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他就是我們等待的主

在37歲那年,我得了一場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說過,主耶穌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他不僅賜人恩典、祝福,還為人醫病趕鬼,凡持守主耶穌名的,神必賜福千代……於是,我向主耶穌呼求,求主能醫治我的病。當我禱告了一段時間後,看到了主的大能,我的病竟奇蹟般地好了!不久,姐姐來了,我迫不及待地將主耶穌醫治我病痛的事告訴了她。姐姐高興地打開《聖經》給我讀了一節經文:「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姐姐告訴我,除了主耶穌的名之外,再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所以人信神就信這位獨一真神!從此,我跟隨了主耶穌,並為主傳福音……

是他,他就是我們等待的主

幾年後,因著主的恩待,我建立了主的教會,成為教會帶領。2003年年底,我女兒給我丈夫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聽到這一驚人的消息後,我一下子癱了,心想:「整個宗教界都反對、定罪『東方閃電』,他們父女倆怎麼還能去信全能神呢?離開了主耶穌的名不就背叛神了嗎?」再加上我負責的教會中,弟兄姊妹消極軟弱,多數都不聚會,而我又得了血漏病,我當時感覺好像幾座大山壓在我身上,讓我喘不過氣來,心靈深處特別軟弱,但不管我靈裡多麼黑暗無助,我都告誡自己不能離開主耶穌的名,這樣才不至於被主撇棄。

一次,在查經時,我看到主耶穌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揣摩著這節經文,我的心微微地顫了一下,人子降臨猶如東方的閃電從東方直照到西方,莫非我丈夫信的「東方閃電」正應驗了這節經文?難道「東方閃電」真是主的再來?我被自己的這一想法嚇了一跳,自己都不可思議為什麼會這麼想,但轉念一想:「不可能啊,『東方閃電』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神的名分明是耶穌啊,怎麼會是全能神呢?從神的名上就能分辨出『東方閃電』不是主耶穌的再來,可為什麼女兒和丈夫,還有許多真心信主的弟兄姊妹都信了全能神呢?」想到這裡,我十二分的困惑,無奈地搖了搖頭,心想:主來這可是大事,聖經的預言是一定要應驗的,我還是儆醒等候吧!

一天晚上,在我認真地讀聖經時,丈夫拿出一張全能神教會的光盤,播放了一首神話語詩歌:「1 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動了渴慕神顯現的人的心靈,誰不仰慕神?誰不巴望見到神?神親臨人間多年,人不曾發現,如今神自己顯現在肉身,將自己的身分公布於眾,怎能不叫人心歡暢?神曾經與人悲歡離合,如今與人類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共敘舊情。2 神從猶太走後便杳無音信,人都盼望與神再相會,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見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憶昨天?兩千年前的今天,猶太人的子孫西門巴約拿曾見過救主耶穌,與其同桌用餐,跟隨多年對耶穌加深了加深了友情,將其愛在心底,深深地愛著主耶穌,今天的我們又是如何?神今與人類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共敘舊情共敘舊情共敘舊情。」(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兩千年的相思》)這首詩歌中的每句話都震撼了我的心靈,那一刻,我忘記了自己手中的《聖經》,靜靜地聆聽著這首動人的詩歌,好似這些話語在滋補著我乾渴的心靈……我默默地揣摩著:兩千年的相思?自從主耶穌駕雲升天後,跟隨他的人一代又一代,都在翹首巴望主的重歸,等待主耶穌回來接我們進天國,這不就是兩千年的相思嗎?哎呀,這些話句句都說到我的心窩裡,這好像是神的話,不像是人能說出來的啊!這是全能神教會的詩歌,難道全能神真是主的再來?想到這裡,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立即進到臥室內,俯伏在地上向主禱告:「主啊!莫非你真的回來了?如果你真的來了,求你不要將我撇棄,我可是真心地在等待你呀!」禱告後,我感覺特別受感動,靈裡特別得釋放。這時,我不禁有些激動,回想自己這段時間,不知多少次來到主的面前呼求主,求主向我顯現,讓我明白他的心意,可無論我怎麼懇切地呼求,始終都摸不著主的同在,今天我好似聽到了主的聲音,心裡非常受感動。聽著全能神教會的詩歌,我好像找回了起初的信心,也有了重新回到主身邊的感覺。從那以後,每天晚上趁丈夫聽歌的時候,我都會在一旁偷偷地聆聽,沉浸在這些詩歌中我感到靈裡很享受、很幸福……可是,當白天時,我心裡就又疑惑了:不對啊,經上明明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持守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這是確定無疑的,我怎麼能去信別的名呢?但每當夜幕來臨,丈夫再次打開光盤播放詩歌時,我依然還是被這些詩歌深深地吸引……

不久的一天,親家公帶著全能神教會的楊弟兄和郭弟兄來到我家。寒暄過後,親家公問我這段時間光景咋樣,聽他這麼一問,我猶豫了一下,想想近來弟兄姊妹之間紛爭不斷,自己還時常活在病痛中,我們夫妻因著信的神名不同也是形同陌路,禱告主也感受不到主的同在……這是我的真實情形啊,可我是教會帶領,怎麼能隨便說出自己的難言之苦呢?想到這裡,我清清嗓子強打起精神說:「雖然教會生活現在不太興旺,但主耶穌的名是直到永遠的,只要我尊主耶穌的名為聖,心中真實地信靠主,相信主是不會丟棄我的。」親家公笑呵呵地說:「親家母啊,咱們得全面查考聖經啊,經上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從這節經文中看,好像唯有主耶穌的名才是神的名,那為什麼在舊約聖經中記載說:『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賽43:11)『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到底耶和華和耶穌哪個才是直到永遠的神的名呢?」聽到這些話,我有些傻眼了,呆呆地想:「耶和華的名也是到永遠的,怎麼會是這樣呢?這些經文我怎麼就沒注意到呢?」正在這時,楊弟兄接著又問:「姊妹,咱們說『耶穌』的名才是神的名,這樣認為到底符不符合真理呢?我們都知道,舊約聖經預言說那將要來的一位名叫『彌賽亞』,以賽亞書那為什麼神來了卻叫『耶穌』呢?這兩個名到底哪個是神的名呢?」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我眉頭緊鎖,心想:「咦?預言是從神來的,肯定不會有錯啊,但為什麼神是以耶穌的名作工在人中間,而不是彌賽亞呢?到底哪個名才是人應該持守的呢?」楊弟兄看我回答不上來,就給我讀了舊約以賽亞書9章6-7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並交通說:「神的名不僅叫耶和華,又叫彌賽亞,同時也是主耶穌,人類的救贖主,更是末世重歸的全能者。神的名是隨著神的作工而不斷更換的,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人不應該定規神的名。」

雖然楊弟兄的交通有理有據,聖經裡的確也是這樣說的,可是想想自從信主以來,主給了我太大的恩典和祝福,我應該持守主的名,這才是忠於主的人!如果我信了別的名,不就背叛主了嗎?於是,我決定不再聽他們交通了。誰知,當我踏出門檻時,竟然看到丈夫因我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哭了。看到這一幕,我心裡難受極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啊!丈夫一再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耐心地勸導我,我一直拒絕不接受,仔細想想丈夫也不會害我啊。要不,我再繼續聽聽吧!於是,我對丈夫說:「我先去做飯,等吃完飯了再聽交通……」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愛的呼喚 讚美中文合唱 第十一輯 主耶穌已駕雲降臨,帶著審判、帶著公義,帶著他原有的性情顯現在我們中間,向人類展現­了真實的神自己:廣施憐憫,深發怒氣。他一直在用憐憫寬容人類,用怒氣警示人類,他的­憐憫、慈愛和威嚴、烈怒讓人對神產生了由衷的敬畏,他的聖潔、公義讓人類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正義的顯現,看到了救贖主駕雲重歸的景象。...
我不再憑想像定規主再來的性別了 1994年我出生於美國,爸爸媽媽都是中國人,我的媽媽是個典型的女強人,我很愛我的媽媽。在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爸媽為了讓我學中文,便帶我回到中國讀書,認識主耶穌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記得那是2004年的一天,我放學回家發現家裡來了一位客人,媽媽介紹說她是從美國來的牧師。我非常開心,因為我知道媽媽信主...
我終於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教家庭,爺爺奶奶、伯父都是基督徒。後來,爸媽也因為看到了主的大能歸回了主的家中,那年我14歲。此後,不論有什麼難處我都會向主耶穌禱告,也體嘗到一些主的恩典與保守。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家鄉的很多人為了擺脫貧困,都開始偷渡出國賺錢,18歲那年我也走上了同樣的道路,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不論...
我看到了主耶穌的「再現」(二) 高興之餘,我又迫不及待地問道:「小張、小郭,剛才聽你倆交通的有聖靈的開啟和亮光,把我信主這幾年的困惑給解決了。但我還有個問題不明白,為啥我們以前就能實行出主的話,現在卻身不由己地犯罪,發脾氣、恨人,連主的教導都守不住了,我怎麼才能擺脫罪的捆綁呢?全能神的話能解決我這個問題嗎?」 小郭點點頭,說:「...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