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神我們一家三代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二)

宗教,帶領,教堂,中共,監控

2010年6月10日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接的電話,我用智慧問她家裡的環境怎麼樣,母親已多年沒見到我,突然聽到我的聲音,高興得喊出我的名字,我怕電話被中共監控,跟母親說我6月13日回家就匆忙掛了電話。

中共政府的逼迫導致我家幾經悲歡離合(三)

派出所,環境,監控,宗教信仰

從娘家回來後,才得知老家的環境稍好了一些只是表面上的風平浪靜,其實當地派出所還是沒有放棄對我們的監控。為了防止中共再次上門抓捕,我和丈夫在老家住了五天就被迫又離開家,搬出來租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