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在哪裡?

我今年64歲,是一名普通工人,我和中共執法部門有過幾次終身難忘的「接觸」,不得不由衷地發出感嘆:中國人哪裡有活路?哪裡有人權?中共的法律實在是老百姓的刑具!中共警察就是草菅人命的惡魔!

1993年秋的一天,丈夫騎自行車差點與一個警察撞著,警察揮拳打了我丈夫,丈夫情急之中拾起個磚頭握在手裡,圍觀的人給拉開。本以為這事就過去了,可是丈夫回家跟我說完後,才過了一會工夫,幾個警察如狼似虎地闖入我家,直接對著我丈夫說:「你拿凶器企圖行凶打人,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不由分說連推帶搡地把丈夫拽上警車,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帶著我丈夫就去了派出所。我也急忙趕到了家附近的派出所,看見一個惡警對著我丈夫猛踢一腳,丈夫一下子坐在地上起不來了,抱著腿蜷縮在地上疼得大叫,我嚇得大喊:「你們幹什麼打人?他剛剛出過工傷,腿本來就站不住,你們不要再打了。」一個警察瞪著我說:「去,你給我滾出去!」連推帶搡把我攆出門外。後來派出所要拘留我丈夫十天,我們只有託人請客、送禮,把派出所的人幾乎都叫到飯店大吃一頓,又到那個打我丈夫的警察家賠禮道歉,給他幾百元錢事情才算平息。

1995年7月份的一天,我與幾個朋友剛在市場上賣完鞋走進一個小飯館準備吃飯,突然闖進7、8個便衣,個個如狼似虎,拿出手銬對著我們就打,然後把我們按倒在地帶上手銬。我大喊:「你們幹嘛?為什麼抓我們?我們只是賣鞋的又沒有犯法?」他們不吭聲,只是對我們又打又踢,之後就把我們拽上警車,帶到了當地派出所。進去後,把我們幾個人分開關在不同的小屋裡,其中三個人不光戴手銬,還給戴上腳鐐,被放在院子當中。我的雙手被倒背著帶上手銬,痛疼難忍,我氣憤地大聲質問:「你們為什麼抓我們?」警察根本不聽,對著我的臉就打,打得我頭「嗡嗡」作響,眼睛一會就腫成一條縫,過後眼裡充血紅得像個桃子。後來警察叫人來指認,說抓錯人了,而警察對我們非法施行暴力毒打,既沒有道歉也沒有說法就讓我們走了。在這個邪黨掌權的國家,在中共眼裡,他們就是法,在百姓眼裡他們真是一群惡魔下界!

公義在哪裡?

1995年秋的一天中午,我家小孩的嬸子被警察帶到殯儀館,工作人員從裡面拉出一具屍體,他嬸子一看屍體,一下子癱倒在地,看著丈夫直挺挺地躺在太平間裡,她愣幾秒鐘,撲上去就大哭,誰知警察大吼一聲:「不許哭!」他嬸子抽泣著問:「我丈夫昨天在家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惡警就像沒事似的說:「昨晚你丈夫喝酒鬧事,我們帶他去派出所約束他醒酒,他想不開,用自己的襯褲上吊死了。」看著警察若無其事的樣子,他嬸子怎麼也想不通,一個活生生的人因為這點小事就上吊死了?她控制不住剛要哭,就被一名惡警強硬地拉上了警車,勒令說:不許哭!他嬸子強忍悲痛,不知這群惡警為何如此沒有人性,居然連哭的權利都沒有!就因為他們是警察,就可以無法無天嗎?

回到家,已死的小叔子的朋友趕過來勸道:「嫂子,你知道你丈夫是怎麼死的嗎?我有一個朋友在市裡醫院做醫生,我去問他,他告訴我說,大哥昨晚送到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死了。警察勒令醫生不許透露這個消息,否則後果自負。」他嬸子哭著問:「我丈夫怎麼進派出所的?」朋友說:「昨晚我和大哥一起喝過酒到KTV唱歌,因為和人爭包間,KTV老闆怕我們鬧事就報了警,警察來了說帶大哥去派出所醒醒酒,大哥9點多進去,10點多就死了,而且送往醫院的時候,警察怕走漏風聲,從派出所到醫院的一段路都被警察戒嚴了。如果真是大哥自縊身亡,他們還怕什麼呢?」我們全家人和小叔子的朋友都難以接受這個事實,於是我們全家人在派出所門口拉了一個橫幅,上面寫著:「還我血債!還我丈夫!」向警察討說法,可是派出所卻沒有一人出面,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我們到哪裡才有說理的地方?

幾天後,檢察院設立了專案小組處理這個案件,我們根本不相信小叔子會這麼輕易自殺的,我們全家人的希望都寄託在檢察院身上。大概等了二十天左右,他們通知我們到殯儀館給小叔子穿衣服,當屍體拉出來的時候,我聽說他是用襯褲上吊死的,就注重看他脖子上有沒有傷痕,誰知這一看卻發現了問題,我大叫一聲:「這哪是上吊死的,分明是被人掐死的。」脖子上根本沒有勒的痕跡,但是在喉嚨兩邊清晰地看見被掐的兩個手指印,並且陷進很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掐死的。我站都站不住一下子就癱倒了,他嬸子發了瘋地撲上去大哭,幾乎昏過去,看著眼前的一幕,我的心鑽心般的痛!喪盡天良的「人民警察」真是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害死人居然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輕鬆,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沒了,共產黨的統治太黑暗了!

緊接著檢察院通知我們,法醫要鑒定屍體,要求我們先填寫「人際關係」的單子,事後才得知他們這樣做是害怕死者在政府裡有當高官的親戚朋友,摸清死者的人際關係好見機行事。當時我們不明真相還抱著一絲希望等鑒定結果,可檢察院宣布結果卻是:死者屬於自縊身亡。我大聲質問:「你們說自縊身亡,那死者脖子上為什麼不是上吊的痕跡,卻是深深的掐印?難道你們看不到嗎?」一個專案組官員大聲回答我:「法醫鑒定結果是自縊身亡!你們說什麼也沒用,你們還不相信法律嗎?」我氣憤地說:「你們說是用襯褲上吊死的,那喉嚨上清晰的手指掐印又怎麼解釋?」他大怒說:「誰掐死的,你看見了,相信你還是相信人民政府?還是相信法醫?」我說:「我們相信事實。」他說:「事實就是自縊身亡!」看著他的嘴臉我到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中共政府各部門都是蛇鼠一窩,他們都是共穿一條褲子,官官相護,狼狽為奸,我們哪有說理的地方?我想起小叔子的朋友告訴我的一件事,就質問說:「你們不是說人是在你們約束醒酒時自縊身亡的嗎?法律明明規定:約束醒酒必須在確保人身安全的情況下進行,現在人都被你們約束死了,難道你們就沒有一點責任嗎?」聽我這麼一說,當時那個檢察院的官員就愣住了,接著就厲聲對我說:「你聽誰說的?你知道的還真不少,你不該為你家人的後路想想嗎?」聽著他的聲音陰森森的,明目張膽地恐嚇,中共的邪惡、狠毒我已經領教過了,我知道再多說也沒有用,只能招來災禍,最後我們看見檢察院在簽字的結案單子上寫著:「不准上訴,不准翻案,否則後果自負。」我們討說法的希望破滅了,「人民的父母官」再一次給了我們這個傷痕累累的家庭當頭一棒!

結案之後大概過了一個禮拜,派出所通知我們去火化,到了地方我不禁大吃一驚,天啊,這是什麼陣勢?只見附近大大小小的九個派出所全部出警,光警車就有二三十輛,排成一條長龍!後來聽說原來是他們心裡有鬼,他們怕小叔子的朋友搶屍體,因為屍體是他們草菅人命的證據,所以他們才不惜出動大批的警力,這不是欲蓋彌彰、狐假虎威震懾老百姓嗎?我心中充滿了仇恨,但又欲哭無淚!天地之大,「法制中國」哪裡有老百姓的活路?去哪裡討公道?公義何在?

2003年秋,全能神的國度救恩臨到了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才對中共政府這群惡魔的實質有了分辨,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這個邪惡的體系裡,大紅龍就是撒但的頭,遠遠超過一切的邪靈,它是萬惡之首、罪惡之源。這個邪靈曾在歐洲遊蕩,發起了共產主義的邪惡理論,為禍歐洲、亞洲幾十個國家,殘酷地敗壞了人類百年之久,致使人類否認神、抵擋神、背叛神達到罪惡頂點。大紅龍就是敗壞人類的罪魁禍首,是一切邪惡勢力的總根源……」從神的話和人的交通中我認識到,中共邪黨就是吞吃人靈魂的魔鬼,只有魔鬼才能做出吃人不吐骨頭的事來,才能以殺人害人為樂。人生活在這樣一個黑雲壓城的國家裡沒有活路,沒有自由、民主、人權,沒有公義、公平!回想我們這一家經受中共惡警的幾次殘害,我對中共這群惡魔才有了真實的分辨,中共警察就是中共邪黨殘害鎮壓百姓的工具,所以無論警察多麼無法無天,中共只會竭力袒護,不會依法治裁。從中看到中共他們外表打著「為人民服務」的幌子欺世盜名,其實質卻凶殘邪惡!中國的百姓就是生活在這樣的一座如地獄般的「鬼的宮殿」裡,被這群惡魔禍害得苦不堪言,而我的經歷只是中國百姓受迫害的一個小小的縮影。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多次談到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為了改變每一個人的心靈,改變每一個人的靈魂,以至於將人遭受極大創傷的心感化,將人深受罪惡侵害的靈魂挽救回來,就是為了將人的靈喚醒,使人冰冷的心『開化』,得以復甦,這是神最大的心意。……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牠永世不得翻身,不讓牠再坑害人,不容讓牠的過去,不容讓牠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牠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牠徹底滅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如今神道成肉身隱祕降臨的作工已接近尾聲,神希望人都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只有這樣人才能脫離魔鬼的殘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我經歷神的作工到現在已經有13年了,我認識到只有全能神才是人類唯一的救贖,在全能神教會裡才有公平公義,才有光明的存在,因這裡是神掌權、真理掌權的教會,只有神才能給人間帶來真正的公平、公義!

筆者:陳雲

延伸閱讀
《天路艱險》自古真道受逼迫 鍾信是中國大陸某家庭教會的一名講道人,他信主多年,一直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深恨中共,早已看透中共就是與神為敵的撒但政權。近幾年,他看到中共政府與宗教界一直瘋狂定罪、抓捕、迫害「東方閃電」教會,但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東方閃電」不但沒有被打垮,反而越來越興旺,鍾信開始反思:「東方閃電」是不是主的...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四)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
我恨透了大紅龍這個老惡魔 2009年8月24日,這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天。記得那天我在外面聚完會回家,快到家時,遠遠地看到家裡的大門被一把鎖鎖上了(平時沒有這種現象),我心裡有點不安,便小心翼翼地走到門口,想看看家裡有沒有人,突然婆婆把門打開,一把將我拉進屋內,悄悄地對我說:「昨天夜裡12點多鐘大紅龍把你公公抓走了,我擔心被...
背起十字架跟隨主到底 1997年,我妻子得了重病,花光了家裡的積蓄也沒有治癒,我們的生活一度陷入艱難的境地,這時,一個朋友把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當時我與妻子,還有兩個女兒全都接受了,我們一家人從此天天看聖經、禱告主,特別是看到主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我就會常常向...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