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後和初戀重逢 她該怎麼面對

初戀是美好又甜蜜的回憶,你的初戀女(男)友也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難忘的人。可當多年後與初戀重逢,我們又該如何對待這段感情?有的人為了找回當年的悸動,卸下心中最後一道防線,和初戀舊情復燃,導致多少個原本和諧、穩定的家庭走向破裂。面對初戀的突然闖入,我們到底該如何實行才合神的心意?
兩人一見鍾情

一段有緣無分的愛情

伊伊和茂文是青梅竹馬,長大後他們也形影不離。茂文不僅英俊瀟灑,而且踏實、勤勞,每逢學校的節假日都會做些小買賣,也常常與伊伊分享他的收穫,兩個人總有說不完的心裡話,伊伊從心裡認定:「這個男孩就是以後與我相伴一生的人。」

可是,因著雙方父母之間鬧矛盾,不同意他倆的婚事,兩人最終未能踏入婚姻的殿堂,後來經媒人介紹,父母做主,他們各自組建了家庭。

不久的一天,茂文找到伊伊滿臉愁容地說:「我討厭我的婚姻,她不是我心儀的人,我們之間沒有共同的語言,我希望我們倆能在一起。」伊伊看到他痛苦的樣子,心裡很難過,但她知道自己給不了茂文承諾,只能把他放在心底,於是伊伊忍痛割愛,說:「既然我們都組建了家庭,那就聽天由命吧!」

其實,婚後的伊伊過得並不幸福,丈夫不但日嫖夜賭,還經常因為一些生活瑣事對她大打出手,發脾氣的時候甚至連爸媽都不認。但為了給年幼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伊伊默默地忍了下來,誰知丈夫變本加厲,竟捲走家裡的積蓄,跟另外一個女人鬼混,最後她忍無可忍和丈夫離婚了。

久別重逢 試探來襲

一天,伊伊走在去母親家的路上,突然聽到背後有個男人喊她的名字,她回頭一看,一眼就認出了茂文,她感到非常驚訝。眼前的茂文看上去身材魁梧了許多,人更顯得老練成熟,往日英俊瀟灑的面貌還是沒有變。

「二十多年沒見了,你還好嗎?」茂文關心地問道。伊伊激動得不知說什麼好。茂文接著說:「自從我們分開後,我一直在外地發展,偶爾回家過年想見見你,但都沒有如願。」伊伊被茂文的話深深感動著,她心想:「這麼多年了,我又何嘗不想見到你啊!」茂文接著說:「這些年我一直都惦記著你,我常常會想起我們在一起時的快樂時光。唉!如果當初不是父母反對,我們倆在一起多好啊!」

伊伊在激動中又帶著幾分傷感,想不到這些年他還惦記著她。現在她處於婚姻的低谷期,今天能聽到他的心裡話,也算得到了一絲安慰,伊伊的心暖暖的。

隨後他們聊起了兒時的往事,兩個人格外開心,最後茂文邀請伊伊到他家吃飯。突如其來的邀請使伊伊感到很驚訝,她心想:「突然去他家這怎麼合適呢?左鄰右舍這麼多人看到肯定會說三道四的。」茂文見伊伊有些猶豫,似乎察覺到了她的心思,便說:「你要是覺得不太好,我再叫上兩個朋友一起去,可以嗎?」聽他這樣說,伊伊就沒再多想,欣然同意了。

到了茂文家,伊伊看到他家裡的裝修特別豪華、溫馨,讓她羨慕不已,茂文還領著她看了家裡所有的佈局,伊伊覺得自己好像被領進了皇宮一樣,心想:「如果我能夠擁有這樣一個溫馨的家,成為這個家的女主人那該多好啊!能與相愛的人相依相偎,我這一輩子就不白活了。」

這時,伊伊看到茂文的妻子在廚房忙碌著,上前打了聲招呼,看到對方個頭兒矮小,又黑又瘦,伊伊覺得自己身高、長相都比她強。伊伊想起二十多年前茂文很無奈地告訴她,他對父母操辦的婚事很不滿意,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在他心裡的位置不減當年,他還時時惦記著她,頓時伊伊覺得自己在茂文的妻子面前很有優越感。

客廳裡,茂文和另外幾個生意上的朋友聊著天,她過去跟他們打了招呼。攀談中,伊伊得知茂文現在已經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房地產老闆,固定資產在千萬之上,看到他卓越的成績,她思緒萬千:如果當初不是父母反對,今天這個家的女主人可能就是她了。

吃飯時,茂文坐在伊伊身旁,時不時往她碗裡夾菜,嘴裡不斷地說著:「別客氣,多吃點。」他妻子一臉不高興,一句話也不說,伊伊感到很尷尬,想讓他照顧一下他妻子的感受,但看到事業有成的他毫無一點老闆的架子,對她依舊體貼入微,就是丈夫都從來沒有這樣對待過她,一想到這些,伊伊就無暇顧及她妻子的感受了。

接下來伊伊為了能與茂文見面,只要一有時間就去母親家。而茂文回家時只要看到她,就會停下車與她開心地聊一聊,有時她也會聽到街坊鄰居說:「如果不是當初父母反對,這兩人在一起多般配啊!」聽到這些話,伊伊更加覺得他們彼此真心相愛,才是天生一對,她多麼希望能與茂文在一起,彌補以往流失的歲月。

有時茂文和妻子經過伊伊家時,他也毫無顧忌地和伊伊聊天,聽到他輕聲細語的關懷,他妻子露出很無奈的表情,很不高興地催茂文快點走,而茂文根本就不把妻子放在眼裡,繼續和伊伊有說有笑,伊伊心想:「如果當初不是父母反對,和他結婚的人應該是我而不是你!我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彼此相愛,直到現在周圍人都說我們才是天生一對。雖然你和他結婚了,但是你在他心中的位置還是沒有我高。現在你嫉妒也好,恨也罷,也沒辦法,即便你叫走了他這個人,也叫不走他的心。」想到這些,伊伊也不在乎他妻子的感受了。

福音降臨 制止放蕩的腳步

不久,伊伊的伯母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她,伊伊通過讀神的話,知道神是聖潔的,她對茂文常常流露非分之想,這是讓神厭憎的,她既然信神就應該聽神的話,不能做出越格的事。一天,她看到神的話說:「你也別以為你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的情慾、你的肉體縱使不放縱出來,但你的心中思想的、你的眼睛所戀慕的我還不知道嗎?」「你們最好還是忍著點,因為現在是要求你有正常人性,不是要求你賣弄自己的情慾,你們總是見縫插針,因你們的肉體太多了,情慾太大了!

神話語的揭示就是神面對面地與她對話,伊伊心頭一震,心想:「神鑒察人心肺腑,雖然現在我沒有做出越格的事,但是我心裡所思所想的神都鑒察得一清二楚。茂文現在已經是有家室的人,我常常和茂文沒有顧忌地聊天,流露非分之想,這容易拆散、破壞對方家庭,我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失去理智,不能做第三者傷害他的家人,何況我現在是信神的人了,更應該潔身自好,活出基督徒的樣式。」

想到這些,伊伊便來到了神的面前,向神懇切地禱告,並立下心志,好好走信神的道路,絕不做羞辱神名的事,求神保守自己能背叛肉體。從此以後,伊伊便有意識地躲避茂文,儘量不與他見面,到了他該出門或者該回家的時候,她就呆在屋不出門,她知道他常出現的地方就儘量不去,有時還會繞道而行。當她這樣實行時,心裡感到踏實一些。

難以抗拒的誘惑 在掙扎中徘徊

快到元旦了,茂文特意約見了伊伊,認真地對她說:「我知道你的婚姻不幸福,現在已經離婚了,你這些年一定受了不少苦,現在你回來了,我想好好待你,讓你不再受苦。我現在雖然有車有房,有自己的公司,但不能與你在一起,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茂文說著眼裡含滿了淚水,伊伊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接著茂文說想為她舉辦一次元旦聚會,伊伊沒有直接回答,心想:「如果不去,會傷他的自尊心,有點不忍心,去吧,又覺得不合適,擔心自己越陷越深,最後不但會傷害他的妻子,更重要的是得罪神讓神厭憎。」茂文看伊伊有些猶豫,就帶著懇求的語氣與她商量,伊伊心裡蠢蠢欲動,心想,「錯過這個機會,誰還會單獨為自己請這麼多人聚會啊?」於是伊伊對他說:「你可以邀請幾個我們兒時一起長大的朋友嗎?」茂文答應了伊伊的要求。

過了兩天,他告訴伊伊所有的人已經都邀請了,叮囑伊伊不要失約,一定要去。看到他對她的要求言聽計從,什麼都依著她,伊伊心裡倍受感動。這時,伊伊又想到自己向神立的心志,要背叛肉體,猶豫片刻後,伊伊想到只要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再說了,能與兒時的朋友相聚也很難得。想到這兒,她毅然決然地答應了這次約會。

元旦那天,伊伊收拾好就往茂文家走去,快到豪宅時,她遠遠地看見他妻子在門口迎接賓朋好友,她有些猶豫了:「這個聚會是他為我特意準備的,如果我去赴約,那我和他之間的感情會不會越陷越深,一發不可收拾?」

伊伊退到拐角處想到茂文帶著祈求的眼神和語氣邀請她必須參加時,有點不忍心拒絕,但又想到自從和他接觸以來,想和他在一起的非分之想越發強烈,甚至恬不知恥地想「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心滿意足了,導致自己常常活在幻想中,想把他佔為己有。今天的約會雖然是見朋友,但他是特意為她舉辦的這次聚會,本來就知道他對他妻子不滿意,卻還常常和他說說笑笑,這樣對他妻子也是一種傷害。不,不能參加這次聚會。伊伊在心裡呼求神保守自己,不能因著對方的懇求而失去理智,在神面前失去見證,一番爭戰後,伊伊緩緩地退了回去……

後來,一個朋友告訴伊伊:「你那天沒有去參加聚會,茂文是多麼失落你知道嗎?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嘴裡還一直在唸著你,你真傻啊!人家現在是大名鼎鼎的房地產老總,還這麼在乎你,按著你現在的情況完全可以跟他在一起,這是好多人都求之不得的事啊!你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啊?」

聽到朋友的話,伊伊心裡開始糾結,「是啊,有多少人想傍大款還沒有機會呢,更何況他還這麼在乎自己,是不是自己不該錯過這個機會啊?」伊伊心裡開始胡思亂想了,但伊伊馬上又想到自己跟神立過的心志,就平靜地對朋友說:「他有自己的家庭,我不應該充當第三者……」

不久,茂文的妹妹又告訴伊伊,她哥為上次伊伊的失約感到很傷心、難過。聽到這些話,伊伊心裡又有些波動,感覺自己對不起他,讓他傷心、難過了,她陷入了自責之中。後來她意識到這種情形不對了,便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她勝過撒但的試探。

神話語的揭示 如夢初醒

一天,她看到講道交通說:「你跟誰接觸太危險,試探太大,控制不住,你就遠離,別接觸,這不就解決了嘛。你非要接觸,這不是自找沒趣嗎?明明勝不過的試探還非要接觸,這不是無知嘛!」「如果你對婚姻能尊重,你對別人能愛、能尊重,你就不會做傷害別人的事,甚至對方對你投懷送抱你也能拒絕,正確對待。」

看了交通後,伊伊心裡感到很坦然,自己沒有去參加聚會是對他婚姻的尊重,對他家庭的尊重,對他並沒有什麼虧欠。想到這裡,她心裡感到平安、踏實了。她又想到在娘家經常會碰到茂文,便決定以後少去娘家,她想從心裡徹底放棄和他的來往,並求神保守自己遠離邪惡,走敬畏神的道路。

可每當伊伊想到茂文對自己的關心和體貼,想要和他在一起的非分之想還是不能打消,特別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想到身邊的人都是成雙成對,她的心裡更加感覺孤獨,她多麼希望茂文能成為她的另一半,陪伴在她身旁。痛苦爭戰中,伊伊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來到神面前禱告。

一天,她看到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不斷地失去良心、失去人性、失去理智,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

坐在樹下靈修

揣摩著神的話語,伊伊認識到生活在這個邪惡的世界中試探太大,撒但會利用各種各樣的邪惡潮流來敗壞人、迷惑人,讓人活在罪中,用「愛無罪」「愛情至上」「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等等這些邪惡言論不斷地引誘人犯罪,讓人常活在對愛情的憧憬與幻想當中,也為人放縱肉體情慾、貪戀肉體享受找了合理藉口。人不明白真理,不會分辨善惡與是非對錯,只能在這些邪惡言論的影響下,常活在邪惡的性情裡,變得越來越墮落、敗壞,人性、良心、理智越來越下滑。很多人心甘情願地接受著這些生存方式,沉迷在邪惡浪潮裡,多少男人為滿足自己的私慾,找情人、小三而導致家庭破裂,多少女人因傍大款,或與初戀舊情復燃,充當別人婚姻中的第三者,遭人唾棄辱罵,失去人格與尊嚴,活得特別低賤、齷齪。好多家庭就是這樣給葬送的。

伊伊想到自己深陷情感的漩渦中,一直放不下茂文,和他拉拉扯扯、糾纏不清,甚至認為只要兩人相愛就應該在一起,這不也是因著受撒但邪說謬論「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影響而導致的嗎?回想自從茂文闖進了她的生活,明知茂文對他妻子不滿意,她不但不迴避,反而為了和他在一起而刻意製造環境;面對對方的甜言蜜語自己不但不拒絕,反而以此為享受,甚至想入非非,絲毫不顧及他妻子的感受,與他經常來往;明知常與他聊天不合適,容易破壞別人的家庭,卻也沒有心志背叛肉體,心中常常被他佔有,放不下他,甚至妄想將其霸為己有。

伊伊這才意識到自己因沒有看透撒但敗壞人的方式以及帶來的危害,也不注重尋求真理解決,導致在臨到試探的時候,她還能身不由己地受撒但的引誘。若一直這樣下去,不僅會破壞別人的家庭,充當了第三者,給周圍的人帶來的全是傷害和痛苦,最主要的是讓神厭憎、恨惡,被神離棄。想到這些,伊伊看到自己被撒但的邪惡觀點迷惑得團團轉,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了一點兒人樣,此時,她從心裡恨惡自己太低賤、本性太邪惡!

懊悔中,伊伊又看到神的話說:「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麼活著,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於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一旦被邪惡潮流抓住,就容易被邪惡潮流捲走,你一旦被邪惡潮流再次捲走,神還要你嗎?不要了!已經給你一次機會了,不可能再要你了,神不要你那你就危險了,什麼事你都能做出來。

面對神話語的刑罰審判,伊伊對神拯救人的心意明白了一些,她在心裡默默地想著:「是啊!我就是生活在邪惡淫亂之地,被撒但敗壞至深,對撒但的邪惡潮流絲毫沒有分辨,活在罪中還不以為罪,神不忍心讓我被撒但任意地蹂躪踐踏,藉著話語的帶領讓我識破撒但的詭計,希望我能夠及時回頭不活在試探當中,這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想想神親自道成肉身來在地上,發表這麼多的真理,神的心意就是要拯救我們脫離撒但權勢,讓我們憑真理活著。神的話說得這麼清楚,如果我還執迷不悟,最終只能被這些邪惡潮流席捲而走,重回到撒但的權下,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

想到這些,伊伊倒吸了一口涼氣,想到神是聖潔公義的,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她為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後怕,便仆倒在神前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顯明與拯救,現在我終於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本性太邪惡,經不住撒但的一次次引誘,陷在試探裡不能自拔。神啊,我不願再這樣墮落下去,願你為我開闢出路。」

禱告後,她又看到神的話說:「要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唯一的路途就是進入真理實際,就是你心裡想的、你能明白的真理都不是口號,你都要實行、運用,兌現在自己身上,在實行當中把真理變成你的實際,變成你的活出。這樣,不知不覺你的世界觀、人生觀,你處世的原則,你對待人事物的原則、方式就都改變了。這些一改變,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就變了,對邪惡潮流的看法就變了,你勝罪的能力也增長了,對神的信心也增長了,對神所說的話的相信程度也增長了。

神的話語給伊伊指出了實行的路途,她明白了要想拒絕撒但各種試探,就得讓神的話變成自己的實際,明白了哪些真理就實行出來,讓神的話語在心裡作主權,這樣對邪惡潮流、撒但的生存法則就有分辨了,就不至於再被這些邪惡潮流捆綁轄制活在邪惡的敗壞性情中不能自拔。有了實行的路途,伊伊在心裡感謝神。

神話語的帶領 勝過危險的試探

一天,伊伊聚完會路過一間茶樓,茂文正在茶樓門口和幾個朋友喝茶,他看到伊伊路過,馬上站起來招呼她:「你今天去哪兒了?」說著就朝她這邊走過來了,小聲地說:「這麼久沒見你了,我好想你,你以後去哪裡能不能帶著我啊?我想和你在一起。來,我們一起喝喝茶,聊聊天吧!」

伊伊想到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一旦坐下來肯定有不少話要說,又想到自己在神面前立下的心志,絕不能口是心非再欺騙神,她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求神保守自己。這時她想到神的話說:「凡是能把你的心吸引到外面去的事你別接觸,凡是能使你的心離開神的人你別接觸。無論什麼事能攪擾你的心親近神,這樣的事你要放下不辦,或者是遠離,這樣對你的生命更有利。

想到神告誡的話語,伊伊拒絕了茂文,說自己家裡有事,要急著回家,他急忙說下次去哪兒要跟著伊伊一起去,面對他的要求,伊伊沒有給他承諾,說了一聲再見就離開了。

回家的途中,伊伊在心裡一個勁兒地感謝神,如果沒有神的看顧保守,沒有神話語及時的引導,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擺脫試探。後來還有好幾次這樣的試探,伊伊都靠著神的話語勝過去了,她從心裡徹底放棄了這段戀情,心裡感到特別釋放。

偶然的一天,伊伊和茂文又碰上了,茂文失望地對她說:「昨天從新疆回來的朋友約我去茶樓喝茶,晚上一起進舞廳跳舞,都被我拒絕了。唉,身邊的女人都在巴結我,想方設法靠近我,可你怎麼就與眾不同呢?我對你好,你為什麼就不為所動呢?」

聽到這些話,伊伊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她知道不是自己好,而是神一直在保守著她,當每次臨到試探的時候,藉著真心向神呼求,神就用話語及時地引導帶領她,她才勝過了一次次的試探。這時,伊伊的心裡感到很踏實、平安,她相信這是她實行真理神給她的安慰。

後來,伊伊又看到神的話說:「神的話裡面都是人該具備的真理,都是對人最有益處、最有幫助的,是你們身體裡需要的滋補品、營養品,是幫助人恢復正常人性的,是人該裝備的真理。你們越實行神的話,你們的生命長進越快;越實行神的話,真理越透亮。你們的身量長大了,對靈界的事就看得越透,得勝撒但就越有力。

揣摩著神的話語,伊伊更加體會到神話語的重要性,在經歷中她也深深地感受到,如果不是神發表真理,揭示人類邪惡淫亂的敗壞醜相,還有邪惡淫亂所帶來的後果,自己還是會深陷試探中不能自拔,不容易勝過邪情私慾的誘惑,甚至會毫無顧忌地放縱自己的情慾,說不定也能成為破壞人家庭的第三者,最後被神厭憎,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伊伊很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帶領使她及時識破撒但的詭計,有心志背叛肉體情慾,勝過一次次的試探。伊伊體會到了實行真理的重要性,以後在生活中更要多多注重實行神的話。感謝神!

法國 Louise

聯繫我們

現在災難越來越大,主再來的預言基本都已應驗,正是迎接主來的關鍵時刻!如何迎接到主在大災難前被提到神面前蒙神保守呢?歡迎聯繫我們,我們願意與您在線交流,找到迎接主來的路途。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