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迫害的三代人

慘遭迫害的三代人

1968年我出生在被中共政府定為「四類分子」的家庭中,從此我苦難的人生歷程就拉開了序幕。在我剛記事的時候,經常看見母親默默地流淚,我不明白,就問母親:「媽媽,你為啥偷偷地哭?」母親擦了一下眼淚,苦笑著…

一個中共政府職員的所見所聞

一個中共政府職員的所見所聞

我是地方政府的一名職員,在職30多年,作為一名黨員,在共產黨不懈的教育和薰陶下,我曾經懷著對共產黨的一片赤誠,把它的利益看得比什麼都重,認為只要黨需要咱,咱就是「黨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因著我的實…

被摧殘的青春

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 全能神,

我是一名退休教師,也是一名共產黨員,我長期與青年人打交道,曾以自己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