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使我絕處逢生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到造物主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06年,我在教會負責信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押運書籍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僱用的印刷廠司機不幸被中共警方抓捕,當時車上裝載的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也全部被沒收。後因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此事轟動了兩個省,且案件由中央直接督辦。中共政府了解到我是帶領,不惜重價動用武警部隊排查我工作涉及的範圍,並把與我們合作的印刷廠的兩部小車、一部貨車全部沒收,又從廠家擄走六萬五千五百元錢,押運人員身上的三千多元錢也被洗劫一空。不僅如此,警方還到我家查抄了兩次,每次都砸門而入,把我家的東西能砸的砸,能摔的摔,家裡被翻得狼藉遍地,他們比強盜劫匪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中共政府因抓不到我,就把我的鄰居和與我沾親帶故的人全部抓走,逼他們說出我的下落。

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我不得不逃到千里之外的親戚家避難。沒承想,中共警方為了抓捕我,竟千里迢迢從老家追到了我親戚家。就在我到親戚家的第三天晚上,老家的警方聯合當地的刑警、武警約一百人,將我親戚家包圍得水洩不通,並把我的親人全部抓走。十幾個惡警圍著我,手端著槍頂住我的頭吼道:「動一下,就打死你!」接著他們一擁而上,幾個惡警七手八腳地給我拉背銬,他們把我的右手從肩上繞過去,左手從後往上狠命地拉、拽,見銬不上就用腳踩在我的背上,用力提拉,將我的雙手硬生生地銬在了一起。那種撕心裂肺般的劇痛令我無法忍受,可無論我怎樣叫喊「受不了了」,他們也不管不顧,我只能在心裡禱告神加給我力量。接著,惡警從我身上擄走了六百五十元錢,又逼問我教會的奉獻款放在哪裡,讓我全部交出來。我憤怒已極,鄙夷地想:什麼「人民警察」「人民生命財產的守護者」,如此興師動眾、千里迢迢地來抓捕我,不光是為了攔阻神的作工,還要掠奪、侵吞教會的錢財!這些惡魔見錢眼開,為了錢挖空心思、不擇手段,不知幹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不知殘害了多少無辜的百姓……我越想越氣,下決心死也不背叛神,誓與惡魔抗衡到底。惡警見我怒視著他們不說話,上來就狠狠地摑了我兩巴掌,我的嘴被他們打腫了,流了很多血。幾個惡警還不解恨,又朝我的腿上猛踢,嘴裡還罵著髒話。他們把我踹倒在地後,又像踢球一樣亂踢一陣,不知踢了多長時間,我疼得昏死過去。當我醒來時已在開往老家的車上,他們拿一條粗大的鐵鏈,一頭鎖在我的脖子上,另一頭鎖在我的腳上,使我蹲不下,坐不了,站不起,只能臉朝下蜷縮著身子,靠前胸與頭勉強支撐。那些惡警看見我痛苦的樣子便猖狂大笑,譏諷道:「讓你的神來救你呀!……」還說了一些羞辱我的話。我心裡很清楚,他們之所以如此對待我,就是因為我信全能神的緣故,正如神在恩典時代說過的話: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15:18)他們越羞辱我,我越看清他們與神為敵的實質,看清他們仇恨神的邪惡本性。與此同時,我在心裡一直呼求神:全能神啊!你許可我落入惡警手中,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我願意順服你。今天我雖肉體受苦,但我願意為你站住見證來羞辱老惡魔,絕不向它屈服,願你加給我信心與智慧。禱告後,我想到了神的話:安靜我裡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們唯一的救贖主。要時刻安靜你們的心,住在我裡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更加剛強有力,信心百倍,也有了實行的路途。

耶穌,中共政府,全能神,惡警

長達十八個小時的押解途中,我不知疼得昏死過去多少次,這夥惡警卻沒一個人過問。到達目的地時已是凌晨兩點多,我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凝固了一樣,手腳腫脹,毫無知覺,無法動彈,只聽幾個惡警議論說「可能死了」,隨後他們抓起我身上的鐵鏈往下猛拽,手銬牙深陷到肉裡,我從車上摔下來,又疼得昏了過去。惡警用力把我踢醒後罵道:「你他媽的裝死,等我們休息一天,有你好受的!」幾個惡警生拉硬扯地把我架到了死囚室,臨走時說:「這是我們特意給你安排的。」我嚇得躲在監室的牆角不敢動,有些睡著的囚犯被驚醒了,看著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我感覺自己走進了地獄……天亮了,囚犯們起來看見我就像看見外星人一樣,一起向我撲過來,嚇得我連忙蹲下。這時吵鬧聲把號頭驚醒了,號頭瞥了我一眼,冷冷地說:「你們隨便打,別把他打死就行。」那些囚犯像得到了聖旨一樣,蜂擁而上就要開始對我動手,我心想:完了,惡警把我交給這夥死囚,就是借刀殺人,有意把我往死裡整。我心中感到特別地惶恐無助,只有向神交託任神擺佈。就在我做好準備承受囚犯的暴打時,奇妙的事發生了,只聽一聲急呼:「慢!」號頭突然撲過來一把拉起了我,足足盯著我看了幾分鐘,我嚇得不敢看他。「你這麼好的人,怎麼會進來?」聽見號頭在與我說話,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我們只是一面之交。接著,號頭對其他囚犯介紹:「這人是我朋友,誰若動他,就是與我過不去!」又趕緊給我買飯,幫我找日用品,其他囚犯也不敢再欺負我了。看到突然發生的這一切,我知道這是神的愛,是神智慧的安排,惡警本想藉死囚犯的手來狠狠地折磨我,沒承想神卻藉著號頭幫我躲過一劫,我感動得哭了,不禁向神發出內心的讚美:「神哪!感謝你的憐憫,是你在我最惶恐、最無助、肉體最軟弱的時候藉著朋友來幫助我,讓我看見你的作為,是你調動萬有來效力,讓信你的人得益處。」此時,我更有信心了,因我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雖然我身陷魔窟,但神並沒離棄我,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朋友也安慰我說:「你不要難過,不管你做了什麼,就是死不承認,但你必須得有心理準備,既然把你與死囚犯關在一起,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從朋友的話中更讓我感受到神在時時帶領著我,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並暗立心志:不管惡魔怎麼折磨我,我絕不背叛神!

第二天,來了十幾個持槍的武警,像押死囚一樣把我從看守所提走,押到郊外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那裡高牆大院,戒備森嚴,有武警把守,門牌上寫著「警犬訓練基地」,是中共政府的一個祕密刑訊點,每一個房間都有各式各樣的刑具。看著眼前的景象,我不禁毛骨悚然、不寒而慄。那些惡警讓我站在大院中間不許動,然後從鐵籠裡放出四條凶猛異常的大狼狗,惡警指著我,對那些訓練過的警犬發出指令:「咬死他!」立刻,大狼狗像猛虎下山一樣朝我迎面撲來,我嚇得緊閉雙眼,腦袋「嗡」地一下懵了,心裡只有一個意念:神哪!快來救我吧!我不住地在心裡呼求神,約過了十多分鐘,我只感覺到那些狗正在咬我的衣服,有一條大狼狗的兩條腿正趴在我的肩上,用鼻子嗅了一會兒,又用舌頭舔我的臉,但並沒有咬我。我猛然想到了聖經裡記載的先知但以理,他因敬拜神被扔在獅子坑裡,飢餓的獅子卻不傷害他,因神與他同在,神差派使者封住了獅子的口。頓時,我心裡的恐懼被信心驅散,深覺一切都在神的擺佈之中,人的生死也都掌握在神手中。何況,我若能因敬拜神被惡狗咬死而殉道,也是榮耀的事,我絕無怨言。當我不受死的轄制,願意豁出命來為神作見證時,我再次看見了神的全能與奇妙作為。只聽那些惡警衝著警犬歇斯底里地大喊:「咬死他!咬死他!……」但這幾條平時訓練有素的警犬,此時好像聽不懂主人的口令似的,只是撕咬一下我的衣服,舔一舔,之後便散去了。幾個惡警還想攔住那些狗讓牠們返回再咬我,狗卻嚇得四處逃竄了。惡警們看到這一幕都驚訝地說:「真是太奇怪了,連警犬都不咬他!」此時,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神造了萬物,就讓一切的受造之物都歸到他的權下,都順服在他的權下,他要掌管萬有,讓萬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動物、植物、人類、山河、湖泊都得歸在他的權下,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他的權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中我實際地體嘗到了萬事萬物——無論是有生命或無生命的都在神的擺佈之中,都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今天我能在惡狗群中安然無恙,是全能神封住了惡狗的口,使牠們不敢咬我,我深知這是神的大能,是神在顯明他的奇妙作為。不論是惡警還是訓練有素的警犬都得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誰也超越不了神的主宰。今天我落在了中共政府的魔掌之中,能經歷猶如先知但以理一樣的試煉,這是神破例的高抬與恩待。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作為,從而對神更有信心,誓與惡魔爭戰到底,永遠信神、敬拜神,讓神得享榮耀!

惡警沒達到目的,又把我帶到刑訊室。他們把我懸空吊銬在牆上,頓時我的兩隻手腕鑽心般的痛,好像要斷掉一樣,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就這樣惡警仍不罷休,又凶狠地對我拳打腳踢,邊打邊惡狠狠地吼:「讓你的神來救你呀!」他們輪流打我,這個打累了就換那個打,我被打得遍體鱗傷,流了很多血……晚上,惡警依然不放我下來,也不讓我閉眼,由兩個爪牙看守我,他們手裡拿著電棍,只要我一閉眼,他們就用電棍電擊我,折磨我整整一夜。其中一個爪牙邊打邊瞪著眼珠吼道:「他們怎樣把你打暈過去,我還怎樣把你打醒!」因著神的開啟,我心裡很清楚:撒但就是想利用各種酷刑讓我妥協,把我折磨到精神崩潰、意識不清時,從我口中獲取他們想要的信息,抓捕神的選民,攪擾神的末世作工,搶奪霸佔全能神教會的奉獻款,中飽私囊。這是他們的狼子野心!我咬著牙忍著疼,發誓就是吊死也絕不向他們妥協!天亮後,惡警依然沒有放我下來的意思,我的體力已嚴重透支,生不如死,沒有毅力再堅持下去了,只能在心裡呼求神:神哪!我知道這苦是我該受的,但我肉體太軟弱,實在撐不下去了,趁我現在還有口氣,頭腦還清醒,求你把我的靈魂接走吧!我不想做猶大背叛你。就在我即將崩潰時,神的話再次開啟引導了我:『此次來在肉身猶如落入虎穴。』就是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本是至高無上的萬物的主宰者,為了拯救人類,來在敗壞至深的人中間已是天大的屈辱,但神還要遭受中國執政黨百般的追捕與殺戮,神受的苦太大了。神能為人受苦,為什麼我就不能為神獻身呢?我如今還有這口氣活著,都是神的愛手一直在托著,是神一直看顧保守著我,否則我早就被這夥惡魔折磨死了。在魔窟中,雖然惡魔用盡各種殘忍的手段折磨我,但神卻與我同在,每次受苦過後我都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看到了神的拯救與保守,可神受苦時,我該如何安慰神的心呢?既然今天神賜機會,我就該為神活一次!這時,我的良心再次被神愛喚醒,深覺無論如何也得滿足神。今天我能與基督同受苦難,這是我的榮幸!惡警見我一直不說話也不求饒,怕我死在這個地方無法交差,便不再打我。就這樣,又過了兩天兩夜。

當時天氣寒冷,我衣著單薄,加上渾身衣服全濕透了,而且幾天沒吃飯了,我又冷又餓,實在受不了。這夥惡警便趁機施行詭計,找來心理專家做我的思想工作:「你說吧,你還年輕,上有老,下有小,你被抓後與你一塊兒信的,特別是你們教會的帶領,他們對你不管不問,你還替他們撐著,你不是犯傻嗎?這些警察對你用刑也是迫不得已……」聽了這些鬼話,我心想:弟兄姊妹若來看望我,不是自投羅網嗎?你們想以此來迷惑我,挑撥我與弟兄姊妹的關係,讓我誤解神、埋怨神、棄絕神,我才不會上你們的當。過後,他們又給我端水拿飯大獻慇勤,面對惡警突如其來的「關心」,我的心更不敢離開神了,因我知道,現在是我最軟弱之時,撒但隨時會趁虛而入。這些天的經歷我已看透了中共政府的實質,無論它如何偽裝善良,它邪惡反動的惡魔實質是永遠改變不了的,惡魔的「愛心感化」更顯明了它的陰險狡詐。感謝神帶領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最終心理專家也敗下陣來,搖著頭說:「再審也審不出什麼了,這人頑固不化,不可救藥了!」之後便灰溜溜地走了。看到撒但落荒而逃,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

惡警一看軟招不行,馬上原形畢露,又把我吊了一天。晚上,我全身凍得發抖,兩隻手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意識模糊中我感覺自己真的不行了,這時又來了很多惡警,不知他們又會如何對我狠下毒手,軟弱中我再次向神禱告:「神哪!你知道我的軟弱,我實在受不了了,願你提前把我的命挪去,我死也不做猶大,不背叛你,絕不讓這夥惡魔的詭計得逞!」惡警每人手中拿著一根不到一米長的棒子,專打我腿、腳的關節處,有的在一邊狂笑,有的在一邊說些引誘的話:「你這不是找罪受嗎?本來是小事,又不是殺人放火,說了就把你放下來。」我仍不說話,他們氣急敗壞地說:「我們幾十個人在你面前就顯得這樣無能?我們在這裡審過很多死刑犯,只要是我們想要的口供,就是沒有的事兒,我們讓他說他就得說,別說你了。」有的惡警上前用手在我身上又擰、又掐,把我腰部及下半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有的地方掐得直流血。經過長時間的吊打,本來我的身體已相當虛弱了,再加上惡警這一通亂打、亂掐,我感到痛不欲生。此時的我徹底崩潰了,再也受不了了,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隨之背叛的意念也出來了:不如就說一些吧,只要不牽連弟兄姊妹,該判就判,該槍斃就槍斃吧!這夥惡警見我哭了,就猖狂大笑,得意洋洋地說:「你早說,我們就不會這樣對待你了……」惡警把我放下來讓我躺在地上,給我灌點兒水,休息一下,他們拿著早已準備好的紙和筆等待記錄。正當我一步步陷入撒但的試探中要背叛神時,神的話再次清晰地在我腦海中浮現: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話中,我看到了神那不容人觸犯的性情,看到了背叛神的後果,同時也看到了自己的悖逆。我對神的信心太小,對神沒有認識,更沒有真正的順服,背叛神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想到猶大為了三十塊錢出賣主耶穌,而我今天為一時的安逸就想背叛神,若不是神話的及時開啟,我差點就成了背叛神的千古罪人!明白神的心意後,我認識到出於神的安排都是最好的,若神讓我受這苦或允許我死,我也願意順服,把生死交給神,沒有自己的選擇,就是剩下最後一口氣我也要滿足神,也要為神站住見證。這時我又想起經歷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我在心裡默默地哼唱著,信心再次被激起,哪怕死也要為神死,絕不屈服於中共這個老惡魔!這些惡警看我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便開始審我:「你受這苦值得嗎?現在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把你所知道的告訴我們,即使你什麼也不說,我們有人證物證,照樣也能定你的罪。」看到這夥吞吃人的惡魔企圖讓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以此來拆毀神的作工,我心中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大聲地說:「既然你們什麼都知道就不必問我,我什麼都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惡警氣急敗壞地說:「你還想活著出去?你不說就整死你!那些死刑犯我們讓他們說什麼他們就說什麼,你比死刑犯還硬!」我說:「今天落在你們手裡,我就沒打算活著出去!」惡警氣得二話不說就朝我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腳,我的腸子像被踢斷了一樣疼痛難忍,緊接著這群惡警一擁而上,又把我打得昏死過去……當我醒來時,已被惡魔又像原來一樣吊起來,而且吊得更高。我全身腫了起來,也說不出話了,但因著神的保守,我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夜間,其他惡警走了,只剩下四個惡警也睡得東倒西歪,突然我兩隻手的手銬自動打開,我整個身子輕輕落地。這時我猛地回過神來,突然想到了彼得在監牢裡被主的使者解救的那一幕,當時鐵鏈從彼得手上自動脫落,監牢的鐵門也自動開了,今天我能像彼得一樣經歷神的奇妙作為,這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與恩待!我立即跪在地上,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憐憫與眷顧,感謝你不離不棄的守候,在我生死攸關、命懸一線之際,是你在暗中保護了我,更是你大能的手托著我,再度讓我看見你的奇妙作為與全能主宰,若不是親身經歷,我都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痛苦中我再次看見了神的拯救,心中激動萬分,感到無限的溫暖。我很想走,但身子已動彈不了,就睡在地上直到天亮被惡警踢醒。惡警中間起了內訌,他們追究是誰把我放下來的,四個惡警都說他們沒有鑰匙。惡警們拿著手銬直發呆,每人又檢查了一遍手銬,也沒有發現斷裂的痕跡,他們問我怎麼弄開的,我說:「自動開的!」他們不相信,但我心裡清楚:這是神的大能,是神的奇妙作為。

後來,惡警見我虛弱得奄奄一息,不敢再吊銬我,又換了一種酷刑折磨我。他們把我拖到另一個房間,讓我坐老虎凳,我的頭、頸被鐵夾卡住,手腳也都被鎖住,絲毫不能動。我在心裡禱告神:神哪!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已幾經生死考驗,這次更交託於你,我願與你配合站住見證羞辱撒但。之後,我心裡坦然自若,沒有任何懼怕。此時,惡警猛地打開電閘,爪牙們個個眼睛瞪得溜圓等著看我是怎麼被電擊的。他們見我沒有一點反應,就去檢查電路,見我還是毫無反應,他們面面相覷,覺得不可思議。最後,一個爪牙說:「可能老虎凳壞了,不通電了。」便走上前來摸我,只聽「哇」的一聲慘叫,電流瞬間把他擊飛到一米開外,他仆倒在地,痛得「嗷嗷」直叫。站在旁邊的十多個爪牙見狀,也都嚇得魂飛魄散,奪門而逃,有一個爪牙還嚇得摔了一跤……過了好一陣子,才有兩個爪牙哆哆嗦嗦地走進來給我開鎖,唯恐再遭電擊。我在老虎凳上足足坐了半個小時,一點也沒感覺到有電,就像坐在普通椅子上。我又一次看見了神的大能,深深感覺到神的可親可愛,就算我失去一切,有神同在就滿足了。

隨後,惡警把我押回看守所。那時,我全身都是傷,手和腳腫得很厲害,根本站不起來,也無法坐,渾身癱軟,無法吃飯,身體嚴重虛脫。監室裡的死囚們得知我沒有出賣任何人,個個對我刮目相看,佩服地說:「你是真英雄,我們是假英雄!」並且都爭著給我打飯,給我衣服穿……惡警在我身上看見了神的作為,不敢再對我用刑,還把我的手銬、腳鐐全都打開,此後再也沒有人敢提審我。儘管如此,惡警仍不死心,為了從我的口中竊取教會的信息,想利用死囚逼我就範。惡警教唆他們說:「信全能神的人該打!」不料,一個殺人犯竟當面反駁:「我絕對不會聽你們的,不但我不會打他,我們監室的人也都不會打他!我們都是因別人出賣才被抓的,如果人都像他一樣講義氣,我們也不會被判死刑。」另一個死刑犯說:「我們都是做了很多惡事才被抓,受這些折磨是應該的,但他是信神的人,沒有做壞事,你們卻把他折磨得不成人樣!」犯人紛紛為我抱打不平。看到這場面,惡警怕出亂子不敢再說什麼,一個個灰溜溜地走了。這使我想起聖經中的一句話:「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壟溝的水,隨意流轉。」(箴21:1)看到神調動犯人來替我解圍,我深知這一切都是神的作為,對神更有信心了!

惡警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與看守所的管教聯手,故意給我分配很重的勞動任務,他們讓我一天做兩捆紙錢(燒給死人的紙錢,一捆紙錢由錫紙與火紙各一千六百張合成)。我的任務比其他犯人多一倍,當時我的手腳疼痛難忍,手連東西都提不起來,不睡覺也完不成任務,惡警就以此為由變相體罰我:他們強迫我在零下20度的氣溫下沖冷水澡;讓我連夜趕工或罰我站崗,導致我每天睡眠不足三個小時。若是我一直完不成任務,惡警就把與我同監室的犯人都趕到外面,拿著槍把所有的犯人圍在中間,讓他們雙手抱頭蹲在地上,誰若堅持不了就用電棍電擊。惡警用盡手段,企圖讓那些犯人恨我、整治我。面對眼前的環境,我只有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惡警挑撥犯人的目的就是逼我背叛你,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神啊!不管犯人怎麼對待我,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願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我願與你配合到底!」過後,我又一次看到了神的作為,那些死囚不但不恨我,反而站在我一邊集體罷工,要求惡警必須把我的任務減半。後來,惡警無計可施,只好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雖然我的勞動任務減半了,但惡警並不善罷甘休。沒過幾天,監室來了一個新「犯人」。他對我特別好,給我買日用品,打飯,對我噓寒問暖,又問我犯了什麼法。開始,我對他毫無防備,就告訴他,我是信神的,因印刷信神書籍被抓。他就一直追問我印刷書籍的具體情況,聽到他一連串的問題,我心裡有點不安,就向神禱告:「神啊,周圍人事物都有你寶座的許可,這個人是不是惡魔打發來的探子,求你向我顯明。」禱告後我安靜在神面前,想起神的話:要安靜在我面前,憑我話而活,靈裡自然就會儆醒、有分辨,撒但一來,立即就有防備,就有預感,靈裡實在不平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反覆琢磨他的問話,他問的正是之前惡警想要了解的情況,這時我才如夢方醒,原來這是惡魔的詭計,這個人正是探子。對方看我默不作聲,就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說沒有,並義正辭嚴地告訴他:「你們就省點心吧,不要再枉費心機了,我就是什麼都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的!」那些死囚紛紛說:「做人就應該向你們信神的人學習,有骨氣!」那人無言以對,過了兩天,探子就偷偷地走了。

我在看守所熬了一年零八個月。雖然惡警處處刁難我,但神卻調動死刑犯照顧我。後來號頭調走了,犯人們選我做號頭。對於有難處的犯人,我全力幫助,我對犯人們說:「我是信神的人,神要求人活出正常人性。我們雖然身在監牢,但只要活著就得有人樣……」從此那些死刑犯不再欺壓新來的犯人。以前的七號監室讓人膽戰心驚,如今卻成了「文明監室」。那些死刑犯都說:「信全能神的人就是好,若有機會出去我們絕對選擇信全能神!」在看守所的這段經歷,使我不由得想起了約瑟,他在埃及的監牢裡,神與他同在,施恩於他,使他所做的事盡都順利。今天我僅僅是按照神的要求做人,順服了神的擺佈安排,神就與我同在,使我處處化險為夷,我從心底感謝神的恩待!

後來,中共政府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妄加罪名,判處我三年有期徒刑,直到2009年才將我釋放。出獄後,我成了當地派出所嚴密監視的對象,要隨叫隨到,我的一切活動都在中共政府的控制之下,沒有絲毫人身自由,我被逼得只好離開家鄉到外地盡本分。另外,中共政府以我信神為由,連我一家人的戶口都遲遲不給辦理(至今我兩個孩子的戶口還在辦理中)。這更讓我看到在中共的權下生活,就是在陰間地獄裡生活。中共政府對我的殘酷迫害令我刻骨銘心,不可磨滅。我對它恨之入骨,誓死不再受它奴役,徹底與其決裂!

通過這次經歷,我對神的認識增加了許多,看見了神的全能智慧與美善的實質,我更看到中共惡魔無論如何逼迫神選民,也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效力品、襯托物,永遠是神手下的敗將。多少次我身處絕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魔掌,絕處逢生;有多少次我軟弱失望,是神的話語來安慰點活,作了我的後盾與依靠,使我得以超脫肉體,勝過死陰的轄制;有多少次我命懸一線時,是神的生命力支撐著我頑強地活了下來,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真神!

河北省 王成

延伸閱讀
讚美神已得勝 中文合唱團 第二輯 全能神聖潔靈體出現了 1 全能神!公開顯現公開顯現出榮耀的身體,聖潔的靈體出現了,他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世­界肉體全改變,登山變像是神的本體。頭戴金冠冕,身穿潔白衣,胸間束金帶束金帶,世界­萬有是他的腳凳,眼目如同火焰,口中有兩刃利劍,七星右手攥。國度道路光明更無限,榮­光發現照耀,山...
脫去枷鎖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村家庭,爭強好勝的我在心裡暗暗地較勁,以後一定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過上讓人高看的生活。1992年2月,因著孩子有病我們夫妻二人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孩子的病奇蹟般地好了。看到主的大能我便立定心志跟隨主、事奉主。從此我就開始熱心追求,每天研讀聖經。牧師長老們看我比較熱心追求就想培養我,...
逼迫中神的話顯權柄威力 2003年4月3日,我和一個姊妹去帶一新人,這個新人還沒定真,將我們舉報了,結果來了4個穿便衣的惡警氣勢洶洶地把我們兩人強行推到車上帶到派出所。一路上,我心裡異常緊張,因我身上帶著傳呼機還有部分教會的人員名單及一個筆記本。我很怕大紅龍發現這些東西,更怕弟兄姊妹給我打傳呼,所以,我一直迫切地向神禱告:...
全能神永遠掌權小羊詩歌《 聖善夜》專輯 歌詞來源:https://lambmusic.org/songs/m_handelhc.php 詞、曲:韓德爾(林婉容改編) /主唱:林婉容/CCLI# 7075422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2X) 因我主全能神永遠掌權!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One thought on “神使我絕處逢生

  1. 看了此篇文章体尝到了神在人遇到难处、患难时,时刻在保守着人,更看到大红龙的卑鄙、邪恶、恶毒,求神保守神的选民在每时每刻都能依靠神、祷告神,获得圣灵的作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