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地政府嚴禁民眾過聖誕節

中國多地政府嚴禁民眾過聖誕節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來臨之際,中國大陸多地政府發出禁止民眾過聖誕節的通告。衡陽市紀檢委發出「關於嚴禁黨員幹部參加平安夜聖誕節聚會狂歡」的通知, 通知要求黨員幹部及直系親戚,嚴禁參與任何宗教活動,不容許在平…

基督徒該如何對待執政掌權的?

基督徒該如何對待執政掌權的?

初夏的早上,空氣清新,陽光明媚。吃過了早飯,李強拿著鋤頭低著頭往前走著,腦海裡不斷回響著村裡治安員對他說的話:「現在國家有規定,不允許非法聚會,也不允許信神、傳福音。你們最好老實點,如果被我發現你們還…

母親和警察兒子

警察

傍晚,趙阿姨坐在窗前看神的話,琢磨著這段神的話,此時趙阿姨的心情很複雜,有喜悅,有擔心。喜悅的是,因為她確實體嘗到神話語裡所說的,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

《苦境芬芳》逼迫患難成全得勝者

《苦境芬芳》逼迫患難成全得勝者

中共警察對韓露進行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和洗腦轉化,並採用威逼利誘、親情感化等卑鄙手段,企圖攻垮韓露的心理防線……在痛苦軟弱中,韓露依靠神、禱告神,在神話語的引導下識破了撒但的各種詭計…

中共提倡的「致富路」就是「死亡路」

中共提倡的「致富路」就是「死亡路」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小山村,生活雖平庸,但過得還算踏實。後來因著國家提倡「發家致富奔小康」的政策,我與家人積極響應政府的號召,開始打井、開礦,夢想在政府的帶領下脫去貧窮的苦日子,過上幸福快樂的富裕生活。但在後來的經歷中才讓我看到,中共政府提倡的「致富路」實際上是一條「死亡路」。

福利院裡的「祕密」

福利院裡的「祕密」

國家開辦的福利院不應是給人民謀福利的地方嗎?福利院不應是專門扶持照顧殘弱、孤兒、老人的慈善機構嗎?可中共政府開辦的福利院怎麼成了明目張膽地幹殺人、賣人的場所了呢?福利院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能做出如此喪盡天良的勾當,還能如此逍遙法外,難道就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嗎?……

「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

「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

1980年,國家出台新政策,搞改革開放,建立「深圳經濟特區」。這個消息一傳開,百姓都認為政府為人民創造了脫貧致富的好條件,因此全國各地的人紛紛爭先恐後湧入深圳。…

一場冤案背後的隱情

一場冤案背後的隱情

我出生在一個溫馨幸福的家庭裡,自幼享受著家人的呵護與關愛,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那時父親下海經商,我們家的生活也越來越富裕,不但蓋上了小樓房、開了歌舞廳,還有一輛奔馳小轎車。在九十年代我們家在當地也算是…

冤案背後的血和淚

Police station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丈夫勤勞苦幹,兒子乖巧可愛,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慘案打破了我這個原本平靜、幸福的家……

「中國橋梁坍塌」背後的黑幕

CCTV關於河南連霍高速大橋塌橋事故的報導

近日,瀏覽網站時我看到這樣一條消息:2016年9月11日上午,江西泰和縣319國道泰和贛江公路大橋老橋在進行拆除作業時坍塌,造成8名施工人員落水,其中有5人被救起送往醫院,3人下落不明,另有3輛工程車…

揭秘真相-從離奇死亡案,看中國公權!

從離奇死亡案,看中國公權!

2016年5月,北京市××區青年學者雷某「涉嫖」被拘後奇死亡。 2016年5月7日晚,北京市××區公安分局派出所便衣民警邢某等人發現雷某(男,29歲,)從一家足療店出來,就懷疑雷某有嫖娼的行為,便開始…

誰能讓我們繼續活下去?

industrial pollution

隨著改革開放的推行,中國的改變可說是突飛猛進,不論是工業、農業、商業,還是科學、國防、水利都在迅猛發展,中國的經濟更是以驚人的速度在快速增長,速度之快令世界震驚。如今中國早已躋身於發展中國家的前列,中…

當心!錢多是禍!

刑訊逼供

我今年66歲,年輕時曾是一名建築包工頭。在80年代初,我個人的固定資產就有二十萬和一輛老牌的東風貨車。後來我又投資了二十多萬元承包了一個採石場。那時採石場的生意很好,一年下來,大概能賺七八十萬,因此我…

誰是股災背後的黑手?

Stock disaster 股票 股災

談到股票大家都不陌生,有許多老百姓出於對政府的信任,都想借助炒股成為暴發戶,過上「人上人」的生活。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炒股的人多,虧本、破產的人也多?人們想炒股致富的同時又被誰玩弄於股掌之中呢?…

公義在哪裡?

公義在哪裡?

我今年64歲,是一名普通工人,我和中共執法部門有過幾次終身難忘的「接觸」,不得不由衷地發出感嘆:中國人哪裡有活路?哪裡有人權?中共的法律實在是老百姓的刑具!中共警察就是草菅人命的惡魔! 1993年秋的…

草菅人命的中共,良心何在?

草菅人命的中共,良心何在?

2012年農曆七月七日的下午,中鐵十局山西中南部鐵路通道修建到了台前縣境內的濮台公路上下雙涵洞口,整個施工隊正在緊張地進行。這一天,天氣非常燥熱,幹活的工人個個忙得汗流浹背,唯恐耽誤了工期而被除名。當…

道貌岸然的「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

「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

我有一個戰友,姓金。2007年年底,他通過我們旅長的關係請客送禮,送了十多萬的紅包得以提前轉業。轉業回家後,他又疏通關係找了我們市的區委書記,花了五十萬又轉到城管局執法隊當大隊長。自他上任後,那些凡屬…

選舉背後的「黑色鏈條」

選舉背後的「黑色鏈條」

選舉本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可是在我們村卻成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我先從2011年那屆的選舉說起。那次參選的主要有兩夥人:一夥是經商辦企業的人,下面簡稱「企業幫」;而另一夥則是黑社會的小混混,經常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