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貌岸然的「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

「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

我有一個戰友,姓馬。2005年年底,他通過我們團長的關係請客送禮,送了十多萬的紅包得以提前轉業。轉業回家後,他又疏通關係找了我們市的區委書記,花了五十萬又轉到城管局執法隊當大隊長。自他上任後,那些凡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