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

1980年,國家出台新政策,搞改革開放,建立「深圳經濟特區」。這個消息一傳開,百姓都認為政府為人民創造了脫貧致富的好條件,因此全國各地的人紛紛爭先恐後湧入深圳。我和丈夫也不例外,成了第一批深圳特區的「開荒牛」中的一員。到了深圳,我和丈夫什麼苦力活都干,挖水溝、剷平小丘陵、填海、建公路、建築高樓大廈等。1983年,政府推出「惠民」政策:凡在深圳特區開發的人可以從銀行無息貸款經商。丈夫貸了幾十萬元開了一個貿易公司。一段時間後,丈夫的生意走上了正軌,而且越做越大,買地皮蓋樓房、開建材店、買商場。三四年後,我們過上了好日子,有車、有房,也把孩子從鄉下接過來上學,還請了保姆,在外也風光,似乎我們的深圳夢得以實現了,但事實上這一切卻是惡夢的開始。

「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

為了生意能正常地運作就少不了要和政府各個部門打交道,丈夫經常與公安局、工商局、銀行、國土局的政府官員混在一起,給他們送紅包、禮品,還常常陪同他們一起出入高級酒樓、飯店。這些政府官員看到我丈夫能賺到錢都來靠近他,和他稱兄道弟,從丈夫這撈好處。有一次,我和丈夫陪著公安局長在大酒店吃飯,他點的都是名貴的煙酒、人參燕窩、穿山甲、熊掌、狐狸等多樣海鮮野味,一餐就花了幾千元。吃飯聊起家常,他故意扮可憐說他上有老下有小,收入少工資低,沒有什麼能力孝順老人。話中之意就是暗示我們要給他錢,飯後丈夫就給他封紅包。還有一次,丈夫準備繼續貸款100萬元擴大公司的規模,一個發展銀行行長知道丈夫有求於他就趁機撈油水。他主動打電話給丈夫約他一起去快樂快樂,放鬆放鬆。官場上都懂這個規矩,行長就是暗示我們:他要買東西,讓我們去買單。無奈,丈夫叫上我一起去,銀行行長帶著小三去,她專挑高檔的東西,當時一天購物就花了4萬元左右(相當於現在的8萬元到10萬元)。當天,我們還請他們去酒樓吃飯,花了3千多元。這樣,我們才申請到貸款。半個月後貸款下來了,按照規矩我們還要按照所貸款的金額額外給銀行行長8%—10%的回扣,貸款100萬元就要給8—10萬元。如果不給,下次還想貸款就很難了。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丈夫回家越來越晚,經常凌晨一兩點才回來,有時甚至不回來。有一次,我看到丈夫買了很多名貴的燕窩、人參、名煙、名酒準備去送禮。我就問道:「你怎麼總要買這麼多東西送禮呢?」丈夫氣憤地對我說:「你不好好地奉承他們,當官的會給你辦事嗎?我送這些禮算啥,如果要請他們辦事,那可要上高級酒店吃飯,一餐就吃一萬多元,還得請他們去高級髮廊、按摩間,給他們開總統套房,他們說『外面沒有女人陪伴就不是男人樣』,所以還要給他們每一個人配一個高級小姐。」聽到丈夫的話,我猛然想到丈夫時常半夜才歸家,常在外面過夜,難道就是陪這些政府官員,那會不會也……想到這,我就追問丈夫是不是也像他們一樣在外面找女人,丈夫理直氣壯地說:「這個時代,誰都這樣,沒有女人的就沒本事!」看著他那得意的神情,我心裡憤恨不已:丈夫天天和這些政府官員打交道,盡學些歪門邪道的東西,真是「近墨者黑」啊!

丈夫天天和這些官員打交道,與他們一起花天酒地,公司也沒有時間管理,效益大不如以前。因為收入少,丈夫給他們送禮就少了,陪他們吃喝玩樂也少了,這些官員就以各種理由故意找公司的麻煩,說我們不是缺這個證書就是缺那個證書,之前花錢蓋的公章相當於白蓋了。因著這些人常常來我們公司找茬,導致公司虧損很多。無奈,丈夫為了公司的正常營業還得圍著這些政府官員轉,不敢有絲毫的怠慢。1991年,國家下來政策停止無利息貸款,而且之前所貸的款都要收回還給國家,可丈夫的公司因大部分的盈利都花在請客送禮上,根本沒有多少收益,公司一直都是靠著不斷地貸款才勉強維持經營,這時貸款被國家收回,公司哪還有資金再經營下去啊!就這樣,丈夫的公司因沒有資金周轉而關閉了。丈夫只好賣車、賣房子、賣地皮才還了一些銀行的貸款,還有許多錢我們實在沒能力還,就算整個家產都賠上都還不完。丈夫找了不少關係都行不通,這些政府官員都避之不及,根本不理丈夫。丈夫心灰意冷地說:「誰都辦不了,這回是死定了。」那段時間丈夫被債主追逼得很厲害,我們夫妻倆每天心神不寧的。一天,他回來就朝我發火,破口大罵,邊罵邊把家裡的東西全都砸了,之後就甩手走人了。丈夫走後,我和孩子們只能靠剩下唯一的一個商場月租收入維持一下生活。幾個月之後,丈夫還是不知去向,我迫於無奈找了一份工作養家,供孩子上學。我的家庭從金字塔跌落到地獄,以前的一切都化為烏有,政府官員看到我們落敗,沒有利用價值,都是避而遠之、冷眼相待。

兩年後,債主找不到我丈夫,就到單位找我還錢。一次,我一個人在單位值班,突然,四個西裝革履、個頭高大、面露凶相的人找到我單位。他們自稱是民政局的,逼問我丈夫的下落,我說不知道他在哪。一個男的就氣沖沖跑到我跟前罵道:「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臭婆娘,你還敢頂嘴,你還不還錢,我一槍就打死你!」說著其中一個人就拿出手槍對著我的腦袋。我驚呆了:生平第一次見到真槍。其他人怕他真的動血氣開槍,趕緊把他的手槍搶走。拿槍的人很氣憤,還想上前來抓我頭髮打我,他的同伴趕緊把他拉開,制止他,他就恐嚇說:「我要綁架你小孩!」說完他們就走了。回來之後,我提心吊膽的,怕孩子真的被綁架,就把孩子送到內地鄉下讀書。安頓好孩子後,我返回深圳。走在回家的路上,遠遠就看到我家的門被撬開了,進到家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了,客廳裡有一塊石頭下壓著兩張紙條。一張寫著:你的電腦我拿走了,落款人姓鄧。另外一張是法院的判決書,上面寫著:你的商場已被拍賣。我知道商場是沒有被抵押的,是誰來拍賣我們的商場都不通知我,這就是強行擄奪,我要去弄清楚。於是,我按照紙上面寫的法院的地址找他們理論,沒想到法院負責人卻囂張地對我說:「借錢還錢,天經地義,你不服,有本事就去上告唄。」他明知我沒有能力去告,就嘲笑著說:「你可以到省裡去告,就看你有沒有本事能耐了。」聽到如此刻薄的話,我呆呆地站在法院裡看著手上的判決書,我感到自己徹底地完了,生活的唯一出路沒有了,小孩還小,我以後該怎麼過啊!他們兩次喝令我出去我都沒有走,這些官員就揮手叫來幾個人,強行把我拉出去扔到法院大門外,引來很多路人圍觀。我躺在地上,感覺天昏地暗,聽不清圍觀的人說什麼,也沒有一個人上前來扶我。此時的我感到無比的淒涼與無助,不由地在心裡吶喊:天啊,這是什麼世道啊,這個人間為什麼這麼黑暗?!這些執政掌權的為什麼絲毫不理人民的死活,強行剝奪人的財產?這叫我以後如何生活?……我無力地從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回到家裡,呆呆地坐在門檻上,抬起頭看著天,眼淚奪眶而出。

事實上,因著還國家的貸款而導致公司倒閉、生活落魄的不僅僅是我們一家。我們公司隔壁建材店的老闆,他也是因著還貸款,逼得走投無路,不敢回家,最終客死他鄉。還有一個搞建築工程的老闆,由於停止了貸款,拖欠工人的錢,貸不到款付,最終承受不了壓力,熬得病死了。聽到這些遭遇,看看自己的窘境,我漸漸地醒悟了,原來國家頒布政策開發深圳特區實際就是一個大騙局,是讓老百姓往火坑裡跳啊。當初,我們天真地認為國家惠民政策是帶領人民脫貧致富,為老百姓謀福利的。為著這個夢想,我們千里迢迢來到深圳,為建設這個經濟特區付出了多少心血代價,那時的深圳還是農村,只是有一棟樓,到處都是水田、菜園和大海。我們第一批深圳的『開荒牛』幹了多少的苦力活也拿不到多少錢,一年半載三五百元,只包吃一餐飽飯!中共政府就是這樣利用我們這些無辜老百姓的勞動力和血汗建成了深圳特區,可深圳特區究竟給人民帶來了什麼?到頭來我的丈夫至今杳無音訊,我們一家支離破碎,我整天擔驚受怕,為了躲債我一年不知道搬了多少次家,這些家庭的變故、世間的滄桑給我心靈帶來了多大的打擊,這不就是「深圳夢」給我帶來的苦果嗎?

感謝全能神的恩待與揀選,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看到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揭示得清清楚楚,使我傾家蕩產、災禍不斷的罪魁禍首就是中共政府這個撒但政權。回想剛做生意時,我還感謝政府搞改革開放帶來的優惠政策,使我們有了這個機會創業,過上富裕的生活,誰知道國家政策卻又把我推下了「地獄」,使我負債累累,苦不堪言,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可見,中共頒布的政策表面上看是為人民謀福利,實際上都有他們的險惡用心與存心目的,他們給老百姓畫了一個「美好藍圖」,引誘愚昧無知的人為他們的經濟建設賣力、付出,為他們創造財富和收入!等到他們的目的達到了,「經濟特區」的形象樹立起來了,國家「騰飛」了、「崛起」了,也養肥了一夥吃喝玩樂、醉生夢死、荒淫無度的貪官污吏時,而老百姓得到的回報就是:血汗搾乾,一腳踢開,是死是活無人問津!很顯然,中國政府起初口口聲聲喊的「幫助人民脫貧致富」實際上全是欺騙人的手段、花招,他們從始至終都在欺騙百姓、愚弄百姓、殘害百姓!其實質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惡魔!那些大小官員就是地地道道的吸血鬼!給百姓帶來的全是淒涼、悲切與苦難,沒有人生的幸福可言。若沒有神的憐憫,給我存活的信念,我早已被惡魔折磨苦害致死了。

全能神的話說:「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神末世作工的心意就是把活在黑暗權勢之下痛苦掙扎的人都拯救出來,同時結束這個撒但掌權的時代,懲罰所有作惡的人,從而建立神自己的國度。從中更讓我看見了光明,看見了神的公義。感謝神把我從痛苦的漩渦中拯救出來。如今我在神的家中,享受著神生命話語的供應,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與追求目標,我從以往痛苦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心靈裡有了真正的平安與喜樂!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明璐

分享在一個物慾橫流的時代人的選擇逃離「所多瑪」

延伸閱讀
我終於有了一個溫暖的家 初春的一個午後,我獨自在臥室複習功課,媽媽在客廳打掃衛生,不一會兒,奶奶和叔叔走了進來,我以為他們只是來串門,問候一聲後,我繼續複習功課。隨後他們就跟媽媽去了書房。 不一會兒,傳來媽媽和奶奶的爭吵聲,當聽到媽媽說「離婚」兩個字時,我的心顫抖了一下:離婚?爸媽不是過得好好的嗎?為什麼要離婚?到底發生...
面對婚姻,我不再憂慮 高中畢業後,我來到日本留學,三個月後,我找到了一份工作,開始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涯。因為從小就跟著奶奶信仰天主教,來到日本後我去過基督教,又到天主教堂,但在教會看到一些牧師很勢利,誰有錢有勢就笑臉相迎,哪個弟兄姊妹沒錢就冷眼相看。看到教會已經失去了起初的純潔,所以我選擇了離開教會。慢慢地,我親近主的時候...
中共政府利用金錢引誘學生摸排信神之人 中共政府在學生身上摸排信神之人 高弟兄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他的孫子讀小學五年級。2016年5月,孫子放學回家對高弟兄說:「爺爺,你看,今天老師寫在黑板上叫我們抄下來回家做的家庭作業。」說著拿出了他的家庭作業本,高弟兄接過來一看,上面竟然寫著:「你們的帶領是誰?家住哪兒?叫什麼名字?」高弟兄就對孫...
月老的紅線 小時候,我家裡沒有電腦和電視,也沒有空調。夏天的晚上,我搖著蒲搧,坐在月光下,聽外婆講牛郎織女、嫦娥奔月的故事。我聽得津津有味,其中最喜歡聽的還是《月老的紅線》這個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個月亮,月亮上住著一個月老。他口袋中裝有紅線,將這紅線繫在男孩女孩的腳上,不管兩個人是漂亮還是醜陋,是...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