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在哪裡?

公義在哪裡?

我今年64歲,是一名普通工人,我和中共執法部門有過幾次終身難忘的「接觸」,不得不由衷地發出感嘆:中國人哪裡有活路?哪裡有人權?中共的法律實在是老百姓的刑具!中共警察就是草菅人命的惡魔! 1993年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