幸運者,是神在芸芸眾生中揀選了我這個不起眼的人,又用他的話語澆灌供應我,將我一步步帶到今天,我得著了神賜給的天大福氣,為什麼還要尋死?這不是太傷神的心了嗎?此時,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於是,我拖著沉重的腳鐐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朦朧中,我想起了遍體鱗傷的主耶穌背著沉重的十字架艱難地走向各各他的景象,想起了神的話: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沒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強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此時,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順著臉頰淌了下來,我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你那麼聖潔、至高無上,卻為拯救我們親自道成肉身,受盡屈辱、痛苦為我們釘在了十字架上。神啊!你的憂傷、你的痛苦誰曾體察?你為我們所付的心血代價誰又曾理解、體會?如今我經歷這樣的苦難是為了自己能蒙拯救,更是你對我的成全,使我在中共惡魔的殘害中看清它的邪惡實質,不再受它迷惑蒙蔽,從而脫離它的黑暗權勢。神啊!不論何時你都在為著我們人類而付出、受苦,把你全部的愛都獻給了我們。神啊!此時我什麼也不能做,只願把我的心全部獻給你,苦再大也要走到底,站住見證滿足你……因兩個月以來不管遭受什麼樣的毒打折磨,我從未掉過一滴眼淚,所以當我回到審訊室,惡警們見我滿臉淚水,以為我妥協了,其中那胖惡警得意地笑著問:「你想通了嗎?招不招?」我沒有理他,他的臉一下子變得發紫,突然掄起胳膊在我臉上狠搧了不知有多少下,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嘴角不停地流血,血一滴滴流在地上。另一個惡警又把滿滿一杯水潑在我臉上,咬牙切齒地吼道:「不怕你不招,今天是共產黨的天下,你不說也照樣給你判刑!」但無論他們怎樣威脅恐嚇,我始終一言不發。

惡警們雖然找不到定罪我的證據,但他們不死心,仍不斷地對我刑訊逼供。一天半夜,幾個惡警喝得醉醺醺地來到審訊室,其中一人用淫邪的目光盯著我,出主意說:「把她的衣服扒光吊起來,看她招不招。」聽到這話,我害怕極了,心裡拚命地呼求神咒詛這幫畜生,使他們的奸計不能得逞。他們把我從老虎凳上放下來,我戴著沉重的腳鐐,站都站不穩。他們把我圍在中間,像踢球似的踢來踢去,還將瓜子皮吐到我臉上,嘴裡不停地嘶叫著:「招還是不招?你不讓我們好過,我們也讓你活不成!你的神在哪裡?他不是全能的嗎?讓他來擊殺我們呀!」還有的說:「乾脆讓她給老王當老婆去吧!哈哈……」看著他們的魔鬼相,我已經恨得沒有眼淚,唯一能做的就是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背叛神,是死是活任神擺佈。最後,這夥惡警招數用盡也沒有從我嘴裡得到一個字,無奈,他們只得打電話向上級彙報:「這女的太硬了,是當代的劉胡蘭,打死也不招,實在沒辦法!」看著他們垂頭喪氣的樣子,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威力使我勝過了他們一次次的殘酷折磨,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儘管數次的審訊並無結果,但中共政府最終仍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我有期徒刑七年,和我一同被捕的兩個弟兄也以同樣的罪名被判刑五年。經受了八個月的非人折磨後,此時聽到這樣的判決,我心裡不僅沒有因判刑七年而煎熬愁苦,反而感到踏實,更覺榮幸。因為在這期間,我經歷了神一步步的引領,享受了神無盡的愛與保守,使我奇蹟般地承受住了這超乎極限的酷刑摧殘,站住了見證。這是神賜給我的最大的安慰,我從心裡感謝讚美神!

2008年11月3日,我被送往第一女子監獄服刑,從此開始了漫長的牢獄生活。這裡有超嚴格的管理制度,從早上六點起床就開始幹活,一直幹到天黑,吃飯、上廁所都像是上戰場一樣緊張,不容人有絲毫的懈怠。獄警為了讓犯人更多地為他們創利,一分一秒都不放過,超負荷地加大犯人的勞動量,尤其對信神的人更加殘忍。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每天都是提心吊膽,感覺度日如年。在這裡,我每天幹的是最苦最重的活,吃的卻是豬狗不如的飯食——半生不熟的小黑饅頭和一些乾黃的菜葉。為了加分減刑,我常常起早貪黑、加班加點地幹活,甚至通宵不眠完成超極限的生產定額。每天十五六個小時站在車間裡不停地旋轉那台半自動毛衣機,我的雙腿常常發酸、發軟、浮腫,就這樣也絲毫不敢怠慢,因獄警手持電棍不停地在車間巡視監督,看見誰稍有鬆懈就會處罰,不給計分。繁忙苦累的勞動使我身心極度疲憊,年紀輕輕頭髮就白了許多,不知有多少次差點暈倒在機器上,若不是神的看顧真是性命難保。最終在神的保守下,我得到了兩次減刑的機會,提前兩年走出了這個人間地獄。

經歷了中共政府長達八個月的酷刑折磨和五年的牢獄生活後,我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出獄後好長一段時間,我都害怕見陌生人,尤其是一遇到人多雜亂的場合,腦海裡就會浮現當年惡警折磨我時的情景,內心不由得恐懼不安。因著長期坐鐵椅,致使我的生理周期紊亂,疾病纏身。在那漫長而痛苦的歲月裡,我雖然歷經苦難滄桑,但卻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口口聲聲喊的「宗教信仰自由」「公民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全是掩蓋罪惡的花招,這更讓我對神的全能主宰、權柄能力有了真實的經歷與體會,這是神賜給我的豐富的生命財富。神的作工實際正常,神許可撒但惡魔的逼迫臨到我們,但在惡魔瘋狂殘害我們之時,神也一直在默默地看顧保守著我們,以他滿有權柄、能力的話語開啟引導我們,成全了我們的信心、愛心,也征服、打敗了撒但仇敵,得著了榮耀。

如今我又回到了教會,回到了弟兄姊妹中間,在神愛的帶領下過著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擴展國度福音,生活中煥發出了生機、活力。現在,我對神的作工更加充滿信心,彷彿看見了神的國度實現在地上的美好前景,不由得向神讚美歌唱!「千年國度降臨在人間,神的話語征服全地,在全地掌王權,一切因神的話而立而成,讓我們都親眼看見。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千年國度已降在地上;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神話在我們中間與我們同生活,伴隨著我們的一舉一動一個心思意念。……國度美景光明更無限,眾子民個個心裡都笑開顏,因盼望已久的今已成為實際,我們怎能不手舞足蹈向神歸榮耀。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讚美神的全能智慧;我們歡呼,我們歌唱,歌唱神的大功已告成,我們歡呼,我們歌唱,實際神親自帶領我們進入迦南美地,享受神的豐富。」

河南省 高靜

延伸閱讀
聽信謠言會失去神末世的救恩 每當聽說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時,很多主內的弟兄姊妹都不敢聽,更不敢接受,就是因為他們被一些聳人聽聞的謠言給嚇住了。他們聽到有的人說:「信全能神的人可厲害了,你一跟他們接觸就會被迷惑,各宗各派中有許多很追求的人都被他們拉走了……」有的人說:「信全能神的人傳福音的勁可大了,他們傳過來一個信徒可以得到獎金...
真理是最大的「恩典」 在主內弟兄姊妹的見證中,我聽到最多的就是得到主的恩典。幾乎每個人都在談論著主的恩典,同時也不斷地向主耶穌索取更多的恩典,甚至家裡的大事小事都要求主為我們預備。即使有一些人撇下一切,熱心為主作工也都是為了獲得「今生得百倍,來世得永生」的福分。回想自己信主多年也得到了不少主的恩典,在這十多年中自己的屬靈...
惟有神的話能拯救我 97年我進入「約瑟教派」,99年在沭陽縣任「約瑟教派」的大片長。那時,全能神國度福音已傳到我們這裡。記得在當年8月的一天,本教派中有人告訴我,在胡集鄉一個信徒家,來了一個傳末世福音的人。聽後,我立即找來四個年輕的弟兄,冒充當地的村幹部,騎著摩托車迅速前往他家。離他家約有200米遠,我們就把摩托車熄了...
與神較量自招禍端 ——八人合夥抵擋神一死七傷釀悲劇 我原是「呼喊派」的一名信徒。2002年7月21日,我親眼目睹了一場因極力抵擋全能神而遭神懲罰的實例,給我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記,也讓我看見了獨一真神那烈火一樣的性情不容人觸犯。此時,我想把這個實例告訴所有在主內的弟兄姊妹,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警醒自己的腳步,因為與神較...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