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獨生子女的轉變

女生,稻田

  我從19歲開始跟隨全能神,離開了學校的大門就踏進了神家,我沒有接觸過社會,也不知道社會是什麼樣的。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自私的獨生子女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