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態度差 我是這樣與她和睦相處的

「爐子上的湯開了,你去倒到另一個鍋裡!」

「你去把垃圾收拾了!」

「哎,你去……」

我在一家麻辣燙店做服務員,這位指使我幹活的,就是我的同事寧華。她平時總愛幹面子活,老闆在時就裝裝樣子,老闆不在時,髒活累活總是躲著不幹,還整天命令這個、數落那個,好像主管一樣。我聽老員工說,因為她總欺負人,有好幾個員工都辭職不幹了。她對我也是一樣,整天找我的茬,指使我幹這幹那。剛開始我想都是為了打工掙錢,忍忍就過去了。可時間一長,我發現她欺軟怕硬,強勢的同事她不敢欺負,我越忍讓她,她越得寸進尺,可謂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一天中午天氣悶熱,我送餐回來,邊擦著汗邊走進廚房,看到水槽裡的碗筷堆得像小山一樣,廚房也像戰場一樣,亂糟糟的。我的心情變得壓抑、焦躁,心裡埋怨寧華看著眼前的活不幹,於是我帶著怨氣開始洗碗。沒想到寧華走過來,衝著我大聲吼道:「你先別刷碗了!去把大鍋裡的湯倒到小鍋裡,一點眼力都沒有!」隨著她的話音,客人都齊刷刷地看向我,我覺得特別丟臉。當著客人的面,我沒好意思和她爭執,但心裡的火「噌噌」往上冒。我生氣地將不銹鋼碗使勁一扔,弄得水池裡噼啪直響,很不情願地去倒湯。我越想越生氣:我出去送餐,你在店裡不幹活卻指使我幹,還當著這麼多客人的面大聲吼我,挑我的毛病,這不是成心讓大家看我笑話嗎?我越忍耐你越是得寸進尺。咱倆都是服務員,我憑什麼總受你的氣啊?以後我可不能太老實受你欺負了。

一名女同事正在沒有好氣地數落着她

一天中午,我送餐回來剛進屋,寧華就莫名其妙地當著顧客的面數落我。看著寧華囂張的樣子,我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快步走到她跟前,將送餐收的錢狠狠地扔到桌子上,大聲說:「你發什麼火,你天天呆在屋裡,風吹不著,日曬不著,我在外頭風吹日曬的,回來還得受你的氣,你也太欺負人了!你一次次地找我的茬,是不是看我沒理你,你就得寸進尺了?」寧華看我衝她發火,張嘴想說什麼,又嚥了回去。我心想:平時不和你一般見識,不代表我沒有脾氣,這次殺殺你的威風,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了!我出了口氣,心裡有些竊喜,沒理她就去幹活了。可忙完了,我心裡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倆誰都不跟對方說話。我心想這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沒必要把關係弄得這麼僵,可想起她使喚我、刁難我的場面,我就不想理她。就這樣,我和寧華雖然在一起工作,但是互不理睬,氣氛特別沉悶尷尬,我心裡特別壓抑,上班就像上刑一樣難受。

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看到神的話說:「因為撒但敗壞人的這些東西從外表來看挑不出什麼毛病來,從外表來看,人的行為沒有什麼不正常,每一個人都是正常地工作著,正常地生活著,能正常地讀書,正常地看報,正常地學習,正常地說話,甚至有些人學了一些外表的道德,會問候,講禮貌,會客套,會善解人意,對人友善,能幫助人,能施捨,或者不與人計較,不佔人便宜,但是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根深蒂固地扎根在人裡面,這個實質是人憑藉外表的努力所不能改變的。……因為撒但已經用各種方式將人的心思與意念、將人的觀點與思想徹徹底底地佔有了。這個佔有與敗壞不是暫時的,也不是偶爾的,而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所以好多人信神即便是三四年,即便是五六年,他對撒但灌輸給他的這些思想、這些觀點仍然是持守著當寶貝不能放下。就因為人接受的都是從撒但來的邪惡的、狂妄的、惡毒的本性的東西,所以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地常常爭執,常常計較,互相都不能相合,這就是因著撒但的狂妄本性造成的。

我一邊揣摩著神的話,一邊回想和寧華相處的一幕幕,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剛開始我覺得大家在一起工作不容易,對寧華的刁鑽,我是能忍就忍。可當她一再挑我的毛病,不分場合地讓我出醜時,我就覺得她欺人太甚,認為「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做人不能太善良,我就是因一再地忍讓才被她欺負的,所以我就以惡報惡,採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話語攻擊她,讓她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流露出來的都是撒但狂妄、惡毒的本性,從而使我們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張。想想我是一個信神的人,卻實行不出神的話,還憑著撒但的處事哲學活著,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利益,與同事斤斤計較、互相爭鬥,像仇敵一樣,一點聖徒體統也沒有,不但不能見證神,反倒羞辱了神的名。我的所做所為和不信神的人有什麼兩樣?此時,我才明白「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撒但散佈的歪理邪說,都是用來迷惑人、苦害人的,憑這樣的思想觀點活著,就會讓人越來越沒有人性理智,人與人之間沒有包容、忍耐、理解、愛心,只能互相攻擊、報復,根本無法正常相處。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與同事之間發生爭執,活得很痛苦,我不願再受撒但愚弄了,願神帶領我背叛肉體,能夠實行出神的話。」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信神的人辦事應存著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正常人的性情沒有彎曲詭詐,人與人有正常的關係,不搞獨立,生活不平庸、不腐朽,而且在所有的人中間高舉神,在人中間貫穿神的話,人與人和睦同居,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地上充滿和諧之氣,沒有撒但的攪擾,在人中間都能以神的榮耀為根本。

她夜晚獨自坐在窗前的書桌旁看神的話語

我又看到一段講道交通說:「心地善良的人心裡沒有惡毒,你虧欠他可以,他不跟你計較,他虧欠你那絕對不行,他不會虧欠你,另外,你得罪他行,他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傷害你。這是不是心地善良啊?誰做了對他不利的事,他也能設身處地地為人想,能饒恕人,能體諒別人、理解別人,這也是心地善良的表現。……心地善良的人,他心裡對人有包容、有憐憫、有饒恕、有忍耐,更有愛心、有同情心,所以,人都喜歡接觸這樣的人,都願意交這樣的朋友。」

從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中我認識到,信神的人行事做人應按照神的要求,與人相處要有愛心,對人能包容、忍讓,即使別人做了傷害自己的事,也能饒恕別人的過錯,不記恨對方,這樣的人才是心地善良、有正常人性的人。此時,我明白了一點神的心意,我和寧華能在一起工作,也是神擺佈安排的,神藉著這樣的環境是為了磨練、變化我,讓我能憑神的話活出正常人性。想想寧華不信神,沒有真理,身不由己地憑敗壞性情刁難我,也很正常。而我知道了神的心意,就不應該把眼光盯在她身上,而應包容她、饒恕她,按神的要求活出正常人性,這才有信神之人的樣式。明白了這些後,我立定心志,以後臨到事就憑神的話活著,以自己的實際活出來榮耀神。

一次,店裡的客人很多,我正忙別的活,沒及時添加貨架上的菜。這時,寧華又衝我發火,讓我快點把菜和丸子串擺上。我心想:你老毛病又犯了,「真是人善被人欺」啊,你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啊?我剛想跟她理論一番,突然想到神的話說:「你不較勁,你就得著真理了,你要是較勁,那就什麼也得不著,還讓神傷心、失望。」神的話提醒了我,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再較勁,憑著撒但哲學活著與寧華翻臉,應該按照神的話去做,擔諒、包容寧華。今天店裡人多她忙不過來,她讓我補菜也是正常的,我應該體諒她的難處,自己能多幹就多幹一些,工作上互相幫助,這樣才能和睦相處。於是,我在心裡默默禱告:「神啊!今天寧華又衝我發火,我願意從神領受,不頂牛,不較勁,背叛肉體,順服下來。」禱告後,我的火氣消了,趕快放下手裡的活,把缺的菜補齊了。

在以後的工作中,寧華說話偶爾還會發火,但我學會了依靠神,憑神的話活著,不再與她計較,臉上也有了笑容。寧華看我很樂觀,就對我說:「我看你每天這麼高興,像變了個人似的。」我笑著點點頭。

漸漸地,寧華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指手畫腳、亂發火的時候也少了,有時說話還挺客氣的。有一次店裡人多,我不停地忙著,寧華關心地對我說:「快坐下歇會兒吧,我來幹!」我真實地感到按著神的話做人,人與人之間才能和睦相處。現在,我和寧華之間不再是互相刁難的冷面人,而是互相關愛、互相體諒,有時還一起上下班、互相談心,工作得很愉快,我心裡特別踏實、喜樂。感謝神!

追求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