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總在風雨後

陽光總在風雨後

終於熬到了聚會的日子了,我把我姐和弟媳婦來我家的事跟張姊妹說了,並把自己的消極軟弱也和她們說了。張姊妹耐心地說:「吳姨,你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你好好想想,他們攔阻咱不讓咱跟隨神的目的是啥?難道真是為咱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