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眾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著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別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